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论文] 论潘天寿先生对现代中国画教学的贡献

建之 

  “我这一辈子,是个教书匠,画画只是副业。”这句话出自当代国画大师潘天寿先生之口。自然,潘天寿先生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教书匠”,这点大家自然清楚,不必去绕舌了。但我们从这句话里,是可以体会潘先生对中国画教学的重视与认同。事实上,除了国画创作外,潘天寿先生在中国画的教学上也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在中国画学院教育史上应占有重要的位置。他的经验值得后人总结、继承。

  1959年,63岁的潘天寿先生出任浙江美术学院院长之职,这给潘天寿先生提供了另外一个重要的舞台。1961年,潘天寿先生在“高等学校文科教材会”上提出了中国画教学方面的问题,他说“学习中国画,自古以来都是师徒传授加自学。中国画的学校教育是近四、五十年来的事情,历史不长期间又因战乱等社会原因,常受到干扰,以至中断。但是,多多少少也积累了一些经验教训……在美术学院中,中国画教学究竟应该怎么搞?值得深入研究”。

  首先,潘天寿先生对本民族的艺术充满了自信,他强调“对民族艺术一定要有自信”。“民族之艺术,即为一民族精神之结晶。故振兴民族艺术,与振兴民族精神有密切关系”。基于这种认识,中国画作为美院的主体,就被确定下来了。在具体的教学中,潘天寿先生认为第一步应该临摹,深入进去后,再结合写生,发展创新,这是一个路子。在中国画的学习、继承、创新外,还须注意“与现代的环境,与外界的关系。现代的美术,有油画、版画、雕塑等等,他们都在互相影响之中发展,这方面,我们要关心。但它们都是洋的,中国画是中国的,中的与洋的,有时候会发生矛盾。如何解决这些矛盾呢?这需要很好探讨”。(——1961.12在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谈创作问题)问题提出来后,潘先生又进一步指出“如果在民族风格的基础上,把传统技法与西画的某些长处结合起来,产生一种新的国画风味,这也是一种新形式新方法。这种形式是可以探讨发展的”(《1961·在浙江美术学院作中国画讲座》)。关于素描教学,潘天寿先生也发表了一系列重要讲话,可以说,在这以后的几十年中,经过浙江画坛画师们的努力,在国画创作、尤其人物画的创作方面,取得了世人嘱目的成就,被誉为“新浙派”。这一切是与潘天寿先生的正确指导思想和方针是分不开的。

  1969年,潘天寿在病中给一位学生的信中写道:“学习方法,大体是:(一)从事中国画技术基础的锻炼;(二)注意诗文书法金石之辅助;(三)骈考画史、画理,及古书画之鉴赏;最后的重点,在品德与胸襟的修养”。我们注意到,除国画本身外,诗文、书法、篆刻的学习是潘天寿先生非常强调的,也是终身去实践的。因此在中国画的高等教学中,潘天寿先生倡导“中国画专业应把诗词、书法、篆刻等列为正式课程”。是十分正确的,具有高屋建瓴的意义。在潘天寿先生的领导下,浙江美院国画系开办了书法、篆刻专业,请进了一批著名的书法、篆刻家,并培养了一大批优秀人才。同时,这一正确举措也成为了浙江美院自己的教学特色而被有关各方面首肯和借鉴。

  上面,我们只是粗略地谈了作为教育家身份的潘天寿先生一些成就。关于中国画教学,潘天寿先生还有许多思想和方法本文远未涉及到,本文权作抛砖引玉,有待我们进一步去探讨、研究。 最后,让我们引用潘天寿先生论有关艺术的民族性的文字结束本文:“世界的绘画可分为东西两大统系,中国传统绘画是东方统系的代表……,因两大统系的绘画,均由它们成千上万的祖先,尽他们所有的智慧和劳力,逐步创获积累而完成的。两大统系各有其独到之处,也就是各有它独特的形式与风格,这是我们人类所共有的财富,是至可珍贵的,我们应该继承祖先的成果,细心慎重地加以培养和发展,这个责任,是在东西两大统系的艺术工作者身上的。”(——1957·《谈谈中国传统绘画的风格》)。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