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网上展馆] 玉剑首赏析

何 锋   2006-05-05

战国 龙虎玉剑首 外径4.7厘米,孔径0.3厘米,厚0.5厘米

汉 雕青玉毂纹剑首

汉 雕青玉毂纹剑首

汉 剑首

汉 雕青玉毂纹剑首

汉 剑首

汉 剑首

战国 镶琉璃珠剑首

汉 雕青玉毂纹剑首

  玉剑首是剑饰之一,位于剑柄端部。它与剑格、剑I彘、剑秘同为剑身与剑鞘上的装饰品,统称为玉剑饰。玉剑首始见于西周,一直延续到明清,历经了不同的历史时期,呈现出鲜明的、独特的艺术风格。

  玉剑首的出现可上溯到西周晚期。河南三门峡虢国墓葬中出土的一把玉柄铁剑,是用于仪仗的兵器。剑柄由青玉雕琢而成,分为管状和截锥式方台座两部分,均为空心,中间以铜柱穿连,管状饰竖向斜纹,截锥式方台座位于柄的后端,形如剑首,四角对琢饰蝉纹。虽然镶嵌方式和造型与后来的剑首不同,但它却开启了剑上饰玉的先河,可视为剑首的早期形制。

  春秋时期是人们思想意识和审美观念发生转变的重要时期,统治阶级享玉,由西周时代注重礼仪性转向注重装饰审美性(见尤仁德著《古代玉器通论》),剑上饰玉得到了进一步完善和发展。山西太原金胜村晋国赵卿墓出土的玉剑饰,首、格、彘、秘四器已齐备,是目前发现的春秋墓葬中最完整的玉具剑。另外,在江苏省六合程桥二号墓也出土了玉剑首和剑格。从出土情况看,春秋时期的玉剑首主要有倒梯形、扁圆体形,纹饰有蟠虺纹、云纹、谷纹、洞纹等,采用隐起手法雕琢,纹饰满布器表,细密而繁缛,足这一时期琢玉的工艺特点。

  战国是玉剑饰发展的重要时期,一方面继承春秋时期的形制与功能,另一方面又有了很大的发展与创新,特别在造型、纹饰、琢工方面与春秋时期有明显的区别,风格也有差异。春秋以厚重饱满见长,战国则以精致灵巧为主。造型趋向固定,多为扁圆体,正面分内外两区,内区微凸,或饰三组、四组洞纹;或饰螭纹;外区除个别饰抽象凤纹外,多饰谷纹,谷纹排列整齐,谷粒饱满而凸出。立边内切,背面光素无纹,中央琢有圆形凹槽。多数有斜穿孔,穿孔或在凹槽内,或在凹槽外,有二孔、三孔、六孔不等。

  除扁圆体外,也有作小型玉佩形。湖北省随州市擂鼓墩曾侯乙墓出土的玉具剑,其剑首就镂雕成龙凤纹玉佩形状。

  雕琢技法以阴刻细线为主,辅以平雕、镂雕、浅浮雕等多种工艺,对玉材进行精雕细琢。刀法坚韧有力,棱角分明,线条匀细流畅,纹饰组合巧妙,抛光技术精湛,高度反映出战国玉器精、巧、美的特点。

  秦代出土的玉剑首很少,以湖南省长沙市左家塘一号墓出土为代表,玉质呈灰白色,造型、纹饰、琢工与战国风格相似,唯谷纹比战国谷纹疏朗,边角圆滑。

  汉代是玉剑饰发展最为鼎盛的时期,在许多汉墓中多有出土。而玉剑首的出土数量更是历代之最。单在广州南越王墓一件漆盒内就出土玉剑首10件。汉代玉剑首的特点以西汉和东汉为界,西汉早期继承战国为多,中后期逐步形成自己的风格并臻于成熟,东汉则日渐式微。

  从出土资料来看,西汉玉剑首的发展正如傅熹年先生在《古玉掇英》一书中写到“熔战国诸国的传统和优长于一炉,在技术上和艺术上都有所发展,始达到更成熟、完美的新高峰”一样,不断变化、创新。例如山东巨野红土山西汉墓出土的玉剑首,突破了传统的圆形造型,在上大下小剖面呈梯形的玉材上以高浮雕和镂雕技法相结合雕琢五只螭虎,盘绕于云中,螭虎肌肉丰满,身姿骄健,神态生动,立体感很强。纹饰比战国丰富、新颖,不同的纹饰组合成不同的图案,富于变化,尤以高浮雕的螭纹最具特色,如广州南越王墓出土的双螭柿蒂纹剑首和河北满城县陵山一号墓出土的双螭涡纹剑首,纹饰布局繁简得当,构图生动有趣,极具艺术感染力。剑首质地除用玉制外,出现了用水晶制的剑首。河北省邢台市北陈村刘迁墓出土的剑首,是用透明的白色水晶雕琢而成,呈柳叶形,光素无纹。

  雕琢技法有所提高,在运用线雕、浅浮雕、平雕、减地、镂雕等基础上,大量运用高浮雕,使器型层次分明,立体感极强。雕工讲究,碾磨细腻。风格由战国的精致、灵巧、犀利过渡到工整、典雅、圆润。充分体现出这一时期统一、和谐、兴盛的社会现象。

  东汉的玉剑首,基本上承袭西汉的传统,但在数量、纹饰、雕工等方面都要比西汉逊色。

  魏晋南北朝至隋唐,是玉剑饰走向衰落的时期,玉剑首出土以辽宁省北栗县西官营子北燕冯素弗墓出土为代表。玉呈棕色。圆形隆顶,雕琢流云纹。底刻一方槽,中心有一圆形穿孔。纹饰简单,雕琢工艺远逊于汉代。隋唐两代,目前考古发掘报告中未见有玉剑首出土资料,传世品中个别是否可以定为唐代,还有待考证。

  宋代以降,由于赏玩古器之风兴盛,玉剑首作为拟古器,又再度出现。宋代仿制的玉剑首以传世品为多,造型、纹饰多仿汉制,但雕琢工艺却具有宋代风格。例如本书收录的宋代玉剑首,所琢的洞纹同汉代相比缺乏力度,谷纹没有汉代饱满、清晰,剑首背面三孔孔径比汉代的要圆、要大。此外,在张广文先生所著的《古玉鉴识》一书中对故宫所藏的宋代拟古青玉剑首也有详细的介绍,可作参考。

  明代仿制的玉剑首比较多见,虽然还有仿古的痕迹可寻,但却表现出鲜明的时代风格。薛贵笙先生主编的《中国玉器赏鉴》一书收录有三件明代玉剑首,纹饰、琢工与汉代相去甚远。洞纹呈顺时针方向雕琢,与汉代雕琢的方向正好相反;所饰的方形卷云纹、锦地纹、三角形如意状蒂纹、太极图案纹是明代流行的纹饰。注重器表抛光,忽视碾琢痕迹的打磨,这是明代琢工不加修饰的特点。

  清代仿制的玉剑首,分为两类,一类是以战国两汉玉剑首为蓝本,从造型、纹饰、琢玉工艺上加以模仿,雕琢水平较高,但一般只能做到形似而不能神似,古玉的玉质亦难以仿制。一类是用较差的玉材经过人工造沁来作伪, 纹饰时代风格明显,线条刻画乏力,雕工粗糙,比较容易分辨。

  综上所述,玉剑首器型虽小,但延续的时间很长,蕴含着丰富的文化内涵,时代风格明显,是各个历史时期琢玉工艺水平和艺术水平的具体体现。

  编辑:朱磊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