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论文] 沈尹默的意义及其局限与不足

老樵 

  应该说,自强大的清代碑学之风越来越强劲地向书坛吹来之际,书法面貌与『二王』以降一千多年的帖学书法面目相比,有了诸多令人快慰的新意。但是以『二王』为代表的帖学却自此被压抑下来,越来越缺少活力,『二王』甚至也很少被人提起,『二王』的权威受到了空前的挑战。北碑风的一味风行,使书法的雅化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许多北碑书家的笔下,只有粗犷而没有细腻;只有火气,而没有静气,书法的审美内含的流失令人十分痛心。沈尹默走向书坛之时,这些弊端已经发展到了令人难以忍受的地步。但是此时此际,并没有人走出来,力矫此弊,历史选择了沈尹默,沈尹默也没有辜负历史所赋予他的神圣使命。他举起了帖学的大旗,他使『二王』的金身重新又光芒四射地出,现在书坛上,到了建国后由于于右任的退居台湾,更使『二王』声望回复到了历史的最高峰,使帖学统领了整个书坛。仅凭这几点,做为帖学复兴的倡导者,做为『二王』金身的重塑者,做为对书法粗陋风气施以雅化的提升者,沈尹默便足以使其英名永垂史册。

   而沈尹默以不懈的努力,遍临百家,真正细致人微地体察古人妙处,在笔法上,完成了自己的突破性飞跃,成为一个敢与前贤抗衡的人物,使融会百家,取众家之长,这一取得成功的最重要手段成为活生生的现身说法,对当时书坛及他身边的门生弟子的启迪意义则在某种意义上远远超过了他书法所取得成就的本身。

   沈尹默的意义还在于他的成功是既能深入传统又有与时代精神完全融合的结果。历史发展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局面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对绝大多数公民采说。『解放』一词,极为深刻真实地反映出了他们当时共同的心境。在朝气蓬勃的党与政府的领导下,人人力求上进,事事争赶上游,汇成了一股不可阻挡的时代洪流。在这样一个背景下,沈尹默以其富有朝气、清新爽朗的书法风貌把握住了这个时代的脉搏,从而成为了这个时代的时代精神最为成功的反映者。

  当然,因为时代的局限与个人素质上的某些欠缺,沈尹默也有明显的不足,这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①由于对于『法』的过度重视,对于较之『法』的层次更重要的『理』『道『这样的审美范畴,沈尹默虽然也有所注意,但毕竟还是关注得太少,这对于他个人而言,尤其对于『二王』流派在建国前的重新崛起需要『法』的率先铺路采说,虽然是非常重要的,但对于整个书坛来讲,沈尹默对书坛审美层次的提升工作显然就因此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②沈尹默的局限与不足在建国前尚不明显,到了建国后由于时代的限制被明显地放大了。这主要表现在他做为一个书坛领袖在五十年代的社会背景下,只能全力以赴地谋求书法的『生存』,气不可能腾出过多的精力考虑书坛整个审美层次的提升。为了谋求书法的生存,他不止一次地在文章中将书法艺术推向社会的实用领域,千方百计地将书法与实用挂起钩来。这样做,在获得书法生存方面无疑是非常明智的举措,但这样做,无疑又在书法获得生存权的同时降低了书法『艺术』的纯度与高度。到了六十年代,书法刚刚开始振兴,文化大革命的到来,又使沈尹默对这一局限的希望突破化为泡影。

   ③由于性格上的拘谨,也影响了他书法走向奔放雄浑境界时的轻松感与所取得成就的高度。 我们从上述可知,他在创作上的成就主要还是『小』的书体,如小楷、小行书,当然要达到『小』的书体精美绝伦境界,也是足以值得骄傲与自豪的,但写大字时的捉襟见肘也毕竟反映出了沈尹默做为一个大师的不足—不能兼擅各种书体,而且在审美场景上,他的作品只适合于书斋雅玩式的玩味欣赏,而缺乏展厅展出时足够的视觉冲击力,在书法迈人现代,几乎以视觉冲击力作为最主要的表现手段时,不免显得传统有余,而现代感明显不足。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