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窑变黑釉“天目瓷”

 2014-08-22

  来源:“天目瓷”,其实是日本陶瓷界学者对中国黑釉瓷器的通称,其英文写作“Temmoku”。宋代时,浙江杭州天目山佛教寺庙林立,曾接受过许多日本僧人到天目山诸寺庙来留学,他们在回国的时侯,常常把天目山寺庙里所使用的福建建窑黑釉茶盏带回去做纪念,于是这种“天目茶盏”在日本成为一种时尚,所以日本的研究者把这种黑釉称为“天目釉”。​;黑釉在瓷器上的的使用始于东汉,唐代有所发展,宋代达到高峰期,当时的河北定窑、福建建窑和江西吉州窑都盛产黑釉盏。制造黑釉器的原料,无论是胎料还是釉料,其铁含量都很高,这种原料资源非常丰富,在地面上到处可以找到,这也是黑釉瓷获得蓬勃发展的原因之一。黑釉器在宋代获得发展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与当时社会上盛行的饮茶和斗茶风尚有关。黑釉器的品种非常多样,像酱色釉、油滴釉、兔毫盏、茶叶末以及曜变天目、剪纸天目、木叶天目、玳瑁天目、虎皮天目等等。上述一系列釉的共同点就是利用釉料内的铁含量比较高,在高温中会出现各种形态的结晶,产生不是人工所能描绘的奇异效果。而且大部分能产生结晶的结晶釉,结晶度并不大,如果太大,也不会出现斑点、兔毫之类,而成为一片皆晶了。民间匠师利用多种多样的控制手法,使得结晶釉成了铁系色釉中装饰手段最丰富的一种高温釉,这不能不说是劳动人民的天才创造。黑釉器的制作,在我国最著名的产地是福建建阳县水吉镇的建窑。建窑始烧于唐代,又被称之为“乌泥窑”,位于福建省建瓯(以前称建安)的水吉镇,后来其窑址移至建阳,黑建的发展与兴起就是在迁至建阳以后。当时以生产青瓷为主,兼烧青、白瓷,兴于宋代而衰于元末明初。这在《遵生八笺》和《饮流斋说瓷》中均有记载。在建窑天目釉中,以曜变天目、油滴和兔毫最为著名。天目釉属于铁系结晶釉,其着色剂因Fe2O3和TiO2的含量较高,并含有P2O5及液相分离现象,使得器物烧成后有凝重浑厚,黑中泛青的特殊风格。在南宋时期,建窑黑釉器异军突起,备受青睐,这种现象的出现,是与当时社会风气有着紧密联系的,这就是“斗茶”之风的盛行。作为中国传统饮料的茶,从商周时期就已经有了,唐代陆羽著《茶经》以后,喝茶便成为文人雅士文化品味的体现,而被赋予礼仪和修养的意味,尤其在南方产茶地区,相应地发展起一套选茶、洗茶、烹茶、饮茶的礼仪程式,又相应地发展起各式各样的品茶器具,和酒具之有铜质、木质、漆质、陶质、瓷质一样,茶具也有各种不同质材,但主要是瓷器。宋代是中国历史上茶文化得到重大发展的时期,上至朝廷皇室、文武百官,下至市井工商、黎民百姓,都嗜好饮茶,茶坊、茶肆、茶楼随处可见,并且形成了一套有关饮茶的礼仪,出现了不少茶艺著作。茶宴之风盛行,并且逐渐演变为“斗茶”,顾名思义,就是互相比赛茶叶的优劣、茶水的好坏、茶具的良莠、品味的高低等等。徽宗赵佶不仅爱好饮茶,而且专门研究,写了一本专著,叫做《大观茶论》。记载了当时全国茶叶的出产情况,品位特点,也谈到了烹茶、饮茶的种种规矩。他经常在宫中设茶宴,招待群臣喝茶,仅蔡京所记就有多次:《太清楼特宴记》、《保和殿曲宴记》、《延福宫曲宴记》等,都是记的茶宴。其中《延福宫曲宴记》描写饮茶的情景说:“上命近侍取茶具,亲手注汤击拂,稍顷白乳浮盏面,如疏星淡月,顾诸臣曰:此自布茶,饮毕皆顿首谢。”这时的茶,是将加工好的茶叶研成细末,制成“茶饼”,又叫“团茶”。饮时须先研开,注水泡成糊状,再加水烹煮,煮的过程中,会浮上来一些白色的泡沫,要用拂子将其掠去,叫做“击拂”。“斗茶”之风起源于各产茶地区年年向朝廷进献“贡茶”,各人都说自己的茶好,往往就在朝廷上比试起来,范仲淹有《斗茶歌》说:“北苑将期献天子,林下雄毫先斗美。”苏轼对此也有描述:“武夷溪边粟粒芽,前丁后蔡相宠加。争新买宠各出意,今年斗品充官茶。”俗话说“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由此而引发的宋代市井民间,“天下之士励志清白,竟为闲暇修家之玩,莫不碎玉锵金,啜英咀华。较筐匣之精,争鉴裁之别。”(《大观茶论》)南宋画家刘松年、元初画家赵孟頫皆遗有《斗茶图》,双方主仆,怒目挺胸,争执之状跃然纸上。由于斗茶过程中,要看浮沫和击拂的情形,而浮沫是白色的,在黑釉茶碗里看得最清楚,所以斗茶者皆提倡使用黑釉茶具,造成江西、福建民间黑釉瓷的兴盛。福建北部的建州(今建阳市)、南建州(今建瓯市),地处武夷山区,是当时全国重要的茶叶生产基地,作为茶具的建窑黑釉天目瓷,也倍受恩宠,成了进贡宫廷,御前伴驾的贡器。在今日所见建窑黑釉器中,可以见到不少器皿的底部刻有“供御”、“进盏”等字样,就是进贡朝廷的御器。明代初年,废团茶而代之以散茶,冲泡散茶的瀹饮法代替了碾末而饮的点茶法,斗茶之风也渐趋消失,曾经盛行一时的建窑黑釉盏,也就慢慢的退出了历史舞台。但是,销往西藏的茶叶仍然是用茶末压制成方块,称为“砖茶”,寺庙中举行茶宴,仍然要研细烹煮。据说有一年,在煮茶的大铜釜内,竟淹死了一个舀茶的和尚。建窑黑釉器的生产工艺精湛,影响颇为深远。宋代闽北和闽东的大批瓷窑纷纷追慕效仿,像南平、建瓯、松溪、蒲城、崇安等地,都纷纷烧制建窑风格的黑釉瓷器。它的影响还远及江西、四川、浙江、山西等地,吉州窑就是其中之一。吉州窑黑釉瓷器的烧造,是从早期的单色黑釉及黑釉装饰开始的,后来逐渐发展到各种窑变色釉的装饰,其中以木叶纹、剪纸贴花、兔毫盏、鹧鸪斑、玳瑁斑等最为出色。吉州窑的黑釉制作,在掌握氧化亚铁的结晶和硅酸类釉药的变化以及火候、温度和冷却时间等方面,较之建窑有之过而无不及。建窑釉色黑而厚,其流淌至碗底时,凝重如钧窑之浮肿或腊泪状;而吉州窑的釉色偏红偏褐,也有纯黑色者。建窑的窑变是碗口脱釉,逐渐向碗底集中,内外一样;而吉州窑黑釉,外部仿玳瑁斑纹样,窑变状态较弱,内部窑变变化较大。吉州窑黑釉的品种,不单单局限于茶盏,日常用品无不烧制。在纹饰方面也变化万千,其中极具特色的有剪纸纹样、笔绘图案纹样、洒彩纹样和剔花纹样等等。吉州窑生产的黑釉碗盏,即所谓“吉州素天目”,这类素黑釉瓷器实际上是吉州窑各类黑釉天目瓷生产工艺的基础。吉州窑的窑工们运用剪纸贴花、木叶、洒釉、玳瑁釉等巧妙的釉彩装饰手法,成功的烧制出了独具特色的“吉州天目”器。

  ​;

  文章转自:新浪博客—君中山​;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