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藏缘

刘志勇   2005-03-11

  收藏讲究缘分,当您与某物有缘时,该物或迟或早都会属于您,甚至在您意想不到的时候百里千里地归藏到您手上;当您与某物无缘时,该物就是摆到了您的眼皮底下,您也会视而不见,却被别人揽入囊中。不久前,我就真真切切地体验了一次这"缘分"的奇妙。

  那是在星期六郑州古玩城四楼顶的早市上,当我转游到摊摆着的一堆瓷片跟前时,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胡乱堆放着的瓷片,立即判断出基本上都是老的,都是普通货色,而且品相不佳。除几块元钧和金代红绿彩小片外,稍大一点的差不多全是金、元、明时期的磁州窑系河南登封、焦作、宝丰一带窑口生产的民间日用瓷的碎片,标本意义不大。但是,盘腿而坐的摊主膝前的几块片片吸引住了我的目光,令我欲走却留。三块半个火柴盒大小的宋绞胎片,二块香烟盒大小的酱彩珍珠地片,还有二块白地黑字的碗底,一写"月"字,一写"花"字,皆草书,笔画粗犷有力;然而这并没让我动心,令我心头为之一振的是那两块珍珠地残片。于是客气地请摊主将它们递过来细瞧,觉得应是梅瓶上腹部的残片,纹饰似为人物,不经意间随便拼对一下,竟然合缝严密,原来是一块上的。两个半块上分别是人物纹饰的上半身的半边,二者合一,一个缺了下半身的人物形象呈现在眼前……。更让我根本不曾料到的是七天后在许昌市的古玩地摊上,一位与我有过一面之交的小贩神秘兮兮地从破手提箱里摸出两块珍珠地残片来,说是稀有标本,问我感不感兴趣。我接过来一看,又是两块酱彩珍珠地片,而且也是梅瓶腹部的。纹饰内容一时分不清是什么,顺手拼对一下两块片片,竟然又合二为一,而且看出刻划的主题纹饰应是人物的下半身,我忽然下意识地猜想-——这要是与数天前收藏的珍珠地人物纹半身片能是一个上的该有多好啊!或许就是这样一丝渺茫的希望,鬼使神差,掏钱留物。怀着愿天助我诚的心情把两块残片带回了家。顾不上洗一把风尘扑扑的脸,顾不上喝一口水润润干渴的嗓子,立即将四块瓷片拿到桌上拼对。其结果令我欣喜若狂,禁不住哈哈大笑一声。这四块酱彩珍珠地瓷片确确实实是一个梅瓶的半边腹部,上面刻划一位宋时人物:头戴方巾,胖圆脸庞,长髯飘拂,着宽肥的齐脚长衫,衣带松散,随风飘动;上身坦胸露乳,腹肥脐凹;肩扛一杖,杖后端挑系着装酒水用的葫芦,右手扶握于杖的前端,左手似正往腰间拉扯着衣带。头微前倾,双眼似闭还睁。整个人物的相貌举止,活生生地表现出了一位酒后而归、半醉半醒、蹒跚行进的醉者形象。艺术表现手法别具一格:主题画面的线条简捷明快,准确流畅,给人一种行云流水般的飘逸感。主题画面周围戳印细小密集的珍珠地花纹;线条疏阔明朗的主题纹饰与细小密集的珍珠地辅助纹饰一简一繁、一明一暗,对比显著,则进一步烘托突现了主题人物的形象。这俨然就是一幅宋人的写生素描画。一幅宋画的市场价值是多少啊,何况还是永不退色的釉下瓷画!

北宋 登封窑珍珠地太白醉酒图瓶

  瓷器上刻划珍珠地纹饰,此技艺盛行于宋金时期北方的磁州窑系,河北的观台窑、彭城窑,河南的鹤壁窑、登封窑、密县窑、当阳峪窑等都有烧制,其具体制作过程大致是先在器物的素胎表面敷一层白色化妆土,待其半干后用锥状工具刻划主题纹饰,主题纹饰周围的空间用管状工具戳印出细小密集的圆圈,形成所谓珍珠地,接着将刻划、戳印出的阴线内上色,然后罩以透明釉入窑烧成。因制作工艺较复杂,凡采取珍珠地装饰的器皿,一般来讲其档次等级较高,使用者多是达官显贵,不会是平民百姓;又因其产量不大,流传至今极为有限,所以也是古陶瓷收藏爱好者梦寐以求的珍品。

  望着面前这块曾四分五裂,零落异方,而今又重新聚合如初的酱色珍珠地人物纹饰梅瓶残片,我一遍又一遍地暗自感叹,这就是有缘分啊!但又怎是一个缘字所能了得-——假如我不喜欢收藏古陶瓷,并且没有相关的历史的、文化的、艺术的知识,也没有分辨真赝的眼力,没有对几块古瓷片所具有的多重价值的认知力,没有勇气舍得甩出数额不低的人民币去购买,那么这幅珍贵的宋人瓷画还会与我有缘吗?所以,与其说"缘藏玄机",不如说"缘须有根基"啊!

北宋 登封窑珍珠地太白醉酒图瓶(里内)

北宋 登封窑珍珠地太白醉酒图瓶(细部)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