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专家点评] 隋唐 张好好诗卷之二

王洵 

  唐代不少著名诗人均擅书,并留下了书法作品,如李白《上阳台帖》、贺知章《孝经》、李郢《七言诗稿》,张旭更是知名,“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杜甫《饮中八仙歌》)。

  “烟笼寒水月笼沙,夜泊秦淮近酒家。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这首“泊秦淮”是唐代诗人杜牧的一首名作。南京曾是六朝都城,秦淮河西岸是酒家林立、声色歌舞的景象。豪门贵族、官僚士大夫在这里饮酒作乐、纸醉金迷,直至唐代,这种景象一如既往,故尔杜牧有感而发。表面看“商女不知亡国恨”是遣责歌女,真正“不知亡国恨”的是那些花天酒地者—晋绅、官僚们,至今还在唱《后庭花》。《玉树后庭花》被认为是靡靡之音,所谓“亡国之音”。陈朝的灭亡原因很多,但朝廷上下不理国事,沉湎酒色之中寻欢作乐,又当是主要因素了。之所以费笔墨谈杜牧的“泊秦淮”,是因为今天介绍的一件书法作品《张好好诗》卷即与杜牧有关,并且和一位歌妓也有关。

  杜牧是唐代著名诗人,人称“小杜”,人所共知,毋庸多说。但他同时还是一位很有成就的书法家。董其昌曾评“牧之书‘张好好诗’,深得六朝人风韵,余所见颜柳以后温飞卿(庭筠)与牧之亦名家也。”《宣和画谱》说“牧作行草,气格雄健,与文章相表里”。所谓“字如其人”,正应了这句话。

  总体看,此帖字的神采奕奕、笔势飞动,但细看,其中还是有抑扬顿挫的,个别字以近楷的笔法写出且比较厚重。写顺畅时,笔锋牵引一泄而下,枯湿不计,痛快淋漓。卷中既有晋人某些细腻的笔法,也有唐人的庄重和谨严。张好好是位歌妓,很有才华但命运不幸,杜牧对她寄予了同情,专为她作了这首迟暮伤感、婉丽含蓄的诗并序。

  此卷见载于《宣和书谱》、《平生壮观》、《清河见闻录》等著录中,并有历代名家钤印、题跋,是一件流传有绪的作品。解放前为张伯驹先生购得,并自号为“好好先生”,可发一噱。后张氏捐赠国家,现藏故宫博物院。

  点评:王洵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