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山东民间剪纸与山东民俗

山曼   2005-01-07

  山东民间剪纸分布比较广泛,美术工作者多注重其地区不同,风格各异。从民俗研究的角度分析则可以看到民间剪纸在各种民俗场合的功用。

  剪纸用于人生礼仪,以婚礼作品最为多种多样。装饰新房窗户的通称“喜花”,一般剪“喜”字,用龙凤、喜鹊登梅等图案作围饰。鲁西北一带的“喜花”包含古意,其穿花图案多用“合碗”(又称“扣碗”),许多专家都以为合碗、茶壶、葫芦都是由葫芦的原型变化出来的,而所以要用葫芦作喜花是因为古人把葫芦看做人的始祖。反转来民间艺人的喜花作品又可以说明以葫芦为始祖的本旨。滨州赵秋春老人剪的“多子葫芦”,以葫芦为外框,里面剪累累葡萄与偷吃葡萄的老鼠。葡萄籽(子)多,鼠是地支“子”的生肖,二者都是“多子”的意思,这表明古人以葫芦为始祖,今人在喜花中剪葫芦,所取的都是子孙繁殖的象征。临清一带的喜花,是剪一对圆月,月中有传说的桂树与玉兔,传说是取了“花好月圆”的吉语,又暗喻新娘如月中嫦娥那样美丽。除贴在窗上的喜花之外,在婚礼中出现的剪纸门类很多,各地差异很大,福山地方,新郎往岳家迎亲时,必带八个饽饽(大馒头)、一个猪头、一方猪肉(名“鸳鸯肉”)、一只白条鸡,俗谚曰:“八个饽饽一只鸡,磕头作揖去娶妻。”所带的这些礼品,除白条鸡是在鸡冠处系红布之外,其余饽饽、猪头、猪肉,都用大红剪纸装饰,如是便有了“饽饽花”、“猪头花”、“鸳鸯肉花”专用剪纸。莱州民间对用于婚礼新娘头饰剪纸,总称为“头花”,其簪于两鬓者名为“福寿花”,出嫁前改发辫为纂,纂上饰剪纸,名为“纂花”。各种陪嫁物品分别以剪纸装饰,则有“镜花”、“铜(面)盆花”、“火食花”等。新人入门拜天地摆供用锡烛台,烛台装饰剪纸,名为“锡烛台花”。高密、昌邑等地,男女定亲,男方送女方五斤面蒸成的大饼两个,每个直径一尺半,女方则作十个一斤重的大馒头作回礼,来往的饼与馒头都以喜花作装饰,大饼花与饼同大,细致繁复,十分壮观。山东旧俗重生男,生男于大门前挂弓箭,弓箭上饰剪纸,名为“弓箭花”。山东人一般从孙子出生或从60岁起过生日作寿,寿日剪窗花贴在老人居室的窗户上,名为“寿窗花”。

  剪纸用于年节重点集中于过年(春节),形式有窗花、过门笺、类笼花、对联种种。

  窗花品种极多,以大红单色为主,间亦有半剪半染五彩并用的。形式多随旧时民居窗的格式而变化。棂子窗花,适应狭长窗棂,单幅多为长条形,但农村剪纸能手,在窗棂上兴起了许多变化:四个角各用三角形图案装饰,名为“窗角”。正中以四、五幅长条作品拼成一个大幅,起统领作用,名为“窗心”。其余空间或花鸟,或人物,或鱼虫,或走兽,随意点缀,名为“小花”。栖霞县乡间更有“窗飘带”,剪为长条花,粘在窗框上端。飘摇晃动,使窗花别生一种动感。

  “过门笺”,又称“门笺”、“罗门钱”、“纸化”。全省大部分地区都流行,以鲁西南一带最有特色。沂水、蒙阴、沂南诸县流行的是五色纸门笺,一套五张,按头红、二绿、三黄、四水红、五蓝(或紫)排列,五张纹样相同,一次凿刻制成。临沂、苍山、郯城等县市流行的门笺俗称“挖补门笺”或“换堂子”。制作时,用五色纸刻出堂子花,然后拆开重新组合,背面用窄纸条连接,张挂起来五彩缤纷,富丽堂皇。

  莱州的“墙围子花”(又称“炕围子花”)是将窗花变化移植于炕面墙上的一种形式。“灯笼花”,又称“福字灯花”,剪出贴在方灯上,过年时挂在照壁上。剪纸对联纤巧多变。中间剪字,四围配合花卉图案,字与画浑成一体,多用于节日祭祖的壁龛两侧。

  其他节日的剪纸多用于辟邪,用黄表纸而不用大红纸。长岛县大饮岛、大饮岛、北隍城、南隍城等地渔村,端午节用黄表纸剪牛,街门、房门各贴一对,剪成的黄牛用毛笔画角、画毛,且在牛身上书写歌谣:“我是天上老黄牛,不吃人间五谷杂粮,单吃人间百病鬼牛头。”按旧俗第一天贴牛,第二天再以虎易牛,同时在院内、屋内遍贴“宝剑”、“剪刀铰蝎子”、“宝葫芦收五毒”等。

  日用剪纸范围很广。最常见的是用各种服饰的花样,如袄花、膝裤子花、门帘花、兜子花、枕头顶花等等,一类鞋花,又可分为靴子花、绣鞋花、寿鞋花、虎头鞋花、猫头鞋花、猪嘴鞋花、十二生肖鞋花种种。另一类日用剪纸是“顶棚花”。山东农村居室天花板用秸稭扎架,用纸裱糊,俗称“顶棚”,装饰“顶棚”的剪纸,即为“顶棚花”,顶棚中心一幅大的剪纸,昌邑县地方称为“大团花”、“月明花”,整体圆形,剪为“二龙戏珠”、“狮子滚绣球”、“凤凰串牡丹”、“四季娃娃”、“大鸡花”、“莲子花”等图样。四角贴“角花”,“角花”图案多为菱花、蝴蝶、蝙蝠等等。日用剪纸最有地方特色的是用胶东半岛最东端荣成市乡间的纸斗花。当地妇女用纸浆仿陶器制作日用纸器总名为“纸斗”、“笸箩”,用剪纸作装饰,这种剪纸便称为“斗子花”、“笸萝云子”。荣成纸器一律在白色底子上贴黑(乡间人叫做“青”)色剪纸,和一般民间美术作品的喜大红大绿截然不同,制成的器物黑白分明,剪纸的细致精妙处可以得到充分的显示。纸斗的造型、用途和斗上的剪纸,经作者用心安排,往往有含蓄的趣味。例如盛米盛面的纸斗,造型仿于小面瓮,外壁中间饰一丛盛开的牡丹花,两旁是一对“坐猫”,用“打毛”的技法剪出,毛茸茸的亮着眼睛,像是依恋牡丹花,又像是忠于职守为主人看管面米。有的做三尺长,近二尺高的大笸箩代衣箱使用,有底有盖,盖上剪纸为“凤凰串牡丹”,底下部饰“鲤鱼串荷花”,中间则两虎相向,好像争斗,相向处突出摆起一个枝繁叶茂的盆花,气氛马上变得和平起来。上中下三层,皆很丰满,水陆空的安排各个分明又十分得当。突出的是中间一对老虎,用它们镇宅保平安,自然要显得威猛有气势,但是将虎尾盘卷舒放,终又显出亲切的模样,通体看去有粗有细,有威之势也有柔柔的感情。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