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黄山有梦

知名画家   2014-12-29

谢春彦书画作

  于画画的人而言,黄山总算是一种梦吧。

  现在交通便捷,旅游大巴,去趟黄山还是如梦一般,许多旧念遗落在那幻变莫测的云山雾岭之中。我最初登黄山是三十九年以前,与画友王中秀先生很不容易地爬上天都,惊非人间。我们用医用的塑料瓶灌了一瓶高粱酒一路舍不得喝,准备在天都峰上豪饮一番,哪知开了瓶只觉一股难闻的塑料味刺鼻,大憾之余只好从峰顶侧将下去祭山了。

  山奇,云奇,泉奇,松也奇,让我们少年人真正是目不暇接,惊讶不止。一夕我与王君从散花精舍沿着荒径爬向那株现在已不存在的梦笔生花古松前,就着微茫的光速写那株松,入神间却见暮色掩盖的地面忽起光亮,数番不止,吓得在我身后的王君大呼起来。晚上灯下翻阅《黄山领要录》,倒有地光的记载,不亦难见者,幸哉,幸哉!

  黄山之美是不言而喻的,然若创制却是大难。光看它的松,就是百姿千态,品类繁多,画不胜画。松生千岁,后来虽然又去过数回,只觉得那几株名松并无大的变化,依然古,依然苍翠。还是对松速写,只觉松下人已非昔时,尚非龙钟,却非少年矣。我不觉在速写本 上记下所感,不计平仄顺口溜曰:

  四十年前画苍松,但觉苍松太龙钟。

  而今再到松前立,松不龙钟人龙钟!

  时空之叹,而已而已。

  十年前,与港台诸友在台湾的孙中山纪念馆共举《黄山缘》画展,我不敢只画黄山的峰景,但写一片松林,泉间有樵女洗浴,画友见了,说不能算黄山,我只好对曰:你能把女人赶出山水赶出黄山么?当然是没有定说的。

  也曾夜宿黄山的白龙桥,那石拱桥据说是友人的老父所垒。入夜,大家倚桥听泉,一片乌黑,只有星星点点的若黄若红的萤火虫子于桥下翻飞。中有一人后来去了欧洲,画了一幅寄之,问道那山可有这种虫,也是对于黄山的记忆。

  刘海粟先生十上黄山,画了一辈子的黄山峰、黄山云、黄山松,他曾在黄山寄我一封长信,有七页之多,诗词中每每咏歌黄山之松的天纵奇古,而今想来,犹觉温暖……

  来源:华夏收藏网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