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话说牙璋(上)

郑魁英   2005-11-10

  牙璋最早见于黄河下游的山东龙山文化和黄河中游的陕西神木石峁中原龙

  山文化,在夏、商时期得到发展,商代晚期逐渐消失。

  一、牙璋的命名

  按考古学器物的命名原则定义,牙璋是“刀形端刃器”,笔者赞同这种意见,这就如同我们把原始社会晚期的某些玉器称为“马蹄形器”“管状器”“’丫形器”一

  样。

  “牙璋”的称谓,是清晚期著名学者吴大澈在《古玉图考》中根据《周礼》的记述,对照当时的实物命名的。一百余年来,成为约定俗成的名称。在考古报告中,该种器物曾有多种不同的名称,如“玉璋”“玉铲”“大钺”“玉立刀”“端刃器”等。

  二。牙璋的产生,发展和消失牙璋是一种刀形端刃器,通常分为体和柄两部分。在体和柄相接处有若干齿牙(也有称为扉牙者),有的牙璋在齿牙的上及下侧有栏。而端刃的形制较多,有齐头刃形、斜刃形、歧刃形等。刃部大多内凹。

  牙璋是何种器物发展演变而来,学者意见不一。台湾学者邓淑苹女土,以及日本学者林巳奈夫先生、大陆学者李学勤先生、郑光先生等均认为牙璋系从原始社会晚期的耒耜演变而来,笔者同意这种看法。

  作为原始农耕工具,耒、耜等农具在石器时代就相继出现。新石器早期的河姆渡文化曾出土成批骨耜,长约20厘米左右,多于肩臼处凿孔,骨质轻薄者无孔而修磨成半月形,骨板正面中部琢磨浅平竖槽,两侧各凿一孔,用以固定木柄。另外,也有曾出土木质、石质耒耜的报告。日本学者林巳奈夫认为牙璋源自农具中的“骨铲”,日本所言骨铲,即中国古代所称的耒或耜,常用木、石、骨等材料制作,为耕田时起土的农具。

  牙璋是礼器而非农具,已被考古发掘所证实。在陕北神木石峁的一片向阳山坡上,集中发掘出若干件窖藏牙璋;而四川广汉三星堆出土有牙璋的1号坑(较早)和2号坑(较晚),皆为祭祀坑而非墓葬。这足以证明牙璋为礼器。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郑光先生主张把牙璋分为龙山期和商代期两个

  分期。

  1.龙山期(相当于夏以前)为牙璋的产生和繁荣期。目前所知最早的玉牙璋分别发现于陕西神木石峁遗址、山东海阳司马台遗址和山东临沂大范庄遗址,基本上是在中原地区黄河中下游一带。其中山东龙山文化的两处遗址出土的牙璋,形制较为简单,只有一对齿牙,或仅为齿突而非齿牙,而陕西的中原龙山文化的遗址发现的牙璋(包括出土和征集),数量巨大,器形普遍较大,均超过30厘米,装饰方法也较山东龙山文化的丰富得多。陕西神木石峁发现的牙璋,反映了牙璋发展的繁荣。

  处于龙山文化之后的齐家文化,也出现过作为礼器的牙璋。笔者多年前去甘肃考察,在一位藏友处看到20世纪40年代出土的一坑窖藏晶,有牙璋、多孔刀和陶器等。其中有一件牙璋晶莹剔透,美不可言。其形制与龙山文化的相近,有齿牙和简单的栏,不如二里头文化牙璋精致。与其共同出土物有典型的齐家文化陶罐若干件,可确信该牙璋为齐家文化器物。

  2.商代为牙璋继续发展和衰变期。此期又分为早、中、晚三期。

  早商期,指二里头文化期。此时牙璋得到进一步发展,并形成较为独特的风格。齿牙进一步增多,繁复、美观,以张嘴兽头为栏是本期牙璋的独特风格,而且镶绿松石。可以说,此时的牙璋已发展到了极致。

  中商期,指河南郑州二里冈文化期。此期的特点是张嘴兽头逐渐简化,密集的平行弦纹组成齿牙并贯穿扉牙部及其附近。装饰手法趋于简化,玉质也渐粗糙,应为牙璋的退化期。值得注意的是,此期的后段,出现了牙璋与玉戈在一墓中共存,而玉戈比牙璋的数量多、质料好。

  晚商期,牙璋衰变,几无精美晶出土。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随葬品1928件,其中玉器755件,只发现一件有争议的牙璋。有趣的是,安阳殷墟晚期一种扁平狭长有一斜刃的石制璋陡然兴起,数量较多。著名考古学家夏鼐先生对此考证说:“殷墟西区900余座小墓中有41座共出(石璋)183件,最多的两座分别出(石璋)1 3件和12件。”对此类石璋,意见不一,有学者认为是周秦以来璋的标准形式,与牙璋无关,另一种说法是,商晚期石璋的出现,代表了牙璋的衰落。

  相当于商晚期的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出土牙璋数量极多。据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陈德安先生报道,自20世纪以来,出土次数达五六次之多,数量达七八十件。如1929年燕家院子附近发现的玉石器坑,出土牙璋若干件,但出土后多失散,现仅存6件,计有:四川省博物馆3件,四川大学博物馆2件,北京故宫博物院1件,1984年在三星堆遗址北面真武仓出土牙璋1件;1986年在三星堆遗址南城墙外发现两个祭祀坑,其中1号坑出土牙璋30余件,2号坑出土牙璋20余件,共计50余件,是出土牙璋数量最多的一次。

  广汉三星堆出土的牙璋,装饰手法丰富,工艺较精,材质亦较佳。侧饰有齿牙、栏等,特别是有些栏作兽头形,与偃师二里头出土牙璋的兽头形栏近似;首端的刃部有内凹圆弧形、内凹“V”字形和戈形带叉形等,阴线纹饰有直线、几何纹、写实人或鸟纹等,特别是一件被称作“边璋”者,璋身用阴线纹刻有人物、山岳和山岳旁插立的牙璋图案,特别值得研究。有一件牙璋的刃部镂空雕刻一鸟形纹饰,有别于中原文化。

  广汉三星堆相当于中原文化商晚期,但其出土牙璋的数量较多,且器形和装饰方式与偃师二里头文化相若,两者的历史年代却相差几百年,这一现象引起众多学者的关注。

  笔者认为,中原文化向边远文化传播时,有一定的滞后性,有些中原文化业已过时的器物,也许边远文化正在时兴,这也许是造成此现象的原因。海外出土的牙璋,香港大屿山东湾1件,香港南丫岛大湾遗址1件,越南4件。据日本学者林巳奈夫研究,香港南丫岛大湾牙璋的形制比偃师二里头到郑州二里岗

  的牙璋都要晚,与广汉三星堆的牙璋比较接近。考虑到文化传播的滞后性,香港南丫岛大湾牙璋的年代晚于商代,也许是晚商时期的牙璋流传到该地。

  越南出土的牙璋分为两类。一类较原始,只一处有栏而齿弱小,较接近龙山文化期;另一类制作精美,有上下栏,两栏间有5个齿牙,栏上有小齿,类似二里头牙璋的兽头形栏。在璋体与柄相接处有若干阴线纹,其整体风格与偃师二里头、郑州二里冈相近。这4件牙璋是从中原传人的礼器,还是当地的制成品,尚无定论。

  由以上讨论可知,牙璋的产生与传播的路线大约是:山东龙山文化——陕西神木石峁(中原龙山文化)——(陕甘齐家文化)——河南偃师二里头(早商)——郑州二里冈(商)——四川广汉三星堆(晚商)——香港、越南。在闽粤地方也有少量出土,但被认为是中原器物流传至该地。陕甘齐家文化牙璋因无科学考古发掘为依据,系笔者根据传世器物推断。(待续)

  摘自《收藏》2005第11期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