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书画的收藏、鉴定、赏析(下)

李冽初   2005-04-29

  赏析书画,要有较高的艺术水平,还要有较高的文史水平,才能看透书画的内涵,懂得书画的语言,心领神会,直追古人,产生共鸣。同时,赏析书画还要具备较高的文字水平,才能心有所悟,笔能成文,否则只能作一个有所悟,却不能言的哑巴。近代美学倡导者蔡元培先生,曾为当时青年画家马孟容的一件花鸟横幅写过很好的赏析文章,选入了当时的中学国文课本。

  要看懂书画的实际内涵,并非易事。《梦溪笔谈》有两则赏析书画的故事:欧阳修得到一幅画着牡丹丛下有一猫的古画,也不知其优劣。一日,亲戚吴某见到此画,说画的是正午牡丹。问何以知之?答称:花瓣披张而色燥,猫眼黑睛如线,正中午时也。又,唐代王维,不仅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而且妙解音律。一日,有客持《按乐图》示之。王维见了道:画中乐工所奏,乃《霓裳羽衣曲》第三节第一拍也。客不信,延乐工按曲,果真如画,始信服。

  高深的书画需要别具只眼或反复观摩,始能欣赏。唐朝画家闫立本,至荆州看到南朝梁张僧繇壁画,说道:定是浪得虚名。第二天又去看,说道:尤似近代佳手。第三天再去,说道:名下无虚士。坐卧观之,越看越妙,留宿其下,十日不能去。这类故事,不仅古代有近代也有。绍兴书法家李生翁,晚年变法,字体歪斜幼稚,尤似“儿童体”。一次,他写了一幅对联送给书法家邓散木。邓看后莫名其妙,那去请教老师萧蜕安。萧见后拍案叫绝:生翁书法已入化境,天人相合,是大学问,,是真工夫。我对李生翁的书法见过不少,杭州岳王庙大门口就刻有他写的楹联。大概我的眼光又大大低于邓散木,始终看不出“已入化境”,到是觉得他变法前的作品招人喜欢。

  有些古代的人物故事画,要没有一定的文史知识,连内容也看不懂,遑论其他!清朝以博学多闻著称的纪晓岚,家藏8幅宋人故事画,自称:“有三幅不可考。一幅下作甲杖隐现状,上作一月衔树梢,一女子衣带飘舞,翩如飞鸟,似御风而行。一幅作旷野之中,一中使背诏立,一人衣衫褴褛自右来,二小儿拜迎于左,其人作引人援之状。中使若不见三人,三人亦若不见中使。一幅作中堂,甚华敞,阶下列酒罂五,左侧作艳女数人,靓妆彩服,若贵家姬,右侧作媪婢携抱小儿女,皆侍立甚肃。中一人常服据榻坐,自抱一酒罂,持钻钻之。后前一幅辩为红线,后二幅则终不知为谁。”

  古代书画之佳者多入皇宫,故宫书画之佳者多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半个世纪来,我们不但难以见到真迹,连图片也难见到。20世纪80年代初,我在临海市向民主人士李瑾侯先生借到30年代出版的《故宫周刊》合定本16册,内有不少宋代人物画。一幅于雪景中画曲尺形殿堂,画栋飞甍,廊庑环绕。一殿门窗敞开,一男子坐椅上,双手报膝,神态安闲,前置一炭盆。右侧一妇女,另有妇女六七人侍立。全室人皆注视炭盆。门外有二妇女来。复有一室,有妇女五人,相聚而谈。此图工整异常,标题为《南唐耿先生炼雪图》,遍查类书,不知耿先生为谁?炼雪为何事?后来,偶阅清褚人穫《坚瓠集》,有《琢雪为银》条:女冠耿先生于大雪中。南唐后主戏曰:“先生能以雪为银呼?”耿曰:“能!”乃取雪削之为银锭状,投于炽炭中,灰埃坌起。徐以炭周复,过食顷,曰:“可矣!”乃持以出,赫然洞赤。置于地,及冷,铿然银锭。始知耿先生不是男而是女道士。画中间坐着的男人,是南唐后主李煜。

  赏析书画内容,只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赏析书画神韵。外国人看不懂中国书画,主要是看不懂神韵。当然,外国人也有别具只眼者。梁启超弟梁启勳曾在《曼殊室随笔》写道:尝闻诸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赫斯博士之言:“中国画乃一笔落纸,优劣斯定,不容更改,最足以表现个性。且中国古代之名画家,其作品大都非为营业。乃于身心闲暇,窗明几净时,用以陶写性情。故能清气洋溢满纸,对之令人神往。至于西洋之油画则如何?当其属稿时,心中或自忖曰:下一月之房钱在此幅矣。……如此一修改,可多卖一镑。……动机如此,故满纸都是浊气,更何美之可言者。”

  又,当年张大千至法国见毕加索,毕一见即称:“我最不懂的,你们中国人为什么要跑到巴黎来学艺术!”张以为翻译错了,请毕解释。毕说:“不要说巴黎没有艺术,整个西方、白种人都没有艺术。只有中国、日本、非洲黑人才有艺术。”

  赫斯博士和毕加索,可谓真正能够欣赏并看得懂中国书画的人。可惜这样的人太少了!以致中国书画在世界艺术舞台上迄今未受到应有的重视。

  当然,中国书画也一定要求提高神韵,提高书卷气。还要有匠气。常见有些书画,功力还深,但由于身居僻壤,书读的少,作品看得少,流露出一股小家子气,格调不高,甚至僵化。

  有些书画看了觉得好,但要说出好在哪里,却又很难。正如南朝梁陶弘景的诗:“山中何所有?岭上白云多。只可自怡悦,不堪持于君。”要把自己感受到了的好处说给别人听,而且要别人听得懂,听得服气,真像要把山里的白云送去给城里的人看一样困难。

  我觉得要将欣赏写好,有困难,但不等于没有办法。

  (一)多读书画理论书籍。譬如说,齐白石的画,但知其妙,不知所云。一般书刊只说“老拙”“奇肆”,其实,他的画是古代画论中的“朴拙”“荒寒”,是一种很高的境界。

  (二)多读赏析书画的诗文。唐朝大诗人杜甫写过很多评论书画的诗文。许多名句成为后世的成语,自是赏析图画的典范。

  (三)多读所要赏析的书画。书画一般可以悬挂观赏。如果走马观花,浮光掠影,很难领悟书画真谛。因此,要费工夫细读。从一开始就要寻找有关资料,不断修改,才能写好赏析文字。

  除了以上所讲的“三读”,还要“三忌”。即:

  (一)忌人云亦云。赏析书画本是根据自己的艺术见解,文史水平,去介绍、分析、评价被赏析的书画。因此,对同一件书画的见解,自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各具法眼,各有千秋。

  (二)忌穿凿附会。考虑不周,不审慎,想到一点写一点,往往会抓住一点,失之全面。文字总求实事求是,恰到好处为善。

  (三)忌为金钱所左右。在市场经济中,各种各样的商品广告充斥社会,甚至一些文艺作品也成为变相的广告。所以,写赏析文字,心中只应有一个砝码,那便是艺术的真实。

  收藏队伍庞大,品种繁多。古往今来,均以收藏书画为雅事、韵事。虽信金钱而无铜臭之嫌,纵劳心机而有优游之享。

  或问:怎么样才能是一个真正的收藏家?我想,如能做到收藏不遗余力,鉴定十不离九,赏析使人喜闻乐见,斯也佼佼者矣!

  (朱磊)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