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论文] 福建漳浦赤土窑的装饰艺术成就和黑釉瓷器

王文径 

  赤土窑位于漳浦县中部的赤土乡政府东北二公里,属赤土乡下宫村田仔坪自然村,窑址处于一个小山丘的南坡下、复盖着郁郁葱葱的相思树林、遗物分布面积东西约四百米、南北约二百米,有九座窑床的堆积保存得极为完整,从开凿的渠道断面上甚至可以找到窑场的工场遗址。从多次调查采集的标本看,赤土窑的产品主要有碗、盘、盆、平底大盆,执壶、灯盏,盏托,罐等;胎骨以黑灰为主,少量灰白,前者质地致密,硬度较大,器壁往往做得较薄且上下大致等厚。而灰白胎者质较松,瓷土成份较低,有的则完全属陶胎;碗的腹壁多为弧收,内底平、圈足低、矮、宽、底心半挖;盆、壶、罐以及盏、盘之类的小器常作平底;赤土窑采用匣钵仰烧法,匣钵是常见的漏斗型匣钵的改进。赤土窑的产品一般外不挂釉或仅半釉,所以没有采用垫饼。

   漳浦是福建东南沿海一个古老的县份、 县境内目前已知的宋元时代的窑址有:赤土窑、竹树山窑、南山窑、罗宛井窑、南门坑(英山)窑,仙洞窑、祖妈林窑等七座,其中主要烧造青白瓷的窑场为罗宛井窑,主要烧造青瓷和珠光青瓷的为南山窑、南门坑窑、仙洞窑、祖妈林窑、竹树山窑等五座,而赤土窑则烧造珠光青瓷,同时也烧造黑瓷,这是一个较为特殊的现象。本文将着重对赤土窑产品的釉色和纹饰等方面的装饰艺术进行浅析。

   赤土窑作为漳浦县中部的一个窑址、在同一个历史时期里、周围的罗宛井、南山、南门坑、仙洞等窑场纷纷营烧以珠光青瓷为主的生活用瓷、通过便利的海上交通、运销海外、赤土窑也没有例外、 也采用胎装饰为主的装饰手段,他们在青绿或青黄釉碗上,刻划卷草篦点纹的“珠光青瓷”,作为该窑最大宗的产品、但与周围一些窑场相比较、碗内壁刻划线条较简练, 刻划篦线多用侧锋、形成块面、 大重采用篾点,有的仅见篦点、以众多的篦点组成块状和图案。此外、赤土窑的装饰手段更为丰富、常常是刻、划、印、贴花并存。在所谓的“珠光青瓷”碗上、常常于碗底心刻印一个中心图案,内容有五角形、八角形、涡轮形、有团菊、梅花、莲花葵瓣等,极为丰富、 这类中心图案的正中、均有一小圆圈。在内底较平的碗、盘上,则大量采用印花,所见有茎枝缠绕的牡丹、莲花。因在胎体未干之前压印、力度大、纹饰显得高凸,常有浮雕的感觉。

  在宋代极其盛行的篦刀刻划手法上,由于赤土窑采用的是黑胎土,且在胎土上施化妆土,包括后施的釉面,器体便形成了三个不同包彩的断面,因此,便出现了一种与漳浦同时期窑场上不同的手法,则在采用在施化妆土的黑胎器物上,用竖刀刻、划一种线条等粗的纹饰。这种纹饰与斜刀刻划的“珠光青瓷”在刀法上有明显的区别,风格上亦有所不同,类似现代的所谓白描,内容所见有龙纹、鱼纹、莲花纹等。由于这一手法的效果偏淡,瓷面可能显得空旷,同时也具有均衡,机械利用率高的优势,所以这类手法的产品多配有数道旋纹和边饰。由于使用竖刀刻划,形成明确的凹槽线,露出化妆土下面的黑胎,反差强烈,并有利于在凹槽线纹里聚集较厚的釉。因此,这类作品充分地运用了器体上的色差效果,同时克服胎装饰器物纹饰的朦胧感,显得清晰鲜明。

  对于以黑胎,白化妆土,青釉所组成的器体层面,赤土窑还首创了一种独一无二的装饰手法。在窑址工场断面上,采集到一件盖缸,盖缸腹弧略直、上下弧收,无圈平底、复盆状盖、盖心略凹、灰胎、厚约0.5厘米、口径37厘米、底径32厘米、高45厘米、通高50厘米,全器外施白化妆土、 划六道弦纹作三段纹饰区,口沿下划卷草纹、腹下划印弧纹,引人注目的是,在盖坛的腹中部主纹饰区里,装饰了四组缠枝花纹,其中的花叶是用一种当地人称为蒲姜的,长椭圆形,有粗钝齿的小灌木叶片粘贴在黑胎上,待施上化妆土后,再剔除叶片,形成白底黑花的效果。在器盖上也采用了这种工艺,则在盖沿上贴数组水萍叶、每组三至五片,由于叶片是在胎土未干前贴上的, 所以连叶脉也清晰地保留了下来。这种装饰手法目前尚未见于其他窑址的报告, 与我们熟知的吉州窑树叶纹碗也有较大的区分 关健还在于赤土窑这一工艺成就充分地利用了黑胎体上施化妆土的色彩效果。

  采用在胎体上加施化妆土的工艺,可以掩盖粗糙的、黑或暗灰色的胎体,使刻、划、贴印花等装饰手段得到更好的表现,也是该窑装饰艺术成就的重要基础,这一工艺成就在同时代南方地区,尚属罕见,在福建,也仅见于泉州磁灶窑。有趣的是,釉下彩的出现也是该窑的主要成就,而这一成就在同时代也见于泉州磁灶。赤土窑生产一种平底大盆,其式样甚多,多为圆唇口,斜直壁、平底,底心略上凸,灰胎、施化妆土,挂土黄色釉,所见有高6.8、口径19、底径14厘米者。盆底多外有二道凸弦纹,盆底除了用刻花装饰,还采用了釉下褐彩的装饰手段,用大写意的笔法画双鱼纹,大牡丹花等,褐彩纹几复盖了全盆底。

  除了大平底盆上、在采集的部分残片上,也见在施有化妆土的胎体上,用褐色带绿的颜料,画出柔软的草叶,外面在挂黄绿色的透明釉。由于多为残片釉下褐彩还出现在何种器形尚有待进一步考查。

  此外,赤土窑还采用在器体上贴捏塑动物、云朵,在器沿和器肩上用堆捏纹装饰。为类手法较常见于建筑构件,大骨灰罐等大器。

  宋代正是闽北的水吉窑的黑釉瓷器风行朝野独领风骚的时期, 赤土窑的工匠们自然不会无视这一陶瓷史上重要现象,黑釉瓷器也必然地成了赤土窑产品的一个重要部分,其中,大量采集到的黑釉翕口碗, 就是水吉窑的典型器物。

   根据多次调查采集的标本,赤土窑的黑釉(包括褐釉)器主要有以下几种类型:

  碗,所见有四式:

  Ⅰ式,平口,弧腹,圈足半挖,底心下凹,灰胎,内满黑釉或青绿釉外半釉高、5.米,口径11、底径4.4厘米。

  Ⅱ式、薄唇微敞、上腹斜直、下腹急收、圈足半挖、底心下凸、内底宽平、灰白胎、内满黑釉、外不及底、个别有流釉,高6.4、口径14、底径4、4厘米。

  Ⅲ式、薄唇,中折腰,低圈足,内底上凸,灰胎,施褐釉或黄绿土黄釉、外半施,高4、口径12、底径1厘米。

  Ⅴ式、翕口、孤腹,灰胎、内满黑釉、外半施、口径12、残高5厘米。盘,可见三式:

  Ⅰ式、平口、斜直腹,平底无圈,黑釉、内满釉,外仅施沿部一圈,高2.2口径10、底径3厘米。

  Ⅱ式、残、斜直腹,内底宽平,无圈卧足、内施黑釉,底径3厘米。   Ⅲ式、残,底弧略平,高圈足深挖,灰胎、黑釉或黄绿釉、底中印缠技花纹,残高2.5、底径5.5厘米。

  高足杯,可见三式:

  Ⅰ式、残、敞口、 鼓腰、 杯脚作梯形,下外敞,施黑釉不及底,残高5.5、,足径7厘米。

  Ⅱ式、残、足作三级梯形,下外敞,杯内底宽平,外施黑釉不及底,残高6、足径10厘米。

  Ⅲ式、残、弧腹、内底深、矮足、外有弧纹一道、施黑釉不及底,残高5、底径5厘米。

  盏托、上作盘形,四周上弯,下底挖作锥形,外半施黑釉、直径12、 底径4、残高5厘米。

  钵、可见2式

  Ⅰ式、唇圆翕口、鼓腹、上下急收、平底无圈、外施化妆土、外半挂土黄色釉小开片、口径7.5、底径7、高5厘米。

  Ⅱ式、底残、平口,鼓腹、施白化妆土、外半施姜黄釉、残高3.5、口径8、腹径9厘米。

  在以青绿、姜黄或土黄、黑釉、褐釉、白釉多种釉色并存的赤土窑里,黑釉和褐釉是其重要的部分、 凡黑胎、灰胎而施黄、绿、白釉的,胎上均施白化妆土,化妆土的面积通常小于釉面;而施黑釉的、胎体上必不用化妆土,这充分说明黑釉的优点和被赤土窑接受的必然。

   与水吉窑的黑釉瓷器对比、赤土窑的黑釉釉层较薄,极少出现流釉、聚釉的现象、釉面显得干燥,无光泽、并可见无规则的小开片,也绝不可能出现水吉窑黑瓷器釉面上常见的兔毫、油滴之类的窑变现象。 自然这种黑釉的效果未能使赤土窑的工匠们感到满意, 也决定了黑釉不可能成了赤土窑的拳头产品,给褐釉的生产提供了很现实的依据,复盖了占一定比例的碗,盘,盏托和罐的产品。

  在采集的一些标本上,我们还能看到这种情况:以黑,褐二种釉色或黑,褐,青三种不同色的釉,分开刷于同一件器物上,形成了色彩斑烂的效果;在褐色釉面上,任意地刷上几块黑色的斑块,未干的釉料互相流动,渗透,构成难以名状的斑块;在器壁上刷上釉料或化妆土,靠轮具的转动形成大写意的笔触效果。

  赤土窑这一区别于漳浦本地同时期其它窑场的一系列装饰艺术成就,可能是因为工匠们面对着粗劣的瓷土,尽可能地采用和创造出独到的工艺手段、生产出有竞争力的产品,从而形成了多彩多姿的装饰艺术。反映了赤土窑工匠们丰富的艺术创造力,同时,我们似乎也可以通过这一系列工艺成就,体验到他们在贫乏的资源条件面前,燥动着的心态。

  最后,有必要提到与赤土窑的烧造年代有关的几条材料:1990年采集到的一件垫饼上刻有“丙寅咸”三字,应为丙寅咸淳,亦即宋度宗二年(1260)、 1994年与叶文程先生前往调查时采集到一件匣钵、上刻“壬申”二字、 似应为咸淳八年(1272、同一天叶先生采集到的一件蘑菇状的残窑具上则有“咸淳六…吴记”的字样,均为南宋纪年。此外,从窑址的断面上出土过一枚“宣和通宝”铜钱,均对断定烧造年代在南宋和元之间提供重要的佐征。

                    作者单位:福建省漳浦县博物馆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