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傅抱石书画鉴识要领(下)

深亮艳霞   2005-12-16

  ◆ 要掌握好傅抱石题款的规律

  作者的题款和他人的题跋,都是绘画作品的:文字资料。前者指作者本人署的名款和所书的自题,是书画鉴定的重要依据,也是伪手下功夫最多的地方。后者是他人所书写的题记、观察和标签,在无作者款印时,有时能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傅抱石的题款和他人题跋也是如此。

  傅抱石对落款十分讲究,不容有丝毫疏漏,题跋位置、字体大小、行款长短、用字多少都考虑再三,然后落笔。落款是傅画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一般情况下,傅抱石通常多用篆、隶书题图名,行草书题画跋,而以行书题得最长最多。

  据笔者较详细的统计,傅氏署的名款共有29种之多,如“傅抱石”、“新喻傅抱石制于蜀中”、“新喻傅抱石造像”、“新喻傅抱石”、“抱石写”、“傅抱石敬造”、“山斋弟抱石”、“傅抱石并记”、“傅抱石重庆西郊写”、“金刚坡下抱石写”、“东川金刚坡下山斋抱石写”、“东川抱石写”、“新喻傅抱石画并记”、“傅抱石遣兴”、“傅抱石东川写”、“抱石作于南京”、“抱石南京写”、“抱石写于金陵”、“傅抱石一九五五年十月金陵作”、“抱石金陵漫写”、“抱石作于金陵”、“抱石金陵写”、“抱石大连写”、“抱石青岛记”、“抱石记于金陵”、“傅抱石南京并记”、“傅抱石敬写”、“抱石写鸡鸣寺”等。傅抱石的题款不光是鉴定其画的重要依据,而且是研究其籍贯、艺术思想、创作时间、地点的重要史料。如“新喻傅抱石”,说明其祖籍是江西新喻县3“傅抱石遣兴”,说明此画为即兴之作;“抱石一九五五年十月金陵作”,说明他此时住在南京。

  再者题款,题跋本身就是书法,有着师承、真伪的问题。傅抱石善篆、隶、楷书和行草。其篆书,从《康熙字典》启蒙,继而临写了小篆,旁及石鼓、金文、诏版、瓦当等,殊与吴昌硕、李瑞清不同,用洗练、劲健的“古钗脚”线条来表现《散氏盘》古朴而率真的意蕴,形成天趣自然、灵秀、典雅的艺术风格。其楷书,早年师法颜真卿和柳公权。从《云台山图·题记》等传世之作看,其笔画横细竖粗、左低右高以及边旁“走之”略往前冲而上移,确有颜体《东方朔画赞》之神韵。如再仔细分析,所写之字的横画左伸,似有苏轼、黄庭坚笔意,甚至还可找到魏碑墓志的韵律,说明傅氏楷书是融会了多家之长而形成自家风格。其行草书,传世较多,代表作品有1934年31岁作《傅抱石所选印稿·自序》等,从中可窥见吴昌硕的痕迹,如横画体势倾侧上挑、右上角峻拔以及横折竖画向里紧抠等特征,均属吴书风范;但傅氏所书的线条又一反吴书雄浑的格调而变为瘦劲,即以劲健、洁净、挺秀的笔画来写行草书,在自身的楷书基础上演化而来,完全蜕去了吴昌硕的躯壳,形成了自己的面貌。代表作品有43岁作《仿石涛山水图》和删p荫仕女图》上的题记。到晚年,傅书进一步浑厚遒劲,并加大了粗细大小、欹正的变化,形成了独特书风,代表作品有1964年61岁作《为时慧夫人诞辰所写毛主席诗文》小行书等。

  总之,傅抱石书法发展的总趋势是,笔画线条由刚人柔,由瘦劲而变为浑厚,其字体由工楷而变为行草,由静而变为飘逸。还有时代的变化,约在1939年人蜀前,题款书法学吴昌硕,篆书学石鼓文和《康熙字典》上的篆书,行书笔画方折而率意,稍后作篆书则偏于诏版的笔意,方折较多。约从1944年始,其行书完全改变了学吴昌硕书法的路子,形成自家风格,这种风貌一直延续到晚年。约50—60年代,傅氏很多作品以篆隶书写画的题目,用行书落名款,一静一动,配合得恰到好处。这种题款书风始于30年代,到晚年更趋成熟。而伪手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加之功力、学识欠缺,往往出现错位或生硬、刻板、水平低下的毛病。

  此外,一些有名望、有眼力的鉴赏家的题跋,也对鉴定傅画有重要作用。比如郭沫若,与傅抱石关系很好,凡经他题的傅抱石画都是真迹。

  ◆ 印章的辅助作用

  由于傅抱石本人是篆刻家,故自用印较多,不同时期有不同的面貌。据笔者统计,傅抱石自用印共有100余方,其中有些是印文相同,而篆法、刀法、形状大小不同。大致可以归纳为四类:

  1、姓名印

  “傅”4方,“抱石”5方,“傅抱石”、“傅抱石印”各3方,“傅抱之印”8方,“抱石私印”、“抱石之作”、“抱石画记”、“抱石大利”、“抱石亲手”、“抱石得心之作”、“抱石山斋主人”、“抱石画课”、“老抱”、“抱石父”、“抱石长年”、“抱石亲手”等各1方。其中“老抱”、“抱石画课”、“抱石亲手”只见于早年作品中。“抱石父”、“抱石长年”为晚年印,钤用较少。“抱石私印”为汉印形制,他爱不释手,从早年一直用到晚年。傅氏最大的印“傅抱石印”(5.5 x 5.5厘米),用寿山石刻成,钤在《江山如此多娇图》上,可能只用过一次。最小的为0.8X 0.8厘米,多用于扇面或小册页上。这些印章,大多带有浓重的汉印气息,但比汉印更简练,更精,更富有变化。傅先生自用印非常讲究,如姓名印必须是方形的,以取古人“君子端方”之兑姓氏名号印,则方圆皆可,取“智欲圆而行若方”之意。

  2、斋名、地名印

  斋名印共有4方:“抱石斋”2方、“抱石山斋”1方、“南石斋”1方,其中“抱石山斋”刻于40年代,“南石斋”刻于50年代。相传郭沫若为《抱石画集》作序,序文称我国画界有南北“二石”,“北石”即“齐白石”,“南石”则为“傅抱石”,郭老还书“南石斋”三字以赠之,傅氏刻此印是以示对郭老的怀念和尊重之情。

  傅氏地名印不多,笔者所见的有“新谕”、“新谕傅氏”、“新谕县人”等。画中钤上这些印章,一方面说明他的籍贯,另一方面有不忘故土、不忘出身之意。“新谕”刻于40年代,“新谕傅氏”稍晚一些。还要说明一点,傅氏之款“新喻傅抱石”,其“喻”字从“口”不从“言”,而印章的“谕”字从“言”旁,其实“谕”与“喻”是通用的。

  3、纪年章

  傅氏的纪年印始刻于1944年,第一颗印为“甲申”,以后又先后刻有“乙酉”、“丁亥”(大小2方),“一九五四年”、“一九六零年”、“一九六一年”、“一九六二年”、“一九六四年”、“一九六五年”,以后还兼刻了“壬寅”、“癸卯”、“甲辰所在”、“乙巳”等印。值得注意的是,用公元纪元刻印是前人没有的。

  4、表现艺术思想,寄乐于画之印

  这类印有“今人摹古,古人摹谁”、“造化吾师”、“造法自然”、“不知有汉”、“,限古人不见我”、“其命惟新”、“踪迹大化”、“往往醉后”、“换了人间”、“当今世界殊”、“待细把江山图画”、“上马杀贼”、“天下为公”、“我法我用”等50余方。此外,印章本身也有真伪问题,而鉴定的最好办法是对比,即把伪印与真印对比,真印大都自然流畅、印色鲜明,而伪印呆板刻露、印色污浊等,不难看出异同。

  总之,傅抱石的印章,古雅方正,师法陈曼生、赵之谦、黄牧甫、邓石如等,上溯至秦汉,有浓重的金石书卷气,不仅是鉴定傅画的重要依据,而且是研究傅抱石绘画艺术思想的第一手资料。女口“空悲切”、“上马杀贼”等是痛斥日寇侵略、爱国爱人民思想的流露,“造法自然”、“其命‘准新”是主张以大自然为师、变革创新的艺术思想的体现。

  (摘自:《文物天地》 2005.3)

  编辑:之君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