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城隍——冥界的地方官

郑士有   2005-03-18

  在科学思想不发达的时代,各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第二世界”——神灵世界。中国古代也有自己的“第二世界”这就是由天宫和冥界(阴间)构成的神鬼世界。冥界的主宰是阎王(佛教传入而形成)和东岳大帝(中国原有的冥主)。天宫和冥界都有一套仿封建官僚制度的“领导班子”。冥界除了阎王和东岳大帝外,还有一大批鬼吏鬼卒,其中城隍神是冥界的中层官吏,相当于中国古代的知州、知府、知县、是冥界的地方官。

  城隍神,唐宋以后,随着城市经济的发展,名声显赫,几乎每个城市都建有一至两座城隍庙。但是,它的前身仅是一位地位卑微的沟渠神(水庸),列于八蜡神的第七位。它大概是对农田中纵横交错的沟渠神话的结果,是农业生产中祭祀的神灵。原始村落形成后,为了保护村民的安全,往往在村落的周围围上篱笆或土墙,挖好深沟,沟渠神又成了村落的保护神。有些村落地理位置较好,人口迅速增多,出现了物资交换的集市,逐渐形成城镇。最初的城镇只不过是大的村落而已,像其他村落一样在四周有环沟和简易防御建筑物。伴随着历史的发展,城市的功能逐渐与村落脱离,因为城市经济相对来说比较繁荣和富裕,简易的防御建筑物逐渐被高大的城墙所代替,围沟也成为又宽又深的护城河,村落保护神——水庸升格为城市保护神——城隍神。

  早期的城隍神,从神格而言属自然神。到汉代,出现了正直之人死后为城隍的观念,城隍神从自然神演变为社会神。汉代名将名相纪信、灌婴、英布、范增、箫何等都被后人奉为城隍神。这种观念对后世影响极大,后来的城隍神几乎都是由生前正直之人充任的。如杭州城隍周新,广东南海人,为人“廉明刚直,锄强伸枉”。明朝永乐年间任浙江按察史,后受锦衣卫指挥使纪钢诬陷入狱,惨遭迫害,体无完肤,他还敢在皇帝面前拒理以争:“臣奉诏擒奸恶,奈何罪臣?”最后被杀。因其“威灵赫耀浙东西,正直无私莫与齐”,杭州人奉他为城隍。又如上海松江府城隍李待问,则是一位抗清名将。明代末年,清兵包围松江城。李待问和陈子龙、章简等率领义军,固守松江城。松江城城墙高、护城河宽,清兵一时难以攻入。坚守二个多月,弹尽粮绝。城破后,李待问让残余义军冲出重围,他自己回府,写下遗书,希望清兵少掳少杀人,爱护百姓,然后自刎而死。松江人特别感激他,奉立为城隍神。

  城隍神的职能原为城市保护神,唐代以后,城隍神加入了冥官系列,他的职责范围大大增强。主要有以下几方面:

  一、护城保民

  如相传上海城隍秦裕伯就曾救过全城人的性命:清朝初年,大批海匪侵犯骚扰上海城,“王总兵诬民通贼,周巡抚惑其说,将俟鸡鸣纵戮。是夕,周见裕伯神降,摇首数四,遂释”(《上海县志》)。城隍显灵,吓住了巡抚,避免了一场大屠杀。又如《古今图书集成·神异典》引《广异记》中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唐开元年间,滑州刺史韦秀庄在城楼见到一位“长三尺许,紫衣朱冠”的人来参见,自言是城隍神,并告知黄河神因要伸直河道,欲毁滑州城。为了保住全城,他要同黄河神决斗,请求刺史派弓箭手相助。五天后,果然有青气、白气相索绕,秀庄命人射白气,气渐灭,黄河神败退,原先黄河水已近城楼下,后退至五六里外。城隍神“护城保民”的领域很广,除上述例子中免遭全城毁灭外,还有停雨放晴、久旱降雨、除妖崇、祛瘟疫等,甚至发生狼患、虎患也要城隍神出面解决,如清道光年间寿阳县令钟汪杰就正儿八经写过一篇《祭城隍讨狼文》:

  ……兹岁春夏之交,邑之西乡多狼患,伤害童稚,乡之人目为神狼,不敢捕。有知其妄者,又以邑旧无猎户,不能捕,狼益肆虐。旬日间毙数人。乡人始来告余,请出示督役往捕之。盖将以天子之命官,守天子之土守,籍天子之威灵,以为民除害,使民之不敢捕者捕,不能捕者能。而今而后,狼将无所施其残害耶。顾又思之,狼阴畜也,性险而忍,其出也以夜。神为治阴之官,能理阴以佐阳,故无地无神、无日无夜不有神游,以默佐生人之治。今狼为害,当籍神力以除之……爰及乡人之所告,以转告于神,神其将为民除害,使阴类廓清,阳生普壮,并以佐圣天子爰养万民之治,斯神之功也愈大,而民之祐也亦隆,神其听之哉!尚享。

  堂堂的朝廷命官、一县之长,居然为狼患而专门写一篇祭文,祈求城隍神帮助消灭狼群肆虐之患,貌似滑稽可笑,但邑令作此文时肯定是很认真的。

  二、处理阴间事务,管理弧魂野鬼

  民间俗信认为:人的“寿数”将尽时,由城隍派无常、勾魂鬼到人间勾取该人的魂魄,然后由城隍派皂隶将他押到东乐大帝处接受“审判”。因此,在地方上城隍神是鬼的“长官”。

  其一是惩治恶鬼。如清代袁枚《子不语》卷三中就记载了一则城隍嫉恶如仇、怒斩害人的恶鬼的故事:一名叫马大的鬼,奸淫台州朱始女,事发后被城隍仗打四十,戴长枷示众。其妻(也是鬼)为夫报仇。“以手爪掐妇眼,眼几瞎”,城隍获悉后,腰斩了这对夫妻鬼。表现了城隍神秉公办事、善恶分明、不庇护“臣民”作恶的品性。

  其二,安抚孤魂野鬼。对于那些蒙冤屈死的冤鬼、那些无人定期祭祀的孤魂野鬼、非正常死亡的夭折鬼、客死异地的残鬼,城隍则主持公道、澄清史实。尤其是每年清明、七月半、十月朔的“三巡会”,城隍神主祭厉坛。安抚孤魂野鬼。如《上海研究资料续集·风土》中说:“旧时祭厉鬼是列入政府的祭奠的。府、州、县、乡都设有厉坛。清朝《杭州府志》记除郡厉坛外,乡厉坛共有330所,每在清明、七月望、十月朔祭无祀鬼。这种祭祀很特别,是要通过冥府的官员出面赈济的。以旧上海为例:清明前一日由县官行文给城隍,城隍神便在那一天到邑厉坛去赈济各义冢幽弧,到晚上才用彩灯迎回庙。仗卫整肃,邑人执香花拥道者甚众,舆从 骈集,常有四五里。”厉鬼作崇,对充满迷信思想的人来说是很可怕的,但人又毫无办法,只好请厉鬼的上司——城隍神出面解决。城隍每年三次亲临厉坛,上供品,点香烛,送冥钱,既是对厉鬼的抚恤、收买,也是对厉鬼的威慑、警告。

  三、管人间不平之事

  如明代郑仲夔《耳新》卷四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弋阳陈某的耕牛被人偷走,多处查询无下落,泣诉于城隍神。过了三天,偷牛贼突然狂语自招,说城隍派人来抓他,责打数十杖,这是一则城隍惩罚盗贼的故事,清代袁枚《子不语》卷五《吴三复》则叙述城隍惩治侵吞他人财产者之事:顾心怡设计骗取了吴三复三千金,又设计焚毁其他凭证,吴三复失去证据,口说无凭,无法打赢这场官司,只好求助于城隍神,冥间的城隍似乎洞察一切,惩罚了顾心怡及其同伙。此类故事在民间流传甚多。说明城隍不仅掌管冥间事务,也管人间不平之事,只要向他祈求,他总是能主持正义,惩罚作恶者,为人伸冤。

  明代是城隍信仰发展的很重要时期。民间传说朱元璋生于土地庙中,对土地神非常感激,恩及土地的“上司”——城隍。洪武二年,即对城隍赐封号。封京都、开封、临濠、太平、和州、滁州六地城隍为王;其余府为威灵公,秩正二品;州为灵佑侯,秩三品;县为显佑伯,秩四品。后虽撤消了城隍的封号,只称都城隍、府城隍、州城隍、县城隍,但下诏令规定:1、各府州县必须建城隍庙,而且城隍庙的规制与官署衙门相同;2、由最高地方长官出面主持城隍祭祀活动;3、地方官上任伊始必须到城隍庙上香,向城隍神报到。这样把城隍信仰完全同封建官僚体制联系了起来,出现了一阴一阳两个“衙门”,而且在某种程度上阴间“衙门”的权力还超出了阳间的“衙门”。朱元璋的目的很清楚:“朕设京师城隍,俾统各府州县之神,使人知畏,人有所畏,则不敢妄为”,利用神鬼的迷信,震慑臣民,以维护其统治。其后果是:一方面促使城隍信仰遍及全国,城隍神家喻户晓;另一方面,城隍神与封建官吏相联系,使城隍神的声誉日渐下降。因为明代以后,封建制度转入没落期,官吏贪污腐化,官场腐败。因此,在明清时期的民间传说和文学作品中,城隍神常被作为封建官吏的象征,因其贪财、无能、腐败而受到抨击和嘲讽。如《集说诠真》引《新齐谐》中的陇西城隍,竟为了一点三牲祭品而护佑盗贼偷盗成功;《子不语》卷八《蒋厨》中的城隍皂隶干起了诈人钱财的勾当。完全是封建社会中贪官以及仗势欺人的狗腿子的模样。

  总之,从历史发展的情况看,城隍原先只是一位城镇保护神,唐代以后成为冥官,后来权力逐渐增大,不仅管冥界,人们的事也要插一手,明清时期成为与人间地方长官平起平坐甚至权力超出的冥界的地方官。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