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网上展馆] 宋人册页绘画

耀庭   2004-01-23

北宋赵令穰 橙黄橘绿图 纵24.2厘米 横24.9厘米

南宋李迪 狸奴小影图 纵23.5厘米 横24.1厘米

南宋李嵩 花篮图 纵26.1厘米 横26.3厘米

宋佚名 乳鸭图 纵25.8厘米 横25厘米

宋李迪 谷丰安乐图 纵24.2厘米 横24厘米

北宋李安忠 竹鸠图 纵25.5厘米 横27厘米

宋佚名 野蔬草虫图 纵25.8厘米 横25.9厘米

南宋赵孟坚 岁寒三友图 纵32.2cm 横53.4cm

南宋冯大有 太液荷风图 纵23.8cm 横25.1cm

北宋惠崇 秋浦双鸳 纵27.4cm 横26cm

北宋李安忠 野菊秋鹑 纵24.1cm 横40.5cm

北宋易元吉 乔柯猿挂 纵23.2cm 横24cm

宋崔懿 杞宝鹌鹑 纵27.5cm 横25cm

南宋林椿 山茶霁雪 纵24.8cm 横24.8cm

南宋马麟 暮雪寒禽 纵27.6cm 横42.9cm

宋佚名 桃花 纵25.2cm 横25.4cm

宋佚名 草虫瓜宝 纵23.4cm 横24cm

宋佚名 桑枝黄鸟 纵20.1cm 横25cm

  ——从社会背景来解释

  古代的中国绘画,不管画家有意,或者无心,今之视昔,对画面留存的题材,在绘画本质层面之外,正足以用为了解当时的生活,就是一种“时间的形状”。宋朝画院的功能,代表皇室观点的《宣和画谱》说:“夸大勋劳,记叙名实,谓竹帛不足形容。盛德之举,则云台麟阁之所由作。善足以观时……恶足以戒其后……”今天存留於世宋代相关画院作品,具有皇家活动意义的,如真宗时“景德四图”、南宋时李唐“晋文公复国图卷”、萧照“中兴瑞应图”、高宗书马和之画“诗经画”、如马远“华灯待宴”则是纪故实,它是合乎《宣和画谱》中所揭举的。相对於这些国家正式的典谟轨范,画院画家为皇家作画,并不止於此。宋画院画家存世作品所见,以册页形式出之,然是休闲生活,富於浪漫诗意,而这些作品,因时间长远,虽不成套,只能略见一二。兹举故宫所藏为例。

  宋代开国,重文轻武,历代帝王对书画的爱好,未曾减色,文士生活的雅逸,帝王也不例外。宋人“人物”图,高雅的主人坐在榻上,左手拿着纸卷、右手拿着笔,凝神垂思,似乎费心於文字的推敲。榻前小几上,放置着砚、墨、碟果,旁边的童子,正为他斟茶,榻的右边摆的是代表古人生活中最幽雅的琴棋书画(轴)。对於这位主人翁是何许人也?他是王羲之?还是宋徽宗本人?以本图人物的形象,比对北京故宫收藏的宋徽宗“听琴图”,可有相当成份的相似。据清代《西清札记》的作者胡敬指出,“听琴图”画上弹琴的主角人物就是宋徽宗本人。惟本院藏有“宋徽宗坐像”,相互比对,又不相同。胡敬的说法不知何所根据。然而,胡敬是参加嘉庆二十一年成书,记录清宫藏画:《秘殿珠林·石渠宝笈》三编的编辑之一;又是清宫收藏历代帝王圣贤图像著录《南薰殿画像考》的作者,他有机会看到比今日更多的内廷帝王图象资料,或许别有所见。

  再说画中诸景物,却颇与徽宗有关连。前方膏叠石的造型,石上一插牡丹花一插岩桂,两幅有其相通处。说起爱石,更是宋徽宗所好而至亡国的因素之一。政和初,童贯承蔡京意,收罗“太湖、灵璧、慈豀、武康诸石。”引起了“花石纲”事件。石上置有玻璃花器,徽宗更多所收藏。至于“品茶”一道。蔡绦记“茶”:“祐陵(徽宗)雅好,……茶之尚,苔自唐人始,至本朝为盛,而本朝又至祐陵时益穷极新出,而无以加矣!”蔡京《太清楼特宴记》记得更仔细:(徽宗)以惠山泉、建豀毫,烹新贡太平嘉瑞门茶饮之。又於《保和殿曲燕延福宫曲燕二记》记:“(徽宗)取茶具,亲手注汤,声拂少顷,曰‘乳浮醆面,如疏星淡月。’顾诸臣曰,此自布茶也。”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