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从子孙马桶说起

蔡利民   2005-03-25

  一、子孙马桶

  据说若干年前,外部世界对中国党政军不甚了解的时候,有两位外宾在街巷的许多人家门口看到排列着一只只精雕细绘的有盖木桶,感到十分好奇,就请教翻译,聪明的翻译灵机一动,说:“这是中国特有的袖珍流动厕所。”

  这“袖珍流动厕所”便是江南民间传统的便溺器具。使用时,坐于上,苏州人称之为“马桶”。可惜,使用起这种“袖珍流动厕所”来,既不卫生,又不方便,然而奇怪地是,直到今天,苏州人嫁女,陪嫁中还断断少不了一只马桶。这两年新住宅造了不少,“抽水马桶”也为许多中国老百姓所享用。但即使新房中卫生设备齐全,在运送嫁妆的队伍里,我们仍然可以找到那油漆得色彩斑斓油光铮亮的马桶,而且照例将其冠以“子孙”两字,叫做“子孙马桶”。

  人们何以对马桶要如此留恋不舍?马桶又何以要冠以“子孙”两字?这里面可大有文章呢。

  据人类学家的考察研究,发现人类分娩时的体位是随着人类文明程度的不断提高而逐渐发生变化的。据说,远古时代妇女是采取站立的体位来分娩孩子的。直到前不久,在一些处于文明前期的原始部落中,人们还能见到这种分娩形式(分娩的妇女叉开两腿而立,两手则攀拉着树枝或绳索之类的东西,以增加顺利产下婴儿的力量)。现在妇女分娩,大多是采用卧位了,而从立式分娩到卧式分娩这个漫长的发展过程中,坐或蹲,是妇女分娩普遍采用的体位。苏州等江南地区的妇女正是蹲坐在马桶上分娩的。

  看来,那桶不只是便溺器具,它还与生育有着这样一段渊源,怪不得要在马桶前冠以“子孙”两字了。苏州妇女骂起自己子女时,常用一句话是:“懊恼当初勿曾拿你们揿杀勒马桶里!”这骂的出典,概源于此。

  马桶既是生养孩子的器具,陪嫁中备了它也就意味着将来子孙兴旺是无疑的了。古书中常说:吴中之人信巫崇鬼。从这种类似于交感巫术的民间习俗中,似乎也可见到吴人“信巫”的影子;当然,今天的苏州人是谁也不会承认“信巫”。然而,此类带有巫术意味的习俗还有许多,如在发送嫁妆时,子孙马桶中要放五只红蛋。蛋为鸡子,蛋、诞又同音,放了蛋在桶内,今后也就会“诞子”于桶了。放蛋要放五颗,那是“五子登科”之意。子孙马桶带到男家,要取用时,又必先请一小男童在里边撒一泡尿,以为如此一来今后定会生个又白又胖的男孩。

  二、婚礼中的祈子习俗

  除了子孙马桶以外,苏州传统婚礼中的求子习俗还很多。

  我们苏州城乡有这样的规矩:婚礼前数日,新郎往往要邀请几位尚未成亲的男性亲友联床而眠,称之为“暖床”,作为将来生儿子的吉兆。结婚前一天,妇方要选多子的夫妇到新房“铺床”,其意亦在于此。常熟乡村的新娘到男家都要带几只篮子,“篮子”者,“来子”也。有些地方,新娘到男家还必带生蹄髈一只,即使今天,轿车已代替了花轿,也还是如此。车到男家,先将蹄髈递下,接新娘的便问:“熟的?还是生的?”车内即大声答道:“生的!”生者,生儿育女也。

  在喜堂供桌上龙凤花烛高烧,果盘内不能缺少栗子、枣子、莲子、桂圆之属,以讨“连生贵子”、“早生贵子”的吉利。新娘、新郎拜过天地和合之后,手拉红绿牵巾就要进入洞房了,此时地上要铺上麻袋,脚不着地,只能踏在麻袋上,几只麻袋相递而前,这便叫做“传宗(棕)接代(袋)”。也有以青布取代的,反正“传代”之意已有,也可将就了。

  洞房墙上,《麒麟送子图》是常见的。雪白滚壮的男童,骑坐在麒麟身上,一手持莲,一手抱笙,寓“连生贵子”。麒麟是“音中钟吕,步中规矩,不践生虫,不折生草,不食不义不饮夸池”的“仁兽”。这样的仁兽送来的胖小子,长大以后当然也必是仁贤富贵的了。也有张贴《鲤鱼跳龙门》的。鱼是繁衍力量最强的一种生物,此画的寓意即在多子,而且像鲤鱼一样,跃过龙门而成龙。悬挂在床帐上的“发禄袋”等饰物,也刺绣有石榴、瓜果等多子植物的图案,且有“花开百子”“瓜瓞绵绵”等动听的名字。有些人家,还要在新床新缛或子孙马桶里放上一刀草纸,一双鞋子。也无非是“早生孩子”之类的意思。有的人家新床上的被子一条条子铺着叠放的,压在被子上的盘子里放着大团子,四只被角上还各以一只团子压位。其意也总与祝祷团圆早得子有关吧。

  过去,挑去新娘方巾,一对新人坐床以后,就有男女双全有福之人将瓜子、花生、枣、栗等杂果一把把地抛散于喜床周围,这便是撒帐。据《戊辰杂钞》讲,撒帐始于汉武帝:“李夫人初至,帝迎入帐中共坐,饮合卺酒,预告宫人,遥撒五色同心花果,帝与夫人以衣裙盛之,云得果多,得子多也。”今天,苏州某些郊县农村还保留着撒帐习俗,有些地方虽然不再撒帐,但从向新郎、新郎撒纸花,撒彩色纸屑等习俗仍能窥见撒帐这种求吉求子古俗的影子。

  苏州人还总是要在新房的桌子上放一对“认食饭碗”,饭碗里除盛米以外,还要放桂圆、枣子、栗子以及染成红色的花生等。这一对饭碗又叫做“和合碗”,现在大多并列放置,原先则两碗一仰一合倒扣在一起。生养当然与性无法分开,此俗就不仅具有祈子的意思、简直将生育直接相关的性行为也暗示在内了。过去结婚要喝交杯酒,酒杯用红线系着,新郎新娘各饮半杯,然后交换酒杯,一齐饮干。饮后将杯子抛至床下。如一仰一合,则象征大吉大利。这里性的隐喻也是很明显的。

  三、拜佛祈子

  婚礼中的求子习俗只是一种提前的“未雨先缪”的措施,是否有效,还在未知之数。待到结婚之后,一年二年三年过去,而新娘却仍是毫无声息,那么不但为人子者的丈夫要急了,新娘子本人当然更要惶惶不可终日。于是又有一系列婚后的求子习俗。

  最简单的方法便是烧香拜佛。苏州许多庙宇都塑有送子观音像。膜拜送子观音当然是最“对症下药”的了,所以不孕妇女,趋之若鹜。苏州盘门内的开元寺,寺中有卧佛,睡在红绫被中,过去求子者多至此焚香点烛。除此之外,上方山的太姆,也是许多不孕妇女膜拜的对象。开元寺现在吴县机关大院内,当然不易入内,而上方山求子活动,却至今不衰。求子者一般要准备水果、糕点到太姆房中去讨一双太姆的鞋子带回家中,这就算大功告成了。这种鞋子,形似粽子,想来太姆之脚一定是三寸金莲了。所谓“讨”,当然是客气话,不化销几钿,恐怕是讨不到的。

  原始人对于自己身体的构造和功能茫然无知,当然要将孩子的出生看做是上天的一种恩赐;过去那些有迷信思想的人,没有学过生理卫生,当然也相信子息的有无,全决定于冥冥之中的鬼神。而生理卫生知识已经普及了的今天,婚后不孕,不去看医生而来拜菩萨,真有点使人不可思议。这也许就是所谓民俗的传承性,或社会心理的惰性吧。

  四、投石、摸秋与摩侯罗

  凡是到虎丘去浏览的人,都能在登山石级旁看到有几块巨石,据说江南才子唐伯虎曾在上面睡过觉,因它的形状像枕,人们都把它叫做“枕石”。游山者过此,都要远远地向它扔石子,如果石子正好扔到了枕石上而没有滑落下来,即为得子之兆。也许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是扔钱币了。

  “投石求子”的传说。当然是无稽之谈。这些巨石在地质学家的眼中看来,只不过是桑田沧海、地质变化的遗留物而已。但从民俗学的角度看,“投石求子”确是一种流传很广的祈子习俗。四川盐源县山上有一个叫做“打儿窝”的山洞,当地各民族中多有不孕妇女去膜拜,向洞里投石块,进者为怀孕之兆。贵州大方县白腊花若乡以及毕节农场黄泥村等处也都有向山洞投石块以求子的习俗。这种习俗或许与唐伯虎有一点关系。在苏州民间传说中,唐伯虎是个情场风流的才子,有“九美”、“十美”的传闻。“风流”总与生养沾一点边,枕石既作过唐伯虎的“卧榻”,当然就有祈子的功用啰。唐伯虎落拓终生,是个怀才不遇,郁郁寡欢的穷书生,说他情场风流,这实在是“冤哉枉也!”

  还有一种求子习俗与与虎丘有关。大约在宋明时期,许多地方流行一种泥塑的孩童像,叫做“摩侯罗”,每年七月七日乞巧节在市场出售,故而苏州等地又把它叫做“巧儿”,妇女购回家以祈得子,据陈元《岁时广记》记载:“磨喝乐(即摩侯罗),南人目为巧儿,今行在中瓦子后市街众安桥,卖磨喝乐最为旺盛,惟苏州极巧,为天下第一。”《秦淮画舫余谈》也说:“《方舆胜览》载平江府有摩侯罗……近时虎丘人技最擅长。”摩侯罗对生养当然无济于事,闻名天下的虎丘捏像,可能正是在捏塑摩侯罗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它这种始料未及的历史功绩,我们当然是不该抹杀的。

  过去苏州还有“偷瓜祈男”的习俗。此俗又叫“摸秋”。每到中秋之夜。妇女们要在庭院里放上方桌,桌上陈列红菱、石榴、柿子等鲜果和月饼,点红烛,烧斗香,祭拜中秋圆月,祈求家人团圆。斋过月宫以后,就要三五成群去赏月,而这期间一个重要而隐秘的活动,便是到田野去偷摘南瓜。“南”、“男”同音,摸到南瓜就带回家藏于绣被之中,以为宜男之兆。这一夜偷瓜,瓜主是不会嗔怪的。到后来干脆就摘了南瓜相互赠送了的。苏州诗人蔡云《吴歈百绝》中有诗云:“早烧香斗祝团圆,蜡炬生化未肯残,偷得番瓜藏绣被,更无情绪倚栏杆。”可见当时苏州此风还大盛。

  中国是一个嫡长制延续了几千年的国家,传宗接代,承嗣香烟是头等大事,所谓“五刑之属三千,罪莫大于不孝。”、“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而仅生女儿往往不被看做是有后的,妇女生不出儿子,根据“七出之条”是可以名正言顺地被休回去的。所以“求子习俗”求的是“子”,即使已经生了女孩也还是要继续求的,只不过多几种花头罢了。像生了女儿,吃满月酒只能单满月,“单”即含有“一个够了”之意。满月酒宴上只能吃鲤鱼,不能吃鲢鱼等等。连女孩儿起名,也可看出这种“重男轻女”的心理。常常有“祁子”的成份,如像“根娣”(跟弟)、“招娣”(招弟)、“招媛”(招男,苏州话中,“媛”与“男”同音)、“根媛”(跟男)等等。为得一子,也真是动足了脑筋。

  五、希望

  在茹毛饮血的远古,生育直接关系到原始群体的存亡与兴衰,而原始人对生育的认识又十分模糊,生殖崇拜与求子巫术的产生是毫不奇怪的。在漫长的封建主义社会,人们迫于封建伦常或“养子防老”的现实,形成许多求子习俗也是理所当然的。今天,医药科学十分发达,完全可以解除绝大部分人的不孕之忧,而且“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人口政策也以一胎为限,求子已成为多余之举。

  国外有科学家指出:目前最大的环境污染乃是世界性的人口爆炸,众多的人口,加速了地球资源的消耗,提高了整个地球上废水、废气、废物排物量。交通拥挤,住房紧张,环境嘈杂……中国已经是一个拥有13亿人口的泱泱人口大国,当是我们和求子习俗,与“多子多福”、“重男轻女”这类陈腐传统观念告别的时候了。而那些从“子孙马桶”到“投石”“摸秋”种种稀奇古怪的求子习俗,我们希望它们已经只是民俗研究的对象,和人们饭后茶余的谈资,于其妄信旧俗,不如相信科学。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