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黄宾虹三件墨迹释读

董建   2005-09-09

  在黄宾虹留下的信札中,内容十分丰富,收信人大致分为学生、友人、家乡故老晚学和族人。如写给学生朱砚英、段无染、王伯敏等,写给友人、艺术界人士的信札如吴仲垌、陈叔通、高吹万、傅雷等,以上内容均以谈艺为主。写给家乡故老、晚学如许承尧、曹一尘、郑初民等,多为乡邦文献的搜集、考证兼及艺事。而写给族人如黄树滋,黄骈南等,内容则较杂,除兼有上述内容外,又有较多私人事务,以至具体而琐碎。黄宾虹信札中谈书论画内容固然宝贵,但后一种内容也是不可或缺的,对研究一位有血有肉、食人间烟火的黄宾虹来说,尤其显的重要。

  安徽省黄山市屯溪博物馆藏有黄宾虹三件墨迹,两件为信札,一件为挽联稿。尽管三件墨迹有缺失,但反映的内容涉及到黄宾虹在经济上的投资和处理情况,对研究黄宾虹的人生经历当不无裨益。试作介绍、说明如下。

  此件墨迹由三部分合裱在一处,即信札、受信人名字、月日及黄澍先生题跋。信札文字为:“汉口大明电池制造厂(在歆生路贯忠里批发所)股票名黄宾虹,每股大洋二百元正(旁注:如要三五股皆可),如有承受之友可往厂调查再寄票折更换勿误。工厂在永宁里四五号”。中间部分为“树滋宗台照。六月廿九日”。黄澍先生跋:“宾虹宗翁先生墨迹三纸,一为托友查访池州圩田;一为转让汉口大明电池制造厂股票;一为代人拟挽联稿。宗翁时居杭州西湖楼霞岭十九号。五○年澍曾往拜谒,后五年宗翁即归道山。右纸所称树滋宗台系黄树滋先生,昔在上海金陵东路紫金街慎兴里骏来棉织厂工作。按时间推算,三纸均为四十年代末所书,均宗翁八十以后者,诚为难得之珍品。壬戌春日黄澍识于屯溪”。此通墨迹纸本,26.1 x 18.3厘米(此尺寸不包括黄澍跋)。钤有“黄澍”朱文印、“长贵珍藏”白文印。壬戌为1982年。黄树滋为黄宾虹族侄。《宾虹书简》收有黄宾虹写给黄树滋的八通信札。题跋者黄澍(1918一?)字耘非、云非,黄山市休宁县人。黄山高等专科学校数学系教授,中国书协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安徽省诗词学会理事等。其父与黄宾虹先生有交往。

  虽然此通手札有黄树滋名字,但并不能证明这通信札即是寄给他的,原因是这三件墨迹由博物馆收藏之前,出售人已装裱完毕,售者即“长贵珍藏”印主人,桂姓,已逝多年,生前为一收售文物者。根据以往经验,大多数文物经营者在处理文物上随意性是比较大的,他们更着重于经济利益。

  第二件信札显然是信札的后一部分,信中“再者”和“虹又及”已清楚地说明了这一点。此件纸本,23.4x 18.3厘米。钤印“长贵珍藏”。以朱色随意勾出界栏(此点在黄宾虹的信札中并不多见)。文字为:“再者,愚有圩田百余亩,在大通池州西乡坞渡湖。前托池州大街吴元记铁铺吴玉成翁代为徵租,因伊子吴学衡兄北京朝阳大学毕业后,曾于前监察院供职,至交。愚离沪后,久未通讯。尊号及振之弟处长江当有往来消息,池州如何情形能代查访,至托。有同乡汪敬丞今号新民(竭田人),今盐局长,虽曾托其访问,未得复也。虹又及”。

  黄宾虹在《九十杂述》中写道:“申沪米珠薪桂,不易支持,平时所蓄长物,劫余售千金。偕友至贵池,邑西乌渡湖、兴渔湖、秋浦、齐山,江上风景甚佳,拟卜居”。据《画家黄宾虹年谱》载:“(1923年)春,偕老友汪鞠卣、宋夫人同赴贵池,拟迁居于此,以‘耕钓自经”’。信札中提及在池州“有圩田百余亩”应是指此。但黄宾虹买地的时间是否就是1923年呢?《宾虹书简》收有黄宾虹写给郑履端函,函中云:“弟徵世变,思避居池州之天湖,兴事垦牧,此地地广人稀,恰一好风景区。上春颇思招兄同来,虑兄事忙,未遑及此,不识兄有意否……春间弟筑圩百亩,兼有渔湖,蔬食不缺,隐居其间,耕读可乐。旋因水患,又因友人邀入商务印书馆……”该信札注写于1921年,如按这封信所言,黄宾虹在这年春已“筑圩百亩”了,但傅雷在此书的前言中写遍“原信绝大多数仅有月日,未注年份,只能以邮戳为凭,若遇信封不存,或邮戳模糊,则以受信人回忆所及或据内容推测,酌定年代”。这封信是邮戳清晰还是模糊抑或推测?不得而知,尚待资料补正。1923年,黄宾虹与夫人在贵池停留一些时日后,即与夫人回家乡歙县,因夫人初次回故里,黄宾虹依俗“完族例”,宴请了族人,又与夫人游黄山后返沪。

  除了艺术外,黄宾虹在经济的经营与投资方面亦有想法。其父黄定华“年十四,习贾浙东之婺州”,虽然生意不景气,但对黄宾虹肯定起到过潜移默化的作用。黄定华于甲午(1894年)年在歙县去世后,黄宾虹“甲午而后,归耕歙东垦兵田亩数千计”。其《八十自述》记“时庚子之祸方酝酿,郁郁归。退耕江南山乡水村间,垦荒近十年,成熟田千亩。频年收获之利,计所得金,尽以购古今金石、书画,悉心研究……”可见黄宾虹在近十年的垦荒生涯中,是很成功的。而股票投资大概是黄宾虹在上海生活的三十年里。黄宾虹在写给郑履端的信中,曾分析在池州购圩田垦荒三利:“一,滨江交通便易,与省密迩,所为易得手;二,地值廉而招工亦易;三,山水朋友之乐,可以自适其适,较之吾歙似乎远胜”。到了1940年,黄宾虹在北平写给黄树滋的信中还提及“前三十年,我在里中议及我村屋基地近二百亩,公私各业合计分亩,创办种植,第一年种蓖麻子可榨油,医科需要药,销路极广。第二三年可将所获利益,开垦成熟,种茶菊药品,宁国绩溪已有为此者。即香菌冬菇亦佳……”结合上述资料看,黄宾虹是颇具经济头脑和眼光的,他在池州购百亩圩田便一点也不突兀了,毕竟黄宾虹过去垦荒是尝到甜头的。但这一次在池州购百亩圩田后似不大顺利,因池州“频逢水灾,屡修屡废弃”,定居池州计划也就成了泡影。

  拟挽联文字为“懿范昭垂方今里邮咸称定有慈祥荫兰桂;乡关间隔他日泷冈志表尚容展拜仰松楸。上款用‘伯母张太夫人灵右’,下款用‘愚侄○○○拜挽’。拟联清酌用,恕未署名”。此件当年可能为红色纸,年久色褪。27.6x 19.2厘米,亦钤“长贵珍藏”印。下联中泷冈指江西永丰县南凤凰山上之泷冈。宋欧阳修葬父母于此,并立有《泷冈阡表》墓碑。此挽联为谁人撰写及张太夫人均失考。

  关于三件墨迹书写年代,黄澍先生认为“宗翁时居杭州”,“三纸均为四十年代未所书,均宗翁八十以后者。”按黄宾虹定居杭州为1948年,年85岁。黄宾虹自1907年开始居上海,1937年离沪迁居北京,在上海居住长达30年,信札中“愚离沪后”句,当不是指短期离沪,而应是移居北京以后。从黄宾虹写给黄树滋八通信札看,年代均集中在40年至41年间,另外,黄宾虹离开上海到北京的这一年,抗日战争暴发,随后的数年中,生活条件越来越艰苦,黄宾虹经常闭门谢客,研究学问,“近年生活昂涨,(元明名家绘画)设法携沪售去……将来时局如何,难于逆料,只是惴惴”。在这种情形下,黄宾虹关注池州百余亩圩田或转让股票都应是情理中事。经过对黄宾虹书法比较、研究,个人认为查访圩田一札当书写于黄宾虹到北平以后的几年中,年龄在八十上下。而转让股票稍晚于前者,在北平或在上海时写均有可能,黄宾虹八十以后书法已渐趋老辣苍拙,愈晚愈烈。至于拟挽联一纸年份更早,这从书法中字体纤细,撇捺秀长中已透露了这个信息,年龄约在七十前后抑或更早。

  (摘自:《收藏家》2005.08)

  编辑:之君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