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汉代辟邪三宝——刚卯、翁仲、司南佩

丁哲   2014-01-16

  玉刚卯、玉翁仲、玉司南作为为汉代人们用来辟邪厌胜的流行饰品,统称为辟邪三宝。

  玉刚卯:一般为一对,形制相同。长约2厘米,宽约1厘米。长方体,中有孔,可穿绳佩挂。外壁四面均阴刻有两行隶书铭,共三十四字,一般铭文为:“正月刚卯既央,灵殳四方。赤青白黄,四色是当。帝令祝融,以教夔龙。庶疫刚瘅,莫我敢当”。尤仁德先生曾以现代七言句释读如下:“正月卯日鬼魅央,灵殳咒语刻四方。赤青白黄丝绶色,四方帝神相宜当。天帝授命火祝融,教扰驯服神夔龙。鬼魅病魔都除尽,非我不能来担当”。刚卯的字体为古代殳书,减笔假借,非常难认。也有的刚卯,用汉隶或小篆。

  刚卯为东汉时期所流行,但宋以后历代皆有仿制。迄今所见汉代墓葬所出刚卯,均为上等和田白玉雕琢而成,采用其他质地玉料制作者可能为后代之仿品。且通常认为凡字体清朗可读者,亦为后人伪刻。

  玉翁仲:体扁长,为半圆雕,造型简单,常雕刻为一站立状成年人。脸型较长有异于常人,面部神情肃穆,无胡须,头顶高冠,宽带博衣,衣领右衽,长裙曳地呈鸡笼状。五官以及衣服轮廓以“汉八刀”斜碾技法琢出的粗重线纹表示,刀工简练、犀利。汉代翁仲穿孔为“人”字形隧道,从头顶直到腹部,再分两路由腰部两侧出来,故翁仲悬挂时便可直立。而目前所见明清伪作翁仲大多为有胡须的老者形态。伪作翁仲的阴刻线条软滞缺乏力度,且整个身体做成直筒状,极其生硬,不似真品层次分明、过度自然。后仿翁仲的穿孔有的从上至下呈直孔状,为通天孔;也有的为倒“丁”字孔,是从头顶至腰部两侧,而非“人”字孔。

  关于“翁仲”其人其事及作此像的用意,至明代才比较清楚。《明一统志》载称:翁仲姓阮,秦时安南人,身长一丈三尺,气质端勇,异于常人。始皇并天下,使翁仲将。翁仲死后,铸铜为其像。通过这段记载可知翁仲是秦代一个威严勇猛的大将军,以他的形象作佩饰,有辟邪之意。

  玉司南佩,是汉代一种形态特殊的器形,形若“工”字,扁长方体,分上下两层,为两长方柱相连形,横腰环一凹槽。顶部琢一小勺,下端琢一个小盘,全器光素无纹。在中间凹细处或小勺柄处,有一个横穿或竖穿的孔,可穿系佩挂。有学者认为,其上部是司南的部件之一指南勺,中间是汉代常用的配饰“工”字佩,下部为司南部件之一的底盘。司南本是我国古代发明的利用磁场指南性制成的指南仪器,用于正方向,定南北。在汉代占卜之风大盛时,又成为测算凶吉的工具。人们遂仿司南之形,将实用器转变为佩饰器,琢成顶部有司南形状的小玉佩,随身佩戴,用于辟邪压胜,为司南佩。从司南佩其主体呈现的独特的凹缺形外轮廓和佩带者的角色上,判断出这可能是后人为达到从良渚玉琮上取得某种宗教意义,而刻意扁化、小化玉琮所得到的衍变形体。司南佩除了辟邪压胜的意义外,还有指导之意,引申为广闻博学。扬齐宣的《晋书音义序》记载:“由是博考诸传,综览群言,研核异同,撰成《音义》,亦足以畅先皇旨趣,为学者司南”。

  司南佩在东汉最为流行,其后逐渐衰微,宋以后有仿。宋代司南佩大多有桂花沁、牛毛纹等,包浆较好,器各部刻画过渡自然。明代的司南佩,刻画线条较硬,边缘锋利,细部碾琢不甚讲究,呈工字形或圆柱形,抛光技术较好,玻璃光感很强。清代亦有司南佩,主要特点是器型较大,形制有变化与创新,碾琢精细,抛光讲究。一改传统的顶部勺形,有的似鸟形,有的是方形,器腰间的凹槽较深,器体的棱角圆滑,光泽较好。有穿孔的可做佩饰,没有穿孔的则作为陈设品了。

  来源: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