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王季迁说收藏鉴赏第一最重要要看得多,广识

 2014-11-11

  文 杨凯琳

  2014年6月1日,纽约学者、《王季迁读画笔记》整理者杨凯琳带来“我所认识的王季迁”讲座。

  好东西在市场上出现以后,上海的大收藏家吴湖帆、龐萊茞 、张葱玉就是大买家,吴湖帆的祖父是吴大曾,甲午战争以后,因为中国人败给日本人,所以他不能在朝廷做事,回来以后他觉得吴湖帆像神童一样,几岁的时候教他中国书画,吴湖帆是过而不忘,对答如流,所以他对吴湖帆非常喜欢,他过世之前就把最好的画遗传给吴湖帆。

  龐萊茞是一个很成功的工匠家,他们两个都是会画画的。龐萊茞赚很多钱以后就开始买画。

  张葱玉是以前中国最有钱的张家,王季迁告诉我他们是收画的,张葱玉对画非常喜欢,所以他肯出大钱买最好的宋元的画。

  我常常问王季迁你怎么眼光这么好,取得这么多东西?他说你要看得多,当然他的记忆力好的不得了,无论什么画,他都记得,而且他跟我说这张画在什么地方是真的,什么地方是假的,他都记得。

  他说第一最重要要看得多,广识。1935年中国政府决定要让西洋国家知道中国的艺术是怎么好,怎么重要,他们就决定参加1935年在伦敦的展览,他们就请了吴湖帆、张葱玉、王季迁在上海天主教堂看画,那个时候他们看了七千张画,他说这是第一次中国百姓能够看到像范宽、郭熙、李唐这些重要的画。其实要学画一定要看好的画,所以他们看到最好的画。那个时候像现在一样买中国画有一个问题就是真假,那个时候德国有一个很著名的学者她的老公在德国领事馆做事,她对中国画非常有信心,她中文也挺好的,她就买中国画。所以她就跟吴湖帆商量有没有科学方法解决真假的问题?吴湖帆说新版出现以后比较容易做假的印章,那个时候没有电脑,他说如果是十九世纪的画可以用印章来相比,所以他们就去拍照,完全跟原来一样,当然有很多收藏家,他们平时不让人家看画,说王季迁告诉我为了大家希望他们的画能够登记在他们的书上,那个时候他们看了差不多中国90%几的画。

  到了一九四几年的时候刘海粟劝他应该到美国看马蒂斯和毕加索的画,用西洋的画影响他的中国画,所以他到了美国,可是到了美国以后,新中国成立他就不能回去了,所以他在香港、台湾、日本、美国、欧美,哪个人有中国画他都去看,所以他一九六九年的时候就写了一篇文章说差不多全世界99%的中国画他都看过了,而且都记得。他看画最注重的就是笔墨,每次他演讲都会讲我笔墨,那些洋人以为是他发明的,所以有一天我说王伯父你不要讲笔墨,他们不懂,难道没有别的东西可以看了吗?他说不是我讲笔墨,我的老师都讲笔墨,赵孟頫讲笔墨“书画本来同 ”;八世纪唐代张彦远﹕“书画同体而未分” ,他说最重要的就是临摹名家的笔墨,我们小时候临名家的笔墨,画是从笔上来的,如果临名家的笔墨就可以懂什么是真的名家笔墨,就可以造成自己的笔墨,因为也是这样,比如你讲古典音乐,如果懂古典音乐就知道音乐是什么,有冥想,贝多芬的音乐,其实中国画也是这样的。当然这样需要好的长眼的人,老师挺要紧的,王季迁非常幸运他有顾麟士和吴湖帆是他的老师,王季迁告诉我吴湖帆每天下午四五点钟就在家里有一个集会,等收藏的人都到他家里,大概看五张画,大家就讨论这画真假,为什么好或不好,当然看书也是很重要的。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