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礼仪玉和葬玉

 2014-09-21

  玉蝉

  蝉形玉器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己出现,商代至战国墓葬中常有出土,此时的玉蝉大多是悬挂佩戴用的装饰品。玉蝉作葬玉中的口含,最早见于考古发掘的河南洛阳中州路816号西周早期墓,其后未见流行,直至汉代才发展成为普遍的习俗并一直持续到魏晋南北朝时期。

  商周玉蝉用于日常佩戴,形制古朴,雕刻粗放。所用玉材质地欠佳,多为半石质。蝉头眼大,身翼窄小成细长倒梯形;头部中央有孔,用来穿绳。蝉身用简单的阴线刻划象征身体部位。

  汉代玉蝉除少数尺寸略大,头上有穿孔的属佩饰玉外,基本上都是用作口含的葬玉。两汉玉蝉多用新疆白玉、青玉雕成,质地很好。蝉身雕成正菱形,形象简明概括,头翼腹用粗阴线刻划,寥寥数刀即成。蝉背部双翼左右对称,如肺叶状。汉代玉蝉造型规整,变化较少。

  南北朝时,玉蝉仍沿汉制,此时由于战乱影响,玉料来源困难,玉蝉多数用滑石刻成,细部写实味道加重,同汉代相比显得更为逼真。

  东晋以后几乎见不到玉蝉了,宋代仿古风气盛行,当然玉蝉也不例外。

  宋代以后的蝉多作为佩饰。

  明代玉蝉有薄片状和圆雕两种,多用粉皮青玉制作。明代玉蝉的纹饰线条雕工又粗又深,双翅雕得较薄,腹部厚;翅膀不光有脉纹,还有无数的小圆点,好似透明的一般;蝉腿有许多细小的腿毛,这是明代常用的做法,阴线刻得很密。在蝉的反面采用单撤刀法,使两翅与腹部分开,两翼张开,腹部凸起,增加立体感。腹部的皮纹从颈部开始,而前几个时代玉蝉的皮纹都是在腹部的下半部分才有。

白玉蝉 汉 长7.6厘米 蝉作扁平状,以简练挺劲的“汉八刀”勾勒出高额、突眼、宽颈、翅翼等,形象写实。这种玉蝉盛行于西汉晚期至东汉,多用作敛葬中含玉,放置于死者口中,取其清高绝俗、复活再生的意义。

白玉蝉 清 7×0.5厘米 估价:RMB 6000 玉质细腻润洁,似有“汉八刀”的遗风,但已没有了翅翼底部的挺劲和翼端的尖锐,线条的深浅和弯度生硬。

白玉蝉 明 5×2厘米 估价:RMB 4000 此件玉蝉,依玉材的形质而做,通体带沁,尾部颜色加深,纽形双眼圆鼓凸于顶端,两侧顶部有对穿斜钻孔。构思巧妙奇特,生动传神。

白玉蝉 明 高6.5厘米 估价:RMB 20000 白玉质地,纹饰雕工流畅有力,尤其蝉衣雕刻得细腻逼真。整体造型生动,立体感强。

黄玉蝉 宋 长5.5厘米 估价:RMB 10000 玉质呈黄色,按照汉代的风格来做,阴刻线深而粗,边缘稍稍磨一点,看起来边薄,实际只是稍有一点薄,宋代玉蝉与汉代的区别于此。

玉蝉 汉 长9.3厘米 估价:RMB 30000—50000 玉表皮带沁,沁色斑驳自然,圆眼长翼,雕琢有力,器形美观。顶有穿孔,可以配挂。

  清代玉蝉也有圆身蝉和片状蝉。清代玉蝉是写真手法与仿古纹饰同用,用料讲究,纹饰分布稀疏明朗,线条多用阳纹线来雕刻,这是清代的特征。清代后期开始造假,民国时更为盛行。

  装饰玉和玩赏玉

  装饰玉可分为实用装饰玉和纯装饰玉,前者有玉梳、玉头簪、玉碟、玉带钩、玉带板等;后者除各种玉雕首饰外,有随身佩带的玉佩、玉坠、玉勒子等。装饰王主要以佩饰玉为主,早在新石器时代,古人就以鸟、鱼、人等形状制成自己喜欢的玉佩饰了。还有形似玉环,但都有缺口的玉玦 ,则是最早的玉耳饰。它们形制简单,但古拙的风格显示了先民的审美特征。

  商周时期,佩饰玉大量出现,大多为扁平片状器。

  西周晚期至战国是玉器发展史中的繁荣时期,佩饰品种繁多,除了有单件的佩饰以外,还非常盛行多种块玉联成的佩饰,俗称“玉组佩”。这种玉组佩没有严格而明确的定制,只是依个人的爱好,讲究玉的色泽和形式的对称与和谐。

  汉代玉器独具自己的风格,阴线细如游丝、清晰有力;线条简练无崩裂,有“汉八刀”之称。

  唐代的王器数量不是很多,但独具风格的佩饰尚存,如玉飞天。

  宋代以后,玉佩饰极为盛行,有人物、动物、植物等各种形态。

  明清时期,吉祥寓意的玉佩饰丰富多彩,琢玉工艺之精,令人叹为观止。由于玉石的细腻温润及古人赋予它的种种道德观念,人们更加爱玉、珍玉。除了佩带装饰之外,贵族富豪及文人名流们为了显示自己的高雅情操常在案头摆几件玉质艺术品,以品味观赏,怡情把玩,故导致了玩赏玉的大量出现。

   

  玉组佩

  组佩又名“杂佩”、“佩玉”,专指春秋战国时盛行的由多件玉器串联组成的悬于身上的佩饰玉。此佩玉现今所知最早见于春秋早期,战国达到极盛,汉代逐渐消亡。其后南北朝、唐,元等朝代虽偶有出土,但在当时社会中不具有较大的影响。

  春秋、战国组佩,一般由璜、环、珑、琥、觿、珠等组成。人们佩戴成组佩玉,不只是出于纯粹的装饰目的,更是由于玉具有坚硬、润泽、纯净,美观等属性,因此被当时士人看成是人的完美品德的象征。组佩通常用玉环(璧),玉璜作主体,以珑、琥、觿为悬饰。

  从考古发掘所得几套组佩的复原图中可知,龙形佩(珑)和虎形佩(琥)是春秋战国组佩中最具特色的。龙形佩为片状,多数镂刻成“s”

玉组佩 西周 此玉组佩由各种类型的玉佩、4件玉璜,328件玛瑙珠管组成,组合关系清楚,五彩缤纷,绚丽华贵。它上系人颈部,下可垂至脑腹,是罕见的装饰品。

七璜联珠组玉佩 西周 长87厘米 由玉、玛瑙,料器等374颗不同质地,不同形状的饰件相间联缀而成,分为上下两部分。上部是一组由青玉管和红玛瑙珠组成的项饰,下部是一组由7件玉璜与红玛瑙珠,料珠组成的胸组佩饰。出土时玉璜、玉管、玛瑙珠、料珠的穿孔相对,成行排列,有条不紊,某些管、珠的穿孔内尚有红色丝线残迹。依出土位置可以看出,该组玉佩原曾用线绳串联,挂于颈间,佩于胸前,长达骨盆以下。

组列式玉佩 西周 35.5×9厘米 西周组列式佩的复兴,是装饰玉及其服饰文化的发展和进步。此件组列式玉佩的结构为:上面是刻有四龙首纹的玉版,下连两侧的柄形器和玉棒,并以玉管,玉珠、玛瑙珠相横接,玉版下又连两行为一组的由玉,玛瑙质数十枚珠和管串成的4组串饰。整体设计新异别致,造型丰满谐调,风格高雅富丽。1990年河南省平顶山市西周墓出土,河南省博物馆藏。

  形身躯,腹部上拱,中间有孔用于悬挂在组佩正中。头部有孔的身形较长,有的作钩形,应是悬挂在侧翼的饰件。龙的身形雕刻得健劲有力,除春秋早期部分平素外,常见的玉龙首、爪、尾刻琢精细,身上饰图案纹饰。春秋早中期以蟠螭纹、蟠虺纹为主,战国时则普遍施谷纹、涡纹、勾云纹等,或者几种纹饰交织装饰,变化丰富。龙首爪用隐起法雕刻,视之如同浅浮雕。龙形象狰狞,表情夸张,形式各异。除龙形佩外,还常见有虎形佩、鸟形佩和冲牙等。这些玉件的特点与龙形佩基本相同。

  西汉初年,战国风格的组佩曾流行过一段时间,串联形式趋于简化,西汉中后期组佩基本消失。南北朝、唐、元墓葬中曾发现过当时新形式的成组玉佩,但玉件的造型风格、组佩的串联形式与战国已完全不同。玉件除少数刻阴线花鸟流云纹外,多为光素,与同时其他种类玉器相比,显得较粗糙。宋至清代,关于战国组佩的确切形式,已不为世人所知。

  玉玦

  玦是我国最古老的玉制装饰品,为环形形状,有一缺口。在古代主要是被用作耳饰和佩饰。小玉玦 常成双成对地出土于死者耳部,类似今日的耳环,较大体积的块则是佩戴的装饰品和符节器。新石器时代玉玦 制作朴素,造型多作椭圆形和圆形断面的带缺环形体,除红山文化猪龙形块外,均光素无纹。红山文化猪龙块(又称兽形块)形制特殊,形体普遍较大,有的块上有细穿孔,当是佩玉。考古发掘已经证实,该文化的大型块多出土于死者胸前,可以确定它不是耳饰。

  商代玉玦呈片状,尺寸一般在5至10厘米,分两种类型。一种是光素的,环窄;另一种为龙形玦,作卷曲龙形,龙张口露齿,背饰扉棱,龙身饰勾撤云雷纹,俗称“假阳文”,线条转角方硬,图案化风格强烈。周代玉玦仍作片状,肉部明显宽于商代,中孔较小,并出现椭圆形块。玦身多为光素,部分饰弦纹、云雷纹,纹饰与商代相比有简化趋势。龙形玦很少,且多无脊齿。

  春秋、战国玉玦数量最多,此期玉玦 形体较小,一般直径在3至5厘米。玦体作扁片状,普遍饰有纹饰,素面的很少。纹饰主要是当时流行的细密风格的蟠螭纹、蟠虺纹。用双钩阴线或宽阴线隐起加发丝线方式饰纹。动物形块简化成阴线刻交尾双龙、双兽纹玦,少数精品在两端透雕兽首形象。

  汉代玉玦不多,风格沿袭战国,小玦不及战国时精致。此时出现了一些较大的玦,直径在10厘米以上,应是佩玉或符节器。

  宋以后出现仿古玉玦 ,主要仿春秋战国造型。宋仿纹饰多不合古制,块体比战国厚重。

玉玦 西周 直径2.2厘米 估价:RMB 25000 附:美玉的传说   相传盘古死后,他的呼吸变成风和云,他的肌肉化成土地,而骨髓就变成玉石和珍珠,因此玉器被视为吉祥物,具有驱邪避凶的魔力。从古到今,不少人把它作为家传之宝或定情信物,甚至认为是君子的象征。《礼记》曾记载:“古之君子必佩玉;君子无故,玉忆力不去身,君子于玉比德。”而《说文解字》亦称玉是“石之美者”,因此人们对玉器的崇高情操可见一斑今天,玉石已成为深受欢迎的装饰品与艺术品,传说玉器具定惊、趋吉避凶之效,能保佩带者平安吉祥、富贵长寿,有深远寓意。中国人认为玉器可令佩带者凝神聚气,而圆形的玉更代表天地之司的和谐圆满,所以玉环、玉扣及玉厄等圆形饰物都非常受欢迎。玉的颜色除了从自到绿外,还有黑色、棕色及红色,而最受中国人喜爱的颜色则首推清澈的绿翡翠。

玉玦 西周 3.3×3.3厘米 白玉质,全身沁斑,质地老化;两片均单面雕工,口成斜状,雕纹为双龙带子上朝,以变形云纹双线组合,纹饰简单。

兽形玉玦 红山文化 14×10厘米 质呈鸡骨白色,略作“c”字形,兽头似猪首,以阴线勾勒出大圆眼、眼眶和吻部;宽耳上竖,身内卷,尾与头衔接,兽颈部钻一孔,可用于穿系。

  明、清两代伪古玉玦 ,纹饰处理和雕刻刀法很难达到战国时自然流畅、锋利健劲的效果,往往徒具古形,缺乏古意。

  玉环

  玉环流行于新石器时代至明清。新石器时代玉环的基本造型为扁平的圆环状,多用白玉、黄玉制作。整体圆整光洁,内外壁平直,有的环上对钻有小圆孔,孔壁斜直。玉环中心稍厚,边缘较薄,通体磨光,制作精致。

  战国玉环种类很多,有丝束环、云纹环、谷纹环、三龙外蟠环、重环及玛瑙环。

  汉代时玉环多用于成组佩玉的中部,直径较小,环表面饰典型的汉代纹饰,如勾云纹、四灵纹、螭纹等。

  汉晋时的玉环略有变异,环面素朴无纹,只在圆形外侧对称雕出两长方形凸起。

  唐代玉环圆形,体较厚,琢成内外六瓣莲花形,束腰。

  宋代有扁圆形玉环,如早期形制。

  明、清两代多雕团龙纹、蟠螭纹及竹节形玉环,龙身多饰鱼鳞纹,旁衬卷云纹。 

白玉龙环 清中期 直径6厘米 估价:RMB 12000—18000 玉质洁白,雕琢首尾相联一龙形,雕工粗犷。

白玉蟠龙环 清中期 直径5.7厘米 估价:RMB 10000 玉呈青白色,体扁圆。通体雕成团龙,首尾相联,头正视,神态威猛。

白玉灵芝螭琥环 清中期 直径5.5厘米 估价:RMB 7000~10000 白玉洁白细润,环上浅浮雕口衔灵芝的双螭。整体成椭圆形。

白玉螭龙环 清中期 直径5.5厘米 估价:RMB 15000—22000 玉质温润,环上浮雕螭龙纹,线条流畅,雕琢有力。

  附:说圆玉

  璧、瑗、环、玦,这4种玉器,外形相似,通称圆玉。现今,人们看到这些圆玉,并不十分注意它们的中心圆孔有大小区别,常常把瑗与环都称作壁,甚至连缺口的玦,也称为璧。其实,在先秦时期乃至秦汉,古人对这些圆玉的区分,是十分明确的。在当时特定场合下,通过这些圆玉的赠、传,往往透露了事主的某种意图。在古时对于这种替代语言的特殊信息,大家都很熟知。由于这4种圆玉传递的信息不同,使用时,绝对不允许混淆,也不允许有丝毫的疏忽。

  据史书记载,古代人际往来使用玉器,在夏代已经开始,,当时诸侯所执的玉,有圭、璋、璧,合称三玉,都属古代贵重的瑞玉。先秦的书籍,每每提到礼玉及其用途,特别是圆玉,作用甚多。可是,对4种圆玉形制的区分,却很少说明。从周代到战国,直至秦汉,以璧的用途最广。周代,诸侯朝见天子,或者卿大夫奉命作为使者去会见邻国国君,都要行执物以为初见之礼,称为“贽”。在战国时代,诸侯各国交往更加频繁,彼此相互进行国事访问也少不了执贽以相见,便都采用以璧为贽。使者用璧,向对方表达了敬意和问候。古时环有表示修好、恢复原来关系的含义。被流放在边境的罪臣,3年之后,如果接到君王使者送来的玉环,就知道自己回返有望,不久就会被召回任用,往往大喜谢恩。后来随着社会的进步,环的这层意思慢慢淡去了。

  碟与碟形佩

  碟在商代是射箭时用的钩弦器,相当于清代的扳指。殷墟妇好墓出土的商代晚期的碟,可视为该时期的典型器。战国玉碟演变成扁平状的盾形环,丧失了实用的功能,变为人们佩戴的装饰品。发展到汉代,碟成为最常见的佩饰玉。

  碟形佩俗称“鸡心佩”。

  两汉时期,襟形佩取代了战国流行的组佩成为佩饰玉的主要形式,其造型有了很大的发展。整器作扁片状,盾形环变长,上尖下圆,左右镂雕出廓的螭、鸟、龙、云纹等。从考古出土的实物看,谍形佩在两汉时也有一定变化,西汉初期的碟形佩,多为平面镂雕,螭、鸟、云纹处理成浅浮雕状。西汉晚期至东汉中期,动物逐渐雕成高浮雕,所琢龙、螭身躯矫健,肌肉隆起,充满活力。高浮雕技法运用相当成熟,此是汉代玉雕区别于战国玉雕的典型特征。东汉后期除部分玉碟保留高浮雕风格外,新出现平面片状镂空的玉碟形器,碟上纹饰仅用阴线刻成。这一时期动物造型虽仍保持了两汉的形式,但已基本失去了那种雄健有力的气势,动物身躯多细无力。

  南北朝时谍形佩玉石质地较差,雕工粗糙,碟形佩出廓的云螭形神涣散,与西汉的作品相去甚远。隋唐时期新风尚玉器的兴起,使碟形佩这一佩玉形式被社会淘汰。

   明清时期,因碟形佩造型优美,仿造者很多,但此时仿造的多数在出廓的云螭造型上做很多变动或加些装饰,使之看起来更为繁复多样。这类仿古的碟形佩往往丧失了汉玉那种活灵活现、自然健劲的风格。清末民初,民间玉工用质地很差的玉料加工的仿古、伪古碟形佩为数不少,但刀工粗劣,动物有形无神,布局粗疏,与汉代作品无法相比。 

  附:碟形佩鉴定要点

白玉双螭碟形佩 清 6.3×4.2×1.3厘米 估价:RMB 20000 玉质莹涧略带皮色,浅浮雕相对而视的双螭,姿态优美,婀娜飘逸。

白玉雕螭龙碟形佩 清 高6厘米 估价:RMB 30000—40000 白玉质,微受沁。鸡心首尾两端镂雕一大两螭龙,形态逼真,雕工精致。

青玉蟠螭碟形佩 清 5.9×2.3厘米 估价:RMB 6000 玉质纯净无瑕。佩呈桃形,底端雕一蟠螭,造型别致少见。

白玉雕螭虎碟形佩 清乾隆 5.3×6.3厘米 估价:RMB 25000 白玉质,两侧略受沁。鸡心上镂雕一蟠螭,体态纤柔秀丽,雕工精巧别致。

白玉云纹碟 清乾隆 长4.3厘米 估价:RMB 12000 白玉质,略有沁色,呈扁椭圆形,边缘线条圆润,通体饰云纹。

白玉双螭碟形佩 明 8×1厘米 估价:RMB 15000 白玉质,少有褐色沁。上下端各镂雕一蟠螭。精巧工致。中心一圆孔。

白玉螭纹碟形佩 明 3.5×5.5厘米 估价:RMB 6000—8000 白玉略带一点皮色,玉工利用这一俏色浅浮雕一只回首螭虎,生动自然,颇有情趣。中间一鸡心形孔,上端出一系孔。

玉碟 西汉 高5厘米 估价:RMB 60000—80000 玉质分别为白玉、墨玉、黄玉。略呈扁椭圆形,前端较窄薄,后端稍宽厚,其外侧突出一耳,用于控弦。表面光素无纹。

玉碟 战国 5×2.8厘米 整件玉器造型的边缘角非常凌厉、简易而畅顺。质地由白玉变成秋葵黄,并起石绵性的渣纹,这是玉质上的老化痕迹。此蛙形玉碟甚为罕见,从其造型特别、质地坚硬,工法流畅等方面,可看出战国时期酌玉器制作已达到相当的水平。

  早期玉碟见于商代,短圆筒形,上端呈斜面,下端平直;正面以双勾阴线琢一兽面纹,方形眼,细长眉,宽鼻内上卷,口角上拉,耳后贴;角似牛角;脸面两侧雕以身、尾和足,双目下各钻一孔,可缚系于手,器背下部有一横向凹槽,供用来勾弦。

  玉碟至汉代逐渐演变成一种佩饰,即蝶形玉佩,后世俗称“鸡心佩”,失去了原有的实用功能。

  西汉碟形玉佩为扁平体,器形主体似碟而加以变化,略近椭圆形,上端中部出尖,下端圆弧,中间穿一大圆孔,一面稍凹,一面微拱,器身上常用阴线刻划流云、勾云、卷云纹等。器身两侧(有的是一侧或上方)往往透雕出附加装饰,或为变形凤鸟纹,或为龙纹,或为螭纹,或为卷云纹,姿态不一。西汉早期玉佩中部蝶形较短矮,两侧微鼓;中期更鼓,圆孔较大;晚期碟形细长,圆孔变小。

  东汉碟形玉佩有的如扇形,长椭圆孔,器廓外环绕双螭、凤纹和云纹,也有器内外集螭、虎,熊纹饰于一体的。

  西晋碟形玉佩在主体上部琢一长方形穿孔,主体两侧透雕对称的龙纹,主体上细刻有兽面纹和卷云纹。东晋碟形玉佩主体中间穿大椭圆孔,旁侧对角上透雕互相顾盼的双螭纹,皆回首弯躯作穿云状,形态类同于汉螭,但刻划不如汉螭细致。

  宋代始出现仿汉的碟形玉佩,但在一些细节处加以变化,如产生出二叉螭角、四叉螭尾等。

  清时玉碟呈短直筒形,上下端平直,与早期形制略异。器面上琢刻人物、山水、花乌、寿字等纹饰,也有光素无纹的。 ;

  玉带钩

  带钩是由钩首、钩颈、钩体、钩面、钩尾、钩柱、钩纽等组成。因在古墓出土的带钩上著有“钩”的器名,所以带钩可以说是一种自铭器物。带钩的用途广泛,它既是实用品,又是装饰品,还曾用作随葬品。

  战国至汉玉带钩

  带钩始于春秋时期,玉带钩的起源从目前出土的情况看,最早的是从新石器时代良渚文化中发掘的,战国至秦汉是带钩最流行的时期,此时的玉带钩在近年考古发掘中屡有出土。汉以后至宋,由于服饰的变化,带钩不再使用。宋代仿古玉兴起时,出现仿古的玉带钩,元代时被蒙古人用于腰带上,遂再度在社会日常生活中流行开来。玉带钩传世至今的数量颇丰,尤以清代雕造的最多。

  战国玉带钩造型变化较多,体积大者长20厘米左右,小的仅4奉5厘米,常见的尺寸一·般在10厘米左右。钩身多作窄长条形,侧视钩身弯曲呈“s”形;钩首雕螭首的最多,另有龙首、素首等;尾部一般作方形和圆形;钩身下有一凸起的钉,形状以长方形和椭圆形两种为主。战国玉带钩表面多饰勾云纹、谷纹、凸弦纹等,精品在两侧及背面用发丝雕“S”形线。边棱的处理均为战国玉雕的三角立棱式典型形式。另外战国时也有许多素面带钩。

  两汉时期,带钩的形式有了新的发展,出现了大量的异形带钩。传统形的带钩有长条形、琵琶形、螳螂肚形。长条形的断面有圆棒形、方形抹棱和矩形。汉代玉带钩曲线优美,棱角分明,钩首除原有的螭首、龙首外,新出现了鸭头状等新式样。钩身素面较多,有纹饰的仍以勾云纹、谷纹、菱形纹为主。此外还有用浅浮雕、高浮雕在钩峰琢龙、螭、云头形象的,这类钩见于西汉早中期。

玉带钩 西汉 5.5×1.5厘米 此件带钩雕工浑厚,其头部雕作写实,腹背、翅膀等线条纹饰,畅劲有力;底部圆基大而稳重;玉质由白玉变化成灰黄,全身有灰斑沁;线条平滑柔顺,腹背隆起,翅膀畅顺,可看出汉代砣具钢质的硬度感。

玉带钩 东晋 5.9×1.6厘米 玉质白色温润,半透明,间有土沁褐斑。钩首作兽首回头状,钩体饰简化羽翼。东晋侍中高崧墓出土,是该墓所出土遗物中质地最佳的玉器之一。 ;

玉鹅首带钩 宋 长8厘米 估价:RMB 18000——25000 宋代玉带钩继承了两汉时期带钩蛇形式,并有所发展。此带钩为白玉质地,带褐色沁,随形而琢一回首鹅,翅膀紧收,形体纤巧秀逸,抛光莹润光洁。

  元明清玉带钩

  元代带钩再度流行,其形制主要源于战国两汉的玉带钩造型。常见的主要有两种:一是琵琶形,形式仿汉代带钩,素面与饰纹者均有,所刻纹饰有仿古的蟠螭纹、勾云纹,纹饰的琢法已失古意;二是螳螂身形,该型带钩单薄细长,带钩后身弧度大,弧形内带钉,多作鼻纽或椭圆形纽,鼻纽是元代带钩的典型时代特征。

  明代玉带钩造型较元代更为丰富,有琵琶形、螳螂肚形、条形、圆棒形及雕成龙、螭、鸟、兽、虫等异形带钩。螳螂肚形数量最多,钩头多作龙首,此外还有鸭头、羊头、凤头、如意头、马头等数种。龙头雕刻的比较清瘦,龙嘴变尖,眼如同虾眼,长面外凸,颈部细,钩身弧度较大,弧内带钉,有圆面、椭圆面、方形面等。此类带钩光素的较多,有的钩身上分三棱打洼,造型简洁优美。龙首镂空单螭带钩,是明代另一种典型样式,旧称“回头教子”。此类带钩主要流行于明代早中期,琵琶形钩身,上镂空立雕一螭与钩首龙头相呼应,这种带钩是明钩中的精品。

   清代玉带钩基本继承了明代风格,造型上没有大的变化,然而清代的做工、上光普遍好于明代。有些钩身雕鸟兽、虫、鱼等图形,纹饰设计颇具匠心。从整体看,清代带钩造型纹饰的细部处理仍有自己的特点,表现在龙螭形象多首大颈粗,螭虎神情呆板,常见扁平三尾;带钩后身弧度变小,钩身下带钉较矮。清代带钩纹饰比前代丰富,仿古、花卉、吉祥图案系此时新创。乾隆时期玉带钩雕琢巧精致,其后水平下降,动物有形无神,刀工不流利,抛光不够光滑。清后期出现大量翡翠带钩,多制作较粗,水平不高。

  附:玉带钩的分期与分类

白玉龙纹带钩 清 长12厘米 估价:RMB 8000—10000 玉质洁白,带钩造型别致,正面圆雕一虬曲的螭龙对视龙头形钩,反面为一圆形纽。

白玉螭虎龙带钩 清中期 长14.5厘米 估价:RMB  8000—12000钩体较长。龙首,虾米眼,钩面浮雕一螭,与钧首龙头相呼应,颇具妙趣。

白玉绳纹带扣 清中期 长7.4厘米 估价:RMB 7000—10000 玉质纯润,洁白无瑕。圆雕兼镂雕一盘结绳纹,结构对称美观,纹饰细密整齐。

青玉蟠螭虎龙首带钩 元 长15.2厘米 估价:RMB 15000—20000 造型若琵琶,龙首,钩颈稍细,钩腹宽大且隆起呈半圆状,钧面雕琢一爬行盘绕状的小螭

  新石器时代至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王带钩分为三期:萌芽期、兴盛期和衰落期。萌芽期是指良渚文化中晚期至春秋晚期。这一时期的玉带钩数量较少,形制尚未完备。兴盛期是指战国至西汉。这一时期的玉带钩数量最多,80%的类型是在这一时期产生并流行的。衰落期是指东汉至南北朝时期。隋唐至宋代,在考古发掘中均不见玉带钩出土。元、明、清三代,玉带钩又有出土,而且数量很多,可能与玉器的玩赏功能有关。新石器时代至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玉带钩根据其造型特征,可分为:长方体玉带钩、四棱体玉带钩、铲形玉带钩、宽体玉带钩、禽形玉带钩和多节玉带钩等。 

  玉带板

  玉带是镶玉片的革带,在服饰上用玉带,肇始于唐代。唐代以玉带入官服,用以标志官阶的高低,因而带上的玉板(称为带板)均有一定之规。镶在带两端的圆角矩形带板叫“铊(獭)尾”,中间的方形或长方形带板叫“銙”,有的铸有孔或附环,用以悬挂物件。唐代根据带板的数目来称带,如“十三銙带”。 

  唐至元玉带板

  唐代玉带板,銙多制成方形,其雕琢方法多采用压地隐起的方法,图案边缘用细而短的密集阴刻线整齐排列雕刻,然后自边缘向内缓缓凹下,使中部纹饰凸起,与边缘同高,再用较粗的阴刻线勾勒出轮廓,有如浅浮雕。唐代带板一般都较厚,有的带板还镶以金边,或以玉为缘,内嵌珍珠及红、绿、兰三色宝石。带板素面的较少,一般均为浅浮雕人物、花鸟、动物纹饰。带板上的图案以西域胡人形象最具特色,人物高鼻深日,着装奇异。据载,此类玉带板应属西域产品或中土仿品。

  宋、辽、金、元四朝皆雕造玉带板,在此期玉雕中占有重要地位。带挎或方或矩,制作规整,四角方正,面底同大,与唐代已明显不同。带板上雕刻的纹饰以云龙、花草、人物、鸟虫为主,尤其辽金更用具有山林情趣的自然场景入画,所刻UJ林熊鹿、花鸟鱼水风格写实,自然生动,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唐代盛行的西域题材纹饰已经不见,宋代㈩现了道装人物带板。如江西上饶南宋建炎四年(1130)赵仲湮墓出土的即是典型。在雕刻技法上,此时期多采用深层镂雕方法来琢刻纹饰,所刻花鸟云龙,数层叠压成立体状,细部用细阴线勾勒,花草叶脉也能刻得井然有序。带板的形制在这个时期也发生了变化,带挎除原有的方形、长方形外,新出现了桃形銙。元代带銙还新出现了四角内凹成海棠瓢状形的。

  明代玉带板

  明代玉带板数量较多,近年来考古发掘出土于墓葬中的整套带板也不少。现今传世品的玉带板,大多是零散的带銙和铊尾。带銙由长方形、桃心形、竖条形组成,另外还有委角长方形和方形带銙。装饰分素面、透雕、镶嵌宝石三种形式,所雕纹饰同元代相比有了较大的变化,早期仍有元代遗风,以云龙纹为主。明中期带有吉祥寓意的图案开始流行,带板上的纹饰几乎全部转为吉祥题材,如松鹤、麒麟、三羊、百狩等。

玉人物带板 唐 长5厘米 估价:RMB 10000—15000

白玉雕花鸟带板 宋 6.8×0.7厘米 估价:RMB 8000 镂雕花鸟纹。两朵绽放的花居于中间,花瓣饱满,花蕊竟秀,极富生机。上部雕一回首凤鸟,贻然自得,颇显悠闲。刻工精细,玲珑剔透。

  明代玉带板早期的雕刻多是立体的深层镂空,可以看出明显的元代手法。明中期出现了分层镂雕的琢法,先用减地法留出上层图案,在降低的地子上再镂雕底层图案。这种风格与同期的雕漆特点相一致,具有很强的装饰效果,但也失去了宋元时期自然写实、生动逼真的特点,成为一种程式化的、呆板的图案化纹饰。此期玉雕的刀法也变得硬直险峻。江西南城明益王朱祐槟墓出土的玉带板可作为此时的典型代表。明晚期在雕工上呈现出粗犷简略的风格,与早期有所不同。玉带多数为20銙,图案虽有定制,但颇为灵活。

  明代玉带板的边框比元代玉带板窄,纹饰以龙纹为多,此时期还出现了婴戏图纹饰的玉带板。明代最具特色的雕琢技法是先减地留出主题纹饰,在降低的地上透雕所需辅助纹饰,然后再加工主题饰,使得整体纹饰起伏感很强。 

  附:皇帝御带

  以短粗阴线及压地隐起法雕刻胡人吹奏形象,系唐代玉带板的典型之作。佩系玉带是古代官场礼服的重要组成部分,有着严格的规定,以带板的质地、纹饰、块数不同,来表示品级的高低。1943年四川省成都市前蜀帝王建墓出土的盘龙纹玉带,是目前所仅见的唐、五代时期完整的成套玉带,也是前蜀帝王建的随身御带,可谓无价之宝。它由7块方形带板与1块圭形铊尾板组成,带板及铊尾皆扁体,玉质洁白温润,每块板上均碾琢龙纹图案,具有浮雕效果。龙头回望,双目圆睁,炯炯有神;龙身蜷曲,在云中盘旋;四肢健硕,龙爪刚劲有力。龙的神态生动,为研究中国龙纹的演变提供了宝贵实物资料。铊尾背面有阴刻楷书118字,记载永平五年(915),前蜀帝后宫失火,玉料也在其中,然经烈焰烧后依然“温润洁白异常”,王建深为赞叹,命玉工制成“大带”,并记述“夫火炎昆岗,玉石俱焚,向非圣德所感,则何以臻此焉,谨记”,来表达自己对此带的珍爱。

   

银镶白玉雕龙纹带板(十块) 明 12.5×8厘米;6×5厘米 估价:RMB 80000 每块玉板均以腾龙为主题纹饰,全部采用浮雕技法,外镶银框,:士观气魄,显示了佩戴者高贵的身份地位。

白玉透雕云龙纹带板 明 6.5×0.8厘米 估价:RMB 10000 带板近正方形,镂雕花卉为地纹,上面雕一行龙。“花下压花”是朗代镂雕技艺的一大特点

白玉透雕风纹带板 明 7×1厘米 估价:RMB 12000 带板边框琢连珠纹,中间镂雕凤鸟。为明代典型带饰。

青玉一路连科带板 明 v6.9×4.5厘米 估价:RMB 12000 每块带板上均雕鹿纹,莲花,谐音一路连科,寓意连连中举。

  刚卯、严卯和司南佩

  刚卯、严卯最早见于《汉书礼仪志》、《汉书王莽传》及《后汉书舆服志》上。刚卯、严卯得名于开首铭文:“正月刚卯”、“疾日严卯”,除此之外,两者的鉴定要点是完全一致的。刚卯、严卯是汉代用以驱除疫鬼的祥佩玉,正方柱体,中心贯孔,以穿系赤、青、白、黄四种颜色的丝带。刚卯因涉嫌有“强刘”之意(卯字为刘字的假借字),王莽新朝时曾一度废止,东汉时又恢复使用。

  汉代刚卯、严卯均作小方柱形,上下穿孔贯通,四面有铭,一般每面8字,共32字,也有第一面10字,余面共8字的。文曰:“正月刚卯既央,灵殳四方,赤青白黄,四色是当。帝令祝融,以教夔龙,庶疫刚瘅,莫我敢当。”在“正月刚卯”4宇下有的加“既央”两字。严卯文为“疾日严卯,帝令夔化,慎尔周伏,化兹灵殳,既正既直,既觚既方,庶疫刚瘅,莫我敢当。”文字的意思是乞求神灵保佑,辟除不祥。字体为汉录,笔道直硬,推测是用利器反复刻划上的。刚卯、严卯除玉制的外,还有其他质料的,如金、铜等。明清两代,刚卯,严卯亦有仿古、伪古作品,所仿制的除四方柱形体外,还有六棱、八棱体。铭文系用砣子砣成,与汉代作品有差别。

  司南佩的造型为两长方柱相联体,顶部有一勺,底部为盘形,中间束腰,在凹槽处有横穿孔,可穿带佩挂。司南佩最早在汉代的墓葬中出土,玉质洁白。宋代有仿品出现,玉质多带桂花色泌、牛毛纹等,但器的各部与汉代相比刻划的过渡自然。明代的司南佩,边缘锋利,线条较硬,呈工字形或圆柱形,抛光技术较好,玻璃光感很强。到了清代,一改传统的顶部勺形,有的似鸟形,有的是方器腰间的凹槽较深,器体的棱角圆滑,光泽较好。有穿孔的可做佩饰,没有穿孔的则作为陈设品了。梅玉 用质地酥松之玉材制成古器,然后以浓重乌梅水煮上一昼夜,玉质松处被滚水搜空,宛如水激之痕,再以提油法染色,仿冒古玉受水浸蚀者。

青玉刚卯 明 长2.8厘米 估价:RMB 6000 玉刚(严)卯流行于西汉晚期至东汉,当时称“双卯”。此刚卯青玉质,正方体,每面阴刻直书8字铭文,中心贯孔系佩绳,当为明代仿汉制品。

白玉司南佩 明 2.5×2.8厘米 估价:RMB 8000—10000 白玉略泛黄,由两长方柱体相连构成,顶—勺,底下圈足,古代用于指南或占卜吉凶。

白玉司南佩 清 高2.8厘米 估价:RMB 11000 白玉制成,造型虽仿汉,但缺乏灵透、协美之精韵。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