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百家争鸣] 醴陵釉下五彩

刘恒升   2005-03-25

  清朝末年,中国封建社会陷入风雨飘摇之中。与之相伴,中国的陶瓷生产也日渐衰退,但在整体衰退的同时,却出现了几个闪光的亮点。如光绪末年到民国初年的新粉彩、浅绛彩,宣统时期的青花瓷,都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醴陵釉下五彩瓷也是在这个时候烧制成功的。历史上的彩瓷工艺有釉上彩和釉下彩两种基本方法。釉上彩是明朝宣德时期发明的。这时的彩瓷有青花单彩、青花双彩和青花多彩等几种。用两次烧制的方法烧制多彩瓷,是中国也是世界彩瓷工艺发展史上的一个重大突破,是一个了不起的发明。釉下彩在明朝宣德之前,只烧成了釉下单彩或三彩而无法烧成釉下五彩。因此,醴陵釉下五彩的烧制成功,是我国陶瓷业发展史上的又一个重大突破。由于釉下彩瓷的色彩隐于釉下,既特别鲜亮有不易磨损,虽历经百年仍鲜艳如新。当年醴陵釉彩瓷以其洁白如玉的胎质和柔和艳丽的彩绘,不仅驰名中外,成为当时世界上的一流瓷器,而且足以和景德镇最好的彩瓷分庭抗礼。笔者就有一件光绪年间烧成的醴陵釉下彩瓷笔筒,虽经百年,却仍然光彩照人靓丽如新。

  醴陵处于湘东,清初广东人在醴陵山发现瓷土,创设瓷场。由于沩山瓷土质地较好,开采又易,几年之内,醴陵瓷业有了相当的规模。从清初到光绪中期,醴陵瓷业产量很大,供不应求。但工艺落后,所产瓷器都是日用土瓷。

  1905年清政府官员熊希龄赴日本考察,见到了日本的釉下彩瓷,其艳丽的色彩使熊希龄非常喜爱,便萌发了在中国烧造釉下五彩的念头。

  次年,清政府批准熊希龄呈文,拨库银一万八千两,后又召集商贾,在醴陵创办了湖南瓷业公司和瓷业学堂。瓷业公司聘请的彩绘艺人中,多为湘地书画名家,加上瓷业学堂速成班毕业的一批学员,还请了景德镇烧瓷艺人和日本瓷匠作知道。经过多次试验,终于在1908年光绪去世之前,烧制出色彩缤纷、晶莹润泽、清雅明丽的中国釉下五彩瓷。清宣统二年,南洋劝业日报曾发表过一篇评论醴陵釉下五彩的文章,其曰:“前年春,偶游湘中,见该省所出釉下花瓷者,不仅青、红两种,且千门万类,各尽其长,不禁惊奇叫绝……其色泽之鲜明、绘画之精致,更较前进步,且多新发明。紫色、黑色两种及釉下刷花,犹觉枝枝叶叶、秀色可餐,把玩之余,令人不思释手。”自1909年至1915年,醴陵釉下彩瓷先后四次参加国内、国际赛会,在武汉劝业会、南洋劝业会、意大利都朗博览会和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上均获得金牌奖。对醴陵釉下新瓷取得的成功,当时举国若狂,各地来醴陵贩瓷者络绎不绝,风靡一时。

  清亡后,军阀混战,1918年,湖南瓷业公司毁于兵火,仅仅出现20年的醴陵釉下彩瓷,自此开始停烧。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在党和政府的支持下,于20世纪50年代,经前辈艺人吴寿祺主持,醴陵釉下彩瓷得以恢复生产。釉彩品种、绘画工艺题材内容等,均远远超过清末民初水平。现在醴陵釉下彩瓷,已经有100多种不同色相的色彩用于釉下装饰。工艺成熟使醴陵釉下五彩能够表现多种不同题材不同风格的瓷画。

  1958年春夏之交,醴陵陶瓷研究所为中央领导同志烧制称为“胜利杯”的带盖茶杯60件;1959年为人民大会堂烧制两批共600套主席台用杯。

  几十年来,醴陵釉下彩瓷还造就了一批著名的彩瓷绘制大师。

  醴陵釉下彩瓷,由于其特有的艺术品性,无论是初创时烧制的,还是在现代烧制的精品都有很高的收藏价值,特别是光绪、宣统年间烧制的作品,流传至今的不会超过几百件,光绪年间的就更加稀有了。

  从观赏角度来说,由于其色彩上罩有一层透明釉,使其光亮如鲜。从收藏角度来说,由于釉下五彩瓷是直接在毛坯上作画,对画师技艺要求就非常高,由于是在高温下一次烧成,技术上很难把握,目前还只有个别瓷场能够烧制。

  正是这种稀有性和难以仿冒的特点,即使是新作的釉下五彩精品也具有很高的收藏价值,民国初年或光绪末年的醴陵釉五彩瓷,以及吴大师等制作的现代作品更是值得收藏的珍品。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