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古书画作伪的地区性(下)

杨丹霞   2005-12-02

  7、松江造

  明代末年到清·康熙年间.董其昌作为名噪一时的书画大师,其影响、名气无人可敌,许多江南富户常以家中有无董画来比试、炫耀其财富、地位,故导致了董画供不应求。为了应付这种局面,不仅在董其昌身边产生了众多代笔人,在他的老家也出现了一批”靠山吃山”的造假者。这些造假者画匠出身,学的是为董代笔的沈士充、赵左等人的画风,虽有董氏绘画的影响,但较董氏真迹更为工能,作品以湿笔山水为多,青绿设色俗艳,“火气”甚重,毫无董氏生拙含蓄之致。在款署上多侧锋,行笔轻飘迅疾,结体不稳。观者若将此类伪作与董画真迹相互比对多了,自不难分辨。

  例: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巨幅《青绿山水图》轴,是典型仿董其昌中年青绿山水的面貌。从画中的山石、树木的笔法看,比董其昌真迹工能得多,当出于受过长期画工训练的匠人之手。再看署款,字体单薄,结构撩散,笔锋尖刻轻浮,与画比较,水平又差了一大截。原有专家定为代笔,而今从款署看并非董书,代笔之说恐难圆满。

  例:美国纳尔逊·堪萨斯博物馆《仿高克恭云山图》轴,不仅款子差,主要是画上用笔水份大,仿董其昌50多岁的面貌.但皴法又不对。皴是用笔刷出来的.快而燥。而董氏用笔很稳,都是一笔一笔慢慢写出来的。中国传统绘画在董其昌之前是用笔墨表现山水,董其昌之后是用山水表现笔墨,而且达到了极致。因此,体察董画的笔墨韵味是鉴定其书画真伪的关键。

  除了伪造董其昌的书画,”松江造”也有伪造早期书画的情况,如荆浩《秋山瑞霭图》卷就是此种。画幅后边还一并伪造了王诜的收藏款。

  8、江西造

  明清之际,江西南昌地区有专门做黄庭坚、文天祥等人伪字的。书法水平极为低劣.所写字迹”伸手抻腿”,粗俗不堪入眼,辨别此种伪品也极为容易。

  9、湖南造

  清代康熙至道光年间.湖南长沙地区伪造的书画大都冒充明末清初的节烈名人.如伪作杨继盛、杨涟、周顺昌、史可法等人的作品.或伪作不常见的冷名头书画家的作品。绘画伪品则为画面较简单的社会名人显贵的作品,因为这种东西有销路,旧时的军阀就多有这类收藏。这种伪品其主要特点是专用绫或缎为质地进行造伪,染旧后.再经过多次用水大力洗刷,表面呈灰暗旧色,看上去没有了绫子表面那层自然亮色。由于是染色后又人为制造破损,作品表面的陈旧色和损坏程度很不自然.手段极为低下俗劣,也极易辨认出来。

  例;北京故宫藏普荷《松石图》轴为绫本,墨笔画。左上角题“鸡山冷翠,担当消夏”,钤印曰“释通荷”。图中字体怪异,毫无章法可言,画山峦、松石皆放笔涂写,很自然.但粗丑不经。按普荷(1593—1683年).号担当,字大来,云南普宁州人。天启间以明经入对大庭。画山水学董、倪,豪放有致。明末隐居鸡足山,为明清之际著名的画僧。故伪造者利用史料对普荷的记载,将与他有关的信息像鸡足山等都搞到绘画上,而所谓的“豪放有致”则被演绎成了如此狂怪之像。

  除了普荷的伪作外.所见尚有南京博物院藏伪造明·何吾驺《松石图》轴和伪造,徐汧《行书论书》轴、上海朵云轩藏明·蒋信《盆兰图》轴及故宫藏桃花江上老僧《山水图》轴等。徐汧是明末清初时殉节的,其子徐枋在父亲死后也隐居不仕.世人重其父子人品,故亦珍视其笔墨。但徐汧本不能画,徐枋书仿孙过庭,画学董巨.传世作品少。徐枋子文止也曾经仿造其父书法。

  10、后门造

  晚清民国年间,北京皇城后门(即地安门北)一带.有一帮作伪者.以伪造“臣字款”书画为主。造假成规模化生产,其程序也有了分工:有专人从事绘画、写字、刻印、装裱;题材广泛,有山水、人物、花卉、乌兽、鞍马.卷、轴、册形式都有。同时还伪造清官各种收藏印玺及乾隆等皇帝和大臣的题跋。但所盖位置往往有混乱现象,乾隆或宫廷书画家的题跋也是照猫画虎.徒具其表。其装潢与一般书画不同,多用重色锦缎装裱,色彩斑斓.外观极为富丽堂皇,甚至包画的袱子也作成宫里的样式,乍看起来俨然就是清宫的东西。可是装裱的技术不佳,显得粗劣。“后门造”最常见的就是伪造清宫意大利籍画家郎士宁的绘画,如《圆明园观围图》卷、《射猎图》轴、《犬图》轴和《百骏图》卷等。郎世宁的绘画是康熙晚期到乾隆中期清宫”中西合璧“式画风的典范.以结构精致,刻划细腻、真实见长。他的作品宫内收藏数量并非像外间想象得那么多,由于他主要活动在宫廷,民间流传的作品更为稀少。观《百骏图》卷,其画水平低下,人物形象显然是出于未经西法训练者之手.用笔、设色恶俗不堪,与郎世宁真迹相去甚远。此外,因作伪者并不了解清内府装裱形制.也不了解御笔题跋的真迹原貌和皇帝御览印记的钤盖规律,故而在这些方面总有破绽可寻,比如,对于有经验的人来说,有时只看其俗艳的装潢,不开卷便知其伪。

  11,北京清妙斋造

  主要是在民国年间由清妙斋定制的假书画,专门造以当时流行的民间故事中的人物其为书画作者,如张飞画的仕女、蔺相如画的山水。所作书画质地纸绢皆用茶水或糊窗纸煮水染色,书法狂怪无稽,绘画也多是低档“行活”,水平粗劣。

  12、上海作假小集团

  在20世纪30年代和40年代,上海有个做假书画的小集团,集中了一批书画摹制高手,专门伪作有著录的传世名书画。关于这个作假集团的情况,最早是王以坤先生(已故)介绍出来的。据说,这个小集团的主要成员除谭敬外,尚有汤安、许徵白、金仲鱼、郑竹友、胡经、周桂生等,总指挥是汤安。

  他们作假画有时十分诡秘,比如在古董店发现了一张好的宋元名画,说是要购买,先拿回去商量价钱,几天过后,根据这件名迹将假画造好并且以高价出售后,再把真迹还给古董店,说是价钱不合适。

  他们造假往往根据真本摹制.并分工合作,或绘画,或写字,或刻印章,或做旧、装裱等,根据各人所长,分工制作。他们所作假画与原作极为相似,有时即使将真迹放在一起,也颇难辨识,对鉴定经验不足的人来说,简直无从分辨,一些有经验的鉴定者,有时稍不注意也有“吃进”的可能,如所作北宋李延之《梨花鳜鱼图》售出后,还曾被当时的某出版社当作真迹影印。又如沪上著名的藏家钱镜塘,常常携带书画来请汤安帮助鉴定。有一次,他携来一本宋元无款花卉册页找到汤安,汤看后笑着说,这就是我画的,要是不贵,你留着玩儿不会赔的。

  他们造的假货,也有让海外博物馆上当的。正如所谓“盗亦有道”,这个造假集团所作的赝品,常常会故意留出一处破绽,如临摹的元·朱德润《秀野轩图》卷,就是这伙高手所为。

  谭敬的收藏极丰,故宫和其他国内博物馆中,有相当数量的一级品是经过谭敬收藏的,可见,这个造假集团是有极其雄厚的实力和高超的眼力为后盾的。这些摹仿高手,建国后有的去了香港,继续做这门生意;有的如汤安、金仲鱼等被请到了各大博物馆专门从事古书画的临摹、复制工作,为文物的复制和保护以及人才的培养作出了很大贡献。

  (摘自:《文物天地》 2005.03)

  编辑:之君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