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历代藏书家之——高濂

无名   2005-12-16

  明代杭州西湖苏堤跨虹桥畔,曾住过一位著名的戏曲家兼藏书家,那就是写有《玉簪记》和《节孝记》的妙赏楼主高濂。

  高濂字深甫,号瑞南,明仁和(今杭州)人,以戏曲名於世。

  高濂的藏书观颇具实用意识,曾自述藏书曰:"梦寐嗜好,远近访求,自经书子史、百家九流、诗文传记、稗野杂者、二氏经典,靡不兼收。故尝耽书,每见新异之典,不论价之贵賎,以必得为期。"

  作为酷爱读书的文人,高濂曾深深感叹至今尚有现实意义的"家素者无资以蓄书,家丰者性不喜见书"现象,同时也对那些附庸风雅的富而好书者提出批评,认为他们"不乐读诵,务得善本,绫纹装饰,置之华斋,以具观美",以致"尘积盈寸,经年不见主人一面,书何逸哉"!当然,他认为毕竟还是胜于那些不喜见书的富豪。但高濂又以为,真正的读书人,应该"无问册帙美恶,意惟欲搜奇索隐,得见古人一言一论之秘,以广心胸未识未闻"。而他自己积书充栋时,则"类聚门分,时乎开函摊几,俾长日更深,沈潜玩索,恍对圣贤,面谈千古,悦心快目,何乐可胜"。这些见识,确实高乎一般的藏书家之上。

  高濂又精於鉴别版本。其《遵生八笺》第六笺《燕间清谈笺·论藏书》曾对鉴别宋、元版本的方法,以及明代伪造宋版书的种种手段作过详细的论述。他揭露说:"国初慎独斋刻书,似亦精美,近日作假宋版书,神妙莫测。将新刻模宋版书,特钞微黄厚宝竹纸,或用川中茧纸,或用糊褙方帘绵纸,或用孩儿白鹿纸,筒卷用槌细细敲过,名之曰刮,以墨浸去臭味印成。或将新刻版中残缺一二要处,或湿霉三五张,破碎重补,或改刻开卷一二序文年号,或贴过今人注刻名氏,留空另刻小印,将宋人姓氏扣填两头角处,或妆摩损,用砂石磨去一角,或作一二缺痕,以灯火燎去纸尾,仍用草烟熏黄,俨状古人残伤旧迹,或置蛀米柜中蚀作透漏蛀孔,或以铁线烧红,随书本子委曲成眼,一二转折。种种与新不同,用纸装衬绫锦套壳,入手重实,光腻可观,初非今书仿佛,以惑售者。或作夥囤,令人先声指为故家某姓所遗。百计瞽人,莫可窥测,收藏家当具真眼辩证。"这些经验之谈,极受后来藏书家和版本家的重视。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