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网上展馆] 古玉云纹装饰鉴赏

西岩   2008-01-25

春秋 云纹佩

春秋 云纹方勒

汉 雕云纹剑鞘玉饰

春秋 云纹勒

唐 青玉流云纹单柄洗

汉 雕青玉云纹勒

春秋 雕白玉卷云纹壁

春秋 云纹玦

战国 白玉龙凤云纹璧

新石器时代 红山文化勾云纹佩 长22.5厘米,厚0.5厘米,宽11.5厘米。

春秋 云纹佩

春秋 雕青玉云纹勒

春秋 云纹方勒

商周 卷云纹玦 外径4.3厘米 孔径1.4厘米 缺口宽0.3厘米

战国 卷云纹璧 长4.1厘米,宽0.3厘米,高3厘米。

战国 卷云纹璧 外径5.5厘米,内径1.8厘米。

战国 玉雕卷云纹双管勒 高4.9厘米,长2.4厘米,宽1.3厘米。

西汉 龙形饕面钩连云纹璧 外径31cm 内径6cm 厚0.8cm

商 卷云纹圆形玉坠饰 通高3厘米,直径4.7厘米

春秋 白玉云纹环 外径5.8、}L径3.0、厚0.35厘米

春秋 黄玉云纹环 外径4.5、内径2.2、厚0.35厘米

春秋 云纹玦

清 雕白玉卷云纹扳指 高2.9厘米,外径3.1厘米,内径2厘米。

清 白玉雕卷云纹勒 高2.5厘米,长1.5厘米,宽1厘米。

  古玉云纹属于比较远古的几何纹饰之一,它的命名,当与近现代古文字学中的金文和甲骨文,对“云”象形字的写法有关。它的起源有许多种推测,有仿天上多姿多彩的云朵,而产生了各种各样的云纹说;也有古人制陶时,无意间留下手指上箕纹做装饰说;也有模拟水流产生的漩涡状,而指地比天说。总之自然界中到处能看到螺旋和涡卷的形态,足以使古人将线条按照弧形描绘成弧线,像云状逐渐扩展。沿螺旋方向画的圆形,可以无限旋转扩大。在这种无限旋转的图形中,对无限延续的时光和人类的生命,古人可以从许多自然、生物的形态中,特别是贝壳、动物角、鸟禽喙、花序、叶序的生长发育过程,意识到云纹螺旋形,对生命的生成和发展,是一种不可缺少的形态。从这个意义上讲,云纹的产生是人类怀着对生命诞生的崇拜、对死亡的畏惧,而祈祷生命无限延续的图腾纹样。

  云纹以阴线纹、阳线纹、阴阳线并用纹饰和粗细线混合纹饰等形式,完成了各代玉器的主题纹样的寓意表达。它随着年代的变化而变化,由简单向写实发展,经过历代的云纹类纹饰变化,大致有以下几种:勾云纹、云雷纹、云气纹、云头纹、十字形云纹。

  红山文化玉勾云形佩,当属目前古玉中最早见到的、暂且被学术界接受的具有广义的勾云纹。尽管有专家认为勾云形器的造型来自于龙、凤、鹰、鸟、鹿角、猪獠牙、饕餮,等等,或者云气说,以及男女性具崇拜说。就目前各家之说无统一定论时,笔者首先不赞成男女性具崇拜说。红山文化玉勾云形佩的造型与纹饰,一般器体为扁平的长方形,中心镂空有一左旋弯勾,四角对称向外呈卷勾状;在正面或两面琢磨出与器体轮廓走向一致的浅凹槽,将中心镂空称之为女性器官;将左旋弯勾,称之为男根的学术推测,是违背了红山文化属于母系社会崇拜母孕繁殖的史实。如果我们看陕西出土的西周玉龙佩,其造型和红山文化玉勾云形佩可谓如出一辙。中间一龙,镂空处也有一左旋弯勾。两侧是龙在云端不同的翻卷形态与中间龙的纹样组合,就不难理会古人对龙的形象崇拜意义了。据红山文化与《易经》的最新研究表明,《易·乾》“云从龙”的这样认识,在红山人的心理上是可能存在的。所以,红山文化玉勾云形佩中心镂空一左旋弯勾,当是古红山人将云变作龙的一种图腾纹样崇拜。

  如果将勾云形佩中心镂空的左旋弯勾,以单线组成云纹,它的形状便是一个半圆形加一个卷尾。此种云纹在商代的玉器上,常常以云雷纹形式出现。云雷纹也称方形云纹,这是一种变形的云纹,在云纹拐角处呈方圆角,像古文字“雷”的象形一样。云雷纹的出现极大可能是玉雕工具的局限所造成的。也就是当时的砣具尚无法完成小型圆样的琢刻痕迹,所以被迫选择了方折样的线条表现形式,这一推论在商代玉器纹样痕迹中,有许多信息为其佐证。商代玉器采用的是勾撤法,“勾撤”是现代制玉业的行业用语。即按照图案纹样勾出阴刻线条,线条深而似一个浅槽池,这种工艺叫勾;然后把阴刻线一侧的壁,碾磨成一定的坡度,叫做撤。这种工艺在现代制玉业认为是两道工序完成的,而商代极有可能是一次性完成,因为那时的砣具极大可能是原始青铜砣,并且大而厚。在解决半圆弧线的雕琢时,大直径的圆砣,自然没有云纹拐角处呈方圆角来的琢刻容易。厚砣如果要保证双面磨刃,那么砣面的旋转对砣刃的切痕同心精确度,要求就很高。也就是当砣旋转时,圆周上的任何一个刃,在旋转时都要落在一个切点上。这对当时打制双刃型砣具,碾出一条明清时期的细阴刻线,是非常难的。所以它的唯一可行方法就是单刃。即砣的一面是平的,那么另外一面斜着磨切成刃,自然就解决了旋转时的同心切痕问题。由此,单刃在碾磨阴线时,自然就会留下“勾撤”的痕迹。所以,历史的生产工具和生产力,决定了艺术形式以及图案方式的某种选择。

  云纹在两周玉器上,属于最常见的装饰性组合纹样。初时的云纹,还颇具那种古朴写实的风格。这在西周早期黄堆M3和藤侯墓出土的玉佩、玉璜上表现较为突出,其上施用的云纹成缕成朵,十分形象。一入中期,云纹就出现了变体,云形开始从静态转变成为动态的卷云纹。由个体的疏稀,发展成为繁密的细云纹,并且常常组合成一个个侧面的兽面纹排列。春秋以后,原始态的云纹除保持了原有纹样,又派生出勾连云纹、变形云纹和云头纹。云头纹的形状是云纹两头同时往里勾卷,这种云头纹也有用相互勾连错位的形式,表现龙耳和脸等。在勾连云纹、云头纹和变形云纹中,常以粗细线的琢刻方法,同时出现在一组云纹饰上。这种粗阴线和细阴线的刻纹,使图案变得更为复杂与美观,更富有立体感。这是这个时期琢玉工艺对云纹的最大表现力的张扬。

  此时常常可以见到的单体云纹,则是对一些龙虎动物、鸟禽的大关节处的描写。自西周延至战国晚期,各种云纹基本都是以半写实半抽象的形式,变化都不太大,且一直盛行而不衰。不过自东周以来,各地的云纹,或多或少地存有地域差异。一些形似蝌蚪纹又似卷云纹的,如山西长子M7春秋晋墓出土的几件玉器,云纹形体都是一丝一缕互不相牵,形态生动自然,并没有发展成繁密的细云纹组合体。而战国之际的云雷纹和勾云雷纹、云涡纹,它们的形体与云纹、卷云纹基本一样,有的直接可视为云纹的变体,与商代时期的大不一样。在线条的琢刻方式上,包括造型的轮廓线和云纹饰的阴阳线上,均利挺流畅。战国中晚期,一些勾云纹似一种细如毫发的阴线,俗称“游丝毛雕”来琢刻云纹,碾琢变化多端、纵横交错、纹丝不乱。

  云气纹是一种连弧状或波状的组合图案。呈凸凹状,似云水流动,或呈云团分布状。从战国到汉代,云气纹的发展和道家思想的求仙观念密不可分。汉代玉器的云气纹图案,承接战国时期兴起的各种变体云纹,将战国中晚期出现的“游丝描”琢刻技法,表现得更为刚劲有力。其云气纹装饰效果使平面图案,增加了不少立体感觉。这是汉代玉器在云气纹技法上的一大贡献,也就是将过去的几何型云纹,由单体图案向整体绘画图案发展,对后世玉器的纹样装饰效果,有着不小的影响。

  晋代的云气纹承接东汉时期,将阴线的“游丝描”,用浅浮雕的技法表现出来。并且出现了一种云头形玉佩,装饰纹样以一种由长细线接连的十字形云纹表现,这种玉器纹样仍保留着汉代细刻“跳刀”的风格。十字形云纹形状多为一个柄状图案的端部,向前及两侧再伸出三个云头,两侧伸出的云纹,常常与细长阴线刻划火焰纹,成组出现,又以弧线相连。它与元、明时期的三叠式云纹,无论从纹样还是琢刻技法上,都有所不同。

  唐代玉飞天一般体态丰满,上体裸袒,下身着紧贴于腿股的长裙,身下还有几朵细而长的透雕云纹或卷草纹,顶端向两侧分卷。与花卉纹同时流行的还有如意云纹,常饰在玉人的身体、花鸟图案旁。云纹在唐代几乎全变成了卷云纹,与动物的尾部一样分叉,而动物纹局部中间的一条分叉拖得较长,称之为云尾。这些反映出唐代玉器从自然界汲取艺术营养的时代风格。宋辽代玉飞天戴小冠,或饰长物。俯身遨游,起伏较小,胸托蜗蛔状祥云,或者多枝云纹,一个云头连一个云头。在云头的边缘有的有锯齿状纹,很少再见到唐代那种有花蕊的云头纹。而自唐到明清,螭虎玉雕的四肢关节处,都饰有卷云纹。尤其元代蟠螭纹在肘及臀部有饰单体的螺旋形云纹。可以依稀窥视到远古时期的云纹寓意,遗留下那么一点点原始装饰作用。

  中国古代学术思想,认为圆形是表示宇宙基本原理的图形。圆形还是表现阴阳二元的图形,由于阴阳二元的相互补充、宇宙万物才得以成立。阴阳作为相互回转的能源动力,才产生了旋转现象。而云纹内的由点向外扩展的螺旋和卷曲的形态,也许正是古人认识宇宙根源的所在。(文/同人)

  摘自:《艺术市场》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