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我国发现的唯一一件曜变天目

 2015-03-07

  这十数年来新发现的出土资讯,令从事中国陶瓷研究的笔者感到雀跃不已。因调查而造访中国时亲眼见到的新资料,使笔者在吟味当前研究中国陶瓷的乐趣之馀,也深刻体会陶瓷世界的深奥。访查之际,笔者也尽可能留意目前活络的中国古董市场与民间收藏动向,因此得知许多有益资讯,如真伪辨识的最新情报,以及个人收藏的重要资料等。

  其中,2010年时,于杭州古董商暨收藏家所经营的古越会馆,偶然见到杭州出土的〈曜变天目茶碗〉,无疑是笔者至今所见最具冲击性的新资料,当时的兴奋与感动,即使到今天也难以忘怀。随后于2011年5月,笔者陪同大坂市立东洋陶磁美术馆馆长出川哲朗,以及该年11月与名誉馆长伊藤郁太郎、福建省考古研究院的栗建安、台北鸿喜美术馆的廖桂英和舒佩琦等人,一同调查此件〈曜变天目茶碗〉,后来更在今年(2012)8月获得拍摄照片和录影的机会。

  杭州出土南宋〈曜变天目茶碗〉残片,高6.8厘米、口径12.5厘米、底径4.2厘米,古越会馆藏。

  2012年2月,深圳博物馆举办的国际研讨会「中国古代黑釉瓷器学术研讨会」中,深圳市文物考古鑑定所所长任志录公开介绍了此件〈曜变天目茶碗〉(注1)。此外,最近南宋官窑博物馆馆长邓禾颖于《东方博物》期刊中,一併详细介绍了于同处出土、值得探究的作品(注2)。

  根据邓禾颖所言,此件〈曜变天目茶碗〉于2009年上半年在杭州市上城区的「原杭州东南化工厂」遗址出土(以下省称为「东南化工厂」),同时出土尚有越窑、定窑、建窑、吉州窑、汝窑、巩义窑、甚至高丽青瓷等为数甚多的破片。东南化工厂位于杭州市内江城路与上仓桥路的交叉处,距离南宋皇城旧址甚近,南宋时此地一带为重要官府的集中地,邓禾颖并指出,此处可能为南宋临安都城的都亭驿所在。出土作品中,又以越窑青瓷(主要为南宋寺龙口窑製品)与定窑白瓷的数量特别多,这些作品当中,有为数不少在釉上或釉下可见「御厨」、「苑」、「后苑」、「殿」、「贵妃」、「尚药局」等刻铭,由此可知此一干出土品为南宋宫廷用器。

  胎土墨黑、釉色紫红光彩

  审慎细致的高级品

  因此,这件首次出现在中国遗迹的〈曜变天目茶碗〉,很可能是进贡作为南宋宫廷用器,即使在南宋当时,曜变天目也极为珍稀,这件作品可说是宫廷藏有曜变天目完整作品的有力证据。从东南化工厂遗址,也出土了带有「供御」铭文,且在圈足及足壁露胎部分施挂铁汁的建窑产天目茶碗之珍贵资料。由此可明白,南宋宫廷拥有不少以曜变为首的建窑天目高级作品与珍稀作品。

  此件杭州出土的〈曜变天目茶碗〉,虽然约有四分之一的部分残佚,但圈足几乎都保存下来,茶碗原本的器形也相当清楚。此外,器内壁的曜变斑纹展现梦幻般的光彩,与现藏于日本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藤田美术馆、京都大德寺龙光院──日本传世的所谓三大「国宝」曜变天目茶碗中斑纹格外鲜丽惑人的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品相较,也毫不逊色。如同静嘉堂文库美术馆藏品一般,以偏蓝的曜变为基调,随著光线照射角度,出现紫红色光彩,为此品的特征之一。

  笔者最近有幸在调查藤田美术馆所藏之国宝〈曜变天目茶碗〉时,取得上手目验的机会,由其偏紫红色的光彩,部分曜变形成篦纹状的纵向线条,以及曜变斑纹的生成略带不规则等特点来说,杭州出土品与藤田美术馆的曜变较为接近,鲜丽的斑纹可说是在此基础之上生成的。外壁则和静嘉堂文库美术馆及藤田美术馆的曜变相同,生成数量少且细小的圆形斑纹,当照射到光线时,这些斑纹闪耀地浮现。检视断面可知,被称为曜变最大特征的此种梦幻斑纹,仅在最表层之处生成,而也正因为是残损的作品,才可能进行如此详细的观察(注3)。

  〈曜变天目茶碗〉全器施挂饱满且厚实的黑釉,然而在呈现束口形式的口缘处,釉药渐薄。胎土为建窑特有的墨黑色,圈足的作法则与传世品相同,即使在建盏当中,本作品圈足的切削也显得极为慎重。由此亦可窥见,曜变天目是製作上特别审慎细致的高级品。

  此外,尽管内底带有非常少量的摩擦伤痕,不知是否因使用或其他缘故所导致,然而就如目验过这件茶碗的爱知县陶磁资料馆主任学艺员森达也同时指出一般,此品几乎不见使用痕迹(注4)。此作的摩擦伤痕无法与经历漫长岁月的传世品一概而论,这可能与进入宫廷后的使用方法与时间有所关联(注5)。

  南宋临安城遗址出土

  残器曜变天目,仍让人惊艳

  此件杭州新出土的〈曜变天目茶碗〉残片虽为残器,对于特别对天目抱持深切思慕的日本人而言,仍与传世品一样是能引发难以名状感慨的作品,因此其作为「曜变天目茶碗」新例证之一,备受瞩目。再者,此碗片并非出于窑址,而是从南宋临安城遗址出土,其中最紧要的,是南宋宫廷拥有曜变天目的事实,在今后考虑曜变天目的价值与意义上,具有重要的意义。

  (注:据目前所知,建窑窑址尚未发现曜变天目的残片。by 把盏堂)

  关于日本传世的建盏,早有看法指出,亦可能作为明朝皇帝赏赐品,因此该器类可能在不同时期、透过不同管道输入日本(注6)。另一方面,森达也提出的划时代看法亦蔚为话题,他认为建窑产天目在中国是作为实用的茶碗,元代以后抹茶不再流行;随著实用价值的消失,在依然保持抹茶传统且赞赏建窑产天目的日本,以近乎「中古品」的形式被保存(注7)。无论哪一种情形,「曜变天目茶碗」在当时的日本皆是价值极高的「中古品」或「古董」(antique),作为「唐物」,在德川将军家等处受到珍重,代代相传直至今日。

  杭州出土的〈曜变天目茶碗〉现在虽由民间收藏,然而以此发现作为契机,仅在日本传世的「曜变天目茶碗」的价值与意义,可望在中国也获得重新评估的机会。再者,此资料所代表的意涵与日本传世曜变天目的关系,将成为今后天目茶碗研究尚待釐清的重要课题。

  作者按:关于本文介绍的杭州出土〈曜变天目茶碗〉,大坂市立东洋陶磁美术馆30週年纪念企划展「飞青磁花生 油滴天目茶碗──传世名品」(展期10月27日~12月25日),预定于展览会场播放的高画质影片中,也有一段介绍。

  注释:

  注1:南宋官窑博物馆馆长邓禾颖立即将本资料携至北京故宫,并经耿宝昌与王莉英等陶瓷研究者们目验,在中国部分人士间已经成为话题。

  注2:邓禾颖〈南宋早期宫廷用瓷及相关问题探析──从原杭州东南化工厂出土瓷器谈起〉,《东方博物》,第42辑,2012。最近在日本,古美术专门杂志《聚美》亦初次介绍了此件〈曜变天目茶碗〉,请参考方忆〈杭州新见曜天目〉、水上和则〈南宋古都杭州出土曜变天目〉,《聚美》第5号,2012。

  注3:附带一提,福建省考古研究院的栗建安表示,近年曜变的伪作中,出现一种极为巧妙的作品,即将建盏的真品入窑二次烧造,使其产生曜变斑纹,然而从这些作品仅在斑纹部分隆起的特徵来看,目前还是能加以识别。

  注4:参见前引注2邓禾颖,页23。

  注5:水上和则指出,从茶碗内底亦可见摩擦痕迹一事看来,检讨时有必要将茶筅的起源与普及时期纳入考虑。参见前引注2水上和则,页94。

  注6:谢明良〈宋人的陶瓷赏鑑及建盏传世相关问题〉,《国立台湾大学美术史研究所集刊》,第29期〔2010〕,页90。

  注7:森达也〈第272回水曜讲演天目 吴州赤〉,《出光美术馆馆报》,第155号〔2011〕,页29。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