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虚心使人进步

文心力   2002-04-09

   近看《中国文物报》,内中有一篇文章叫《“四七二十七”和“李达”》,读来蛮有趣味的,其文如下:

  阅读王蒙杂文随笔,有《不争论的智慧》一篇,文中引用两个故事,颇耐人寻味。一个是张中行先生所叙,讲一个人死认定四七二十七,而另一个则与其争论,认为正确答案是四七二十八。县令责打后者屁股,认为其与前者争论毫无意义,徒费口舌,是自身不够清醒。另一个是民间故事,一个始终认为《水浒》中的黑旋风名曰李达,另一人告之曰李逵,二人争执不下,相赌20元,找到某研究古典文学的权威,某权威听后则告之曰:李达。事后坚持李逵者责问某权威断案糊涂,某权威曰:“你不就是损失了20元钱吗,可他却要糊涂一辈子。”这两个故事实在令人深思。在收藏界,坚持“四七二十七”和“李达”者,实在不少。我就听说一件类似的真事。

  某藏侠不知做何生意,借改革开放之东风一夜暴富,资产到底有多少,谁也说不清,反正是经济基础雄厚了,财大气粗,说话都比别人噪门大,可能是商场成功养成的气质,颇为自负,任何事情都以权威自居。现在有了钱就是好办事,什么名人辞典,什么某某协会理事,均有这位藏侠的大名。在当地几个有名的文物贩子的“帮助”下,这位藏侠很快便成了当地赫赫有名的大收藏家,而且专攻“高档玉器”。所谓“高档”,无非是出了巨资,玉琮有高达一米的,玉猪龙直径有近一尺的。一日心血来潮,这位藏侠准备将自己“世所罕见”的精品结集出版,以使自己的大名流芳百世,于是找到某专家的一位研究生,许以重金为其撰书,并希望通过这位研究生请某专家撰写前言。这位研究生刚毕业不久,年轻气盛,看了藏品后,毫不犹豫地告曰:“全是赝品”。某藏侠不悦,提高了噪门辩曰:“你们这些书生,只知道写文章,不懂得鉴定。我是个实战派,有些藏品是我看着从墓中挖出来的。我专会看老东西。”年轻的研究生更是不服,二人争执不下,最后相约去找研究生的老师了断此公案。某权威听完二人诉说,又看了藏品,告某藏侠曰:“我的学生年轻不懂事,你的藏品确实是世所罕见,但依我的水平目前尚无资格撰序,你还是好好地收藏吧。”

  事后,年轻的研究生找老师评理,老师告曰:“你还是读读‘指鹿为马’的典故吧。像那么一个自负的有钱人,收藏了那么多赝品,而且假得离谱,围着他周围的那些‘文物专家’肯定都是骗子,说不定与黑社会还有瓜葛呢?你还不离他们远点儿,非等到出了事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年轻的研究生听后恍然大悟:还是老师高明,既没有说鹿是鹿,也没有承认鹿是马。看来社会这本书是永远也读不完的。

  这里说的情况其实蛮典型的,本人就认识不少这类的“藏侠”,他们的自信心特别强,听不进半点不同的意见。广东番禹的一位新富,家里收藏品号称过千,还均是名品,什么郎窑红、蟹壳青、康熙五彩、成化青花应有尽有。“我买东西从来都是单枪匹马,不用请专家掌眼”。问他鉴定的依据是什么?他两眼一瞪:“要什么依据?我看对,肯定就是对的”。故宫博物院冯小琦有一次还特别对笔者说,她们最怕到这些人的家里去看东西:“还没进门呢就开始给我们上文物鉴定课了,看着那一屋子赝品我们都哭笑不得,只好洗耳恭听,完了赶紧走。”还有有一位古陶瓷鉴定专家对笔者说起,一次他应邀前去一位收藏爱好者家中为其收藏的定窑藏品做鉴定,结果由始至终都是对方在介绍这是什么什么,这件如何如何,他连开口的机会也没有。这位专家感慨地说:“光是定窑窑址考察我先后就去了近二十次,各大博物馆藏定窑器物上手没有几千也有几百,收集的定窑参考瓷片就有近三千片,结果到这里还被上了一课!其实他家几十件定窑全是赝品,而且今后他还要吃进更多的赝品!反正他要花冤枉钱,我也没办法。”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玩古”必须保持平静、虚心的心态。有不少收藏爱好者在掌握了一定的古陶瓷鉴定知识以后就觉得自己已经具备了相当高的水平,听不进专家们的不同意见,其实这是非常不智之举。其实鉴定就是排比类推,就是参照比较。“眼学鉴定”凭的是经验,而经验来自对器物的直接接触:看的越多,经验越丰富。专家们的日常工作就是研究古陶瓷,他们所接触到的古陶瓷器物要比一般的收藏爱好者多几十倍上百倍,这样的经验是普通收藏爱好者无法得到的。能够得到专家的指点,再加上自己的悟性,能够举一反三,这样学起来就事半功倍了,也能够避免蒙受巨额的经济损失了。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