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古瓷收藏圈的春秋战国

 2015-01-15

  春秋战国是礼崩乐坏的时代,群雄逐鹿,天子成了摆设,谁都想当老大,谁都不服谁,于是真刀真枪地打来打去几百年。如今的古瓷收藏圈,大有当年乱战之势,打的不仅是口水仗,还有利益战。

  春秋战国是以地域为界相互争斗,而古瓷收藏圈是以帮帮派派划界。

  古瓷从原始青瓷开始,伴随着中国文明漫漫走来,经历了千变万化,形成了千姿百态。就研究和收藏而论,能把某个时期的某个窑口研究深透了,就算头一号的大家了,而真正把中国古瓷都研究深透的,我想中国迄今也无一人,但越是这样,越是谁都想当老大,谁都认为自己就是老大,既然自大,自然谁都不服谁了,如此,古瓷圈里便产生帮帮派派,你帮我派的争斗便无休无止地上演。

  看似古瓷的东西,其实有仿品与真品之分,而仿品又分高仿与低仿。真品的种类就更多了,分传世与出土、高古瓷与明清瓷、南方窑口与北方窑口等等。传世的又分一直传世和早年出土后传世;出土的又分出土与出水、墓藏与窖藏、干坑和水坑、南方与北方等等。墓藏与窖藏又分被土掩与没被土掩。古瓷又有粗瓷与精瓷之分,出土器又有完整器与残器、片片之分等等。

  古瓷圈里到底有哪些帮?

  先说国宝帮,这是藏界公认的一帮一派了,意思也很简单,就是指钻进假货的死胡同,一条道路走到黑,撞了南墙也不悔不悟不说,还把又脏(作旧)又丑(现代人的粗制滥造)的东东视若国宝,别人要是善意地给他指出,有的甚至恶语相加。这样的实例不少,闹出的笑话也不少,我亲眼见的也不少。每次见到,只好说“少买点,买多了没有用”,别的不能说,因为有的是老者,怕老人家心脏病、高血压突发,要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可没法招架。

  其实除了国宝帮,还有很多帮。比较明显的有以下几个大帮。

  一是砖家帮。专家本意是权威人士,可古瓷圈的专家不是这样,他们虽然是专门从事古瓷研究的专业人士,按说也应是权威人士。导致古瓷专家不权威的主要原因是这类人士只做研究不搞收藏,也就是说他们只会闭眼念经,不会睁眼看物,一方面体制规定他们不能搞收藏,二者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虽然从事这方面的专业,但自己并不喜欢,更谈不上热爱。如此一来,这些人就是典型的学院派,也是典型的“老学究”,由于他们的固执与教条,加之先天缺陷,其鉴赏能力远远落后于市场、落后于古瓷研究的时代水平。然而真正的问题却不在于此,在于人们往往都迷信专家,这样的砖家却主导着古瓷收藏的话语权。

  二是传世帮。这类人士主要是早年特别是80年代就开始涉足古瓷收藏的人。说实在的,在那个由乱始治的年代,人们都沉浸在“破四旧”的后怕之中,东西便宜不说,最主要的是不用担心买到假货,也绝少遇到出土器物。所以那时的东西基本都是傻开门的,只要是自己喜欢的,尽管闭着眼睛买就是。应该说,传世帮的很幸运,因为随之而来的就是收藏热,传世古瓷由于不受文物法限制,所以成为市场的宠儿,这种局面一直持续至今。这样一来,以前经常光顾地摊的传世帮,如今大多开起了古玩店,进入拍卖行,不来地摊,一则因为地摊上确实买不到他们熟悉的传世古瓷了,二则他们有钱赚也不必来地摊了。

  三是片片帮。学瓷要有老师。从年龄上看,传世帮大多六七十岁了,现在学瓷的人,要不是传世帮带的,要不是从书本上学的,再有就是向瓷片学。向传世帮学的,现在也是新一代的传世帮,而毕竟时代不同了,花小钱基本买不到传世古瓷了,很多这样的人子从父业、徒从师业,大多当起了古瓷经纪人,以传世古瓷倒买倒卖为生。向书本学的,如果不拜师,很大可能会沦为国宝帮。瓷片本是好老师之一,无论何种来路,瓷片都是必学的,就象成为本科生研究生之前,先要从幼儿园、小学等启蒙教育开始一样。但很多人学了瓷片以后,就从片片中走不出来,只认片片不认整器,或只陶醉于片片收藏的乐趣之中,说起片片头头是道,面对整器却迂腐教条得如同傻子一样。

  四是垃圾帮。这是片片帮的升级版,基本特性和片片帮差不多。相对来说,片片好认,整器难辨;粗瓷好认、精瓷难辨。越是民间粗瓷,无论是传世还是出土的,都要相对好辨许多。垃圾帮其实就是只认片片和粗瓷的人,这些人的藏品拿出来,只要对古瓷稍有研究的,基本上也都认识,他们由此也颇有成就感,以为收了点破烂货就成了大专家,也掌握着一定的话语权。

  第五就是伪国宝帮。古瓷中片片和粗瓷相对易辨,传世古瓷次之,真正难辨别的是近年出土或新出土的精瓷。这类东西圈内叫生坑,市场上见到的往往都是浑身是垢(土沁水沁,出土后的原始状态),清理之后有的铮亮如新、光芒四射,这类东西就目前而言,基本处于砖家不认,传世帮不认、片片帮和垃圾帮更是不敢认的尴尬境地,所以这一帮往往也被打成“国宝帮”,其实不是真国宝帮,而是伪国宝帮。伪国宝帮成长经历大多都比较复杂,基本也都拜过师,有的不只一两个老师,老师大多是有几十年古瓷收藏研究的传世帮;也读过许多古瓷收藏的典籍,积累了丰富的理论知识;自己或者跟着老师常去地摊、古玩店、拍卖会等各级市场,深知古瓷在不同市场的行情,积累了丰富的辨别真假的知识,眼力也不断提升;也经常光顾博物馆,甚至通过网络熟悉全国各地、世界各国中国古瓷的馆藏情况;也收藏研究过片片和粗瓷,有的还深入各大窑址亲自做研究。就成长过程来看,伪国宝帮也曾把专家的话奉为至理名言,迷信过传世帮的老师、拍卖行的掌舵师傅,迷恋过片片和粗瓷,但这些都只是他们学习提高的一个阶段性过程而已,随着能力的增强以及对古瓷收藏研究的理解感悟,他们渐渐突破了老师、书本、片片和粗瓷的认知,开始正视当今时代大破土、大挖掘的客观现实,越来越多地研究和收藏“真精新”的出土古瓷。其实伪国宝帮也可称为孤独帮,原因是古瓷收藏圈里懂得“真精新”出土古瓷的人极少,他们如同沙漠中的独行客,风景极好也只是孤芳自赏,且常被等同于国宝帮招来种种冷嘲热讽,收藏的东西虽然自己当个宝,一但见光面对的往往都是棒槌,被砸得稀里哗啦,不被人认可不说,目前也没有象传世品那样出手变现的可能,收藏对他们来说就是在为国家做贡献,因为大规模的建设破土和大规模盗掘出土都是他们制止不了的,国家和法律也没制止得了。而这些东西出来总要流向市场,国内市场立不住脚,自然就流向国外,就象很多高层次人才一样,国内不被重视,自然就跑到国外去了。孤独帮所做的其实就是尽量不让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流失海外。

  有了帮派,春秋战国一般的争斗就在所难免。最开心是砖家帮,能说会道耍嘴皮子就行,反正自己不收藏,东西也不是自己的,明白一点的就又看又蒙,看不明白的大声说仿品就是,大不了精致一点的就说高仿,说错了反正不负法律责任。最得利的是传世帮,市场上能流通的就是这类东西,也是傻开门的东西,不怕被人砸。最有人气的是片片帮和垃圾帮,就象过去一样,能考上大学的少之又少,绝大部分都是小学生、中学生,他们其实就是脱盲一簇。最受伤的当属国宝帮,白花花的银子支援了经济建设不说,买到的东西破烂一堆。最无助的就是伪国宝帮,只能孤独地在美丽的沙漠中独行,唯一感到欣慰的就是自己喜欢,当然也确实在为国家做贡献,真正藏宝于民。

  来源:雅昌艺术网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