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汉代玉蝉的鉴定

 2014-11-09

  蝉,是中国古代玉器中最常见的题材之一。从现有的考古资料看,以玉作蝉者,始见于新石器时代晚期的红山文化、良渚文化,但数量颇少。至铜石并用时期的石家河文化晚期,玉蝉数量激增,制作精美,可谓古代玉蝉制作史上的第一个高峰期。此后历经商周时期的发展演进,玉蝉在两汉时期进入其发展的鼎峰阶段,其数量之多、造型之丰富、雕琢之精美、用料之考究为历代玉蝉之冠。

  汉代玉蝉根据功用不同,通常被分为三类:其一,唅蝉,即含在死者口中的葬玉,多无穿孔;将玉唅取形于蝉,与蝉蜕壳变化之习性有关,幼虫脱壳羽化成蝉,很像是人的复活再生,唅蝉被赋予了时人祈求羽化升仙的观念。其二,冠蝉,亦称貂蝉,是嵌在帽子中间用来正冠的玉饰,在腹部有象鼻穿;其三,佩蝉,即佩戴在腰间或胸前的饰品,一般在蝉头顶有象鼻穿。以玉蝉作装饰品,则因其居高饮露特征,给人高尚纯洁之感,被视作君子的象征。从考古发现看,汉墓所见玉蝉多位于墓主人口中或嘴附近,无穿孔,通常一墓仅出一件,这些玉蝉显系唅敛之用。然功用可以明确的冠蝉、佩蝉则较为少见。

  汉代玉蝉根据主要包括三种造型,即“三刀蝉”、具象蝉、“八刀蝉”,下面分述之:

“三刀蝉”造型极其简约、抽象,若三刀而就,故得名。其整体接近三棱柱形,背部起脊棱线,脊上端通常有琢一小三角形斜面。两翼呈斜面,表面光素无纹,翼端尖收,不分叉。腹部扁平或微弧,亦无装饰纹样。首端平或呈钝尖状,目部为不规则圆形,凸出不明显。“三刀蝉”主要流行于西汉早中期,仍有两周遗风。

“八刀蝉”,即“汉八刀”工艺雕琢的玉蝉。“汉八刀”应有两层含义:其一,形容刀工简练,宛若八刀而就;其二,因之用刀讲求左右对称,奏刀后左右两道线槽形成了“八”字的效果。 “八刀蝉”整体为扁平舌形,中部微隆。首端略弧,两侧角各有一外斜的不规则椭圆形目,明显凸出轮廓外;颈部有两道弧线。蝉翼轮廓以粗阴线雕出,两翅端与尾尖呈三叉歧出,尖峰扎手。蝉的腹部较平整,上部碾琢两道斜“十字”交叉线,最下段有数道平行横线表示腹皮纹。“八刀蝉”流行于西汉晚期和东汉。 此类玉蝉表面的阴线主要由“汉八刀”技法琢出,其如同写意,虽寥寥数笔,但形神兼具,简洁利落。线条刚劲有力,笔笔见锋;多为直线,偶有弧线亦为直线交锋汇聚。线条痕迹为较粗深的弧形坡面,因下砣时重入轻出,故每道线纹中间粗重,端部尖浅锋利。此外初砣之后常加以精细打磨,所以线槽内砣痕尽化,光洁锃亮;细观之,则略有平行划痕的细磨砂状态。由于阴线沟槽的底部、斜坡以及器表对光线的反射情况不同,使其各自呈现的光亮程度也各异,从而凸显了较强质感。

具象蝉,实为“三刀蝉”的精雕样式,其整体仍为三棱柱形,但中部更厚。以较细的阴刻弧线纹表现翅羽,颈部多有綯索纹装饰。此型亦见于西汉早中期。

  参考文献:

  1.周南泉:《玉蝉》,《收藏家》1995年6期。

  2.李玲:《玉蝉的分类与时代特征》,《中原文物》1998年4期。

  3.赵雁平:《浅谈玉蝉纹的时代特征》,《杭州文博》2006年9期。

  4.丁哲:《浅谈古玉蝉的造型特征》,《收藏界》2010年7期。

  5.丁哲:《“游丝毛雕”、“毛刀刻”和“汉八刀”技法》,《文物鉴定与鉴赏》2012年4期。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