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明代龙泉官窑青瓷鉴赏

李云   2013-10-23

  明代以后的龙泉窑青瓷,历来被看做是强弩之末。通常认为明代龙泉瓷胎体厚重,釉层凝厚,与元代作品相比稍逊一筹,与轻盈灵秀的宋代梅子青、粉青瓷相比更有距离。在这种传统观念影响下,明代龙泉青瓷部分产品的高超烧造水平几乎被忽略了。因此,长期以来,关于明代龙泉窑的分期研究相对是薄弱的。近年来,经过文物工作者的长期调查,在龙泉境内已发现明代窑址150多处。特别是通过2006年大窑枫洞岩窑址的发掘,获得了相当丰富的瓷器资料,由于该窑址的产品以明代为主,使得对于明代产品的分期研究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伴随着明代处州龙泉官窑的发现,蛰伏多年的龙泉青瓷再次吸引了世人的目光。明代龙泉窑出土物中还包括了大量具有“大明处州龙泉官窑”特征的器物残片。根据对大量明代龙泉窑瓷器的整理和相关资料对比,本文将对明代龙泉窑产品和特征加以详述,以助藏家鉴别。

  明洪武青釉菱口盘托(图1)高2.3厘米,口径18.4厘米。造型与明洪武景德镇官窑生产的白地青花菱口盘托基本相似。从造型看,龙泉青釉盘托菱尖为8个,景德镇御器厂出土的杯托也是八菱口,有的杯托菱口多达24个(图2)。但是,由于产地和工艺特点的不同,两者略有区别。景德镇作品外擘莲瓣凸起,绘釉里红纹饰,均有圈足;此青釉器外无纹饰,底无圈足,底心有一涩圈,内有釉。之所以说此器为洪武作品,囚为它与景德镇的洪武制品十分桕似,如果是永乐产品,盘托内心已不见一周用以固定小杯的凸圈。

  明初齐釉执壶(图3) 高13.6厘米,口径3.88厘米。其造型与明代永乐宣德景德镇官窑制品十分相似。当然景德镇产品有两个特征:器腹下部稍大,而且在把手上方有一个可用以穿绳的圆系(图系)。而此器腹身较长,把手上无系。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能看出两者有许多共同点。相同的器形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亦有收藏。

  明青釉梅瓶(图5) 高39.2厘米,口径6.1厘米,足径12.6厘米,其形制与窑场发现的完全一致。颈稍高,鼓腹,腹下收小,釉色青翠,略呈较浅淡色泽,鲜亮光滑,烧造质量很高。这样的作品当时肯定是作为合格的成品出窑,应这宫廷使用。北京故宫博物院也有相同造型的作品收藏。

  明青釉大盘的造型主要有三种:板沿口、菱口、直口。花纹多样化,有的只在盘心印花卉纹,有的盘心、内外壁均有花纹。有的作品与景德镇明初官窑的纹饰十分接近。板沿口大盘(图6)高6.6厘米,口径36厘米,足径17.5厘米。内心暗刻牡丹一枝,内壁花卉纹一周,板沿口饰叶纹一周,外壁磊蕉叶纹。板沿口大盘(图7)高8.3厘米,口径42.4厘米,足径22厘米。内心莲花纹一枝,板沿内卷草纹一周。直口大盘(图8)高6厘米、口径34.9厘米,足径17.2厘米。内心为方形回纹,内壁花草纹一周,外壁缠枝花卉纹一周。直口大盘(图9)高5.9厘米,口径33.6厘米,足径23.3厘米。内心为变形葵口花瓣形,十分精美。菱口板沿大盘(图10)高10.6厘米,口径25.4厘米,足径11.5厘米。内心莲花纹,内外壁花草纹,十分精美。底部露赭红色一周的上面,还有一周灰白色露胎。莲瓣纹菱口大盘(图11)高5.8厘米,口径30.1厘米,足径13.4厘米。具有明早中期龙泉青瓷的制作风格。这些大盘,从一个方面代表了龙泉官用青瓷的基本风格,其中有的属于明初,有可能已是十五世纪的正统——天顺时期风格,如盘内心刻有回纹或规整花瓣纹图案的那种。

  明青釉碗(图12)高13.2厘米,口径27厘米,足径13.2厘米。呈墩子式,圈足包釉,底内有一涩圈,圈以内有釉。釉色青翠,内外光各项无纹,烧造质量较高。另一件(图13)高12.2厘米,口径25.6厘米,足径15.3厘米,器内外刻缠枝莲纹。

  明青釉洗(图14)高9.8厘米,口径39.8厘米,足径23.7厘米。板沿口,弧腹,浅圈足。器内刻有花纹,口沿、腹壁均为花草纹,内心刻一条盘曲的五爪龙,刻纹细腻流畅。釉色青绿,制作十分精美不,尤其是所刻五爪龙纹,更是十分少见,迄今为止笔者仅见一块有五爪龙的出土器物残片,但未见到相同的传世作品。另外一件青釉刻花洗(图15)高6.2厘米,口径21.5厘米,底径14.4厘米,板沿菱口,内外暗刻莲花纹,包釉浅足,底有一圈露胎,制作亦颇为精细。

  明青釉鼓墩(图16)高47厘米,面径23.3厘米。胎体较厚重,青釉釉层肥厚,色调鲜丽。墩面微鼓,中部隆起,上下收小,其中上部略大,下部稍小。器身镂雕花纹,题材为传统的双狮戏球团。双狮刻工精巧,线条流畅,神态生动。上下各有突出乳钉和暗刻回涡一周。

  明青釉爵杯(图17)高8.6厘米,长12.8厘米,制作精细,器外刻花卉纹。另一件(图18)高13.2厘米,长13.2厘米,制作亦顿精美,器外刻花卉纹。

  明青釉冠熏(图19)高18.2厘米,底径13.5厘米。这种形制的作品,属于特殊器形,上部为圆球形,镂空,下为喇叭形座。在清代景德镇官窑瓷中可见相似风格器物。

  明青釉花盆(图20)高16.2厘米,口径22.5厘米,足径8.7厘米。制作精细,造型工整、釉色匀净,此盆为菱口,腹下部收小,器外刻花卉纹。

  从胎釉和器足等工艺特征看:龙泉官窑器胎较厚重,并且呈底部胎厚,边缘薄状态,其中大盘、墩、碗、梅瓶的胎都比较厚,而执壶、小碗、玉壶春瓶、菊瓣纹碗的胎却比较薄,可见其厚实程度根据具体器型而定。胎色较白,少数白中泛灰,胎质细腻。施多次釉,大盘等口沿处均有积釉现象,形成一圈明显的自然厚唇状。梅瓶、玉壶春瓶、执壶等器物内壁釉较薄,并留有垂流痕。釉面均莹润,少数残局部有开片,质感沉稳,釉色女青翠,也有粉青、灰青、少数呈黄色。梅瓶、玉壶春瓶、执壶等器内胎体均有手工制作的旋坯痕迹,并削足垫烧,圈足底无釉,多呈火石红石红色。底部都还留有垫烧支具的痕迹。

  从纹饰和刻工上看:龙泉官窑器纹饰种类上以植物花果为主,其中牡丹纹有八种不同样式,数量最多。大部分纹样都是元代龙泉窑青瓷所没有的,尤其是折枝果纹,几乎未见于明代以前的龙泉窑器物。刻工娴熟,刀法流畅,一般主线刀痕特别宽,并兼有工笔画的韵味,与民窑刻花的草率随意形成鲜明对比。且刻花与上釉整合得恰到好处,更显出花纹精美。以刻花为例,明龙泉官窑青瓷主要以刻花为饰,精美绝伦,花纹与青如翡翠的釉色融为一体的刻花工艺达到了炉花纯青的工艺高度。刻花是龙泉窑青瓷的传统装饰工艺之一,北宋时期的刻划花装饰曾经盛极一时,但到了南宋,由于石灰碱釉的运用和多次上釉技术的掌握,龙泉窑青瓷往往素面朝天,转向以釉色取胜。其实釉色的玉质感固然是世之所好者,但釉层一回厚,原先的刻花很容易的被厚釉所覆盖。所以到了元代,又流行露胎、贴塑、模印等装饰手法,这样玉质感的釉色和花纹图案的装饰效果就可以兼得了。明龙泉官窑哭将刻花与厚釉结合得恰到好处,从而使刻花装饰工艺取得了新的突破。在构图上也体现出精心的艺术构思与灵活性。主题纹饰与辅助纹饰搭配合理,花纹多而不乱,有层次感,整体性强,主题明朗。并结合具体器形配饰图案,如菱口盘的内外壁根据瓜棱状刻饰折枝花果,圆口盘的内外壁却通常饰缠枝花果,盘形较小则花纹布局简单,反之则繁复等等。

  来源:收藏界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