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论文] 浅谈侯吉谅的绘画艺术

徐卫新 

  作为一名非职业画家,侯吉谅在绘画上用的时间,相对来说不算太多,他要写书法,刻印章,写诗,作文,更要处理公司里的大小事务,成天忙忙碌碌,但却仍然能在绘画上取得比一般职业画家还要高的成就,著实让人惊叹不已。究其原因,除却较高的艺术天分之外,我以为还有几个重要因素。

  一是得江派真传。入江门後,除了每周上课、出游随侍时的勤学好问、耳濡目染,他还有条件经常将老师的创作过程摄成录相,带回家中仔细研习,从构图、勾线、皴染、敷色乃至题款、钤印等方面,都得江派真传,受到了很好的传统基本功训练。

  二是得悟於真山真水。中国绘画理论历来强调师法古人、师法造化,强调读万卷书、行万里路,吉谅对此亦十分认同,他几乎遍游大陆的名山大川,尤其对被称作是山水画家摇篮的黄山更是情有独锺,近些年几乎每年登临一次,倚松抚石、望云观瀑,物我两忘。此次展出中的不少充满灵性作品,便是对黄山的忆写。

  三是深厚的人文功底。吉谅在学画之前已在书法、篆刻等艺术方面很有造诣,而在诗歌、散文等文学方面更是新著迭出,连年获奖,斐声文坛。这些绘画之外的成就,恰恰又成就了他的绘画艺术。

  近年来,两岸画坛关於文人画的讨论都很热烈,标明新文人画的展览及图册亦不断出现,但很多画家与论者对於文人画画家所应具备的条件、对於文人画所应蕴含的美学意旨往往认识不清,那些联展与图册大多也仅仅是小群职业画家有名无实的造势。其实,中国传统的文人画家,绝大多数都不是职业画家,而是一些业余从事绘事的人,他们或者是在职官僚,或者是赋闲在家的官场失意者,或者是无意仕途、寄情山水的文人,还有一部份是看破红尘、削发出家的僧侣。那时也没有当今泛滥的画店、艺廊和拍卖行,他们也不以绘画作为主要谋生手段,而只是将其作为建立或沟通情谊的交际手段,他们画画如同写字、吟诗、作文,往往是心之所感、情之所动、兴之所至,仅仅是寄心寄情寄兴於笔墨而已。文人画家的这种心迹可一直追溯到魏晋六朝时期的文人情怀(有些学者将其称作“六朝精神”或“魏晋风度”)文人画中特有的那种“文人气”,也正是六朝时期形成的文人所特有的那种既高度感性,又高度思辨;既高度张扬主体,又高度崇尚自然;既落拓不羁、放浪行骇,又情趣高雅、素养内蕴的天人相合、與道为一的气息。我曾多次在课堂上对学生及聊天时和友人说过,要想成为一个文人画家,首要的不是去画素描、画人体,而是去游山玩水,不是去读各种画谱、画集、画论,而是读《世说新语》,读嵇、阮、陶的诗歌。只有具备了文人应有的心性与才具,然後方可能成为文人画家。

  以上文字好像与谈论吉谅的画无关,其实并非如此。吉谅虽然不曾系统受训与任教於美术院校,也不像许多职业画家那样整天浸淫於水墨,变幻於技巧,但他本身就是文人,他的文人才情与气质使其真正悟得了水墨之道。就这次展出的作品而言,虽然不能每幅俱佳,但已是每幅脱俗,不少作品已是气韵生动,形神飘逸,达到了很高的美学境界。

  水墨画的创作,除了艺术境界的层面,还有著属於它自己的技术层面,概括起来也就是两个字——笔墨。水墨画的造型语言主要是笔墨,即在谙熟所用宣纸的特性的基础上,用曲折变化的线条做骨干,用墨与色作渲染,笔墨融汇,交相辉映,实虚相辅,疏密相间,清晰朦胧相错,终使气韵相生,美不胜收。

  我们追溯中国画的漫长历史,几乎所有杰出的画家,都在笔墨上有著自己的贡献。近百年来,对中国画笔墨作出最大贡献的应该是黄宾虹与齐白石。黄、白二翁,一南一北,一繁一简,一山水一花鸟,将笔墨效果挥洒得淋漓尽致,充分展示了笔墨可以发挥的空间与可以表现的意蕴,同样,他们也都有一个明显的特点,那就是诗、书、画、印面面俱佳,而且都是从有法到无法,从自然到自由,赫赫然成为一代宗师。江派绘画亦非常注重笔墨,先师江兆申先生於诗、书、画、印、美术史论、文物鉴定等方面,无不样样精到,成就卓然,笔墨上亦是通融古今、自成一格,可以说是独步两岸当代画坛。同门诸师兄如周澄、李义弘等於笔墨一直孜孜以求数十年,早已斐誉遐迩,曾允执、许郭璜等也日渐显示出他们深厚的人文素养与笔墨方面不凡的功力,於今吉谅以画家之身分崭露头角,将自己的笔墨功夫展示於画坛,从他展出的作品我们可以看到,他对纸性、笔性、墨性的把握已经是相当娴熟,在一部份作品中甚至已表现得十分得心应手。

  通观吉谅的画,我以为有两大显著特点。其一,无论是大幅还是尺幅,都让人觉得相当大气。这种大气,一是表现在布局的既经意与随意,而且两者结合得非常自然。绘画首先遇到的就是布局,如果太经意了就会显得拘谨,太随意了又会显得粗野。二是表现在笔線的刚劲有力。六法言,气韵生动,气从力出。笔有力而後能用墨,墨可有韵,有气韵而後生动,笔软弱便显得猥琐,所以,笔有力是大气的一个重要的前提。吉谅绘画中的这种力,应当来自他的书法、篆刻功力。

  其二,无论是大幅还是尺幅,都表现得非常有生气。自然山水,无论是动是静,都能让人感觉到一种生气,但山水画画得不好则让人感到一种野气、俗气或者老气、死气。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除却画家的心境之外,便是笔墨太生、太陋或者太热、太油。吉谅是诗人,又是文章妙手,笔墨中自然流动著诗人的灵性与文人的情怀,这种灵性和情怀融入山水之後,便使之流畅、清朗,充满勃勃生气。

  吉谅是个心性很高的人,亦是一个很执著的人,作为艺术家,需要这样的个性和性格。不过我以为,如果能更澹泊一些,更超脱一些,或许於艺术创作亦不无裨益。

  常言道,艺无止境。愿吉谅在探索水墨艺术的道路上不断获得新的成功。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