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铜工至宝文人意趣刻铜墨盒收藏

范大鹏   2006-02-24

  近年来,对于盛行于清代中晚期至民国时期的文房用品——刻铜墨盒的介绍文章已发表很多,不少读者对它的产生、发展以至随着自来水笔的普遍应用而逐渐衰落的过程,也都有了一定的了解。在此,笔者只想结合个人的收藏经历,谈一谈为什么最钟情于刻铜墨盒的原因。

  同许多收藏界的朋友一样,笔者也曾在一段时期痴迷地收藏过热门藏品——瓷器、名人手札和线装古籍。但作为一名普通的工薪族,最大的感觉是在财力上力不从心,多次遇到心仪之物,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被别人买走。而且,身处高手云集的京城,捡漏的机会很少。一段时间以后,再看看自己的藏品,具有较高收藏价值的东西没有几件,这一度令我陷入迷茫之中。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接触到了一方刻工精美的铜墨盒,从此,便与它结下了深深的藏缘。归纳起来,我之所以喜爱并持之以恒地收藏刻铜墨盒的原因大致有如下几点:

  1.书画艺术与雕刻工艺的巧妙结合体

  玩收藏的人自然注重藏品的艺术性和工艺价值的高低。回顾刻铜墨盒的发展,我们会发现,在这些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铜质文具上,往往凝聚着书画名家和刻铜高手的共同心血。作为文房用具之一,在当时,许多墨盒上的书画稿是由书画名家提供的,甚至有不少是画家兴致所至,在素面墨盒盖上作书画,由刻铜高手刻锲而成的联袂之作。这类作品不同于将纸上的作品摹刻在墨盒上,而是刻铜工匠将画家画在墨盒盖手上的即兴之作再以刻刀镌刻下来,才得以留存的,故此极为难得。

  著名画家陈师曾主子陈封雄在回忆其随父逛琉璃厂时,为同古堂店主张樾丞写绘画稿的情景:“先父去了就直接到(同古堂)后面找张老板。作坊案子上摆着许多新制成的光板白铜墨盒和铜尺,上面已经均匀地涂了一层细白粉,等待书画家动笔。先父挑选了中意的墨盒或铜尺后,便在上面作画。通常都是画他最擅长的竹、梅、菊。有时墨盒体积较大,便勾勒一幅线条较繁的山水画。先父在铜件上创作的画,都由张樾丞亲自凑刀,因为他的刻工最精,对先父的绘画体会最深,所以刻出来的作品与原作不爽毫厘,能将先父的绘画风格完全表现出来。因先父在国画界享有盛名,所以同古堂极欢迎先父去作画。它所售刻有先父画作的墨盒等物虽然价格稍昴,但销路甚佳。”封雄先生统计,不足10年间,同古堂大概雕刻了上千件陈师曾的作品。而在1923年陈师曾逝世后,便不断有人拿着由陈师曾所绘墨盒、铜尺等物去请他的生前挚友、也是刻铜工艺的倡导者姚茫父(华)先生在上面题诗作记,可见这种有名家书痕画迹的刻铜工艺品,在当时就已经成为一些人珍爱的收藏品了。

  细检笔者的藏品,我发现在那个铜墨盒成为文人案头必备之物时期,如师曾先生那样频频光顾琉璃厂并与刻铜艺人合作者已不在少数,至少这在国立北平艺术专科学校的教师中已经形成了一种风气。

  事实上,除陈师曾、姚茫父外,齐白石、陈半丁、吴观岱、吴光宇、胡公寿、王雪涛、萧谦中等一大批书画名家和普通书画家也都雅奸此道。

  除此以外,我们在市场上看到的一些由普通文人提供书画稿或匠人自己绘刻的铜墨盒。基于那个时代文人与匠人的书法、绘画与雕刻功底,其中并不乏精彩之作。

  2.历史价值高,内涵丰富

  作为曾经盛行一时的文房用品,铜墨盒曾被普遍当作表达友情、亲情甚至爱情的馈赠品,也曾作为嘉奖品、纪念品而被公私机构所青昧。这其中,便有一些是与近现代名人和事件密切相关的、具有一定历史价值和纪念意义之物。

  例如,笔者藏有一方国民党首任宪兵司令谷正伦在创建宪兵部队时期颁发给文化课考试第一名的奖品,是由北京懿文斋承制的刻绘有清供图案的墨盒。还有一方上面刻有双勾文字“带兵有方”的墨盒,则是人所共知的大军阀韩复榘赠送给一位部下的纪念品。

  在一方曾任陕西巡抚、两江总督的端方(字午桥)赠友的墨盒上,刻有一段诗文,并在诗文外刻了一圈古代青铜器上的金文,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位嗜好金石之学,并曾著有《陶斋吉金录》的清末重臣即使是在为朋友订制墨盒时,也忘不了在它上面加上点个人雅好的成分。

  3.材质、形态、图案各异,趣味无穷

  收藏的乐趣之一在于新奇,刻铜墨盒也不例外。从材质上看,有紫铜、黄铜、白铜、纯银、黄铜镀银等之分,更有将紫铜、黄铜、白铜集于一身的“三镶"工艺。至于被人们津津乐道的白铜墨盒,其原料制作工艺如今已失传。从形态上看,有方形、长方形、圆形、椭圆形、八角形、扇形、菱形、双环形、树叶形、钟形、书卷形、古琴形等多种形态。从大小看,既有直径达20厘米的“巨无霸”,也有小仅1厘米的袖珍墨盒。还有的墨盒多达三层、四层或内置瓷胆膛等。抛开书画与雕刻工艺不论,仅就其材质、形态而言,就琳琅满目,美不胜收。

  另外,留存至今的刻铜墨盒很少有图案相同的,甚至可以说绝大多数是惟一的,这也许是许多收藏者为何总是期待“下一个惊喜”的原因之一。不过,同一题材不同表达方式的墨盒却偶尔能收集到,这无形中给收藏者提供了更广泛的想像和欣赏空间。

  4.当前市场价位不高

  衡量一种藏品是否值得收藏,未来潜力如何,价格因素至关重要。由于刻铜墨盒属于非主流藏品,至今也还没有一部介绍它的专著,所以长期以来不被人重视,也没有比较统一的市场价格尺度,卖家一般不把它当作像瓷器、书画、玉器一类的“主打品”而开出高价。目前,普通的刻铜墨盒的价位多在100~200元,图案、刻工较精致的在300—600元,虽无名款但刻绘很精细的以及名家绘刻的则在700~1000元,极个别精品的价位可达数千元,至于上万元成交的墨盒,笔者只有耳闻却还从未亲眼见到过。

  5.伪品较易辨别

  受空前的造假行为的冲击,铜墨盒自然也不能幸免。如今市场上所见新做刻铜墨盒多出自河北和天津。盒体与刻工全新的墨盒从材质上看就与老墨盒有本质上的区别,前者以糙铜制成,重量轻,发色晦暗,没有包浆;至于刻工,由于造伪者在书画、刻工上根本达不到前代艺人、工匠的水准,破绽一望便知。目前,在市场上最具欺骗性的伪品是以素面老墨盒镌刻新工,不过,由于作伪者在书画和镌刻上二者往往顾此失彼,不能达到昔日水准,辨别起来不难。

  当然,同收藏其他物品一样,有意收藏铜墨盒的朋友若想提高自己藏品的档次,也要在绘画、雕刻等藏识上下一番功夫的。

  编辑:朱磊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