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古罐春秋

高阿申   2006-01-13

  瓷罐的变迁

  我国在新石器时代已有带耳、带提梁的陶罐制作。原始青瓷在其创烧之初,也就开始生产印有凹弦纹、云雷纹等花纹的带系青瓷罐。汉代,青瓷罐因烧造技术成熟,质地坚固,又有迷人的青绿光泽,便取代陶罐,成为人们的首选。东汉时,青瓷罐形制多样,其中青釉印纹四系罐、青釉五孔罐堪为代表。

  罐的肩部带系的模式在两晋南北朝非常流行,并延续至唐宋。这显然与系在当时所起的能提能挂作用有关。同时,亦与四系、八系给人以平稳感及美感有关。譬如,西晋青瓷不单把系设计成弓形、桥形,还出现狮形、羊形等造型,东晋时又刻意在系上施加点彩:南北朝时的系竟多达8至10枚,这些,并非都出于实用,亦有的是为了美观,或者说,是集实用与装饰于一系。到了唐宋,烧造技术进一步提高,青釉、白釉如冰似玉。器物的线条美与色彩美日益受到人们重视,加上罐体又出现了瓜棱、柳条形等花样制式,才让肩部之系显得不那么重要,逐渐退居于次要地位。

  元代,基于堆、贴、刻、划、镂雕等装饰技法的广泛应用,瓷罐的发展进入了辉煌时期。南方和北方的如龙泉、吉州、耀州、磁州等民间著名瓷窑均有非凡建树。元代中期,景德镇窑的高温釉下青花及釉里红彩绘异军突起,使瓷器艺术跃上了新的境界,不但奠定了景德镇窑一统天下的局面,亦让器形大度的瓷罐越发神采飞扬、蔚为大观。明代是我国瓷罐史上的鼎盛时期,由于人们意识上的一些原因,特别是“罐”与“官”谐音,罐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超过了瓶、尊,成为明代景德镇窑琢器生产中的大宗。造型则更加丰富,新品种有:永乐宣德的轴头罐、壮罐、法轮式罐,成化的天字罐,嘉靖的将军罐,崇祯的莲子罐等。清代,罐的地位逐渐被瓶、尊取代,康熙以后,罐的生产以实用为主,除传统型的一些品种外,乾隆时期创烧的西瓜罐流行甚广,一直延续至清末民国。

  粥罐的烧造年代

  有关粥罐的始烧年代,近年来的古陶瓷专著一般认为是清代康熙时。笔者在研究了不少早期的粥罐后发现,明代崇祯时期就已经有了粥罐,清初顺治朝粥罐生产已具规模,康熙朝长达61年,粥罐的烧造量最多。

  粥罐不仅仅在胎、釉、纹饰、工艺等方面具有各自的时代特征,还在形制上各有各的特色和风貌,即:敛口或束颈(口微撇)、平底涩胎,属崇祯、顺治时期的造型特点;直口圆腹或直口直腹及圈足、釉底,为康熙朝的造型特点。

  明代瓷罐的文化内涵与社会意义

  对龙泉青瓷罐(寓意“清官”)、白地青花罐(寓意“为官清白”)等罐类器物情有独钟。于是,罐在迷信谐音能带来好运的明代人眼中愈见神韵,成了兴旺门庭的吉祥物,成了劝人读书的陈设品。它们的用途与品位。也就自然而然地得到提升,并取代瓶,成为人们居家摆设的重要物品。这些,从刻意制作的四棱、八棱罐上,从精心设计的四方、六方、八方罐上,都可以得到证实。成化时,宫廷居然史无前例地烧制了“天”字罐,该罐的意味更为深远。此外,出现在正德、嘉靖青花罐上的一些孔雀纹、锦鸡纹及仙鹤纹,也传递出罐的使用者及罐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非同一般。因为在这些罐上,装饰了一些只有明代的公、侯、驸马等一品(仙鹤)、二品(锦鸡)、三品(孔雀)文官才可使用的动物纹(《明史·舆服志》第67卷),而这类纹饰,除了香炉上出现武官二品的狮子、九品的海马纹以外,在明代瓷器的其他器型上则难得一见。另外,从明代罐上盛行的各式高士图、祥云纹、瑞果纹、婴戏图、月宫图等一些装饰题材上,亦可知晓人们对罐所寄予的深情厚望。譬如万历时期的一件五彩开光人物罐,其棱花形的四开光内分别绘“吹箫引凤’,“举案齐眉”“指日高升”“状元折桂”等民间传说故事,把文人的心声渲染得淋漓尽致。由此说明,明代大部分罐,并非传统概念上的盛贮器,由于“罐”的谐音此刻代表一种境界,罐便具有了其他器物不可替代的文化内涵和使用功能。

  古代器物的遗存数量是反映当时社会需求最有力的证据。由于罐在这一历史阶段发挥出了积极的作用,所以,理所当然地获得各阶层人士的青睐,成为明代景德镇窑琢器生产中的大宗。同时,在明末社会动荡、政局不稳的状况下,莲子罐和粥罐的应运而生,对构筑当时的文化生活和提升百姓的精神追求,无疑是有一定的社会效应的,尤其面对那些因战乱而感到前途渺茫的文人而言,更是一种安抚、一种愿望的象征。

  说粥罐与粥无关,确实令人不可理解。然而,循着明代罐的发展轨迹,并结合明末的社会状况去探索,这个结论不能不说是客观的。首先,瓷罐的底足,明早期至正德时大多数为涩胎,自嘉靖朝起,罐的底足绝大部分制作成釉底。釉底是时代进步的一个标志,工艺上并无难度。但明末清初时的粥罐,其底部偏偏全部为涩胎,说明它压根儿就没打算上餐桌。其次,实用器的生产,一般以简朴、耐用为原则,可是,明末清初,战乱致使制瓷业每况愈下,而粥罐做工却精美得几乎同康熙瓷不分上下,说明它绝非等闲之辈。再看看它的装饰(高士、云龙、海马、加官晋爵、狮子、二多)和听听器型名称的谐音(做官),不难明白,粥罐肩负着特殊使命。

  在该时段的青花罐上,除了经常出现一些主题鲜明的高官厚禄图、加官晋爵图等装饰题材之外,古人还巧借“做”与“粥”的谐音,“连子”与“莲子”的谐音,创造出了粥罐、莲子罐新器型,直截了当地利用器物名称的谐音,表白心里的向往和追求,书写了瓷罐史上灿烂的一笔。

  结 语

  清代,把婀娜多姿的瓶同“平升三级”的仕途凑在一起,同“吉庆平安”“平生富贵”等人生美好追求联系在一块,让瓶儿“官复原职”。于是,罐被贬去重当盛贮之用器,瓶则名正言顺地重得宠幸。这是明清两代一个罐多瓶少、一个瓶多罐少的原委,也是明代罐不同于清代罐的关键所在。顺便说一下,晚清时,有一种类似粥罐的器物甚为流行,其面目颇似放大了尺寸或添加了环耳的盖缸、盖罐之类。或许,出于人们惯性思维,抑或以今况古,称之为粥罐。然而细细琢磨,终让人觉得其名称有些牵强附会。此类粥罐,它的用途与早期粥罐迥然有别。

  摘自:《收藏》200601

  编辑:西岩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