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建盏与日本茶道的渊源

 2014-07-24

  中国饮茶文化随著遣唐使输入日本,然而抹茶道却是北宋抹茶文化的延续,我们可以从日本博物馆中所有国宝级的茶具都不会早于北宋,看出这个事实。这些茶具又以天目盏最受注目,狭义的天目盏泛指所有中国传过去的黑釉盏。这些黑釉盏在宋朝时,以位于今福建省建阳市水吉镇附近(这附近古称建安或建州)的建阳窑品质最佳,这些盏我们习称为建盏,其品种大致有曜变、油滴(鹧鸪斑)、兔毫等。

日本收藏的兔毫盏(禾目天目)

  北宋大茶人蔡襄的《茶录》、以及宋徽宗的《大观茶录》问世后,在斗茶文化的推波助澜下,建盏在宋代成为皇家贵族不惜重金追求的宝物,也是文人争相题咏的珍品。

  根据日本史料所述,当时在日本即便是最普通的建盏(这边应指兔毫盏,也就是禾目天目)也值三千匹绢,一匹绢约一两银,以当时银两的购买力换算,一个较普通的建盏约须台币360万,可以见得建盏在当时的地位。

  建阳窑在元代,由于中国饮茶文化的改变(转变为叶茶)逐渐没落,六百多年前那个乞丐做了二十四年皇帝后突然下昭「罢造龙团,惟採茶芽以进」,美其名是体恤茶农之民力(龙团制作複杂;不过此举一定让不少龙团商失业),言下之意是“只要进贡叶茶就好,龙团複杂的点前是朕学不来的!”

  于是,建阳窑终致停烧(明初),熄了三百多年的窑火。这时,正是日本茶道逐渐成形的时代,但是最主要的茶盏却断了货源。分佈于濑户、美浓等地的窑口仿制天目盏,这类茶盏卖给一般富商还可以,但在武野绍鸥等眼光卓著的豪商眼里,是看不上的。 他们绝对不会把这种商品推销给诸多大名、武士,但是生意还是要做,可是中国来的建盏成本越来越高,导致利润越来越少。

在该文中,按米价推算的兔毫盏价格为900万人民币。若按几年前的台币价格,应该说与本文的“360万台币”还是大致吻合的。

“龙凤团茶”是北宋的贡茶,因茶饼上印有龙凤形的纹饰,故得名。

  这些豪商也不是省油的灯,再寻求商业利润的同时,也要端出令人满意的商品。在惶惶不安的战国时代,他们贩售精神商品,「禅」在这个下剋上、朝不保夕的年代给于人们生存的希望,于是,「侘茶」(“侘茶”,也作“佗茶”)成为了非常好的卖点。

  乐烧就在这种时代背景中产生,乐茶碗在千利休的指导下,不使用辘轳,完全以手捏造,再以铁片刮削,创造出孤寂而符合侘茶思想的茶碗,在这日本茶道趋于定型的年代,以乐烧取代了中国进口的天目盏,一窑一碗的烧制虽然费时费力,成本虽然稍高,但这样的制程不但呼应著「一期一会」的精神,限量商品与独一无二的个性也创造出了高利润,使得唯一看破真相的丰臣秀吉也不得不哑巴吃黄连。

日本茶道的茶室

  真是抄袭没有好东西,创作才有灵魂,个人觉得乐茶碗是唯一可与宋代建盏相提并论的茶具。由于点茶方式与宋代的些微不同(这可能是故意的,又或是简化宋代点茶方式而不得以为之),乐茶碗成为比建盏更好用的茶具,而乐茶碗对于禅意的启发并不下于建盏,于是乐茶碗渐渐取代建盏,同时拥有自己的独特风格。

  (小堂:日本茶道后来不用建盏的原因是:不是建盏不好,而是太贵了~~ 囧RG)

  然而建盏就此退出抹茶文化的舞台吗?宋虽然积弱,但不可否认的宋代在东方文明中,其文化与艺术成就至今无能出其右者,这样一个时代创造出来的茶道具与茶文化,依旧是那样的迷人,其禅宗寺院的茶礼依然系着人们对于禅学的向往。所以近代许多优秀陶艺家像日本的板谷波山、宇野宗瓮、林恭助、镰田幸二等,台湾的江有庭,中国的李达、孙建兴,均积极投入天目盏的烧制创作

  然,现在陶艺家烧制的作品多少都有些匠气,称不上美,这是有其时代背景的落差,古代的工匠一天要拉几百上千的胚,有效率的修坯与浸釉,造成个性的胚体与随兴的流淌,与其后日本茶道「一期一会」的精神不谋而合!

乐烧茶碗—细川护熙

乐烧茶碗—细川护熙

  现在的陶艺家作品无不兢兢业业,深恐有误,如何能有这种简单俐落的率性之美!现代制造的天目盏由于是仿建盏的造形,还是相当的美,虽然工整的造型与炫丽的色彩有些肤浅,但其背后是带著人们对于建盏艺术价值的崇敬。

日本茶道中的乐烧茶碗

日本茶道中的乐烧茶碗

日本静嘉堂收藏的油滴与李达的鹧鸪斑盏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