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萍踪探幽—《齐白石十六应真图》赏介

吴文茹   2005-08-26

  齐白石先生原名纯芝,改名璜,号濒生,别号白石。他的别称多至数十,而与“萍”字结缘的就有寄萍、寄萍吟屋、老萍、萍翁、寄萍堂、寄萍堂主人等,以记生活飘忽如浮萍。《齐白石先生十六应真图像册》每幅均落“齐璜敬写”印,笔者在读画时,思绪恰似飘萍,遂命文题为《萍踪探幽》。

  《齐白石先生十六应真图像册》(十七开),封面题词:“齐白石先生十六应真图像册,——九九六年立春史树青题。”并注:“应夏午诒之请写祝曹锟六十寿原题十年浩劫脱失仅存敬绘方印。”

  扉页题记:“此册为—九二二年曹锟(仲珊)六十岁生日白石先生祝寿之作。时,曹居保定,任直鲁豫巡阅使,当直皖直奉战后,声势大振。翌年十月,遂有贿选总统之举。仲珊以一介武夫,性耽风雅,以湘人夏寿田(午诒)为秘书长,所交多——时知名之士。午诒,白石同乡人也,故白石先生亦仲珊所礼遇,绘图祝寿自是常情。十六应真者,佛弟子十六人皆大阿罗汉也。仲珊能书善画,图章皆白石所刊。

  一九九六年二月四日既为补题册首并考史实史树青记”

  史料记载,齐白石先生1897年结识同乡、桂阳名土夏寿田(号午诒),1924年前两人过从甚密。据说,1921年齐白石应夏午诒之约赴保定过端午节,游清末莲池书院旧址莲花池,并为曹锟画工笔草虫册《广豳风图》。1960年出版的齐白石巨幅墨笔《山水》,以及在天津艺术博物馆院藏的《汉关壮缪像》均是齐白石画给曹锟的。故齐白石先生应夏午诒之请绘十六应真图给曹锟祝寿,当是情理之举。

  启功先生在《齐白石十六应真图像册》的题跋中写道:“萍翁先生早岁工写照,壮年入京师,始放笔作花卉虫鱼。此册相传为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徇知交之请所作,面目各有情致,非世俗流传应真之像,是可宝也。”

  中国佛教美术源远流长,罗汉画最初始于六朝,风行于五代。六朝戴逵及印度画僧跋摩,唐代卢楞伽,尤其是五代的著名高僧贯休、名画家张玄,都是画罗汉的高手。由于十六罗汉原本并没有定型的形象,加之绘画表现手法丰富多彩,后来艺术家们凭着自己的想像画出的罗汉的形象也千姿百态。

  《齐白石先生十六应真图像册》首幅画像为释迦牟尼佛。据唐玄奘译著《大阿罗难提密多罗所说法住记》中记载:释迦牟尼佛在涅槃时,以佛法嘱咐十六大阿罗汉,要他们“不入涅檠常住世间,同凡常众,护持正法”。十六罗汉是释迦牟尼佛的弟子,遵佛的嘱托,长住人间,普度众生。

  白石先生早年的人物题材非常广泛,有佛像、渔翁、寿星、高士、名贤、孩童、仕女及劳动者、名人像、神话人物等,然而真正被人称道的是他的写意人物画。白石先生的人物画采用简约雄劲的笔法,刻画现实中的人物,雍容大度,亲切感人,且具奇趣。

  白石先生的这幅释迦牟尼佛像盘膝趺坐,作说法或召唤(接引)之势。庄严、静穆、深沉、慈祥。有白石先生早期仕女画的特点,面部刻画精细,俏丽温雅,衣裙以写意笔法为之。

  《齐白石先生十六应真图像册》中没有列举各个罗汉的名号,在此,笔者尝试按照藏品原奉的排序,谨遵玄奘所译《大阿罗难提密多罗所说法住记》中十六罗汉名号及序列,以便解读和鉴赏。

  第一尊者:宾头罗波罗堕。

  意为“捷疾”,传说出身婆罗门贵族,以神通见长,佛因他在未受戒人面前妄自显弄神通,不准他人于涅檠,命他率一千罗汉常住人间,造福世人。白石先生画笔下的第一尊者盘膝而坐,双手掌心向上,叠置于腿上,头偏右侧,下巴上扬,轻松自然,笑意自信,注入了一些世俗的生活情绪。

  第二尊者:迦诺迦伐蹉。

  传说他在虔诚礼拜时偶遇佛陀,佛陀给他讲了“四种结业”“四处恶行”“六种不应做的事”,他听法后茅塞顿开,知一切善恶法,被后人称为“喜庆罗汉”。白石先生画的第二尊者盘足而坐,修目下垂,面部微前倾,抿口略带笑意,神情温和,气质谦恭。

  第三尊者:迦诺迦跛厘情奢。

  传说他是个很容易冲动的人,佛陀特地为他讲了长生童子的故事,使他不再与人争吵。白石先生画的第三尊者举膝而坐,手持经书置于膝上,埋头苦读。他尖鼻、剑眉、蓄须,用于五官的笔向均集聚于书籍之上。尊者神情认真虔敬,极为专注,而卤莽之气仍依稀可见。

  第四尊者:苏频陀。是佛陀的关门弟子。

  他常常手托一塔,因塔是葬佛舍利的,所以此塔成为佛的象征。他为表示怀念和追随佛祖,特制一塔随身携带,所以又称“托塔罗汉”。白石先生画的第四尊者双手操起,放置腹前,呈“托塔状”。满睑络腮浓须,线条勾勒疏密有致,体现了娴熟的笔法。人物体格健壮有力,面庞方正,眉目宽大,眉骨高耸,具有西域少数民族的形象因素。他双目略下视,赤足而立,沉静坚定的神情中犹有一股宽和豪迈之气。

  第五尊者:诺距罗。

  传说他出家前是个勇猛的战土,出家后佛陀让他静坐,放弃从前当土兵时的粗鲁、野蛮性格,又称“静坐罗汉”。白石先生画的第五尊者左手置膝部,右手捻串珠,“虽体形清癯,但神态自信。内心的笑意溢于形色之外,恰如对佛法有所心得的粲然一笑。

  第六尊者:跛陀罗是位“贤者”,俗称“忠诚罗汉”,是佛陀的一名侍者,主管洗浴的事。

  他曾乘船去印度群岛传播佛教,因此后世称他为“过江罗汉”。白石先生画的第六尊者双手团于袖筒,头微倾,目光斜下视,嘴角微抿,唇部撅起,似若有所思,又似欲言又止,更似侧耳听命于佛陀的召唤,颇具侍者忠于职守的气质特征。

  第七尊者:迦理迦。

  他也是佛陀的一名侍者。传说他本是一位驯象师,象的力量非常人,耐劳又能致远,也是佛法的象征,所以世人称他为“骑象罗汉”。白石先生画的第七尊者盘腿侧坐,一手上举,嘴大张,呈说法状,笔触所到之处均显示出粗犷有力的形象特点。

  第八尊者:伐奢罗弗多罗。

  传说他身体魁梧健壮,仪容庄严凛然。他从不杀生,广续善缘,故一生无病无痛,而且有五种不死的福力,故又称为“金刚子”,深受人们的赞美、尊重。虽然他有如此神通,但勤修如故,常常静坐终日,端然不动,而且能言善辩,博学强记,通晓经书,能畅说妙法,却往往终日不语。他的师兄弟阿难诧异地问他:“尊者,你为何不开一次方便之门,畅说妙法呢?”他答道:“话说多了,不一定受人欢迎,尽管你句句值千金,却往往会令人反感。我在寂静中可得法乐,希望大家也能如此。”尊者经常将小狮子带在身边,所以世人称他为“美狮罗汉”。白石先生画笔下的第八尊者相貌坦柔慈祥,面部丰满,眉目俊秀,嘴角一丝微妙的笑意,给人以宽厚和善而不乏刚强有力的感受。

  第九尊者:茂博迦,意为“贱民”,可见他出身低微。

  据说他沦为乞丐时,被佛陀收为弟子,深感佛法无边,很快修成阿罗汉果。白石先生画笔下的第九尊者面部皱纹满布,络腮大胡,目光下垂凝视,作沉思状。衣袍重墨空勾,线条苍劲浑厚,寥寥数笔描绘了一个利’实、坚韧的苦行僧形象。

  第十尊者:半托迦尊者,意“路边生”(私生子)。

  兄弟二人,兄聪明而弟愚钝,后皆修成罗汉。半托迦是兄(弟叫“注茶半托迦”为第十六罗汉)。他打坐时常用半趺坐法,打坐完毕即双手举起,长呼一口气,又称“探手罗汉”。白石先生画笔下的第十尊者,上身赤裸,半趺坐,举手搔背。齐白石喜欢画各类搔背图,1928年曾画一秃顶老者,自己用抓挠搔背,其情状,足以引发观者的痒意。1936年,白石游蜀,为四川军阀王治园作《钟馗搔背图》,描绘一个小鬼给钟馗搔背,总搔不到痒处,钟馗急得胡子都飞了起来。并题:“不在下偏搔下,不在上偏搔上,汝在皮毛外,焉能知我痛痒?”就不只是说搔痒痒这件事本身了。

  第十一尊者:罗护罗。

  释迦车尼惟一的亲生儿子,“四大声闻”和“卜大弟子”之一。30岁成道,严守戒规,被称为“密行第一”的阿罗汉。白石先生画笔下的第十一尊者,呈半卧半坐读书沉思姿势,认真专注而稚气未脱。白石先生“笔愈简而神愈全”的境界在此图中可见一斑。

  第十二尊者:那迦犀那。

  常称“那先比丘”,又称“挖耳罗汉”。是佛学理论家,20岁具足戒,后修成阿罗汉果。他到古印度西北舍竭国见国王,以各种比喻答国王所问,说明人生无常、善恶报应等佛法,以及佛教徒修行等问题,均载入《那先比丘纪》。白石先生以传神的笔法描绘的第十二尊者丰颊细目,温和高雅,神态从容舒展,衣衫的线条流畅,呈现出富有学识的大家风范。

  第十三尊者:因揭陀。

  传说他本是捕蛇人,常携布袋进山捕蛇,以免行人被蛇咬伤,故又称“布袋和尚”。白石先生笔下的第十三尊者,俯身垂目,睑形清瘦,神态严肃含蓄,全神贯注,若有所思。

  第十四尊者:伐那婆斯。

  他是个沉静有礼、谦虚好学的人。他静心听讲,不但佛陀说的,而且其他人说的都用心去听。有一次,目连尊者说法讲了四句佛偈:“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他听了深受启发,以后更加深思好学。由于他常在芭蕉下用功,故又称“芭蕉罗汉”。白石先生画笔下的第十四尊者,举卷而读。书卷掩面,凸显了缄默、好学、沉静、谦和的个性。

  第十五尊者:阿氏多。

  传说他因长相异常丑陋,被父母抛弃,在外行乞,但人们都被他的容貌吓着了,没人愿意施舍他,只好藏入山林。后遇佛陀度化,变成了俊秀之人。被佛陀收为弟子后,勤修苦学,不久就成了阿罗汉果,又称“长眉罗汉”。白石先生画笔下的第十五尊者,双手扶拐杖合十,举于胸前,一副虔诚温顺的形象。

  第十六尊者:注茶半托迦。

  他生来愚钝,出家四个月一句偈语也学不会,但在佛陀的点化下,也修得阿罗汉果。佛陀送给他一根锡杖,他化缘时就在人家门口摇动锡杖以求施舍,故又称“看门罗汉”。白石先生画笔下的第十六尊者,头戴宽边斗篷帽,目光平视,正襟危坐,神态忠厚,应了“看门罗汉”的称谓。此应真图人物造型与白石先生的一幅《无量寿佛》极为相似。

  齐白石的人物画和山水画一样,虽然数量在作品总量中的比例很少,但艺术水平极高。1915年齐白石题“罗汉图”称“余自四十以后不喜画人物”。他50岁后,多是大写意的佛道人物和现实人物。似乎他的人物画只是一个阶段性的作品,但联系到齐白石前后风格的改变,他放弃的只是前期过分工细迎合世俗的做派,以达致“雅”的意趣和生拙的笔墨效果。

  齐白石的人物画大致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种是以古代人物为题材的作品,处于临摹摸索阶段,与此相关的作品类型是真人画像的描容作品。他画的工笔美人画相当漂亮,有“齐美人”之称;第二种是以佛教人物为题材的作品。这个阶段的齐白石有一种突破现实的尝试,木工出身的他一心向往文人画家领域的心态,在一些仙佛人物作品中得以体现;第三种是以市井人物为题材的作品。这一类作品反映了齐白石生活体验中的逸事或感触,而人物的造型表现出齐白石特有的幽默与朴实和对世事的解悟。

  衰年变法时期的齐白石,改八大山人冷逸一路为吴昌硕红花墨叶画法,主攻大写意花鸟,以金石笔法入画,创立了率真、刚健而清新的风格。齐白石的人物画,早年较为工谨、写实,而变法成熟之后,大多简笔写意,略于形貌而精于神意,用笔随意而不拘于格法。齐白石人物画的幽默天真、质朴、简约,浓郁的人情色彩,近于漫画的特点,在《齐白石先生十六应真图像册》中已经初见端倪,是齐白石人物画变法过程中具有承前启后意义的作品。

  编辑:之君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