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毕生心血的收藏

董三军   2005-02-25

  ——徐悲鸿和他的收藏

  徐悲鸿是我国杰出的艺术大师、美术教育家,早年留学法国,曾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和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他的作品表现了高度技巧,有浓厚的民族特色。他不但被誉为中国现实主义美术教育的奠基人、中国现代绘画之父,而且还是著名的收藏大师。

  掀开中国灿烂的绘画史,唐、宋、元、明、清时代的绘画取得了辉煌的成就,但古画的流传历尽浩劫,由于朝代的更迭,战争的席卷,乱世的频繁出现,毁去了无数翰墨精品,特别是清末时期,社会动荡,外寇抢掠,更使传世之宝遭到洗劫,致使古代的近代的绘画收藏为数甚少。面对这种形式下,徐悲鸿付出毕生心血,收藏散落辰星,不惜高额价格,收藏了一千二百幅历代绘画作品(现藏徐悲鸿纪念馆),它包括了唐、宋、元、明、清及近代名家代表作。如:唐朝的《八十七神仙卷》,宋朝的《朱云折槛图》、《罗汉像》明朝的《梅妃写真图》、《右军书扇图》,清末的《风雨归舟图》,还有任伯年、齐白石等大量的佳作。徐悲鸿在欧洲留学期间,也收藏了许多名家的油画作品,如:达仰的《男人体》、《奥菲利亚》。康泼夫的《在包厢里》、《观剧》、具拉尔的《女人像》等等,其中,徐悲鸿对达仰的《奥菲利亚》和我国唐朝的《八十七神仙卷》的收藏,历经坎坷,便愈加珍贵。

  1919年,徐悲鸿赴法国留学。他就学于巴黎高等美术学校,在弗拉孟的画室学习。弗拉孟是一个历史画家,并精于肖象。达仰是徐悲鸿的校外老师,也对徐悲鸿影响颇深。达仰在少年时期曾受业于柯罗,柯罗是19世纪法国最杰出的风景画家,他明确提出了“面向自然,对景写生”的口号。他甚至还说过:“我唯一的爱人是大自然,我终生对她忠贞不二。”但他也是一个非常杰出的人物画家。达仰却深受柯罗肖像画朴素、庄重风格的影响。徐悲鸿被达仰的油画作品《奥菲利亚》感动得热泪滚滚,并付出千心万苦收藏了此画。

  画面中的人物是莎士比亚著名的悲剧《哈姆雷特》中的女主角,她是在一场王室斗争中无辜的牺牲者。

  此画生动地表现出奥菲利亚失恋后的精神失常,不幸失足溺水。画面着重刻画了这位纯贞的少女在临死之前瞬间的呆滞的眼神和惆怅的表情,反映出她极度痛苦的心理状态。她手里紧紧地攥着紫罗兰、荨麻、延命菊,失神地坐在杨柳树枝上,把自编的花圈挂在枝头。细细的树枝再也承受不住她身体的重量,她压断了树枝坠入了湍急的河水里。纯洁而痛苦的爱情就这样也坠入呜咽的河流。此画反映人文主义思想的题材,达仰着重刻划了奥菲利亚痛苦的心理变化。这也渗透出达仰的怜悯和同情之心。徐悲鸿被达仰的作品和达仰的慈善之心深深地感动了,久久不忍离去。当他决定了买下此画时却身无文,因为他留学时非常贫穷,甚至连吃饭都发愁,哪还有钱买画呢?他在画前排徊了很久很久,把达仰悲天悯人的呼声同自己国土的命运和心底里涌动的爱国主义情怀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于是他收藏此画的欲望越发强烈,他决心不惜一切代价买下此画!最后终于想出了主意,他请求画店老板为他保留此画,回去凑钱。他的真诚打动了老板,老板答应了他的要求,但时限不得超过三个月。

  徐悲鸿满怀信心地为筹集画款奔走,但筹集这样一笔巨款又是何等艰难!在一位新加坡的朋友黄孟圭先生的相劝和帮助下,徐悲鸿与黄先生一同启程前往新加坡,黄孟圭先生将徐悲鸿介绍给华侨巨商陈嘉庚先生,徐悲鸿便为他画了一幅油画像。当徐悲鸿接到陈嘉庚先生的这二千五百元现大洋赠款时,他的激动和喜悦,简直难以言表。便立即将这笔钱汇往巴黎的画店,他朝思暮想的收藏终于如愿如偿(此现藏徐悲鸿纪念馆)。

  为了报谢陈嘉庚先生,徐悲鸿又画了马克思和托尔斯泰的油画,赠给陈先生所办的厦门大学。

  1927年,徐悲鸿回到了阔别已久的祖国,伴随着他投身爱国主义创作和复兴中国美术教育事业的同时,又开始了他历尽坎坷的收藏。

  1937年徐悲鸿收藏了唐朝的《八十七神仙卷》(现藏徐悲鸿纪念馆)。

  《八十七神仙卷》是道教壁画的粉本,为白描人物长卷,全长:2公尺88公寸,宽为:30公寸,卷之上端亦经割损3.4公寸矣,所以称残卷。

  画面中写一浩荡的神仙队列在云中行进,去朝拜元始天尊。八十七位神仙中有三位道教帝尊、六位神将、十位真人仙人和六十八位仙女玉女。无论是人物比例,透视的准确,结构的精美,神情的高贵,还是构图的宏伟,线条的劲健,节奏的韵律,均使列队行进的神仙形成了“天衣飞扬,满壁风动”的艺术感染力。

  万线齐鸣的描绘,将众神仙无一雷同。三位帝君,身材魁梧,面像慈目,给人以普渡众生之感。六位武士神将,手持兵器,神态威严,发须飘动,尽情地表现出武将的神圣。十位男性真人、仙人呼应在前后两端,容颜不一,年龄有异,个性特征分明。六十八位仙女、玉女,形态飘逸,驾云飞动,轻灵天成。所有的道具包括衣冠、衣带、环佩都无一懈笔,用笔游刃有余。画家考虑到画面上阑干平板,于是又护以行云。各神仙动作变化微妙,优美和谐,犹如“九韶”之乐,令人领略到“曹衣出水,吴带当风”的具体含义。

  中国的宗教壁画在唐朝发展到了鼎盛时期,吴道子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人物。他在当时的长安、洛阳的寺院庙里所绘壁画三百多间。吴道子在中国美术史上的地位与古希腊的班尔推侬浮雕的总设计师菲狄亚斯的地位是相等的,他们都是艺术之神,其作品令人一代销魂。虽然,唐朝的《八十七神仙卷》要比古希腊的古巴比农神庙的浮雕晚一千二百多年,但他们的艺术价值、艺术造诣、艺术的辉煌和魅力都是可以相提并论的,都像璀璨的明星,闪烁着不朽的光芒。

  《八十七神仙卷》仅仅是白描粉本就已经美妙的如此程度,令人目不暇接,假如放大数十倍于墙壁上,敷以丹青,可想会是何等灿烂辉煌。

  此卷是徐悲鸿在一次香港展出时偶然得到。

  那是1937年的香港大学之展,徐悲鸿的好朋友许地山邀请徐悲鸿去看一位德籍夫人的收藏。当徐悲鸿发现此卷时,眼睛陡然一亮,那展开画卷的手指因激动而在颤抖。他即刻拿出了随身携带的不足一万元钱和自己的七幅作品作为交换,回到住所他便在画上加盖了“悲鸿生命”的红色印章。兴奋之余提笔书跋道:“……呜呼!张九韶于云中,奋神灵之逸响,醉予心兮予魂,愿化飞尘直上,跋扈太空,忘形冥漠,至美飚举,盈盈天际,其永不坠耶,必乘时而涌现耶!不佞区区,典守兹图,天与殊遇,受宠若惊,敬祷群神,与世太平,与我福绥,心满意足,永无憾矣。”(此资料在徐悲鸿纪念馆收藏)

  徐悲鸿的题跋极度地表现出得到这幅国宝而感到庆幸,题跋大意是:他仿佛听到最好的音乐在云中凑响,那是神仙的乐曲,我的心,我的魂愿化成飞尘飞上天去,忘记了一切,永远与这样的境界在一起,这种永远都有不会消亡的美,这种神际带着这种感情到天上去听神一样音乐的凑响,在此境界里能看到了无穷无尽的美。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能够得到并保护这幅国宝是上天赐予我的特殊待遇,所以我受宠若惊,并祈祷《八十七神仙卷》能够给我带来和平,给我带来幸福,我也就心满意足,永远没有遗憾的事了。

  可万没有想到,五年后却因丢了这幅国宝,而使他的精神上遭受了致命的打击。

  那是1942年5月,徐悲鸿在云南昆明的武成路举办劳军画展,从画展开幕的第一日起,空袭警报就一直不断,但观众还是异常踊跃。画展收入当日即达十万元。为了满足观众的要求,从第二日起,开展时间和日期都相应延长。徐悲鸿将这次画展所得收入全部捐赠 给云南政府,作为劳军之需。

  正当徐悲鸿沉浸在成功的喜悦之时,沉重的打击像一阵飓风袭来。那天,他在云南大学映秋院的二层办公室里整理作品,突然,空袭警报响起,徐悲鸿迅速与其他人一起跑进了防空洞。等空袭警报解除,他回到住所时,发现门和箱柜都被撬开,自己的三十多幅作品和国宝《八十七神仙卷》不翼而飞。徐悲鸿像迎头挨了重重一击,顿时头晕目眩,仿佛五脏六腑都在剧烈翻腾。

  虽然立即报告警方查找,但是,几天过去后,仍然杳无踪影。悲鸿忧心如焚,三天三夜食不下咽,夜不能寐,日夜焦急地期待、幻想着那心爱的国宝能相安无事地回到他的身边。悔恨、紧张、焦灼和期盼交织在一起,使他终于病倒了。经过医生检查,发现他的血压很高。从此,又种下了高血压的病根。这是他英年早逝埋下了致命的病根,十多年后,他竟以此病过早地的离开了我们。

  他曾悲伤地赋诗道:

  想象方壶碧海沉,帝心凄切痛何深。

  相如能任连城璧,愧此须眉负此身。

  他以我国历史上蔺相如能保住和氏璧的故事作比拟,而深深地谴责自己痛失国宝,这是他终身的憾事,他担心国宝再次流落到国外去。

  多少个岁月使他在挂念中度过,当徐悲鸿依然感到“愧此须眉负此身”的时候,一个极为意外的消息使他为之振惊。当他得知朝思暮想的国宝在成都的消息时,他的心里再次燃起兴奋之火,周身的热心沸腾。他坐立不安的地屋里踱来踱去,便即刻决定前往成都,可又转念一想,他的行动一旦传到藏画人那里,藏画人会将画毁掉,以消脏灭迹。于是,徐悲鸿很快取消了这个决定。担心之下,与爱妻廖静文商量后决定,委托一位新加坡的朋友前去成都。徐悲鸿再三嘱咐他,要先与藏画者交朋友,然后再与他商量买回此画。

  国宝失而复得,是徐悲鸿用20万元现款和自己的十幅之多的作品换回的。徐悲鸿万分惊喜,望着眼前逐渐展开的长长的画卷,他扶画的手再次地颤抖着,像重逢了阔别已久的故人,激动得两颊通红。虽然画卷展露出一丝残缺风尘,“悲鸿生命”的印章被挖去,题跋也被割去,但徐悲鸿看到87位神仙安然无恙,飘飘欲飞地优美体态时,他依然激动不已,当即赋诗抒发那难以抑制的感情。

  得见神仙一面难,况与伴侣尽情看。

  人生总是葑菲味,换得金丹凡骨安。

  1948年,徐悲鸿将《八十七神仙卷》重新装裱,请张大千和谢稚柳写了题跋(此跋和画现在徐悲鸿纪念馆收藏)。

  徐悲鸿为了收藏一幅心爱的作品,不息一切代价,历尽千辛万苦,他收藏的一千二百幅历代佳作渗透着他深深的足迹,流淌着他滴滴的血汗。那一张张闪光的作品都记录着一件件传奇故事和历经磨难的经历。他倾尽一生心血的收藏为我国百世奇珍的艺术宝库增添了不朽的光辉。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