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砚台收藏:可用可藏红丝砚

 2015-02-27

【箕形砚】 藏砚支招 国内外收藏者开始关注红丝砚等古砚的艺术价值,其收藏价值和投资价值正在不断体现。红丝砚如今是一个不算热门的收藏类别,藏家可考虑入手。因为红丝砚存世总量稀少,要拥有一只红丝砚讲求缘分。现在一只新的精美红丝砚价格要过万,更不用说古代红丝砚。 判断红丝砚的价值高低,在年代相差不远的情况下,首先要看砚台的石质,观察其纹、丝的搭配,图案美观、赏心悦目者为上品,同等条件下,大的砚台比小的砚台更具价值。其次是看工艺,判断形制和装饰的优劣。砚台的人文背景对其价值影响也非常大,俗话说,“砚贵有名,身价倍增”,如果是名人砚台,另当别论。 所有品种的砚台,并不见得每一块都是完美的,也不能说每一块都是发墨的。即使端砚、歙砚也有不发墨的。发不发墨和石质本身有关系。一般来说,石质结构越紧密,就越发墨,但是硬度又不能太高。大理石密度高,但太硬,所以不发墨。而石质太软的也不行,因为吸水性太强。端砚和歙砚,石质中含有大量的二氧化硅,属于结晶体,芒较多,所以发墨快,而红丝砚含钙高,发滑,芒含量少,所以发墨比较慢。红丝砚可以使墨更加细腻,得到一块上好的红丝砚多半靠运气。

【兰草盆景砚】 拍场现状分析 2011年,西泠秋拍文房清玩·历代名砚专场中的清龙纹红丝砚拍出了44.85万的高价;2013年,北京保利八周年春拍中的清吴自肃藏王芑孙铭山水图红丝砚成交价18.4万,秋拍中清鹿纹钟形红丝砚;2014年西泠印社秋拍中李铁民作夔龙纹红丝砚成交价5.52万。 从砚台拍卖专场的成交价可见,目前藏家对砚台藏品的争夺还是很激烈的,因为砚台相比现在处于低谷的字画、瓷器、玉器、家具等门类,具有很强的升值空间,所以,目前绝大多数古砚以估价两倍甚至三倍的价格成交。砚台的价值正在回归,未来的升值空间还很广阔,十分值得收藏家关注。 在西泠秋拍中,数件古砚精品以过百万的价格成交,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高价成交者绝大多数都是镌刻铭文的铭文砚。铭文砚之所以珍贵,因为铭文砚的铭文是一个人一生遵循的行为准则和座右铭,是一个人人际交往的纪录和透视,是一个时期铭者思想形成发展的历史见证,是研究铭者思想发展历程的一件非常宝贵的历史资料。所以在收藏中凡是和历史名人、历史事件相关联的铭文砚价值就会相对价高。

【山东省工艺美术大师刘希斌作品——《怀素种蕉砚》】 唐人素爱砚宋人更甚之 李白在《殷十一赠栗冈砚》诗中吟道:“殷侯三玄士,赠我栗冈砚。洒染中山毫,光映吴门练。天寒水不冻,日用心不倦。携此临墨池,还如对君面”。杜甫、白居易、李商隐、元稹、王建、李贺纷纷登上咏砚诗坛,或浅唱低吟,或铭砚寓意或借砚抒怀。岑参军旅诗之杰作《走马川行奉送封大夫出师西征》:“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五花连钱旋作冰,幕中草檄砚水凝。”砚台一向蛰于文房,今却在行军帐中与兵戈为伍,砚之幸也。 诗人对砚台的追捧,至两宋时期达到了一个高峰。苏东坡一生访砚觅砚赏砚铭砚不止,四大名砚东坡尽藏。不但在砚台上雕以图纹镌以砚铭,更有砚屏(砚旁用玉、石、漆木所制挡尘的小屏风)辅之。历代以来砚于文人就好像是鱼和水一样不可离之须臾,十年寒窗,笔耕心织,以砚为田。有道是“无田种秫难谋醉,有砚遗家未是贫”(宋·杨公远《隐居杂兴》)家中无田算不了什么,只要有砚就不谓穷。 砚台自脱胎就注定要与文人骚客结缘,砚有纹则珍,有铭则贵。藏砚即是藏诗书,赏砚犹胜读书乐。多少诗情出自砚中,昨日之砚读出的是博大精深的中华文脉,嗅出的是墨翰负笈的缕缕书香。

【名雕刻艺术家蒋祖安作品——红丝石巨砚《天宝研》】 《壹收藏》周刊滕逸骅 “砚者研也,可研墨使和濡也。”(汉·刘熙《释名》)砚的历史可以上溯到7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仰韶遗址出土的磨盘和陕西临潼姜寨遗址出土的鹅卵石石砚可视是后世砚台的雏形。汉代由于发明了人工制墨,墨可以直接在砚上研磨,于是砚台开始发展起来。以世称“四大名砚”的端砚、歙砚、洮河砚、澄泥砚最为突出。 红丝石,石质坚实细腻,砚身上的红、黄条纹与色斑盘旋萦绕,交错出绚丽的自然图景。红丝砚在后来名气远远比不上端砚、歙砚。其主要原因是红丝石的储量极少,矿层较薄,开采困难,明清以后已经鲜有红丝石出产。

【实力派砚雕艺术家齐增升作品 《千祥云集砚》】 B青州红丝砚馆馆长姜瑞益: 第一看坑口,老坑是古时候就被开采的矿洞,在文化上有传承,在实际制作的过程中,老坑中也有差的石头,看坑口是一方面,但不是绝对的;第二,如果是工薪阶层的藏家,可以收稍小一点的好东西,未必要是老坑的,如果是有经济实力的藏家,那就建议收正宗老坑的好东西;第三,若是真正喜欢砚台,就不要考虑涨价不涨价的因素,要懂砚台再去藏砚台,不能随波逐流;第四,就像写书法有写得好的成为大家的,有写得差的一文不值的一样,红丝砚也是要看雕工的;第五,收藏红丝砚不能单纯看大小,不能单纯看有没有丝,石质才是第一位的,石质决定了发不发墨,有丝最好,没有丝也无所谓;最后,我要强调的是,做出来的东西必须是一方砚台,不能是一摆件,实用性才是砚台的核心价值,然后,不能拿现在的要求去要求古代的实用性,古时候人喜欢写小字,现代的人喜欢写大字。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刘克唐作品】 商家支招:藏红丝砚看啥最靠谱 A青州市三元居艺术馆冯馆长: 从总体来说,一是要看材质,是不是细腻温润油性高;二要看颜色,或红或黄,颜色都要正,不发污不淡;三要看花纹,是不是有丝纹或是有特殊的形状以便于再创作;四要看做工,是不是有文化气息,是不是精细等;五要看是不是实用,它的下墨发墨如何。从局部来看,当然是老坑的东西比较好,值得收藏,黑山上的可统称为老坑。就比如说黑山上的坑口是“名牌大学”,其他的坑口是普通大学,就算是黑山上未必所有的红丝石都是好石头,它的档次在那儿,一般来说黑山的坑口出的红丝石下墨发墨好,油性高润度好。另外,丝纹只是一个方面,关键还是要看油润度和发墨下墨。

【清 荻平子铭龙纹红丝砚】 市场现状:受到冲击不大,可盼价值回归 青州市三元居艺术馆冯馆长和记者说,“我的主营是书画,红丝砚是经营中的一个门类,青州是红丝砚的主要产区,其他的地区用同颜色的石头做观赏石好,但是砚台比起青州来差得多。我自己也喜欢收藏红丝砚,它目前的市场情况没有受到太大的市场调整期的影响。” 在青州当地主营红丝砚的青州红丝砚馆馆长姜瑞益这么告诉记者,“因为礼品市场受到冲击,其中一部分所谓‘雅贿’逐步被杜绝,受到一些影响,我认为这是红丝砚发展过程的必经阶段,况且好的砚台价格并未下降,好的石材一点不便宜,只是砚台的销量略有降低。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原先受到礼品业的影响,砚台制作过程中为了迎合市场需求更多的强调观赏性和复杂性,现在这个时间段正好可以保证它的‘价值’回归。”

【‘‘太平有象“红丝砚】 历史背景:柳公权称“蓄砚以青州为第一” “砚者研也,可研墨使和濡也。”(汉·刘熙《释名》)砚的历史可以上溯到70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仰韶遗址出土的磨盘和陕西临潼姜寨遗址出土的鹅卵石石砚可视是后世砚台的雏形。汉代由于发明了人工制墨,墨可以直接在砚上研磨,于是砚台开始发展起来。以世称“四大名砚”的端砚、歙砚、洮河砚、澄泥砚最为突出。 红丝石砚,是以山东青州及其附近地区天然的红丝石为原料制作的砚台,始于何时史书上没有记载,但在唐宋时就已享有盛誉。唐代大书法家柳公权《砚论》中提到:蓄砚以青州为第一,绛州次之,后始论端、歙、临洮。 就青州红丝砚而言,以唐宋时期所开采的邵庄镇黑山老坑石质最佳,其他坑口亦是不错。黑山老坑红丝石其外有表皮,或白或赤,纹如林木之状,理红黄相参,理黄者其丝红,理红者其丝黄,色如晚霞,丝如鸡血。 总体来说,青州红丝石软硬适中,石质细腻、温润、致密而坚实,做砚既不沁墨,又不滑墨、拒墨,是制砚的上佳材料。其有一下四个特点:一是华縟密致,皆极其妍,既加镌凿,其声清越,锵若金石;二是温润滑莹,渍之以水,滋液其间,以手拭之,久粘如膏;三是体质坚美,膏润浮泛,墨色相凝若纯漆;四是研墨后,数日墨色不干,着于匣中,有如雨露。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