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论文] 文物修复、复制与辨伪的关系

王启泰 

      王启泰

  1991年,在中国文物学会修复委员会成立大会上,我的发言中有这样两段话:

  “1、 文物修复和文物复制是一对孪生姐妹,在文物系统中相依相存,缺一不可。所以,在会章中明确包括文物复制。

  2、 文物鉴定是文物事业的基础,也是文物修复的基础。而文物修复和复制又是学习文物鉴定的基础课。因此,我们特别邀请了部分著名的鉴定专家参与委员会的工作。”

  以上的简要陈述,阐明的是文物修复、复制、鉴定密不可分的“三位一体”的关系。这一论点提出的基础,一是依据文物界的现状;二是遵照多位老文物修复家、鉴定家的意见;三是笔者多年实践的总结。经过几年的不断深入认识,对此论点更加坚定不移。所以,撰此小文,做些较为详细的论述。

  文物修复与文物复制的关系易于清楚。而修复、复制与鉴定的关系虽不难理解,但易被忽视。文物修复工作者在年复一年默默无闻地辛勤奉献中,将一件件破损的文物,从里及表,处处动手,才能将文物“整旧如旧”,可以收藏,可以展出,可以传留后世。修复者在无数次与文物切肤的接触中,不仅可观其表,还能深视髓骨,知其血肉,怎能对文物实体不了解呢?至于复制品,更是从文物实体出发,精工细做,使制成品达到形神兼备逼真无二的程度。久而久之,对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不管是自觉地,还是不自觉地,都会对文物及复制品获得不同程度的真知。

  有一位老修复家承接一幅需要揭裱的古画。从表面上看,此画除破损外,似是完整。但经仔细查看(这是修复前所必须的),发现款识是经过挖补的,再加之其它一些迹象,所以,他就很客观地提出,此画有问题。这位老专家以很坚定的语气对我讲:“别小看咱们搞修复的。就凭咱们的眼力,什么样的假看不出来?这回开会,你得向大家宣传宣传,咱们修文物的查看文物,是连皮带瓤都能看得清楚。”

  “连皮带瓤都能看得清楚”,此论是否言过其实?笔者认为不为过矣。在前些年,某些单位奉上级指示在鬼市购买了大批所谓文物。其中一个单位曾请了多们专家进行鉴定,因作伪者的手段高超狡猾,致使部分专家“打眼”。与此同时,还将部分所谓“文物”送修复部门进行处理。修复技术工作者从制作工艺、胎质、色彩、泥锈等方面查看,判断那些“文物”是赝品。他们为了慎重做出定论,又对色彩所用颜料用科学仪器观察分析,结果是现代生产的广告颜料。修复技术工作者就是这样以科学的态度,从修复和复制的经验出发,提出了否定的看法。

  通过以上实例,可以看出文物修复工作者虽不是文物鉴定专家,但是,他们对需要鉴定的文物从制作工艺、原料分析等方面所提出的客观结论,对文物鉴定来讲,是一项至关重要的参考依据。

  文物鉴定(含鉴赏)的概念,可以用十六个字概括,即:观查检测,辨别真伪,确定年代,评估价值。当我们“上手”一件文物,首先要通过传统观察方法甚至现代科学技术检测方法看清楚是不是复制品,是否经过修复,有没有作伪的痕迹。以上几个问题的提出,就是为了辨别真伪。辨伪的依据来源于对真品、复制品及赝品的真知。如果断定不是赝品,才能进一步确定年代和评估价值(指历史价值、艺术价值、科学价值、以及经济价值)。如果是赝品,就无需再谈其它,亦谈不到修复了。

  从文物修复、复制中获取辨析真知,虽不是唯一的途径,但若能从此道取得实践经验,功底会是扎实的。在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中,有不少委员当初就是从事修复、复制工作的,如傅大卣、高英、程长新、王文昶、赵振茂等。

  本打算至此停笔,得最近亲聆到一位德高望重的文物鉴定家关于收徒传艺的一席话,可以说是句句千钧。所以敬借此语,作为结尾:“让我收徒可以,但是有一个条件,他得会修复,会复制。如果他不会,那就拜两位师傅,一个是我,一位是修复专家。否则,我带不了徒弟。”

  戊寅年春於武英殿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