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论文 博拍堂

女尊

  女性尊神的大量出现与印度古老的生殖崇拜有密切关系,这种崇拜在世界各地的早期民族中概莫能外。从印度女尊乳房子满,小腹浑圆而且臀部肥大的形象也可以看出来,对女性神的崇拜其实就是对其生殖能力的崇拜。这种特点在古印度早期出土的女性像上就可以找到,可见印度土著就有这种传统信仰的存在。小乘佛教排斥女性,更不供奉女神。佛教女尊的出现与繁荣和大乘佛教的密教化有不可分割的联系。大乘佛教从时间和空间上拓展了佛教的神系,并从印度教中吸收了大量女性神,纳入佛教神系中。随着佛教进一步神秘化,在怛特罗经典和仪轨中,女性神不可替代的重要性(如性力派利用妇女修行,渲染享乐思想等)受到特别的强调,地位日隆。甚至一切佛由佛母而生的自然生殖崇拜的思想也在复杂的后期佛教教义中得到认可。这些思想被西藏陆续接受和实行,由于在修行和戒律方面造成的混乱并带来了信仰危机,从王室到各敦派均做了一定释度的修下,直到宗喀巴大师出现,创方格鲁派,提倡戒律,反对淫奢的风气,女尊实修才基本被禁绝。但是,女尊的图像学及其在神系中的地位却在藏传佛教传统中顽强的确定下来。

  女尊究竟包括哪些成员,一直是个难题。问题的关键在于,并非所有的女性尊神均属女尊类中,在护法类中就有女尊,如著名的吉祥天母即是一例。还有一些次要的本土神因进入神系晚身份不明确而按照传统并未归入此类中,如四季女神等。不同的佛教著作中对于女尊概念的理解也不相同。《三百佛像集》将五保护佛母与度母分开排列,戈登(Gordon)的《西藏佛教图像学》就只将女尊中菩萨身份的尊神入选,其它则分别列举,反映出他的严谨,但是对于整书的体例而言,则略显凌乱。章嘉国师的《诸佛菩萨圣像赞》和格蒂(GettY)的《北传佛教诸神》的体例则很有借鉴意义。尽管章嘉和格蒂的分类在对待具体某尊神的看法上仍有一些差别,但二者大致相同,就是扩大女尊的范围,除护法神和一些低级女尊不入选外,其余一律收入其中。主要分为三大组别:女菩萨、明妃和空行母。

  女菩萨,即《造像量度续补》所说的佛母。经云:“或有佛菩萨被大慈力,以就世间之通情(注云:众生通情,惟母恩重且周)特化女相者”。换句话说,女菩萨即是由男身的佛菩萨化现为女身的形象,所以女菩萨具有了佛与菩萨慈悲的神格。受怛特罗思想影响以后,女菩萨有了两种形象,平和相和忿怒相。平和相是佛菩萨形象的体现,忿怒相则是怛特罗思想的体现。

  明妃(sakti),《续补》云“五行之真性,为五部佛母(注曰:亦云明妃)”。实际上明妃广义上是指怛特罗佛教中双身修行中的女尊。《续补》中专指以五方佛为中心的神系中各尊所现双身修行形象,即所谓的五佛与五明妃的配置。从各佛的角度看,她们是明妃,从明妃的角度看,她们也是奉尊,地位与佛相同。因此,明妃一般没有单身供奉的情况,多是与主尊拥抱交接的姿态。明妃,梵音泽“铄乞底”,这个具有婆罗门教色彩的本意为“槊”,是放在曼陀罗中修行的武器,具有威力、性力之竟,在佛教后期作为明妃的概念则明显带有印度教性力派的影响。

  另外,女尊中地位较低的一类是空行母(Dakhini)。空行母(茶吉尼)原为造成人间灾难的小恶魔,但在以下层民众信仰为基础的怛特罗信仰中颇受重视。甚至在无上瑜伽部中被提升为喜金刚和阎婆罗等秘密佛的明妃。在怛特罗佛教中,她扮演着十分活跃的角色。在西藏,她继承厂印度的传统角色,作为一名女魔,具有超常魔法,经常出现在西藏密法大师的修行过程中,或在其观想中,或偶现于其梦中,作为沟通密修者与本尊联系的信使,为其传达神秘的指示,并为其成就作证。另有传说,她原是一位寺庙主持,修证得成就而成为尊神。空行母变化身很多,角色极为复杂,与其信仰程度之深密不可分。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