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乐山西坝古窑初探·绪论

 2015-03-19

  一、西坝古窑发现过程

  20世纪80年代初期,乐山市五通桥区西坝(旧名西溶)镇修筑乡村公路时,在庙沱村一带挖出了一批黑釉瓷和窑变黑釉古瓷,并伴出有残片和窑具。当时,懂得古瓷的人不多,以致被省内外收藏爱好者把这些精美古瓷,当成著名的建窑和吉州窑古瓷。后来在农民翻耕土地等过程中,又陆续出土了数量不小的古瓷及残片和窑具。随着认识的深入,乐山收藏界根据这类古瓷器、窑址残器残片的时代特征,和窑具的数量规模,确定这是一处约千年前的古窑场,把它称为西坝窑. 西坝窑这个名称, 至今己经沿用至少20年, 它是乐山收藏界在对西坝窑古瓷的收藏和交流实践中, 共同约定俗成的. 许多收藏爱好者出于对家乡和对中华文化的热爱,20多年间,节衣缩食纷纷购藏保护了一大批西坝窑古瓷,并进行探索研究。通过与中国古代同类瓷器的比较发现,西坝窑古瓷有着自己独特的工艺风格和文化内涵。

  2008年,对于西坝古窑的进一步探索,是一个意义重大的年头。当年1月,乐宜高速公路西坝段的瓦片山、窑头、谢家山、曾家山、圆通寺一带相继动工修建,连绵几公里的建设工地上,挖掘机挖出了西坝窑深埋地下的重大秘密。四川省考古研究院的专家随即进驻现场,开始进行科学发掘,专家称:〝大量瓷器是宋代以前的,历经多个朝代……从现在发现的瓷器的考古价值来看, 不可估量, 这座窑址在全部挖掘完毕后, 有望列入国家级文保单位〞〔1〕。 还是1月间, 乐山市收藏家协会宣告成立, 协会成立之初确定的《乐山西坝古窑初探》课题, 就是对过去乐山民间探索成果的一次承前启后的小结。 但是, 由于过去20多年间,国家未对窑址进行科学的考古发掘, 很多基本情况(如始、终烧年代等)尚不明朗, 民间收藏爱好者因热爱文化而进行的这种探索, 认识深度可能很有限,有的观点甚至可能存在错误, 所也, 我们认为自己对西坝窑的现阶段认识, 属于初探性质。

  二、西坝古窑出现的历史背景

  乐山古称嘉州,拥有三江通航之利,怀抱峨眉幽奇之胜。自古人文荟萃,山川秀丽,气候宜人,物产丰富。 故有〝天下山水之观在蜀,蜀之胜曰嘉卅〞之誉。早在汉代,乐山就有了较为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除五谷丰盈,酿酒业兴旺外,还盛产盐、茶、铜、铁等重要物资。盐、铁是当时国家的经济命脉〔2〕。据《汉书》载,汉朝政府巳在乐山分别派驻了盐官和铁官,当时四川境内,设置盐官和铁官的地方各只有三处,乐山就各占其一。汉文帝时南安(乐山汉代为南安县)人邓通〝得赏严道铜山自铸钱〞,致有〝邓氏钱半天下〞之说〔3〕。据文献记载,茶原产于中国西南地区, 也是最早普及茶饮文化的地区,汉代的西南人已有饮茶习俗,乐山是最早的茶叶产地之一。蜀茶北上中原,从两晋时期开始, 逐渐改变了北方人此前只饮酒水的习惯,成为上层名流享用的时兴饮料,并在北方逐渐普及,对中国茶饮文化影响久远〔4〕。虽然唐代茶圣陆羽的茶学专著《茶经》只说,〝茶〞产于今四川和湖北交界处的〝其巴山、峡川〞,但考阅陆羽年表,陆羽是湖北天门县人,他广游南方数省精研茶事,惜他人生苦短未能西涉四川,实地考察自古产茶饮茶的川西南,实为千古憾事! 幸得东晋蜀郡江原(今四川崇庆县)人常璩编著的《华阳国志》一书,已经记述了〝南安〞是名茶产地〔4〕,使我们今天还可得以窥知这一史实。以上种种,可见乐山在汉晋时期已有较为发达的经济和文化。

  在古代交通运输方面,乐山有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大天然通航水道,其中岷江水运可由成都顺流南下经乐山(再经由西坝),东抵宜宾进入长江而通达吴越(古运河又贯通南北),唐代杜甫客居成都时有诗云:〝……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就是当时岷江水运通达的最好写照。乐山还是陆路交通运输线南方丝绸之路即〝蜀身毒道〞(东道)的必经之地,北起成都,〝沿岷江道,五尺道而行,经乐山、宜宾、昭通、曲靖、昆明达大理(与西道汇合),再沿博南道入缅甸、印度直至中亚、欧洲。文献和考古资料证明,早在秦以前,中国商人与印缅商人就在这条崎岖商道上,依靠牦牛、马和人力运输,交换中国产的丝、蜀布、邛竹杖、铁器和印度、中亚产的玻璃、宝石、海贝、珍珠、琥珀等〞,〝这条通道由蜀、滇商人开通,比张骞通西域早200年。所也张骞在公元前126年到达大夏(阿富汗)见到蜀布和邛竹杖时,颇觉诧异〞〔5〕。交通运输是经济繁荣的必要条件,也是文化交流和文明传播的纽带,位于水陆交通要道之节点上的乐山,在唐代能够完成工期近一个世纪的、世界第一的乐山大佛这样的浩大工程,便是对乐山古代经济文化繁荣的最好注脚。乐山古代陶瓷的发端,正是这种文化交流和经济繁荣的历史必然。

  三、西坝古窑产生、发展、兴旺及其衰落的历程

  西坝古窑座落在四川省乐山市五通桥区西坝古镇,北距乐山约20公里,与五通桥隔岷江南北相望。由北而来的古代水路交通运输大动脉的岷江,在这里接纳从古窑址旁绕流而来的支流沫溪河后,依旧向东南流去。

  西坝窑究竟始烧于何时? 此前曾主要有三种意见∶唐代说、五代说、宋代说。唐代说的理由是,西坝窑址曾出土过大量唐代钱币开元通宝等,曾发现窑址残片有唐代铜钱粘附其上,窑址出土有唐代造型风格的瓷器; 五代说的理由是,出土瓷器综合质量表明,北宋时的西坝窑已有很成熟的技术,这不会是始烧期而应是兴盛期,且《乐山市五通桥区志》有〝西溶镇庙沱古窑址,是五代时期遗迹〞〔1〕的记载; 宋代说的理由是,目前所能见到的西坝窑器物,基本是典型的宋元时期造型风格。三类意见都各有其道理,目前尚未取得共识。本文认为,对于西坝窑始烧年代这个问题,应由窑址考古来科学结论为妥。但是,西坝窑的始烧年代问题,又是《乐山西坝古窑初探》课题无法回避的的难题之一。为此,我们不妨暂时跳出西坝窑,先简要扫瞄一下周边地区的瓷器烧造格局,对我们廓清这个问题或许更为有益,或者说能让我们更接近历史的真实。

  四川地区现有的出土资料表明,四川瓷器脱胎于汉陶的线索十分明显,有古陶瓷学者〝在成都青羊宫……复查时却见大量的汉代陶器〞〔6〕。〝四川地区东汉时期画像砖就有各种杂技形象,邛窑的瓷塑则为我们留下了唐代杂技表演的形象〞〔7〕。乐山出土汉代陶器数量很大,有不少都具有很高的工艺和艺术水平,其中有被编入国家文物局主编的《中国文物精华大辞典·陶瓷卷》的东汉〝灰陶女舞俑〞、〝灰陶提罐俑〞、〝红陶武士俑〞、〝灰陶负鞍马〞等。乐山汉陶多为灰陶,也有红陶,这与后来乐山瓷窑选用低铁耐温瓷士烧出的瓷器胎体色调基本一致,应是乐山瓷器的先趋。由于四川尤其是乐山陶瓷考古欠债很多,学术界对川窑瓷器始烧期一直谨慎有加,有关文献认为,川西和川南几个主要瓷窑的始烧期是∶成都青羊宫窑为南朝〔7〕、邛崃窑为南朝〔8〕、乐山关庙窑为隋唐〔9〕、乐山苏稽狄屏山窑为隋唐〔10〕。尽管对上述始烧时间, 在学术界也存有不同意见,但目前仍可作为我们思索四川陶瓷脉络的依据。从现存实物标本看,青羊宫窑和邛窑始烧期虽同为南朝,但青羊宫瓷器似更原始一些,与汉陶的亲缘关系似比邛窑更为接近。关庙窑应是乐山目前已知最早的古瓷窑(关庙镇近旁即为汉代平羌县治故地,唐代是重要驿站,这里的风物曾触发了李白〝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的诗情),关庙窑的器物胎体厚重,多为深灰色胎,未烧透的胎呈土红色,施用化妆土,青黄色釉稀薄,剥釉现象较严重,碗类园器里心有粗大的五支钉痕,与唐以前邛窑支钉痕大小略同,有的甚至更为粗大,应是乐山瓷窑中最为原始的一座。狄屏山窑(所在地苏稽镇为历史久远的著名古镇,至今尚存魏晋南北朝时,当地土著汉族与外来僚族及北方南迁汉人,在这里融合共处的历史痕迹,相传宋代苏轼曾在此稽古,苏稽因而得名)的唐代遗物虽仍施半釉,但大饼足碗类里心五个支钉痕多比关庙窑钉痕稍小,胎体稍薄,釉层较关庙窑稍厚,釉质近似唐代邛窑月白釉,少见施用化妆土,少见剥釉现象,显然比关庙窑质量有了提高。现在我们可以把西坝窑与上述有关瓷窑作一对照∶西坝窑比青羊宫窑和邛窑器物,造型的时代特征明显要晚一些。西坝窑遗物与乐山关庙窑和狄屏山窑又完全不同,西坝窑主烧黑釉类瓷,而关庙窑和狄屏山窑只烧青釉瓷。另一显著区别是,西坝窑生产的茶盏特别多,而关庙窑和狄屏山窑则只有饭碗不见茶盏。虽然同属乐山因而胎土色质无太大不同,但西坝窑遗物,特别是北宋细圈足类遗物的工艺和质量,已远高于关庙窑和狄屏山窑。

  从以上比较我们看到, 西坝窑的宋代元素确实很多,但是,西坝窑一些具唐五代造型风格的遗物, 不能不引起我们的注意,特别是一位藏家珍藏的这件莲瓣尊类造型的残器∶器主体浑园饱满,为轮制,型似唐代常见的水盂而稍有唇口,肩腹处手捏贴饰肥大仰莲瓣 (七瓣)一周,釉色黑中显青,青中显黑,釉质欠润亮,不同于后面将要谈到的入宋后的黑釉色质,直径约20厘米,高约14厘米,器下端有连接物残断痕迹,可能原有器座但已残失。此器物具有张扬而浓郁的大唐风韵,为此,我们认为,西坝窑至少始烧于五代。我们赞成五代始烧说,还基于以下理由: 一方面与文献〝西溶镇庙沱古窑址,是五代时期遗迹〞的记载相吻合,另一方面,这件器物比唐代狄屏山窑的工艺稍显成熟,却又比西坝窑北宋器物粗放。从烧成温度上看,乐山几个古窑是由关庙窑、狄屏山窑、西坝窑顺序渐次增高,专家把关庙窑和狄屏山窑定为隋唐时期,已有进化的西坝窑略晚的迹象亦是明显的。另外,西坝窑现有遗物中,可靠的典型的唐至五代工艺和造型特征的器物还太少,还无法构成唐、五代直至北宋的实物序列,若缺乏五代实物环节,唐代说也就难以成立. 同时也必须谨慎地看到,五代时期各地也确曾烧制过具有唐代造型遗风的器物。因此, 把这件黑瓷莲瓣尊类造型的器物暂放在五代,看作西坝窑的早期产品,虽略嫌保守,却较为稳妥。以上,本文主要按照古陶瓷器型学的一般方法,根据西坝窑现有遗存资料, 对西坝窑始烧年代的比较推断,期待考古专家今后的窑址发掘报告来验证。

  宋代在中国陶瓷史上有着辉煌的一页,五大名窑八大窑系,百花齐放南北争辉的宋瓷格局,历来为陶瓷史家所称道。结束五代分割战乱后的中国,又复归统一,宋太祖〝杯酒释兵权〞,解除了唐代以来藩镇割据的敝端,强化了中央集权。王安石变法及〝由唐中期开始的社会变革,到……宋代完全定型,……由门阀士族和部曲、奴客、贱民、番匠、奴婢等所组成的旧的社会阶级结构,到宋朝终于转变为官僚地主和佃客、乡村下户、差雇匠、和雇匠、人力、女使等组成的新的社会阶级结构,商人的社会地位有了很大提高〞〔11〕等一系列变革,使社会生态得以改善,手工业者获得了施展才能的较大舞台。中国四大发明中的活字印刷、指南仪和火药三项发明都出现在这个时期。发行世界上第一批纸币,避免了大额贸易用金属货币付款的诸多不便,既适应了工商业空前繁荣的要求,又激活了远距离大规模贸易。封建社会的成功变革,在一定程度上解放了社会生产力,这无疑是宋代经济、文化、科技、中外贸易、包括陶瓷大发展的根本原因。西坝窑现有遗存物的工艺、质量和规模也表明,在宋代达到了它的高峰。

  20多年前,有文物工作者在西坝窑遗址看见过一块残缺不全的古代石碑,上面的碑文记载了窑场向政府交税等内容〔1〕。应该说,此碑极具西坝窑研究价值,我们知道,只有具备相当规模的,在文化和经济等领域具有相当影响的窑场,才会驻官收税刻碑为记,且国内共仅发现三通窑址碑记〔7〕。西坝窑碑记发现者是当地文体局文物工作者,碑文所涉瓷税内容应当可靠,这至少表明,西坝窑的贸易税收,巳成为当地政府的重要财政来源。

  元蒙南侵,是中国古瓷文化的一场浩劫,名噪古今的定瓷、耀瓷、钧瓷、建瓷等,都在这场浩劫中一蹶不振、风光不再。主要烧造茶文化用具――茶盏的西坝窑也没有逃过这场浩劫。四川是支撑南宋政权的最后堡垒,并使元军付出了沉重代价,乐山更是四川抗元战场的中坚,号称〝镇西之根本〞,现尚存〝三龟城〞〔12〕等抗元战争遗迹。元军所到之处,〝昔之通都大邑〞变为〝瓦砾之场〞、〝膏血之野〞,〝人口锐减〞。据文献载∶〝南宋淳熙二年(1177年),四川共有264 万户,人口750余万人,但到元至元19年(1282年),就只余10余万户了〞〔13〕。在社会经济遭受严重破坏的同时,元蒙政权对汉人和汉文化的严酷管制,使民生更为凋蔽,主要生产茶文化用具茶盏的西坝窑,失去了生存的土壤,从此走向衰落。窑址遗存物表明,入元以后,西坝窑烧造的多为粗糙的饭碗和冥器等产品了,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明代。

  四、西坝古窑的工艺与造型演变

  我们在西坝古窑窑址地的高速公路施工工地的土堆上,发现与宋元瓷片一起,有窑具同煤渣粘连的烧结物, 因土层是被翻动过的, 无法判断这些烧结物的时代归属,但这些烧结物表明,在宋元时期中的某一时段, 西坝窑开始采用了煤烧工艺。另外,关于西坝古窑的炉窑类型,由考古专家己经发掘出的馒头窑,而为我们所知.

  关于西坝古窑究竟烧造过多少瓷种,目前还无法过早结论,已可确定为西坝窑古瓷的现有遗物表明,黑釉瓷和窑变釉黑瓷两大类产品占有绝对多数,只发现少量酱红釉瓷和较粗糙的白釉瓷。但今年年初在古玩市场上,出现了百多片据称是出自西坝窑遗址的精细白胎白瓷和白釉釉下褐彩彩绘瓷等古瓷品种的残件,这种精细白胎白瓷,其品质可与宋代定窑白瓷精品媲美。这种白釉釉下褐彩彩绘瓷,其质量之精良为北方磁州窑所少有。对于这些与西坝窑古瓷的胎釉及工艺风格反差很大的瓷种, 我们虽然不愿从〝市场现象〞去看待它的突然出现,却也找不到可靠根据来认定它就是西坝古窑的遗物。好在窑址考古发掘己经开始,我们期待考古专家通过窑址考古,来科学地揭开西坝窑神秘的面纱,向世人展示西坝古窑的全貌。也期待西坝窑后续研究者,为我们详解更为丰富精彩的西坝古窑。本文囿于资料所限,亦为严谨计,只讨论窑口归属巳经确凿的西坝窑古瓷。

  西坝窑的早期遗存物数量很少,大抵是因为早期窑址及其堆积尚未被发现之故。上述那件暂定为五代的莲瓣尊类造型的黑釉器不见变形和窑病,器物主体为轮制,附加手捏贴饰的莲瓣,这种轮制和手捏并用的作法,应是西坝窑早期采用过的工艺之一。另在五通桥一位藏友处见到一件杯体巳大部份残失的杯,完整的足体剖面呈繁体的〝亚〞字形,显系摸仿金银酒杯的造型,从唐人〝举杯邀明月〞诗句可知,唐代饮酒用杯,摸仿金银器造型的瓷器在唐代有很多实例。上面例举的两件瓷器的造型风格与唐代是一脉相承的。

  西坝窑现有遗物多为两宋产品,造型有盏、罐、擂钵、壶、瓶、炉、碗等,器型不是很多。但各种造型又分不同尺寸、功能各异的器物。如瓶类又分酒器玉壶春瓶,和园腹长颈的陈设器花瓶等,花瓶中又分出筋(也有人称为〝拉线〞)的和不出筋的。罐类多附有双系,尺寸大和小的都有。

  五、西坝窑古瓷的文化内涵及在中国同类古瓷中的地位

  现有资料表明,西坝窑的成就主要在宋代。最能代表西坝窑文化审美价值的是黑釉和窑变黑釉瓷器。西坝窑最典型的产品是茶盏,次为壶、瓶。主烧茶文化用具和酒文化用具是西坝窑的显著特点。

  1、西坝古窑为何多黑盏

  中国饮茶习俗由来已久,经唐代陆羽的总结和推广,唐宋更盛。《茶经》说∶〝碗……邢瓷白而茶色丹,越瓷青而茶色绿,邢不如越三也〞。可见唐人尚青,饮茶用青瓷碗。到了宋代,士大夫阶层讲究用盏〝斗茶〞饮茶,改唐代的煮茶为冲泡。简言之其作法是: 把半发酵的茶饼碾成细末,置于盏内,然后用初沸的水点注,茶汤表面浮起一层白沫,由众人鉴裁评论,斗茶各方谁的沫色最白,谁的白沫持续时间最长,则谁为胜出者。从苏轼的〝道人晓出南屏山,来施点茶三昧手〞、黄庭坚的〝兔褐金丝宝碗,松风蟹眼新汤〞、道士张继先的〝人言青白胜黄白,子有新芽赛旧芽,龙舌急收金鼎火,羽衣争认雪瓯花……〞等等众多宋人咏茶诗文,似乎还可隐隐领略到当时〝斗茶〞、评茶时浓厚的文化氛围。宋人甚至痴迷到外出也茶具不离身,南宋诗人翁卷有诗云:〝一轴黄庭看不厌,诗囊茶器每随身〞,好个〝每随身〞! 宋代嗜茶斗茶风尚之盛,这里也可见一斑。

  茶盏是一种小型碗类漏斗形器物,一般为敞口或稍收敛的敞口、深弧腹、小足,口径多在十一二厘米左右,也有口径稍大和稍小的。大约由于当时全国各地〝斗茶〞的规则相同,宋代各窑口烧制的茶盏造型也略同。观察白色水沫当然宜用黑色容器,让水沫维持较长时间又与保温性能有关。 宋徽宗赵佶的《大观茶论·盏》说∶〝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茶,采色也。底必差深而微宽,底深则茶直立,易以取乳; 宽则运筅旋彻,不碍击拂,……盏高茶少,则掩蔽茶色;茶多盏小,则受汤不尽盏,惟热则茶发立耐久〞〔16〕。徽宗是斗茶专家,盏色、盏深、盏径、盏的保温作用等都讲得很透彻,如果赵佶仅是主管文化艺术的官员,必有所作为,不幸他偏偏是个皇帝……。蔡襄的《茶录》也说∶〝兔毫紫瓯新,蟹眼清泉煮〞〔7〕。 宋初陶彀的《清异录》载∶〝闽中造盏,花纹鹧鸪斑点,试茶家珍之〞〔7〕 ,可见宋初就选用窑变釉黑盏饮茶了。

  选用黑盏,还与宋代主流文化深受道家和儒家美学思想的影响有关,特别是受道家的影响很深。宋徽宗就自称是〝教主道君皇帝〞〔11〕。道家〝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和〝故恒无欲也,以观其眇〞,以及〝玄之又玄,众眇之门〞〔17〕的审美观,主张宁静自然、无中生有、由简单化生无穷。事实上,宋人的陶瓷美学,的确演绎出了堪称绝唱的精美宋瓷,为后世所景仰。所也,明代点评的宋代汝、官、哥、钧、定五大名窑,多是素身单色釉(钧瓷属窑变釉,即所谓〝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窑中的〝变〞, 在宋人那里就属自然的范畴),定窑白瓷有刻印花且〝有芒〞,所以在宫庭里终被釉色幽静的青瓷所取代。这类色质如玉、含蓄幽静的青瓷,也同时有着谦谦君子般的儒家〝德玉〞思想的影子。宋瓷是内修气质,外修釉色,重釉轻胎,不事繁缛,追求宁静自然、〝乘物以游心〞〔18〕而达天人合一的高雅审美意境的。色调幽远静谧的黑釉盏和窑变黑釉盏,堂而皇之地登上大雅之堂,就是在宋代。上层斗茶,举国跟风,这种风尚对茶盏的大量需求,无疑是宋代盛产黑盏的历史文化原因,当然也是西坝古窑盛烧黑盏的历史文化原因。

  2、西坝古窑及宋代黑釉瓷的文化内涵新解

  黑色本来是不招人喜欢的颜色,到了以追求釉美著称的宋代,各种造型(盏只是其中的一种)的黑釉瓷,却空前多了起来,这种现象背后的原因,若只用黑盏宜斗茶来解释,似显单薄。

  世间习以为常的事物,总是容易被忽略。但这次是幸运的,当〝黑色即玄色〞这一老生常谈,与西坝窑黑釉相遇时,竟然抖落了千年的历史尘埃,露出了宋代黑釉的文化内核。 (汉)许慎说: 〝玄,幽远也,黑而有赤色者为玄〞〔19〕。《辞海》释为:〝玄,带赤的黑色,泛指黑色〞〔20〕。当代学者任继愈先生认为:〝玄,深黑色,是《老子》中的一个重要概念,有深远看不见的神秘意思〞〔17〕。的确,〝玄〞与道家的关系,实在是千丝万缕的: 道家的学说又叫做〝玄学〞,道家修练的内功被称为〝玄功〞,就连道家的衣帽着装也多是玄黑色……。确立中国仙道理论,并对后世产生了重要影响的晋代葛洪的《抱扑子·内篇·畅玄》开篇即说: 〝玄者,自然之始祖,而万殊之大宗也。眇昧乎其深也,故称微焉……其高则冠盖乎九霄,其旷则笼罩乎八隅……故玄之所在,其乐不穷。玄之所去,器弊神逝…… 其唯玄道,可与为永〞。在葛洪这里,在神秘浩渺又灾祸莫测的宇宙人间, 世人唯有依附天人玄通的〝玄道〞,才能求得安乐康宁。 但〝玄道〞无影无形,大千世界现实中又灾祸无常,奈何? 在笃信仙道的宋代,人们把寻求安宁的目光,投向神秘幽远的玄黑色,可以说是一种必然的意识依附。在宋人眼里, 物我玄会、与〝玄〞为伴(〝玄〞在),就能得到安宁,〝可与为永〞的玄黑色不但能佑人平安,而且还宜于斗茶时观茶色。它是祥和的,因而是美的! 这种祥和的幽远美,与宋瓷追求的幽静美殊途同归、〝异名同谓〞〔17〕,其〝美〞的本质是一致的。值得特别注意的是,许慎描述的玄色,恰恰是宋代西坝古窑黑釉的正色,这就清楚地表明,西坝古窑在宋代,选择玄黑色作自巳大宗产品的装饰釉色, 这种选择本身,就是一种文化审美取向。此前陶瓷界在谈宋代高产黑瓷的原因时,只提及黑盏宜斗茶,而本文则认为,宋代高产黑釉瓷,是多方面文化原因共同作用的结果,比如黑瓷胎釉原料随处可得,其中多数普通器物烧制技术难度不高,产品比价较低,市场易于接受等, 但最根本的原因,当然是道家审美意识的潜在影响(在宋代尤深),即文化意识支配下的社会消费心理,而不仅仅是黑盏宜斗茶,因为黑茶盏数量虽然巨大,但在宋代全国空前的黑瓷产量中,毕竟只是一部份。这是本文在探讨西坝古窑过程中的一个意外发现,作为一种观点,在此首次提出,以就教于方家。本文认为,由此,我们可以从这一文化视角来解释,西坝窑以及宋代南北许多窑场,除烧制适宜斗茶的黑盏以外, 何以还空前盛烧壶、瓶、罐、炉等等多种造型的、精美的〝天目〞黑瓷这一历史现象。

  3、西坝窑黑盏与宋代名窑黑盏的异与同

  宋代烧黑釉类茶盏的窑口很多,以建窑和吉州窑成名最早,而以西坝窑发现为最晚。我们知道,建窑以〝贡御〞、〝进盏〞铭贡瓷成名,吉州窑以窑变釉和木叶纹及剪纸贴花瓷著称,而西坝窑古瓷则兼具两窑的某些文化审美特点,却又似而不同,有着自己独特的内涵和风格,其精品的文化审美意蕴,不逊于著名的建窑和吉州窑。

  建窑〝乌泥胎〞密度大、胎厚且重, 从茶盏来说,保温性能对北宋汴京等北方地区斗茶,胎厚成了重要保证。但西坝窑这路黑釉盏产品(这里特指西坝窑的黑釉和兔毫釉盏,非指其它窑变釉盏)的胎比建窑稍薄,重量也小于建盏; 建窑盏足不见粘砂,而西坝盏足多有垫烧时留下的粘砂现象; 建窑盏不用化妆土, 而西坝窑黑盏多施用化妆土; 虽同为黑色胎,建窑胎粗而坚硬,西坝窑胎粗而相对松软。这种粗松的胎,间有气孔,客观上可减缓热传导,作为西坝窑主要服务地域的川西南,气候温和,保温要求不像北方那样严格。这种盏体稍薄但仍具有一定保温性能,西坝窑工匠是歪打正着还是有意为之? 我们己经无从知晓,但其间透露出的信息,是耐人寻味的。以上是西坝盏与建盏的相异之处。 但两窑也有相似之处: 釉相似,其黑釉和兔毫结晶釉釉面观感如出一炉, 单看釉难以分辨窑口。 主产茶盏相似,有人对建阳窑遗址出土的数十万黑瓷残片做过统计, 有90%以上是茶盏(只有少量玉壶春瓶、罐、壶、钵等)。西坝窑探索起步晚, 还无法统计出宋代各造型器物的比例, 从西坝窑现有遗物中,茶盏数量特别多的现象看,虽然比例或许没有建窑那么高,但主产茶盏(次为酒壶、瓶)巳是基本事实。

  西坝窑与吉州窑的相似,则主要体现在窑变釉器物(这里不包括黑釉和兔毫釉器)。就茶盏而言,两窑茶盏的造型相似; 胎质大体类同,无明显区别,多较粗松,器物厚重度略同; 玳瑁等窑变釉色斑几乎一般无二,乍看难以分辨。其实两者的区别还是很大的。首先胎色有差别,吉州胎多为土黄色和米黄色及少量青灰色,而西坝窑胎多为灰黄色、灰色至灰黑色,胎色一般比吉州窑深; 吉州盏不用化妆土,而西坝盏除精品外, 多施用化妆土; 吉州盏的削足很特殊,多数圈足足边见园,棱角不显,而西坝窑盏是挖足通常为足沿稍宽的浅圈足、玉壁底足和饼足几种, 未见吉州窑着意于足边倒棱去锋的现象; 吉州盏足不见粘砂,而西坝盏足多有垫烧时留下的粘砂; 吉州窑多数釉面光亮度低,有人形容为见水亮,釉面硬度稍显低,而西坝窑盏多数釉面光亮度高,釉面硬度稍高。至于北宋西坝窑部份窑变釉精品盏,除棱锋毕显的细圈足与吉州盏削足区别较大外,亮度很高的釉光和很薄而坚致的胎体,则与吉州盏有着明显区别。另外,西坝窑目前还未见吉州窑的木叶纹和剪纸贴花品种。

  4、西坝古窑的历史文化和审美价值尚待深入研究挖掘

  迟迟才出土面世的西坝窑黑盏,与久负盛名的建窑盏、吉州盏有相似之处,是因为它们有共同的文化土壤; 它们又有相异之处,那是三地窑工因料造器、各运匠心而致风格别具。宋代的〝斗茶〞是中国茶文化史上精彩的一章,也是博大的中华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份。黑茶盏是因〝斗茶〞这一文化活动应运而生的特殊器物,无论西坝盏, 建窑盏、吉州盏,还是其它宋代古窑的黑茶盏, 都是己逝去时空里曾经盛开的文化奇葩,都是那段历史与文化的见证和载体。兹循古韵咏盏曰:

  采色三昧手,雪泓蟹眼汤〔21〕。

  徐溢芝兰气,千古盏尚香。

  西坝窑古代工匠为故土留下了如此丰厚的遗赠,让人不油然心生敬意! 但我们对西坝古窑尚属初探,认识还很肤浅,还有太多问题尚未厘清,其丰富的历史文化内涵,尚待深入研究和挖掘。本文权作引玉砖,希望更多喜欢西坝窑古瓷的同好,共同来把西坝窑研究深入进行下去。我们相信,西坝古窑及其精美遗物的文化内涵和审美价值,将随着今人认识的深入,而愈益凸显出来.

  六、宣传、保护西坝古窑文化遣产(略)

  2008年8月30日于四川乐山

  参考文献∶

  〔1〕《乐山晚报》2008年1月23曰A5版

  〔2〕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人民出版社1964年8月第四版

  〔3〕唐长寿《嘉眉稽古录·汉代乐山的经济》乐内印(2001)字第532号2001年12月第一版

  〔4〕朱大渭等《魏晋南北朝社会生活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8月第一版

  〔5〕唐长寿《嘉眉稽古录·南方丝绸之路》乐内印(2001)字第532号2001年12月第一版

  〔6〕陈丽琼《试谈四川古代瓷器的发展及工艺》载于《史学论文集》1982年

  〔7〕冯先铭等《中国陶瓷史》文物出版社1982年9月第一版

  〔8〕汪庆正《简明陶瓷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89年11月第一版

  〔9〕陈丽琼《乐山县关庙古窑址》载于《四川古陶瓷史资料》第1辑1979年

  〔10〕唐长寿《嘉眉稽古录· 嘉州古镇》乐内印(2001)字第532号2001年12月第一版

  〔11〕朱瑞熙等《辽宋西夏金社会生活史》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8月第一版

  〔12〕唐长寿《嘉眉稽古录·龟城山的〝三龟城〞》乐内印(2001)字第532号2001年12月第一版

  〔13〕陈丽琼《重庆宋代天目瓷》原载《重庆师院学报》1983年2期

  〔14〕冯先铭等《中国陶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4年11月第一版

  〔15〕李辉炳《宋代景德镇青白瓷的发展与鉴定》载于中国文物研究所编《文物天地》1997年第6期

  〔16〕沈仲常等《四川古陶瓷研究》四川社会科学出版社1984年6月第一版

  〔17〕(春秋) 李耳《老子》 中国文史出版社2003年5月第一版

  〔18〕(战国) 庄周《庄子·人间世》中国文史出版社2003年5月第一版

  〔19〕(汉) 许慎《说文解字》天津古籍出版社1991年6月第一版

  〔20〕辞书编委会编《辞诲》(缩印本)上海辞书出版社1990年12月第一版

  〔21〕赵佶有〝盏色贵青黑,玉毫条达者为上,取其焕发茶,采色也〞句; 苏轼有〝道人晓出南屏山,来施点茶三昧手〞句; 陈蹇叔有〝鹧鸪碗面云荥字,兔毫瓯心雪作泓〞句; 杨万里有〝鹰爪新茶蟹眼汤,松风鸣雪兔毫霜〞句。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