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中国民间古旧家具的修复工艺及研究

张重   2005-12-09

  中国家具文化博大精深,1985年王世襄先生的巨作《明式家具珍赏》(港版)问世后,国内乃至全世界掀起了中国古典家具收藏的热潮,相关理论书籍也层出不穷。这直接导致了以紫檀和黄花梨等珍贵硬木为主要材料的明式家具精品被海内外收藏者搜刮殆尽。历年太平洋和嘉得拍卖会上,动辄上百万的明式家具珍品让广大古典家具收藏爱好者艳羡不止又唏嘘不已。所谓“盛世收藏,乱世黄金”。随着国民经济的蓬勃发展,近年来以山西等地流出的柴木和漆木家具为代表的古旧民间家具成为收藏者关注的对象。如今的古旧民间家具市场日趋火热,全国基本形成了浙江慈溪、广东三水、北京古玩城这三个古旧家具交易中心。

  中南林业大学的杨中强先生著有专文研究古旧家具的开发和修复工艺,笔者则是针对古旧民间家具进行论述。其区别在于,古旧家具(英文称Chinese Antique Furniture)其中包括以紫檀、黄花梨为材料的古典传统明式家具(英文称Classical Chinese Furniture),也包括民间家具(英文称Chinese Vernacular Furniture)。民间家具主要指,年代集中在清代、也有少数的明代,不用珍贵硬木而是就地取材,使用如:榆、槐、楠、柏、梨、栎、银杏和核桃等柴木,由各地木匠进行制作的,供社会中下层使用的,充满地方特色和乡土气息的家具。由于民间家具与传统的明式家具市场价值迥异,在用材、结构造型、装饰纹样等方面差别也很大,因此修复的工艺也不尽相同。

  一、古旧民间家具的选材

  以山西为代表的北方,较多使用榆木、槐木、核桃木;以苏州为代表的长江地区,较多使用榉木、楠木、樟木、柏木、桦木、杉木;以广州为代表的珠江地区,还较多的使用各种果木。

  各种常用材质的纹理

  一般古旧民间家具使用的榆木是白榆,山西、河北、京津等地的民间家具都以硬阔叶材榆木为主要材料;核桃木是晋作家具的上乘用材;楠木中的紫楠(别名金丝楠),木纹里有金丝闪烁,一般在横端面比较明显,是楠木中的精品,一般瘿木也多为楠木瘿子;樟木是箱、匣、柜、橱等家具的优选材料,北京地区也用来制作桌椅几案类家具;榉木制作的民间家具造型为纯明式,制作手法也与黄花梨家具一样。

  二、古旧民间家具损坏的原因

  杨中强先生认为造成古旧家具损坏主要是自然因素,包括温湿度、紫外线、红外线等造成的老化,以及霉菌、害虫造成的腐朽。对此笔者有不同看法。

  1)造成无法修复的自然损害因素  一般单纯温湿度导致的损伤是相对轻微的,而光线照射造成的木材干裂、翘曲和变形不仅是无法避免也是修复中无法根除的。只能充分利用留下的痕迹,去营造高古的感觉。

  古代,木材在制作家具之前都经过了充分的自然干燥,即使通过水路运输、到达温湿度和大气含水率变化大的异地,也不会发生明显的翘曲和开裂。由于古时地面多铺砖石,潮气会顺着家具腿足部位端面的导孔和缝隙渗入,从而导致家具的腿部掉蜡泛白(一般紫檀黄花梨等硬木家具的腿足部位颜色会更深),除非使用现代木材的漂洗和蒸煮技术,一般无法彻底改善,所以常常在修复中通过做漆和烫蜡等表面处理方法,来借以加强家具的年代感。

  因此,这部分自然因素造成的损伤是有益的。

  如果纯粹的自然因素导致的损坏已经造成了严重的后果,比如长时间无人使用、加上虫蠹或者洪水浸泡造成的腐朽,这样的伤害在现今的技艺下是无法修复的。或者说,原件的品相不好,没有修复的价值。

  至于一些有害气体,臭氧(Q3),二氧化硫(SQ2)、硫化氢(H2S)、氮氧化物(NOX)、氯气(Cl2)等,则完全是按照现今的环境状况来考虑可能存在的对古旧家具造成损伤的潜在威胁。如何充分利用这些“有害因素”来作旧,似乎是更有价值的研究课题。

  2)可以修复的物理损害因素

  目前,可以修复的都是一些因使用和存放不当等人为因素导致的物理损伤。如重物压迫导致的板材翘曲变形和开裂,碰撞导致的角牙缺失和圆材方材断裂,摩擦导致的表面刮痕。一般有眼力的收藏者会喜欢买进这种家具残件,经专业修复翻新后,能达到枯木回春起死回生的奇效。比如,柜类家具中各种板材常见的S型扭曲,就是使用中由于重物压迫应力不均造成的,尤其是空气温湿度高的环境下更会严重。一般使用蒸煮后冷压阴干的办法使木材内部消除应力,从新变得平整,其基本原理和操作方法吸取了现代木材加工工业中的有益经验。北京地区的一些古家具名店就从事此种修复。

  由于严重的物理伤害常常造成无法挽回的恶果,比如冲击造成的折断,一般就不再称为修复,而是使用这些古旧民间家具的古旧木料从新制作,变成完好的古旧家具。

  三、古旧民间家具修复的工艺流程

  古旧家具的修复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从进厂到完成修复,需要很多道工序和严格的质量检验。为了保存其古旧的神韵,大多需要以精湛的传统手工艺为主要修复手段。而为了达到修复的效果常借鉴现代化的木材加工工艺。

  1)拆解

  首先需要仔细观察家具的结构,在不同部件上标好序号以方便后来安装,按照与原家具组装时相反的顺序把家具拆开。保持家具的完整性并尽量避免破坏漆膜和形成新的损伤。部分古旧民间家具制作时采用的结构和手法特殊,俗称“绝户活”,导致拆装不可逆,此时尽量不要进行拆卸,而保持原状。

  2)清洗

  除去浮尘和积土可用大功率吹风机吹,不能使用湿布擦,在看清部件本身面目前盲目地使用湿布擦拭会造成无法预料的伤害。有时部件上还会有水泥浆、沥青、化学油漆等现代垃圾之类的黏着物,对此尽量不使用化学药剂清除,应使用物理手段清除,如精细的刀刮和打磨。在决定不保留原有漆面后,使用水洗,边冲洗边用特制的刷子刷,积垢深厚的,可以加一点食用碱调制的碱水。榫卯等处的胶、泥等污迹需要热水浸泡才能清洗干净。洗过的古旧家具需阴干一周以上,否则遇水膨胀后,拆开后的榫头就难以复原。然后视具体情况进行熏蒸消毒,以去除虫子与虫卵。

  3)去漆(保旧工件除外)

  一般是用细砂纸轻轻打磨,较硬的部位使用刀刮。去漆时不能破坏原有的精雕部分,比如桌案类家具腿部常见的“一炷香”线脚,经过长时间的自然风化,十分脆弱,一旦磨掉,除非线脚改制别样,否则就成为永久损坏。

  4)木工整修

  缺损的部分必须找同质同色的老料修补完整,即使情况特殊也要尽量使用木材纹理相近,颜色稍浅的材料代替。如腿足、扶手、角牙等部件,如果还有对称的另外一半在,就必须按照原样复制。如果同时缺失,则需要根据整件家具的形态风格,进行搭配和补充。比如圈椅背板上常用的挂牙是最不易保存下来的部分,其长度方向就是其纹理纵向延伸的方向,而在其宽度方向上,由于纵向木质纤维之间的结合力弱,而挂牙一般又很薄,通常不会超过五六毫米厚,很容易因纤维分离而断裂,只能选用同样材质的老材进行粘贴。胶合前需刨光粘合的表面,控制纹理方向一致,以消除明显的粘合缝隙,如不行则需要从新制作。最难修复的是雕刻的部位,图案缺失后,需用同样的风格修补,而每个时期,每个地方的工匠手法又不尽相同,即使使用同样的材质,明眼人也能看出破绽,何况大多雕刻部位的损伤是由于部件过于纤细,一旦局部腐朽或碰撞后,只能保留这种残缺美。

  5)精打磨

  毕现无遗的木质肌理和纹路,是最耐看的朴素美。打磨去除木材表面的毛刺,就是为了表现自然的“包浆”效果。包浆是指,优质木材长时间使用后,表面形成的一层温润如玉的亮光,越用越亮,这种岁月的痕迹,就称为包浆。

  按收藏界的修复原则应该是尽可能地保留原有的包浆并尽快形成新的包浆效果,所以最好在家具表面烫蜡,比如柏木和榉木,经过打磨后烫蜡,用不了多久就会出现“包浆”,光洁度并不比硬木家具差。

  传统打磨用的是挫草,也就是节节草,学名叫做木则草,我国东北很多地方都有出产。用这种草泡水之后,可慢慢地磨出木头的光彩来。现代一般使用钢丝棉、高号数细砂纸(800号以上)、各种动物毛发(动物棕毛越硬越好)由粗到细多次打磨,之后再打蜡擦油,一般使用蜂蜡,越原始的蜡效果越好。

  6)做漆面或髹饰

  做漆面并不是简单地刷漆,而是尽可能保留原有漆面,大多数清水木色的古旧民间家具擦蜡即可。这是古旧民间家具修复工艺中的独特之处。也有需要从新罩漆的,一般情况下,头道漆后,要再上四到五道面漆,上两次色,揩漆和复漆一共需要八至十道,木质好的上面漆和复漆的道数可适当减少。漆膜同样需要打磨,效果最好的是使用人的头发反复摩擦。漆面打磨的总体要求是不留死角、不留油污、色泽均匀一致。

  四、古旧民间家具修复的特点

  古旧民间家具因其量大而显得良莠不齐,并不一定每件都是精品,同时能够满足材质、结构、造型、雕刻、装饰这五美的要求。可是每件家具都有其最闪亮的优点,这些在同类家具中比较明显的个性,如:雕刻精、打磨細、结构好、造型美、材料整和花纹多等特点就应在修复中得到突出。这是古旧民间家具修复的一般原则。

  1)明式家具的修复特点

  用紫檀黄花梨等珍稀硬木制成的名贵高古家具修复时,如果外观状态良好,应该较多的保留包浆;如果状态残破,除了在腿足、顶底、后身等隐蔽处保留少量自然风化的痕迹外,要适度复原其始制之初的精美工艺,并彰显其名贵木材特有的美丽纹理和质地,在保障结构牢固端正的前提下,对榫卯肩口的严密程度不强求极致,适度松散正是家具年份高古的佐证。

  2)古旧民间家具的修复特点

  古旧民间家具,木质的华美精细最受世人欢迎。在修理过程中,对其外表的过度风化,过度破损、过度使用的不良之“旧”要尽力清除。对破散的结构也要尽力修复,达到严密工整,还其精美的本来面貌。仅在足底背板等处留下验“旧”的残损。

  对于漆木古旧民间家具,需要针对漆膜情况区别对待。

  a.漆皮已大部分或完全脱尽的柴木家具,常常糙筋必现,除必要的结构修补外,可以因势利导充分表现肌理的风化之旧,提升其所蕴含的时空之美。

  b.对于漆皮尚好的擦漆罩油类家具,良性磨损较多,破“旧”中往往带有浓厚的人情味,其漆木的斑驳相间,正是其人文价值的所在。以山西大漆家具为代表的古旧民间家具,黑色糙漆的各种髹饰漆膜被摩残后,形成蛇腹状断纹(断纹参看故宫博物院藏的雕填龙纹一封书式柜)和牛毛状的细小断纹(断纹参看上海博物馆藏的黑漆炕几),是收藏者求之不得的高古雅趣,对此切不可脱漆打磨。清洁污垢,修整结构的同时,需要对其年久失光的漆色进行封护润泽,以再现民间家具亲切实用的朴素美。

  c.对于披麻挂灰、描金彩绘的大漆家具,其价值全在漆艺绘画。一旦丝麻脱落腐朽,很难简单修补。为照顾其整体观感的完整性,可对其残损较大的局部漆皮进行补漆补色,对已失金褪色的漆画,原则上不应去描补,描绘越多,破坏越大;补画越多,欺世越重。而且残缺美的意境会留给人更多的想象空间,因此大漆家具要求“修旧如旧”。

  古旧民间家具的修复工艺因其自身材料、结构造型、雕刻装饰、制作手法的特点,不能用古旧家具修复的工艺一言蔽之,两者各有侧重。但是不论哪种古旧家具在动手修复前,都要弄清其类型﹑特性及用途,并对其时代背景、材料性能、榫卯结构、髹饰工艺等十分熟悉,修复后尽量保证材料相同,结构和造型一致、制作手法协调。同时要遵循古物修复的可逆性原则,即修复失败时能够恢复到原状。

  编辑:朱磊

  来源: 中国家具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