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论文] 论文物鉴定

李广宁 

  一 文物鉴定的目的和作用

  文物鉴定是文物工作中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也是技术性最强的劳动之一。所谓文物鉴定,就是文物专家对文物进行观察研究鉴别,以确定其真伪、年代、等级和价值。因此文物鉴定的过程、也就是文物研究的过程。但是这种研究与我们通常所说的文物研究又有所不同,其困难度要大得多。因为我们考古工作者通常所从事的文物研究工作,研究的对象都是田野考古发掘的出土品。这些文物有清楚的地层出土资料。既使我们不能确定其绝对年代、也可知道其相对年代。而且这些文物都是真品,不存在赝品问题。文物鉴定则不同,其所要鉴定和研究的对象,绝大多数都是流散在世上的文物。即使其中有一些是出土品,也是过去出土的,早已离开原地,无法知晓其当时出土情况和地层情况,不能以此判断其年代和真赝。更何况有大量的传世文物如字画、玉器、陶瓷、竹木牙雕等从未入过土,一直在世上代代相传。对于这些文物的鉴定,只能靠鉴定者的经验,即通常所说的“眼力”。当然,随着科技的进步,文物鉴定工作已越来越多地吸收自然科技成果,运用新的科技手段来进行鉴定。但迄今为止,所有的自然科技手段都还未能从根本上突破,不能代替人的眼睛。因此,现在的文物鉴定工作,仍以目鉴为主,自然科技手段只做为辅助参考。所以文物鉴定工作的难度是可想而知的。我们有些同志说:我只研究发掘品、不搞流散文物的鉴定。甚至有的同志看不起文物鉴定工作,认为那近乎古董商的行当。其实这是很偏颇的,这种看法也是不正确的。文物是民族文化遗产的实物精华,不管是地下出土的文物还是传世文物,都应是我们要着重保护的对象。从目前全国的情况来看,无论就专业考古队伍的人力、经费以及国家文物政策的规定(规定尽量减少主动性发掘、田野考古发掘以配合基本建设为主),我们每年正式田野考古发掘的面积和出土文物都是很有限的。即使是配合基本建设,我们限于人力,一般也只能顾及到大中型基本建设工程。而全国每年大量的小型基建工程-诸如城镇改造、乡村平整土地、挖渠垒坝等都会出土大量的文物。这些文物除少量为文物部门及时收回外,多数流入到社会中。另外如前所述,还有大量的珍稀传世文物流散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做为国家文物保护部门的各级文博单位,对这些文物中的珍品(至少是达到馆藏级别者)是理应征集的。在这种征集过程中,就需要有眼力的鉴定人员来把关,其作用是不言自明的。此外,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和改革开放的不断扩大,一些不法分子为牟取暴利猖狂地进行文物盗窃、挖掘及走私等犯罪活动。为打击文物犯罪、保卫国宝于国门,也需要有文物鉴定经验的专家参予其事。另外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需要日益增长。而做为文化生活最高层次的文物收藏和文物鉴赏活动也逐步地红火起来。如何正确引导人民群众依法收藏和提高鉴赏水平,也急需文物鉴定专家的指导。当然,我们还可以举出文物鉴定工作的许多其它作用,如学术交流需要、科研工作需要等等。总之,文物鉴定工作意义重大,作用突出,学成不易。作为专业文物工作者,应勇于此道,乐于此道,精于此道,才能更好地为文博事业而工作,更好地为人民服务。

  二 当前我国文物鉴定工作的形势

  我国地域宽广历史悠久文物众多。文物收藏活动也是古已有之源远流长。早在公元前116年,汉武帝因为收藏到一件出土的铜鼎,竟将年号改元为“元鼎”。至迟到宋代,文物的公私收藏已经十分繁闹。公藏主要指“官家”即皇帝的内府收藏;私藏则是达官贵人、文人雅士和其他平民的收藏。当时徽宗皇帝就是最大的收藏家。苏轼、米芾、李清照夫妇等都是著名的私人收藏家。这一风气历经金、元、明、清、民国而愈炽。在封建社会里,皇宫总是最大的文物收藏单位,尽量收藏各类文物珍宝。至清代康熙、雍正、乾隆年代已达到极至。这三位皇帝都爱好文物收藏,乾隆皇帝甚至达到“好古成癖”的程度。这种风气掀动了全社会的文物收藏热。到清代晚期,以北京琉璃厂为标志,全国许多城市更出现专门经营文物与古董的市场。这种市场至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初期逐渐萎缩消失,其存在时间长达近百年之久。在这一经销活动中,一批从业人员长期从事文物经营,成为各门类文物的鉴定专家。解放后,政府曾大量吸收他们参加革命工作,使他们成为新中国文博事业中的第一批文物鉴定骨干。一些老前辈至今仍健在,已成为各个行当文物的鉴定权威。从五十年代期至七十年代中期,文物基本上做为旧文化而被冷落,特别在“文革”期间,更是做为“四旧”而被列为砸烂扫除之列。这一时期,老一辈文物鉴定专家的工作基本停止了,青年人也基本上没有人愿意学习文物鉴定,培养新人的工作几乎等于零。到七十年代后期“文革”结束后,我国的文博事业开始迅猛发展。特别到八十年代中期以后,随着经济的发展,改革开放的日益扩大,人民生活水平的逐步提高,群众性的收藏活动又逐渐热起来。而进入九十年代后期,社会上以文物拍卖会为标志,各地都出现了经营古玩文物的市场。由于需求者多,真文物少,于是引发了文物造假的热潮。文物造假也是古已有之的活动。建国以前,以北宋后期、清代后期及民国时期为三大造假面具高潮时期。但所有这些时期,都达不到当今文物造假的高潮。这一高潮大致从八十年代中期兴起,到九十年代中期经过10年的发展形成气候,至经过近5年的发展形成今日巨浪拍天的狂潮之势。可以说,今天的文物造假活动前无古人。其有如下几个主要特点:1、造假面广。过去的文物造假,多限在古字画、古陶瓷、古玉器、青铜器等几个主要行当,亦多伪造珍贵的文物。而现在什么品种、什么门类的文物都有造假,什么档次的文物都有造假。其至粗劣到仅有几元钱价值者也有造假,让鉴定者防不胜防。2、造假技术高超:当代文物造假活动已尽量利用高科学技术。解放前许多陈旧的文物做伪方法早已抛弃不用了。如伪造字画的印章问题,已采用激光照相制版的办法(俗称“制版章”),这种印章盖出来的效果与原章完全一样,如再采用传统的对印章办法来鉴定字画则极易上当。另外如伪造青铜器的锈片“包浆”、伪造玉器的“沁”、伪造古瓷器的皮壳等,均使用多种现代物理化学方法,五花八门,无所不用其极;3、极少数专业技术人员参予造假。过去的文物造假活动,多为一般古董商贩所为,鲜有专家参予。因此造假水平往往不太高,这类假货在鉴定专家面前很难藏身。而现在文物作伪中的所谓“高仿”者,往往是专家参予。如有些专业书画家伪造古画或名人字画,画技高超、形象逼真;在景德镇伪造古代名瓷以牟大利的人们中,有些人本来就是陶瓷研究所出来的专家,其它门类的文物做假情况竟也大致如此。由于专家的参予,使当代文物造假已经提高到崭新的水平。假文物数量之多,质量之精,仿造效果之像已令人瞠目。在这些造假的专家中,有个别人本身就是文物鉴定专家,具有较高的鉴定水平。他们知道鉴定的路数、懂得人们鉴定要领和文物的那些特点,在他们的参予指导下,这些伪仿品把文物差不多该有的特点几乎全部做出来,因此具有较强的抗鉴定能力。鉴定者水平稍浅或稍一疏忽,就很容易受骗走眼上当。在这种汹涌澎拜的文物造假浪潮面前,我们各级国有文博单位的鉴定人员正面临着严峻的考验。他们的情况如何呢?在此有必要分析一下:

  按目前的体制:一般来说国家有文物鉴定委员会,其下有各专业鉴定组;各省有省级鉴定组织。上述两级鉴定组织除少量专家属鉴定组专职人员外,大多数是由来自各级文博单位的专家组织起来的。这种鉴定组织的主要鉴定职能有:a.文物出境鉴定;b.珍贵馆藏品鉴定(一级文物由国家鉴定组鉴定);c.打击文物犯罪鉴定。而各级博物馆的藏品征集以及各文物商店的文物收购等日常文物鉴定工作,则通常只由本单位的专业人员担任。那么,上述所有这些鉴定人员的大至情况如何呢?

  首先可以肯定地说,建国五十年来,由于党和政府的重视,全国文物鉴定队伍也得到了发展和提高。前文已有所述,在建国之初,政府曾经吸收很多过去从事古玩经营行当的人员到国家文博单位来工作,他们是我国建国以后的第一批文物鉴定队伍。事实证明:国家的这一政策是十分英明的,他们有眼力、有经验。几十年来,他们为文博事业立下了殊勋。我们很多省级以上大中型博物馆的藏品规模,基本上都是他们在五六十年代用辛勤汗水征集积累起来的。与此同时,他们还采取了传、帮、带的办法培养了许多接班人。当今五、六十岁以上的文物鉴定专家多出于他们的培养之下。此外,在“文革”结束以后,国家文物局的领导十分重视文物鉴定队伍的建设,培养文物鉴定人材的工作摆到了议事日程。从八十年代初起国家文物局曾在江苏扬州、山东泰安、湖南长沙、四川成都等地创办过多个文物培训中心,举办了很多期多种文物的鉴定培训班。受训人员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国有文博单位,人数超过千人以上,其中的佼佼者已成为文博单位的文物鉴定骨干。他们一般较年轻,多数在五十岁以下。有的只有三十岁。身体好、有朝气,且相对学历较高。这些同志是未来的希望所在。他们已经在本单位挑起工作的大梁,并将在今后的二、三十年时间里继续担当主力角色。

  综上所述。在建国五十年后的今天,我们文博部门已经建立起一支可观的文物鉴定队伍,老、中、青一代接一代,各门类文物的鉴定人才齐全。无论在人数上还是在鉴定水平上,这支队伍都远远超过建国以前。

  我们在总结成绩的时候,当然还要看到问题和不足。文物的鉴定与反鉴定是一对予盾。文物鉴定的水平提高了,文物作伪的手段也提高了。前文已经论述,当前文物造假的水平大大超过建国以前的水平,而我们文博队伍的鉴定水平也远远超过了建国以前的水平。但二者的增长水平是否是同步的呢?还是文物鉴定水平的增长超过了反鉴定水平的增长呢?如果认真思索和分析, 我们感到还难下这样的结论。从我们文博鉴定队伍的自身情况看,有这样一些不足之处:首先是老一代专家存在着年龄老化和知识老化的问题。前文所述的建国初期进入文博部门的一批老鉴定专家,很多人已经过世了。现在健在的,也都已是七八十岁高龄老人,他们的身体状况已越来越难于承担强度较大的鉴定任务(如全国巡回或全省巡回的文物鉴定工作)。他们中除极少数身体尚好,勤于调查的专家外,大部分人已难于了解掌握最新的做伪信息,也难于充实新的辨伪知识,因此他们对一些使用高技术伪造出来的赝品进行鉴定时,时有走眼看错的事发生也就不奇怪了。其次,在建国初期至七十年代中期这二十多年里,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文革”浩劫)培养文物鉴定接班人的工作力度是不够的。除北京、上海、南京等地的著名文博单位曾有意识地以老带新培养一批鉴定人才外,其他一般省市的文博单位在这方面的工作上往往做的就很不够。加上这时候培养鉴定人员已经没有过去那样严格的师徒传承关系,教者与学者都是“同志”,双方都没有多大压力,只是因工作需要而学,因此学成的效果往往不太理想。这些同志除少数人在最后的二十多年来通过实践刻苦钻研,已经学有所成崭露头角成为今日的当家骨干外,很多人依然眼光不佳,难以适应新形势下鉴定工作的需要。再者就是八十年代以来,由国家文物局和各省培训的一大批学员。对于这些同志,我们也应该有一个客观实际的分析:一是他们当初参加学习时,只有极少数人有一定基础,大多数人没有基础,甚至有相当一批还是行政人员。其次是这些学员接受的只是鉴定某项文物知识的短期培训(一般不超过三个月)。由于时间的短促,老师只能给他们提纲挈领地介绍一些最基本的鉴定常识和方法。学员回到本单位后,一般便不再会有老师辅导,只能靠学到的一点基础知识自己去摸索。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同志在培训结束后并未从事鉴定工作。即使是从事该项工作,因受很多因素制约也往往不容易进步。这里面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受体制影响。我们的文博单位一般都是全国事业单位(文物商店为事业单位性质实行企业管理),竞争机制不强。鉴定对了,征集收购到好的文物,对鉴定者并无多大奖励,反之鉴定错了,征集收购到赝品,鉴定者受不到什么责罚。这样对鉴定者来说,便缺乏上进的推动力。特别是鉴定错了交了“学费”也是单位交的,与鉴定者个人无关痛痒,没有私人收藏者那种“割肉”的切肤痛感。当然存在这种情况的并非仅仅年轻的文物鉴定工作者,国家文博部门工作的其他文物鉴工作者身上也存在。我们常常看见一些博物馆、文管所,其文物征集的资金十分紧张,却因鉴定上的不过关而收了些假货。既浪费了资金,假东西摆在库房里也难以处理,很令人泣伤。同时我们还可以看到,在很多文商店的文物销售柜里、新做旧的赝品正悄悄地越来越多地挤进来。我国著名古陶瓷鉴定专家张浦生先生曾多次语重心长地说:“我们文物商店靠的就是信誉这块牌子,这是多年来形成的,人家认这个,不能卖假货,否则就完了。” 但文物商店现在时有出现卖假货的现象,并非是文物商门的有意所为,而往往是在进货及上柜时鉴定失误造成的。这就容易形成“一只老鼠坏一涡汤。” 如果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就会给经营本来已不太景气的许多文物商店雪上加霜,使他们处于更困难的境地。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当前文博部门的文物鉴定工作形势还是比较严峻的,不能盲目乐观。应进一步下大气力抓这项工作。主要还应在提高鉴定水平上下功夫。

  三 怎样提高文物鉴定水平的探讨

  如何提高文博部门文物鉴定工作者的鉴定水平。我以为主要应该从以下几点着眼和着手。

  1、文博部门的领导同志应该进一步提高对文物鉴定工作的认识,真正把这项工作当做基本工作来抓。对于现有文物鉴定工作者,要尽量创造条件多给他们一些学习的机会,如外出参观学习的机会、本单位珍品文物上手观摩的机会、工作上的实践机会等。此外,在当前深化改革的背景下,能否对文物鉴定工作予以适度调整管理方法。即:对文物鉴定工作者除加强思想教育,使其树立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意识外,也在明确文物鉴定工作者的责、权、利方面下点功夫。他们在文物征集、收购以及其它方面的文物鉴定工作中做出重要成绩(比如征集到特别珍贵的文物、打击文物犯罪鉴定无误等),应给予表扬和物质奖励,该重奖的还应重奖。但如果发生严重的鉴定失误(象花费重金征收的文物是赝品,在打击文物犯罪活动的文物鉴定中,该鉴定出来的珍品疏漏掉了等),也应该予以批评和处罚,情况特别严重的追究责任。对已证明其在此岗位上不称职并且不求上进者,应予调离或下岗。这样才能促进文物鉴定工作者的责任心和上进意识。对于缺乏文物鉴定力量的重要文博单位,应抓紧选拔人员培养。被选拔者应有尽可能高的文化水平,悟性要好,综合素质要高,且热爱这门事业才行。

  2、作为一名文物鉴定工作者应有主攻方向,要注意在一二个门类的文物鉴定上做重点突破。在达到一定深度的时候才可旁及其它。即使旁及其它文物,也应为主攻项目服务。且不可做“万金油”式的鉴定专家。有的同志羡慕一些老专家“什么都懂”。那是因为在建国初期专家少的情况下,因工作需要,老一辈专家什么都得干、都得摸造成的,是形势所逼没有办法。但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有限,什么都懂,就势必很难深入。正所谓“外延文而内延浅,外延窄而内延深。” 在社会分工日趋精细化的今天,我们没有必要再去做那种“百科全书”式的知识面广而浅的专家,今天文物鉴定工作更需要的是在某一领域里造诣很深眼力独到的专家。

  3、关于如何学习文物鉴定,北京一位著名书画鉴定专家曾很幽默地说了一句话。他说:不是我会鉴定文物,而是我认识它。这句话听起来象是开玩笑的话,但其实说的是有很深道理的真话。关键就在“认识它”三个字。这三个字说起来轻松,但真要做到谈何容易?对于“认识它”,我的理解是并非认识哪一二件具体的文物,而是要熟知那一类的鉴定特征规律和其深刻内涵,诚所谓看到骨子里去了。这种功夫从哪里来?只能是平时的多学、多看、多记、多想、反复揣摩、烂熟于心。学习哪一门类文物的鉴定,首先要认真读书,搞通那个门类文物鉴定的基本理论知识和基本历史情况,然后就要尽可能多的看实物。多看真品、珍品。不但要过眼,还要尽可能多地上手。有些文物鉴定时不但要眼看手摸,还要加上耳朵听,声音对不对,有无破声?鼻子嗅(有无酸处理的味道)。我们文博单位的优势是收藏有大量的真文物。文物鉴定工作者应充分利用这个优势,多看、多摸、多记,并与理论知识相结合,反复思考,找出规律。我个人认为:文物真品与仿品的关系,就象照片与绘画的关系。再高明的画家画照片,也无法画得跟照片完全一样。其只能抓住主要特征,无法完全照顾到细部。文物造假也是这样一个道理,其只能仿出真品的主要特征,而在细微之处总会留有破绽和痕迹。如果我们对真品已经到了烂熟于心的程度,就容易在赝品的细微处发现马脚而戳穿之。除了看真文物以外,我以为做为文物鉴定工作者还要看假的。兵法所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己不知彼,胜负各半。” 如果我们只看真文物,只了解真文物,而不看假东西,不了解其造假的情况,那就是“知己不知彼”,有时还是会吃败仗的。现在看假东西很方便,全国各大城市几乎都有古玩市场一类的场所,那里充斥着假古董、高仿低仿都有。经常去看一看,就会了解到很多鉴定信息。这样真假对照,就可以找出鉴定的规律来。而市场又是一个变化很快的地方,做伪品的水平和品位也在不断提高,不注意掌握新信息、新方法,一味坐在家里“以不变应万变”,最终是要出鉴定差错的。我们有一些文物鉴定工作者怕到那些市场上去看,说是怕人家怀疑倒腾文物。这实在是一个很荒唐的事情。文物的鉴定与反鉴定,类似于战争双方,只是不流血,无硝烟而已。打仗还要到前沿或敌后去摸敌情。没有哪一个愚蠢的指挥官会把摸敌情者当做敌人来看待。文物鉴定者到市场看假货情同此理,又有何不可呢?

  4、文物鉴定工作者要学习一点哲学,懂一点辨证法。鉴定时要用辨证的眼光科学地看问题,切忌拘泥死板。世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世上也没有两件完全相同的文物。你熟悉真文物,熟悉那一类文物的鉴定特征和规律。但面对一件具体的文物,就不一定能完全套得上,有时这件东西就有点个性。这样就要求你必须审慎分析、看看那是一件文物的个性,还是做伪者留下的马脚?要综合判断,找出合理的解释,才能得到正确的结论。再如有的东西是真文物,却很亮,很干净,象新的一样;有的东西是假面具,反而又脏又破,一副古老的样子。这也需要认真观察思索,辨证地来看“新”与“老”的问题,才能得正确结论。专家们在鉴定时常讲看“气色”,讲“真东西朴实自然,假面具东西矫揉造作”。人们有时讲他们是“望气派”。这种“望气”过程,实际就是“辨证施治”的过程。在文物造假水平已经提高到前所未有的今天,“真”和“假”的差距已经越来越小了。如何理解专家们的话,这里面有个“度”的掌握问题,亦即要“适度”。记得有则古代寓言中讲一个人的鼻翼上沾了一块白垩粉,高明的师傅挥斧砍去正好刮掉灰粉而丝毫不伤鼻子。这样的斫轮老手真是眼准手准。我们的文物鉴定工作者也应该在不断地学习和实践中积累经验,辨证地解决难题,逐步提高鉴定眼力,把失误率降低到最小程度,这样就会成为文物鉴定上的斫轮老手。

  5、头脑清醒心要细。这里讲的“头脑清醒”不仅仅指对鉴定文物而言,也包括文物鉴定者对自己对别人都要保持清醒头脑。前文已有所述,人的精力有限,不可能什么都懂。因此每一个文物鉴定专家都有鉴定盲区-即他不懂的东西。做为一名文物鉴定工作者要清醒地认识自己、正确对侍自己。既应该知道自己在哪些方面特长,也应该知道自己在哪些方面不行。当别人要你鉴定你不懂的文物或是把握很小的文物时,你最好实言相告。这样做并不耻辱,别人也会理解。相反,如果你在别人口口声声“大专家”的恭维下抹下开虚荣心的面子,强行鉴定自己不懂或不太懂的东西,就只能是瞎说一气,这就会害了单位或个人,最终丢面子的还是你自己。此外,在鉴定文物时,对待别人也要头脑清醒。如有的人出于利益的需要,总想让你把他的假东西看成真的好售其奸。他们为此会编造出各种动人的事故来。讲什么这是祖传的呀、爷爷的爷爷做过什么大官,奶奶的奶奶当过宫女呀。或是这件东西是在什么什么地方挖出来,又如何如何流传的呀等等之类不一而足。故事情节完整离奇曲折,且讲得诚恳熟练自然,令你不由不动容。还有一种奇事:也有指真为假的。如有人将功赎罪某著名画家的大作拿去拍卖或出售给文博部门,就会有画家的子孙跑出来“捍卫”他的名声,说那张画是假的,侵犯了他爷爷的名誉权等等。实际上是因为画的所有权不属于他们,卖了那么多钱眼红!在鉴定中碰到上述种种不一的情况,鉴定者一定要头脑清醒,不要轻信故事和流言,而要相信自己的眼力和知识,独立做出判断,耿宝昌大师说:“鉴定时只带眼睛,不带耳朵!” 他把这个问题一语说到了位。

  至于在文物鉴定中要细心的问题,这是人们都容易理解的,似乎没有多说的必要,但事实上很多人并没真正能做到“细心”二字。如有的同志大而化之。鉴定时文物还没上手就说:“好!真的,不用看了。”实际上即使文物是真的,也还应该仔细看一下,其有没有毛病呢?(特别是一些不仔细看就发现不了的毛病)。字画有没有全色过?陶瓷有没有暗伤或补过?等等。一件完整的文物与破损修补过的文物相比,二者的价值往往相差是很大的,术不可不慎。

  6、学习学习再学习

  为什么要这样强调学习?是因为文物鉴定这门行当实在是太复杂、太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它象大海那样浩瀚,那样深沉。而我们从事文物鉴定的工作者充其量是在这个大海里的遨游者吧。一个人在大海里能游多远、潜多深呢?只能是尽力而为永无止境。在文物鉴定这个大海里,我们要想潜得深、游得远,就只能是学习学习再学习。向书本学、向实践学、向老师学、向同志学、向一切内行的人们学。做为文物部门的文物鉴定工作者,两眼即要向上,也要向下;即要向内,也要向外。这两句话的意思是:我们读专家的书、向专家请教、看馆藏文物珍品,大家都会很起劲、很认真、自然而然。这叫向上向内;但我们碰到外面的一些业余爱好的同志,碰到古玩市场,我们有没有耐心听听他们的意见,有没有兴趣看一看文物做假的情况呢?对于这种向下向外,有的同志就未必那么认真、热情和自然,甚至认为:他们?外行!那种地方?“新加坡”(新的假的破的)。诚然,我们读本系统内专家的书,向他们请教,看馆藏文物,这都是非常必要的学习渠道,也是主要的学习渠道。但改革开放二十多年,特别是最近十年来,人民的物质生活和文化生活都提高了。社会上有很多爱好收藏者,他们经过多年的摸索实践,已有一定的经验。有的人在某种文物的鉴定上甚至有很深的造诣,往往能谈出些真知灼见。我们文博部门的文物鉴定工作者,一定不要以“专业”、“内行”、“正宗”自居,不要放弃向他们学习的机会。真正做到不耻下问,向一切内行者学习。

  在学习的方法上,我们还应提倡独立思考,认真消化。对于书上说的,老师讲的,实物看的,不要一股脑儿全盘接受,照搬硬套。要多想一想,认真梳理。真正理解了才能消化,变为自己有用的本领。常言说:“尽信书不如无书”。同理,“尽信师不如无师”。一切都是辨证的。我们要把握处理好这种分寸关系。

  尽管目前文物鉴定还属于社会科学的领域, 但从长远看,要想做一个有出息的文物鉴定专家,一定要注意运用自然科学技术来鉴定文物的新动态、新技术。要努力学习它、掌握它。这样我们就可以插上两只翅膀而飞得更高更远。

  上述意见如果有点道理,也这样做了,那么我们文博部门的文物鉴定工作者的鉴定水平,庶几就会有一个明显的提高吧。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