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吉州窑木叶天目盏之谜

 2014-07-28

  黑釉瓷是代表吉州窑陶瓷面貌的一种主要类别,这种被日本称之为“天目”的宋代吉州窑独创的黑釉产品,应该是宋代“斗茶”之风盛行的产物。其种类繁多,变幻无穷,有木叶天目、玳瑁天目、兔毫天目、油滴天目、虎皮天目、黑釉彩绘、黑釉洒彩和素天目等等。

  

  在这众多的吉州窑天目品种中,恐怕最具艺术魅力的就是木叶天目了。木叶天目是将天然树叶浸水腐蚀脉络后沾釉贴在器物上烧制而成,一般是一片叶子贴在盏心,也有贴在盏壁、盏口的,或二叶重叠的。这种近乎自然的装饰,尽管没有玳瑁、油滴天目那美丽的结晶,虎皮、鹧鸪天目斑斓的色彩,以及兔毫天目丝丝垂流的窑变效果,但木叶那朴实无华的沉穆,天然去雕饰的工艺,能够引起人们无尽的遐思。细细观察你会发现,在闪烁着深邃黑浑之中,木叶的丝丝茎脉是那样的清晰生动,透过茎脉的空隙,在盏壁漆黑的釉色中,米黄色的叶子像是舞动着的生命的灵性。如今,吉州窑木叶盏已成为吉州窑天目中的极品,亦是无数古陶瓷藏家梦寐以求的器物。一般的藏家,即便是得到一品完整木叶的残件,也是十分地喜爱,如获至宝了。然而,木叶天目本身的许多谜团,至今仍然困扰着人们:在宋代,全国有很多黑釉产地,为什么都未见有以木叶装饰的器物?而独有吉州永和窑生产?为什么木叶只限装饰在茶盏上,从未见过装饰于瓶、罐之类器物上?木叶盏的装饰叶片,究竟是什么树种植物?还有,木叶盏装饰朴实,工艺并不复杂,显然不是达官贵人或宫廷御用器。那么,以其并不多见的产量来看,又是供什么人使用?这些问题,亦如木叶盏本身的极端平常中蕴藏着神奇,使人沉浸于对它的揣测与探求中而不得解脱。

  吉州窑木叶天目,多是装饰宋代典型的斗笠碗造型。这种造型口大、足小、敞口浅腹的形制,蕴藏着佛家颇具宽广的包容性格。木叶天目盏的制作,比较权威的说法,是“在已经上好了一层黑釉的盏坯上再考虑叶子的设计,叶子经浸泡腐蚀之后,去了叶衣,只剩叶茎和叶脉的叶片,然后将叶片沾上与盏底不相类似的釉,平整地置于盏面,高温使两种不同的釉产生变化,进而生成一丝丝叶脉清晰的图像”。有专家称,鉴别真假木叶盏,用手轻轻触摸便会发现木叶纹米黄色的釉和盏壁的黑釉相溶在“一个平面之中”,而不是像仿品“兀然突起”。然而笔者至今有两个谜团不能释疑:一是假如木叶盏制作如此简洁,何以无数仿烧者至今没有仿烧出一件成功的作品?就连吉州永和窑遗址研究所高仿品,亦给人以貌合神离的感觉,根本不能与真品木叶盏相提并论。二是根据笔者掌握窑址所出的木叶残片实物,木叶盏中既有这种叶子凸出于釉面之上,叶茎清晰可见,可用手触摸到甚至几乎可整叶剥脱下来的例子;亦有一些叶脉极淡,没有叶茎,几乎只剩叶片影子的器物。

  在已发现的木叶盏中,现存江西博物馆的木叶盏,此盏呈斗笠型,胎釉均显平常,但盏中木叶是迄今木叶盏中最大的一片叶片,犹如一棵大树独耸于浩大深远的天空,给人以无限的遐思。木叶盏所用叶片究竟是何树叶?对这个问题,目前尚无定论,而大多数认定是桑树之叶。据北京某古陶研究所毛晓沪先生认定:“所有的木叶盏都是桑叶,凡不见桑叶都是赝品”。对这种观点,笔者不能苟同。为了弄清木叶盏的树叶究竟有哪些,笔者曾先后三次深入实地考察,对吉州窑窑岭两公里的遗址全貌、植物树木遗存、实物进行了认真的调查勘别,请教当地农人和专家,并收集到了几十片形态各异、木叶完整且有底足的木叶盏残片,经过分门别类,得出的结论是叶片绝非仅桑叶一种。从叶片颜色来看,有金黄、浅黄,有淡红、紫黑,亦有银白;从叶片大小来看,既有大可布满盏心,亦有小如蚕豆;既有叶片茎脉分明,舒展自如;也有只见淡淡叶片,叶片卷曲,漫不经心之作;从树叶取材来看,木叶以桑叶、杨树叶为多,但亦有樟树叶、皂角叶、豆荚叶、桃树叶、柚木叶等等,不一而足,几乎永和窑址附近的树木植物,都被随意利用。笔者见到的各类木叶残片不下数百,大小不一,无一片雷同,且都可以看出是窑工信手取来,并无任何刻意选择,只取其“贝叶”之意境,而不在于形。这倒使笔者更坚信吉州窑木叶天目的产生与禅宗有一定的关系,而作为寺院僧侣专用茶盏器物的推测了。

  尽管木叶盏在当时并不受人们重视,但木叶盏这种朴实无华的自然融合,以及先民的不经意间巧夺天王、深远幽静的构思意境,赢得吉州窑天目瓷极品之誉是当之无愧的。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