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例说小名头书家作品的鉴藏与交流

夏锄   2005-09-09

  大名头书法历来被摆在非常重要的位置,然而它们市场价位高、赝品多、投资风险大,往往令—般藏家、投资者望而却步。而小名头书家的作品,存世量大,市场价格低、流通快、伪作少,其作者的名气固然不

  大,有的书法却很好,收藏这样的作品,投资少、风脸小,且同样具备玩赏和学习价值。

  明以前的书法作品无论名头大小,由于年代久远,大多属于馆藏,拍卖会上小名头书法的价格也不菲,且在民间市场很难见到。我所说的小名头书家主要是指活动于清代、民国时期,书法成就不是很大,有的在《中国书画史)中没收录,可在某—时间、某一地域依然有较高影响的书法家。作品如:官僚馆阁体、学者的“经学书法”及中小名头画家的书法等。他们的名字必须到相关的书画典籍甚至诗文集、地方志中才能查到。

  鉴藏小名头的书法作品,首先要尽可能备足相关的工具书籍及资料。我常用的书籍有《中国美术史》《中国书画史》,还有俞剑华的《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朱鼎荣的《中国历代画家名人辞典》,卢辅圣的《近代字画市场实用辞典》,王朝宾的《民国书法》、乔晓军最新编著的《清代翰林传略》。其他如《清代职官年表》《明清进士题名碑录汇引》《清史稿》《词林辑略》《中国藏书家年鉴》《辞海》《中国历史人物辞典》等也不能缺少,另外还包括明清各家印谱、现代发行的各种书画专业报刊,同时要多读历史书籍。然而这样还不够,因为大多典籍记载的书画家并不全面,以《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为例,俞剑华在其前言上说:“江苏、浙江最多,河南、四川、广东、福建、山东、安徽、江西次之……但是实际上并不是真正少而是缺乏文献记载。”即使书画家编录多的省份有部分大、中名头依然没有编入。如:近代徐州籍书法家张伯英、四川江安籍著名藏书家、书法家傅增湘等,小名头更多了。所以要想了解那些典籍上找不到的人,只有查找地方志,然泱泱大国,要备足各地地方志显然不可能。我的办法是先了解书者籍贯或任职地(历代书家落款多有注明籍贯、客居地的习惯),然后拨打该地114台查询其地方志办公室、档案馆(小城市)或省、市图书馆电话号码,再去电话了解书家的生平及作品在该地的行情。如2001年夏,我得到2幅落款皆为.“泾川吴之屏”的六尺对联,字写得很好,上款为“白山先生雅属”,虽没有年款,但从书法风格及纸墨包浆、装裱款式上看,应该是20世纪二三十年代的东西,可查遍手边现有的资料,没有“吴之屏”其人。于是,我电话垂询甘肃省泾川县地方志办公室,对方告知没有记载此人。我觉得很奇怪,怀疑自己是不是将其籍贯搞错了。我记起曾读过《史海钩沉》《红船交响曲》《共产党十大元老》《章士钊的法庭论辩修辞艺术》等书籍,其中多次提到1932年10月15日,共产党元老陈独秀被指控“危害民国罪”入狱,上海法学界名流、著名律师章士钊、吴之屏等人义务出庭为陈独秀辩护的事情。又记起,在曾读过的《中国文化名人》一书中(吴作人篇),提到吴作人4岁时其父吴调元被人谋害,一家三代十几口人的生活全依靠长兄吴之屏当职员的工资及祖母、母亲糊火柴盒的收入维持。我知道吴作人祖籍是皖南泾县,而泾县古称“泾川”,因此“泾川吴之屏”是书画艺术大师吴作人长兄的可能性很大,然上海滩“著名律师吴之屏”是不是此人呢?我又打电话到安徽泾县地方志办公室询问,对方告知,解放前上海的著名律师、民国初在上海与章士钊联合开设“屏章律师事务所”并因为对陈独秀等名流的“大案要案”辩护而名声大噪的吴之屏,正是吴作人长兄。吴氏祖籍泾县茂林,先辈晚清迁居苏州,书法是其“副业”,水平很高却不轻易示人。

  其次,要多看同时代大、中名头的书法真迹,熟悉他们的用墨、用纸、上下款提落、钤印的习惯以及装裱用料和款式风格等。小名头书法若与之属一同时代,风格一致,品相相当,则一般都可确定为真迹。

  第三,依据上款人(受赠者)的名气鉴定书者身份。我们见到晚清民国的书作大部分有上款,上款人多是书者的师友亲朋或同朝官宦,若上款人是大名家,书者也不会太差。我收藏的一副李鸿裔(苏邻)的对联,上款:“恒轩仁弟雅属”,恒轩是晚清封疆大吏、著名学者、金石文字学家、书画大家吴大瀓的字号。后来看到多种报刊刊登吴大瀓那封著名金文(大篆)信札便是写给好友李鸿裔的。再后来才查到李鸿裔乃四川中江人,官至江苏按察使,罢官后定居苏州,亦善书法。这类东西我收藏很多,有的是写给张之洞(孝达)的,有的是写给陆润庠(凤石)的……书者虽是小名头书家,可他们与这些大名家有往来,其作品可靠性就显豁多了,收藏价值也随之增大。

  鉴藏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只有广采博学、积累知识、勇于实践,才能减少失误。小名头作品难找可参照实物及图片资料,要想准确定位确有难度。如1995年春朋友引见其叔携来一卷书画找我鉴定,这批东西来历清楚、流传有绪,乃近代书法家张伯英的表弟高铁岭后人家藏,十几件东西品相都很好,其中有祁隽藻楷书七言联、康有为行书五言联、蒋式芬楷书八言联、张伯英行楷(朱子治家格言)四屏,都是大、中名头书法家的作品,还有高振霄、高铁岭、章顺湘等小名头书家的作品,全是真迹。其中有幅立轴是学颜字面貌的行书,从纸墨包浆上看应该是这批东西中最早的,只署“铁骨道人”四字,这明显是字号,且无上款。我查阅《中国美术家人名辞典》,字号为“铁骨道人”的只有一个,即活动于清乾隆年间的山东曲阜人孔继澣,但简历没有提及其书法风格及学书师承,所以很难判断此“铁”是孔,然而从钤的三方印上看,很清楚作品是孔氏无疑,上有白文钤“铁骨道人”、朱文钤“曲阜孔氏”,右下角钤白文“文圣后人继擀书画印记”,再从落款记载年代判断也正确,这样此作是孔氏所书已毫无疑问了。

  由此看来,小名头书法鉴定比大名头还要难,只有不断学习研究,才能减少失误。

  上世纪末,上海朵云轩拍卖公司曾作过楹联专场拍卖,其中有不少小名头作品,价格在几千元徘徊。这确是小名头书法作品的真实价位,这些年虽有所提高,但增幅不大。原因是很多大收藏家不愿收藏小名头书家的作品,认为小名头多而杂,不易成“系列”,会分散精力,由于缺少有经济实力的人士购藏,故而小名头书法的行情受到影响。还有,不实的市场资讯误导也是影响其价格低迷的原因。上世纪末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版,由卢辅圣、徐建融等人编著的《近代字画市场实用辞典》,对小名头书画作品行情有粗略评估,我以为他们的评估价普遍低于实际市场价格。

  小名头书法作品价格低、利润薄,如何交流呢?不一定就近交流,可将作品卖或交换到书家故里和有影响的地域。无论名头大小,各地对外地名家都有排外现象,在此地是小名头、滞销的藏品,到彼地却成了中名头、抢手的藏品,这叫“墙外开花墙内香”。《收藏》杂志曾载武汉一藏家以清代状元王杰(陕西韩城人,小名头)对联在陕西换到张裕钊四屏,我也有同样经历,在天津以徐忻对联换到董诰(清代著名宫廷画家董邦达之子,浙江富阳人)山水中堂画,在河北以乾隆进土张灼对联换到钱振锽中堂一幅,然后又卖到上海,其价格是张灼对联在江苏的几倍。因此,收藏小名头书法要多了解各地行情,充分利用地域价差。

  编辑:朱磊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