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论文] 湖北武昌县青山瓷窑“火照”及相关问题

陈文学 刘志云 

  “火照”,又称“火标”、“试片”、“试样”或“试火板”,俗称“照子”。顾名思义,它是窑炉内火候、温度的“照子”或标样试片。由于陶瓷制品(坯件)装入窑室后即时封闭窑门焙烧,因此窑炉外窑工匠师看不见炉内器物坯件的烧成情况,对炉温、火候难以掌握,器物坯体生、熟难度,于是窑匠在长期烧窑的实践中,发明、创造了这种既简易有效、又科学实用的测试窑具-“火照”。它相当于现代烧窑用的测温三角锥和测温仪器。

  我国瓷窑及瓷器产品的历史悠久,从商代的原始瓷起至今已有近四千年的历史。若以东汉时期烧制的真正瓷器计算,也有近二千年的历史。古代瓷窑遗址分布神州大地,据不完全统计,迄今在中国已发现有几千处古代瓷窑遗址。在唐、宋时期,我国瓷器手工业得到空前的发展,官窑辈出,民窑林立,并烧制出各种各样精致的瓷器产品,这都与“火照”的发明、创造和使用有极其密切的关系。

  “火照”虽小,却在瓷器烧成过程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我们应予以深入分折探讨。切不可低估其在瓷业发展中的作用与功绩。但是,以住人们对它的研究确实不够,甚至不屑一提,故有关“火照”的出土情况、制作、造型、胎釉及其功能等等,在已发表的古窑址调查、发掘报告中,或是在古陶瓷专题论文里几乎没提到它,既未作详细记叙,也没有专著论述。有的虽然记述却嫌简略,而更多的却是片言只语,或仅廖廖数字记录其名称,这现象颇令人失望。也许人们对它的妙用不太了解,或许以为火照这种小东西无关大局,无多大研究价值,不必小题大做,以免影响报告、论文的质量。或许还有其它什么缘故?但是笔者仅从武昌县青山Y1、Y2两座宋代龙窑发掘出土的一批“火照”中,发现“火照”出自不同层位、不同炉段(窑位),并由不同的坯体器物切割而成,并且代表不同的型制、胎质和釉色。另外,纵观其它窑口出土的“火照”,发现其形制、胎釉等皆与武昌青山窑的“火照”存在着许多异同点,且其内涵十分丰富,不是研究者想象的那样简单或无关紧要。根据上述现象,笔者深受启迪,由此而写此拙文以求教于方家。

  武昌青山瓷窑遗址发掘出土的“火照”,据初步整理统计:完整、基本完整及残缺者有百余片,分别出自不同地层及不同炉段(窑位)。它利用上釉后而残损的不同瓷器坯体的关键部份(指器物的口沿及腹片)切割而成。其形状可分为梯形、多边形、长方形及不规则形四种:

  Ⅰ.梯形“火照”7件(片)利用破损的瓷碗、盘和瓜棱执壶之类的坯体口沿切割成“回”形的试片,一般保留口沿的一边为上端,且稍宽,与其相对应的腹壁为下端,略窄,两边斜直下收,形似倒置的梯形,中间或偏上端的中部挖一圆形小孔或一椭圆形小孔;带口沿的上端有釉,另外三边均留有切割的痕迹、无釉;胎青灰、灰白、灰褐、青灰泛黄等多种,胎质致密,有的夹有少许杂质;釉呈青绿、青灰或淡青灰等色;试片大小各异,厚薄不匀,有的长4.7、上宽3.7、下宽2.9、胎厚0.2-0.25、孔径1.1厘米(标本WTQY1④-140);有的长4.5、宽3.5-2.7、胎厚0.2-0.4、孔径1-1.3厘米(标本WTQY2T67·②:38);有的长4.1、宽3.2-2.4,胎厚0.2-0.3、孔径1厘米(标本WTQY2T61·①:85);还有长3.7、宽3-2、胎厚0.3、孔径0.8厘米(标本WTQY2T61·①:86);另有一件长5.5、宽4.3-1.9、胎厚0.15-0.3、孔径0.9厘米,该试片左下角略残缺,但较特殊,在其右上角和下端中部各刻划有“×”符号,可能是记数符号(标本WTQY2T61·②:35)。此外,尚有用瓜棱执壶破损坯体腹部切割成梯形火照,胎灰白,青绿釉泛黄,残片3.3、上宽4.2、胎厚0.25-0.4、孔径0.9(标本WTQY2T77·②:53)。最大一件长7.2、宽3.9-2.5、胎厚0.2-0.35、孔径1.1厘米(标本89WTQY1④·138)。

  Ⅱ.多边形火照1件,用破损的瓜棱执壶腹部切割、改做而成,近似五边形。胎灰白,釉呈青绿色泛黄,最大边长3.2、短边长1.1、胎厚0.4、孔径1.2-1.4厘米(标本WTQY2T70·②:109)。

  Ⅲ.长方形火照1件,利用破损碗坯切割,改做成长方形试片,其胎质灰白,上下边平行,左右边对称,长5.6、宽2.2、胎厚0.2-0.4、孔径1.0厘米(标本WTQY2T120②:281)。

  N.不规则形火照1件。系用破损的瓜棱执壶坯体腹部切割、改做而成,形状不规则,有的近圆形,有的近“八卦”状,胎灰褐、致密,有少许杂质,釉色呈青绿泛黄,周边有切割痕迹,断面无釉,有一裂缝,其长、宽各4.6厘米左右,胎厚0.4-0.45、孔径1.5厘米(标本WTQY2T84·②:108)。

  综上所述,武昌县青山窑火照的主要特征为:一、利用该窑口制造的相对应的已上釉却破损的器物坯体(如碗、执壶)切割改做而成,并与该类器物同时装进窑内,置于相应的炉段(“火照”一般放在窑眼内的窑床上)焙烧。这一现象反映出窑膛内火候不一,器物也是根据受温的强弱来置位的,这已被窑膛内出土的产品所证实。如武昌青山窑Y1炉膛内遗留的残壶片(此窑中这类器物为大),就是出自火候较高的窑部位。二、火照的形式多种多样,这里发现的“火照”有梯形、多边形、长边形和不规则几种。它们因形制不同,以示区别;因厚薄不一,以示受温高低。三、火照的胎质、釉色和纹饰,与用来切割、改成的同类器物相同。武昌青山窑址第1、2号窑的火照,其胎质坚密,以青灰色为主,也有灰白、灰褐色与青绿色等,施青釉和青白釉,有细开片纹饰及部分素面,此现象的出现有可能是自身瓷胎的成份含量不同,受温不一,胎、釉热胀冷缩的系数不同等因素所致。四、武昌县青山瓷窑出土的大量火照,证明当时窑工匠师具有较高的烧造技术水平和掌握火候、炉温、控制火焰,测检瓷器玻化的能力,从中可了解到当时瓷业生产的繁荣景象。五、武昌青山瓷窑有部分“火照”刻有符号,推测是作为区别不同类别的目的记数符号。六、武昌青山瓷窑是五代末至北宋早、中期的民窑,该窑口出土的火照,以实物证明我国在这一时期已普遍使用“火照”,并用其价验窑炉内温度、器物烧成情况和瓷器玻化的程度。由此看来,“火照”的发明,还应比该窑的时代为早。以往在烧窑的过程中,能达到炉火纯青的匠师毕竟人数有限,这样一来,会直接影响到瓷窑手工业的发展。自从发明和使用火照后,陶瓷业的面貌大为改观。纵观我国陶瓷历史,特别是在唐以后、北宋时期瓷业迅速发展,官窑扩展,民窑兴盛各窑口的瓷器产品精巧非凡,就如百花争艳,把我国瓷业生产推向新的高峰。宋代是我国瓷业发展的鼎盛时期,无论是官、汝、钧、哥、定五大名窑,还是景德镇窑或各地民窑,其产品造型、胎釉至纹饰都达到很高的水平,这与火照的推广、普及密切相关。因为使用火照测定、检验窑炉内的火候和温度高低、器物玻化程度、烧生或烧熟的情况是较准确的,所以借助于“火照”后只要有一定烧窑经验的窑工即可独立承担烧窑任务,从而扩大了烧窑工匠的队伍,促进瓷业大发展。当时窑工们利用破损器物坯体切割,改做成一定形状的试片,然后与器物坯件一块装入窑室内焙烧,一般置于“火眼”下的窑床平放或竖插在匣钵内的沙中,当窑炉烧到一定的时间、温度,也即“窑事将毕,器不可度”之时,窑匠们就用铁钩从“火眼”(或叫“窑眼”)伸进炉内,把火照钩出来观察、测定、检验,看瓷器是否烧熟。“若坯片孔内皆熟,则窑渐陶成,然后可歇火。”烧一窑炉瓷器需要观测、检验多次。每次仅取一片“火照”进行观测,以便决定能否停歇火,当“火照”坯片、孔内断面已瓷化、烧熟,则一窑瓷器遂烧成,可立即停火;不过“火照”属一次性的使用物。宋代各地窑口在烧窑过程中都普遍使用火照,不仅北方磁州窑使用,东南沿海的浙江龙泉窑、福建德化窑皆使用,闻名遐迩的景德镇湖田窑同样使用“火照”,广东潮州笔架山窑也使用“试样”。汝窑同样使用火照,长江中游的湖北武昌青山窑同样使用火照,就在古蜀地的彭县瓷峰窑也使用白瓷“火标”,重庆涂山窑还使用“弯头三角锥”(详见附表)。“火照”普及使用的例子不胜枚举,这是时代发展的要求,生产力进步的标志。上述列举的部分窑口分布于东、西、南、北、中各地,分属白瓷、青瓷和青白瓷三大瓷系,既有官窑,也有民窑,即有北方馒头窑,也有南方“龙窑”,可见火照使用之广,作用之大。“火照”以其科学、简易不拘于条件限制而实效著称于世,延续使用千余年而不衰,直到现在,有些地区民间烧窑时仍采用这种观察办法。达到检测的目的。用这个“小不点”东西却能解决在窑外无法观察,而要准确掌握窑炉内瓷器烧成与否的难题。为我国瓷业迅速发展、产品质量不断提高立下了汗马功劳。在“火照”刚问世之时,既无测温计,也无测试炉温的仪器,更不可能有现代先进的遥测式温度仪。因此,古代检验窑炉内瓷器瓷化和烧成情况全靠这些不显眼的“火照”,它关系到每一窑瓷产品质量的优劣和经济效益的好坏。

  部分瓷窑出土火照对照表

  瓷窑名称             火 照 形 状 特 点          时 代

  江苏宜兴涧潈窑 从该窑产品坯体上切割下来的弧形泥条,

         估计是被置于窑内与产品同时焙烧的“试样”。     唐代中、晚期

  四川

  彭县瓷峰窑   用碗壁分切成几块长方形,三方断面无釉,中挖一圆孔,

        系白瓷“火标”(即火照)。              五代至北宋初

  湖北

  武昌县青山瓷窑 以破损的碗盏、盘和执壶等坯体切割、改做而成,

         有梯形(最多)、多边形、不规则形与长方形(少量),

         中挖一圆或椭圆形。             五代至北宋早、中期

  河北

  磁州观台窑 用器物坯体切割成梯形“试片”,中间挖一圆孔。    北宋

  河南汝窑     以器物坯体切割成“三角形”试片,上宽下窄,上端

        穿孔(圆孔)、有釉,下部无釉;还有试火棒,上端

        有釉,下端无釉。                 北宋

  广东

  潮州笔架山窑  用器物坯体切割成“三角形”(注:应为“梯形”或

        “四边形”),影青釉与青釉,试片中有一圆孔。    北宋

  浙江

  龙泉山头窑  以碗胎制成多边形,中间挖一圆孔,施青釉或用整碗在

       其腹壁中间挖两个圆孔,以此做为试火碗。        北宋(中晚期)

  福建省

  德化盖德碗坪崙窑 用碗胎制成“梯形”或“多边形”(四边形)试

         片(火标),上宽上窄,上端穿孔,挂青灰釉或

         白釉泛黄;还有环形火标,断面呈方形,影青釉。   北宋晚期至南宋

  四 川

  重庆涂山窑 弯头测温锥前端似锥状,后端呈弯头形。有的全

         无釉,有的前端有釉。               北宋至南宋末

  “火照”是何时发明使用呢?对此我国古陶瓷界众说绘纭,有的说宋代开始发明使用“火照”,有的认为金、元时期才使用火照,有的说北宋时发明和使用火照,还有的认为唐代就已经发明了火照。笔者以唐代始发明并使用火照为是。主要根据是古窑址的考古发掘资料。据周世荣先生证实:唐代长沙窑出土了“火照”。笔者还请教蒋忠义、杜葆仁两位先生,他们一致肯定陕西唐代耀州窑出土过“火照”。不过以往两处窑品调查、发掘简报均未记述。另外,从已公布的古窑址考古材料中也可得到确证,如江苏宜兴涧潈窑出土的“试样”(即“火照”)实物(见上表),报告云“出土一些从产品坯体上切割下来的弧形泥条,估计是被置于窑内与产品同时焙烧的”试样(即火照)。该窑的时代系唐代中、晚期。可见,至迟到唐代中期已经发明了“火照”,并应用于陶瓷生产中,而两宋时期是“火照”推广、普及的鼎盛时代,金、元、明、清各朝,火照仍广为使用,经久不衰。直到近、现代,由于测温仪器的发明和应用,“火照”才完成它的历史使命而逐渐退出陶瓷窑业舞台。

  随着中国古陶瓷遗址考古调查、发掘工作的开展和深入研究,必将有更多的古窑址或新窑口重见天日,也必然有更多的陶瓷产品问世,而更早的“火照”也可能破土而出,我们期待着早于唐中期的“火照”实物和资料的问世。到那时,我们将乐于再来修正发明火照的年代结论。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