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苍璧悠悠万古情

王敬之   2005-09-16

  杭州有些收藏者或许是囿于地域的关系,在玉器收藏上,老是跳不出“良渚玉器模式”的“阴影”,即任何古玉都往良渚这个模式上套,诸如:璧面有切割痕、钻孔有“台痕”等等,如果套不上,就一概斥之为伪。这样可以使他们不交学费。但是“一叶障目”也使之失去捡宝的机会。

  我手中的一块璧就是在他们这种“理论”的疏漏下得到的。

  壁,《说文解字》解释是“壁圆像天”,古人认为天是圆的,所以仿天而作璧。《周礼·春官·大宗伯》也说:“以玉作六器,以礼天、地、四方: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可见璧在古玉中的地位,它能沟通人与天的联系,而且在“六器”中惟有它的地位特殊,其他五器都与“五行”发生了关系,惟有璧不在五行之内。

  我手中有一块道地的苍璧。这块苍璧,是我在杭州古玩市场的地摊上买的,卖玉的是位十分和善的老先生,我在他手上还买过老土大红瑞兽和勾连云纹方嘞。我当时正在看这块璧,有位执“良渚玉器模式”理论并声称要“浇我冷水”的同好走过来一伸头,说:“不对的。”转身就走了,一脸的鄙夷。另外也有几个人凑上来说:“河摸料。”当时,这块璧也确实够可怜的,干巴巴的,上面好像敷了一层白粉,有一处是土黄色的一片,生了病似的。而孔虽然为两面对钻,却修整得十分圆润。它不似一般良渚玉璧那种两面对钻,留有“台痕”的加工方法,难怪被他们斥之为“不对”,并被视为伪古玉的代名词——“河摸料”了。其实,这些人当时并不知道真正的“河摸玉”是什么样子,甚至不知道这三个字怎么写!

  但是我仔细看过后,却认为以“反证法”的观点看璧:一、它厚薄不一,相差有数毫米,外圆不圆,不似现代的加工方法所制,二、璧面对光观察,仿佛“钉金沁”一样,有一部分底子低下去了,而高出的部分仍呈现一层“玻璃光泽”,这不可能是化学药水所浸;三、土黄色部分,有钙化现象,再用放大镜仔细观察,整个璧上那一层白粉似的物质,其实都是古玉的特点——灰;四、至于璧孔,是很圆润。要知道现在出土的良渚玉壁,都是殉葬品,它们的确都是有“台痕”的,但是不能仅以有没有“台痕”这一“孤证”来判断真伪,因为“台痕”已成了良渚玉器鉴识的标准,任何作伪的人都会注意到这一点。难道前面的几点古玉特征都被“仿”出来了,他们还会有意留下这个最明显的破绽?于是我在众人的诧异眼光中用极低的价格将璧买下了。

  这时的我,已经买到了好几块古玉,一回到家,我就放了一锅水:煮玉。大约煮了有10来分钟,又趁热将壁取出,用棕老虎猛擦。奇迹出现了,原先白乎乎的璧一下子变成苍青色,原先的土黄色,变成了深棕色,整个璧都变得油润润的。最奇妙的是璧上开始出现一块块的铁锈斑,好像原先埋进璧内的铁受潮生锈似的。这种铁锈斑,不仅璧表有,外沿有,连孔内也有。这一夜把我喜得不行。

  “盘变”是古玉的一大特点。“新玉”无论你如何盘弄,都不可能有变化,只会油润些而已。用开水泡,它不会出灰;用冷水浸,它不会发粘,因为新玉没有入过土,没有在地下和诸多的物质相接触。而古玉则不然,只要是出土古玉,一盘就会有变化,如石灰沁的古玉盘后会变红,水银沁的古玉盘后会变黑。只是“盘变”需要时日。像我这块苍璧,这么快就发生变化却是少见的。

  这块璧,我放在博古架上,吸引了众多的朋友,他们每每将它捧在手上,细细地品味、摩挲。我也不断地介绍它的故事。有两个朋友看了喜欢得不得了,一定要我转让给他们。我让他们猜猜价格,一个人猜了我价格的10倍,一个人猜了我价格的5倍。当我告诉他们实价时,他们鼓起掌来了。不过,我也委婉地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因为大的璧,我只有这么一块。另外,它放在我这里,我可以永远絮絮叨叨地向别人推销我的故事,告诉他们如何认定古玉的真伪。最主要的还是虚荣心作怪,因为在收藏界,人们虽然钦佩那些一掷千金的豪举,但更钦佩的是那些有眼力的鉴赏家,他们往往花很少的钱,却能“捡一大漏”。我虽不敢说“捡了大漏”,但如能厕身有眼力的行列,岂不快哉!

  最后,我要告诉读者的是,就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在灯下把玩着苍璧,突然发现在灯光的作用下,它发出了奇妙的变化,璧面好像有一块块的激光防伪商标似的,光泽不断变幻,美丽异常。如果有读者感兴趣,方便的话,可以到我这里来看。

  摘自《收藏》第七期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