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论文] 试谈北宋汴京官窑

王竹 

  在当代学术界,对于北宋后期御制瓷器的身世,即北宋官窑存在的真实性至今未有定论。反对者以未见窑址或少实物和传世品难以界定为由,否定北宋官窑的存在。类似观点,曾经强加于唐代秘色瓷、北宋汝瓷等如今已释疑的名贵瓷种。从考据学的角度讲,以窑口的搜寻作为判断瓷种存在与否的依据,看似严谨,实为形而上学,不利于启发人们的心智,有碍学术发展。众所周知,因靖康之难和其后的黄河改道,致使河洛一带许多地面遗迹无存,探寻艰难事出有因。这就是需要我们后辈研究者站在客观的立场去小心的求证。

  陈万里先生依据北宋徐兢“奉使高丽图经”。推断汝窑贡烧于哲宗元祐元年至徽宗崇宁五年,已有共识。其时,距北宋亡覆尚有近20年时间,以徽宗的清玩雅好和宫廷的需求而论,不会有空白期。在此,我想先就汝窑终烧作一番大胆的分析。汝窑的裹足支烧既克服了定窑芒口的缺陷,又保留了定窑裹足的特长,且“内有玛瑙为釉”,可谓精益求精,从而取代定窑,成为御用专贡。“汝州为魁”,名动全国,各地名窑争相仿效,趋之若骛,进而对高丽等周边地区制瓷业产生重大影响。但是,从力学角度看,裹足支烧受力点少,胎骨易拆裂,器物易变形。从传世品来看,汝瓷大圈足器居多,多采用足内侧支烧,使器物受力均匀,尽量克服支烧应力集中的弊端,但仍难以避免断纹和棕眼。此外,参考汝窑窑址发掘资料及实物标本,汝窑窑具和器物存在垫、支、又支又垫等多种形式,并非裹足支烧一种。可见,传世御用汝瓷的满釉支烧确是曲意逢迎的产物,并非汝窑的全貌。随着徽宗的即位,北宋皇帝也愈发奢靡,受裹足支烧所累,汝窑贡瓷适烧范围窄、成品率较低等弊端日渐显现,已不能适应皇室日增一日的需求;其相对单调的器形和“素面朝天”的外表,更不能满足那位文人皇帝的艺术品味。加之窑址不在汴京,贡烧多有不便,废汝窑而于京师另立官窑也就顺理成章了。南宋顾文荐《负暄杂录》记载:“宣政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日官窑。”该书冠以“负暄”的名称,可见是作者晚年的随笔。作为当时的见证,人书俱老,应予征信。按照南宋叶真《坦斋笔衡》记载:“中兴渡江,有邵局,袭故京遗制,置窑于修内司,造青器,名内窑。澄泥为范,极其精致,釉色莹澈,为世所珍……”据此,宋代官窑的传承脉络清晰可见,从未间断,诚乃继继绳绳,日益精进。“袭故京遗制”一语,再度证明北宋官窑的真实和重要。北宋末年的汴京官窑虽只是流星一瞬,但却闪烁出耀眼的艺术光辉,有着不可替代的历史作用。

  北宋官窑的存在有着承前启后的特殊意义。如前所述,汝窑以满釉支烧闻名,而中兴渡江后,“袭旧京遗制”的修内司和郊坛官窑则不见裹足支烧,却代之以垫或支垫结合的方法,既是继承北宋汴京官窑的余续,可谓渊源有自。

  有鉴于此,在窑址不易或见的客观现实面前,又应如何界定传世的北宋官瓷呢?本人愿意在此提供给大家一定的思考空间。

  首先应该明确,北宋官窑存在的时间较汝窑尤短,更逢亡国灭种的北方兵祸,可以想象,北宋官瓷传世应较御用汝瓷更鲜。典章人物,扫地都休,何况区区一座官窑!宣政风流已不存,北宋官瓷又将焉附?需要指出的是,北宋官瓷源自汝瓷,其胎骨的选用和釉料的配置应与汝瓷相同或相类,主要区别在于其装饰手法的多样化和支烧方法的改进。如前所述,御用汝窑主要采用单一的裹足支烧法,有其局限性;且以待诏供奉的身份,遵从皇命,不敢有丝毫失矩,更阻碍了汝瓷艺术上的发挥,其传世品较少装饰图案,即是证明。这点符合徽宗赵佶的艺术个性。

  北宋官窑应运而生后,按器形的要求,对汝窑的支烧法加以改进,增添了垫、支垫结合的烧法,器物受力更均匀,使胎骨更坚薄,从而为釉质更趋淳厚、匀润创造了条件,真正达到了厚若堆脂的质感,器形也随之丰富。与此同时,为了遵从徽宗的艺术倾向,并凸显北官的中心地位,北宋官窑还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吸纳了地方名瓷的装饰技法,将带有宫廷或皇权色彩的图案灵活运用其上,极大地丰富了御瓷的品类,这也是汝窑所不具备的特权。北宋官窑在烧制上的些许借鉴和大胆尝试,一扫官窑千篇一律的模式,明显有别于南宋官窑,这可能与徽宗的文人气质不无关系。因此,我认为,可以这样界定传世的北宋汴京官瓷:胎釉应明显区别于南宋官瓷而与御用汝瓷相近;主要采用与南宋官窑相似的垫或支垫的非裹足支烧方法,小足器物开始增多,即外支里垫的形式;间或带有装饰。

  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在此我坚信御用汝瓷,南宋官瓷存在特例。正如传世御用汝瓷多为圆唇,台北故宫则有汝瓷花口碗孤品;其它有无纹水仙盆、三牺尊等特例可资借鉴。原因在于,我们讨论的以上问题,都存有人为的不定因素,而非自然现象。所以说,文物鉴定必须以科学的态度,本着实事求是的精神去分析,不怕存疑,更不要画地为牢,要对历史负责。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