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从韩熙载夜宴图看五代时期古典家具

 2014-02-10

  在中国古典家具学术界,一般认为中国古典家具进入宋代之后才完成了从矮型家具向高型家具的转变,宋之前古典家具的使用风格是高矮掺杂。这一观点我们可以从众多的宋代绘画中找到论据来支持。

  宋之前的家具是怎么样的?遗存的实物少,在博物馆里能看到一些出土的铜制、木质家具,其年代都非常久远,可以追溯到商周、春秋战国、汉代。

  古代绘画是研究中国古典家具的可靠资料,能为我们提供翔实的古代家具信息。本文试从《韩熙载夜宴图》来考察一下宋之前中国古典家具的形态。

  场景一

  在这幅场景中,画面上出现了三围屏式罗汉床、炕桌、刀牙板平头案、靠背椅、坐墩、屏风、鼓架。图中主人所坐三围屏式罗汉床体量很大,黑漆髹饰,整体成箱型。与我们现在能见到的绝大多数古代罗汉床遗存不同。围屏上裱有绘画装饰。围屏很高,坐盘低,出柱头,这样的造型后世基本见不到了,可以把它看做是一件从矮型坐具向高型坐具过渡时期的例证。

  画面中其它家具如靠背椅,平头案都与后世家具没有太大区别,注意看椅子,椅子上覆盖有椅披,这是古代椅具的标准用法,椅披的使用一直延续到清代。这些家具都髹黑漆,髹漆家具是中国古典家具的主流,而非明代万历年间出现的硬木家具。

  《韩熙载夜宴图》是五代南唐画家顾闳中作品,顾闳中,江南人,曾为待诏,擅长画人物,神情意态逼真,用笔圆劲,间有方笔转折,设色浓丽。后主李煜时拟用中书侍郎韩熙载为相,但是听说他“多好声伎,专为夜饮,宾客糅杂”。就命顾闳中偷看真伪。闳中目识心记,绘成举世闻名的《韩熙载夜宴图》。

  《韩熙载夜宴图》是中国画史上的名作,其原迹已失传,今版本为宋人临摹本以连环长卷的方式描摹了南唐巨宦韩熙载家开宴行乐的场景。韩熙载为避免南唐后主李煜的猜疑,以声色为韬晦之略,每每夜宴宏开,与宾客纵情嬉游。

  图分四块内容:一、宴饮宾客,弹奏琵琶;二、舞蹈,韩熙载亲为击鼓;三、宾客散去,熙载与诸女伎休憩;四、熙载更衣裳后听女伎奏管乐,与宾客女伎调笑。全图男女造型,细致生动,各段之间,或用屏风隔开,或自成段落。

  由于是工笔画,画中人物、家具、服饰都极为清晰,为后人研究五代时期的生活提供了详尽的信息。画面中屏风和床榻等家具的使用,具有一种特殊的作用,一方面起到了分隔画面,使每段画面可以独立成章。另一方面又把各段画面联系起来,使整个画卷形成了一个统一的画面。在人物形象的刻划上,更凸显画家卓绝的功底,特别是主要人物韩熙载,分别在五个画面之中出现,但每个场景的服饰、动作、表情都不尽相同,但他的形态与性格却都表现得前后一致。

  场景二

  在这个场景中出现了覆有椅披的黑漆靠背椅,这只椅子有脚踏,而且脚踏与椅子是连体的,这样的做法在后世也不再出现了,现在我们见到的脚踏多为独立存在,可以移动。

  在这个场景中值得注意的是画面中出现了带有帷幕的卧床,此床与后世的架子床。拔步床都不同,这张床也是围屏式,而且围屏很高,全封闭,围屏上装饰有绘画。围屏式的卧床。围屏式的罗汉床都是早期中国古典家具的特有产物,在唐之前,国人席地而坐,背后有屏风,唐代伊始,虽然出现了垂足高坐的家具,但席地而坐的影响仍然在围屏式的卧床,围屏式的罗汉床中得到体现。

  场景三、四

  图中又出现了带有连体脚踏的靠背椅,靠背分段有装饰,从画面人物盘腿坐在有织物椅垫上我们可以推断这只椅子的椅面很宽,宽度应该在70厘米左右,类似的椅子在宋代的绘画中还可以看到。画面的左边有个人物坐在鼓凳上,鼓凳材质不清,鼓凳在唐代绘画中就有出现。又称绣墩,作为临时性家具。一般家里的家具都是方形,有一个圆形的家具,就会给居室里增添变化,视觉非常舒服。

  隋唐时期,家具以雍容华贵为美,雕刻、髹漆、螺钿、描金等工艺被大量的使用,而至五代时,家具逐渐改为崇尚简洁,画中家具可窥是唐华丽风格到宋简约风格转变过度时期的家具风貌。另外这一时期,许多家具在结构上借鉴了中国建筑大木构架的做法,形成框架式结构;构件采用圆形断面,线条流畅明快;腿与面之间加有牙子和牙头,成为中国家具的传统结构形式。

  来源:第一收藏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