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来自大唐的雪—6至10世纪的中国白瓷

 2014-12-24

  “始以武功一海内,终以文德怀远人。”

  大唐的气象,更多来自帝国内在的宏阔胸怀。

  再次细读严耕望的《唐代交通图考》,除了敬佩严氏读书的勤勉精纯,更能感知大唐辽阔疆域内所升腾的国家荣耀。严氏语“大抵唐代交通以长安、洛阳大道为枢轴,汴州、岐州为枢轴两端之延伸点。由此两轴端四都市向四方辐射发展,而以全国诸大都市为区域发展之核心。”

  有唐以来,疆阔域广,全国驿道踰六万五千里,唐制三十里一驿,开元全盛时,天下水陆驿一千六百三十九所,如此众多官驿之外的私驿客舍还未列入,大唐交通之繁盛可以想见。海内与域外凭借交通之便利,人员与信息的交流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如此繁荣之交通中,除了来往人流就是庞大的物流。

  唐代文化昌明,制度优越,宇外敬仰。这些政治文化成就,进而催发和刺激了唐代社会物质器用的繁荣。唐代器物除了雍容华贵,就是四海兼容,很多域外的造型、纹饰、图样默默地溶化于长安朱雀门后、东都洛阳宫内的大唐帝国胸怀之中。

  唐代金银器、丝织、石刻、漆作、铜工等等都有高度发展。其中窑器因制作便利,原料充沛,产能规模大,成为人们的重要生活用具。从北到南,从东到西,万里之中,窑火明灭,多有制做。其中尤以,邢窑、越窑、巩县窑、长沙窑等最为闻名。进而形成所谓“南青北白”之说。而就今之国内各地及海外贸易丝路的考古调查,可以确认除青、白之外,长沙窑及邛窑彩绘;巩县窑及长安地区窑场的三彩、单色釉、黑釉等都非常发达,成品规模亦有相当数量,并且其中有不少制成品,通过陆路和海贸销往万里之外的异域。被当时的世界人民所珍爱。

  中国陶瓷,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因东方和西方的技术认定差,海外更多人理解的“中国古代陶瓷”在所谓的理论上都应该划归为“炻器”(stoneware)。但就目前所见存世器物,就算以西方最严谨的胎料成分、烧成温度、吸水率、透光度衡量,6世纪末—7世纪初的中国隋唐时代,也已经广泛出现和使用“瓷器”(china)了,其中青瓷优先进化。至7世纪中叶间,随脱铁技术的长足发展,高质瓷土的规模化开采,玻璃釉的大量使用,白瓷已经完全可以和先期发展起来的青瓷分庭抗礼,部分白瓷极尽精致华美,堪比金玉之做。

  《唐国史补》载:内丘白瓷瓯……天下无贵贱通用之。陆羽《茶经》记:邢瓷类雪,越瓷类冰。皎然诗曰:素瓷雪色缥沫香,何似诸仙琼蕊浆。皮日休诗咏:邢客与越人,皆能造兹器。圆似月魂堕,轻如云魄起。唐人对瓷的审美情趣,透过这些文字,跃入今人眼帘。

  北方地区6世纪晚期及入唐之后,在邢州,洛阳及周边巩县等地,皆有大规模的窑器烧造。其中尤以巩县窑、邢窑为冠,两地白瓷都曾呈贡,巩县开元初呈贡;邢器天宝后始贡。邢窑白瓷多有“盈”、“大盈”、“翰林”款记,部分还有“中”、“解”、“药”、“供使”等款。巩县窑白瓷,普遍胎土略粗松于邢器,但玻璃质感强,形制规整精妙,个别高白细胎瓷土制品超于邢器,令人惊艳。

  邢窑制品,当年烧成应通井陉入晋,走北都(太原)过汾州、晋州、绛州、蒲州渡河转同州入长安,此一线。巩县制品,除直接供应东都外,其他的走陕州、过虢州境、华州进长安。部分邢窑制品也走滏口陉转潞州、泽州、出天井关太行陉过怀州转东都线入长安,此为二线。所以,今天晋西南(运城)和晋东南(长治),多有邢器出土,值得留意。

  1300余年,岁月流逝,大唐宫殿城头的冰雪尽已消融;往日帝国的辉煌繁华多已化为尘土。留给世人凭吊的只剩下哪些唐人日夜摩挲的器用,还略带体温传递到今人手中。

  望野博物馆,多年精心收集细致筹备。所推出“来自大唐的雪——6至10世纪的中国白瓷”特展。让世人再次近距离观赏洁白晶莹,如玉如雪的大唐白瓷,体会盛世帝国的灿烂辉煌。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