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家] 杏坛名师 书画大家(下)

侯刚   2004-12-17

  进入20世纪80年代,启功的社会活动日益繁多,他以卓越不凡的才能、崇高的品德和对国家的贡献,赢得了社会各方面的敬重。1980年启功当选为“九三”学社中央委员;1984年,启功当选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任中国人民对外文化协会顾问;1992年启功被聘为中央文史研究馆副馆长,1999年被聘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2003年启功在全国政协第十届全体会议上再次当选为全国政协常委。他的诗、书、画功力日趋深厚,受到社会各界的推崇。他的绘画作品均有诗词佳句题识,而他的书法作品又大多书写自作的诗词,观其画,赏其书,吟其诗,使人心情舒畅,回味无穷。

           诗人启功

  启功在古典文学的教学实践中,撰写有《诗文声律论稿》,对诗文声律及汉语的特性作了开创性的研究,取得了丰硕成果。他还撰写有《论诗绝句》《论词绝句》以及关于诗歌创作理论的笔记等,言简意赅,有独到的创见。例如他在总结历代诗歌特点的笔记中说:“仆尝谓,唐以前诗是长出来的,唐人诗是嚷出来的,宋人诗是想出来,宋以后诗是仿出来的。嚷者,理直气壮,出以无心;想者,熟虑深思,行以有意耳。”这一论断对几千年来诗歌发展的历史作出了深入浅出的透彻分析。

  启功对古典诗词造诣很深。在童年时代,姑母教他识字,他天资聪慧,悟性极高,当时已明白字有平声仄声。以后祖父又教他背诵古诗词。音调铿锵十分好听,引起了他学作诗词的兴趣,逐渐懂得了作诗须押诗韵。不到20岁,启功即经常参加同族长辈和诗坛名士溥心畲、溥雪斋等人主持的笔会,谈诗论词。溥沂(字雪斋)和溥儒(字心畲)是启功同宗远支前辈,都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有名望的文人,精于诗琴书画。溥雪斋的住处离启功家较近,从青年时代起,启功经常到溥雪斋先生的松风草堂主教。溥心畲更是一个诗琴书画样样精通的学者,对启功非常亲切,每年都要邀请文人来园中赏花赋诗;有清代遗老,老辈文人及当时有名的旧文人,启功也在其中。大家签名后,都抽有一个小纸卷,内写有一个字,是分韵作诗的韵字,赏花后带回家作。此时启功的诗词创作已崭露头角,后来在辅仁大学任教期间,也常在陈垣校长的鼓励下与师友唱和。

  解放以后,启功在治学、授业、评画之余,常就生活中遇到的人物、事件、器物、风景等抒发情感,创作了许多生活气息浓厚、感情真切的诗句。1989年,他的第一本诗集《启功韵语》由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他在序言中说:“这本小册子,是我从十几岁学作仄仄平平仄的句子开始,直到今年,许多岁月中偶然留下的部分语言的记录”,“一些心声、友声的痕迹”,1994年《启功絮语》由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和香港虚白斋(出版社)分别出版,此书全部用手稿影印。1999年,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启功的第三本诗集《启功赘语》,中华书局又将三本诗集收入《启功丛稿》的《诗词卷》。专家评论他的这些诗词“功力深厚,风格鲜明,完美地运用了古典诗词的固有形式,巧妙地运用了现代新词语、新典故以有俚语、俗语,形成了他的诗词的独特风格,充分体现了新时代的特点,为古诗词如何继承与创新树立了良好的典范”。

           书法家启功

  启功的书法作品,无论条幅、册页、屏联,都表现出优美的韵律和深远的意境。内紧外放的结体,遒劲俊雅的笔画,布局严谨的章法,都达到了炉火纯青的高超水准。书法界这样评论他的书法作品:“不仅是书法之书,更是学者之书,诗人之书,它渊雅而具古韵,饶有书卷气息;它隽永而兼洒脱,使观者觉得余味无穷。因为这是从学问中来,从诗境中来的结果。”人们常说“字如其人”,启功的书法,正如他的为人一样,端正,平实,平易近人,而闪耀着机智和风趣。

  启功对书法理论有独到的研究,他著的《论书绝句一百首》,以诗的形式总结了自己几十年书法实践的系统理论。他认为书法是我国民族文化的优良传统之一,既是文化交流的工具,具有实用价值,又是一门独放异彩的艺术,具有欣赏价值。几千年来,书法一直起着艺术语言的作用,深受广大人民的爱好而广泛传播,书法体现了人们的思想感情,在许多人眼中,它竟可以成为人格的标志。

  启功对书法的结字、用笔有独到见解。赵孟頫说:“书法以用笔为上,而结字亦须用功。”启功通过几十年的实践得出的结论却不同,他认为:“从书法艺术上讲,用笔与结字是辩证的关系。但从学习书法的深浅阶段讲,则应是以结字为上。”

  此外,启功还以音乐与草书作过形象的比喻,他说,音乐与书法道理当然不应两样。姑以音乐外行来妄论二者的关系:大约草书如演奏“快板”,无论快到什么程度,其中每一个音符并不因快而漏掉,所以“急管繁弦”和“雍容雅奏”实质上是没有差别的。人在短时间中听到丰富的音乐,譬如前人论画,所谓“咫尺有千里之势”的,必然是佳作。

  1980年,北京师范大学为纪念陈垣校长100周年诞辰,举行隆重的纪念大会。启功主动承担写主席台的会标,每一个字直径1米左右。当时他住在小乘巷,住房很小,家中也没有写大字的抓笔。年近七旬的老人把4尺整张的宣纸铺在屋当中最开阔却不足2平方米的地上,把毛巾团起来制成一枝特殊的“团笔”,双膝跪地,左手扶地,右手抓紧毛巾团笔书写起来。在一旁帮助扶纸的学生感动地问:“先生怎么下跪了?”他回答:“给老师下跪有什么不应该的呢?”由于房间小,写的字大,只能写一张晾一张。就这样,“纪念陈垣校长诞生一百周年”充满墨香的12个大字,整整写了一个上午,字字凝结了启功对恩师的一片赤诚。

  20世纪80年代初,为了沟通海峡两岸的关系,早日实现祖国的统一大业,中共中央统战部、全国政协经常举行一些重要活动,如茶话会、书画联谊会等,邀请启功出席。他每次都必到会,吟诗作画,留下墨宝。

  1980年中秋节,在中共中央统战部举行的与台湾同胞共度中秋的赏月晚会上,他当场吟诗一首,并立即挥毫写成条幅,赠给台湾友人:

  骨肉分携岁屡经,

  团圞佳节倍关情。

  今秋大地新更化,

  天际冰轮分外明。

  1997年,他出席了香港荣宝斋建店100周年、商务印书馆建馆100周年和迎接香港回归活动,并欣然为迎香港回归作十六字令二首,表达了一位老学者对香港回归祖国,消除国耻的拳拳爱国心:

  珠。合浦还来世所无。一百载,华夏更重书。

  珠。光焕南天海一隅。惊回首,国耻一朝除。

  1983年,中日友好协会在北京接待了以种谷善舟为首的日本书法代表团,启功亲自陪同日本书法界的友人到山东曲阜参观访问。自此以后,开始了中日书法界频繁的友好交流。

  由于启功在书法理论和创作上的成就,2001年曾获全国书法“兰亭终身成就奖”,2002年获“造型表演艺术创作研究成就奖”。

           画家启功

  溥心畲在画界被称作“北溥”,与南方的张大千齐名,堪称“一代宗师”。但他偏偏喜好的是读诗写诗,且非常乐于指导启功怎样作诗。但谈到如何作画,则很随便,连基本的笔法也不讲究,常说,诗作好了,画自然会好。启功非常执著地拿着自己的绘画多次去请教,溥心畲也不好好看,只是问:作诗了没有?启功了解了这个规律,就把诗和画一并呈上,甚至诗配画在一起,令溥先生不得不一起看。对于启功在画法方面的提问,溥心畲总是“顾左右而言他”,常说的话就是“要空灵”。

  启功的绘画早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即已很有名气,只是解放后由于教学任务繁重,多年来很少作画。虽然早已罢笔不画,但是每当陈垣先生寿诞之日,启功总要亲自动笔,或书或画作为寿礼奉上。其中有一件成扇,是为陈垣八十晋寿辰而作。金色扇面,墨松挺拔,红日高照,用工整的小楷题诗一首:“万点松煤写万松,一枝一叶报春风,轮囷自富南山寿,喜值阳春日正东。”诗书画融为一体,表达了师生间的深厚感情。

  改革开放以来,为了对外交流,他为国家领导人出访以及为文化交流创作过不少山水、松竹、兰菊、香荷以及书法条幅作为给国际朋友的礼品。在中南海、人民大会堂、政协礼堂、钓鱼台国宾馆等接待国宾的厅堂,也有他的书画佳作。他风趣地说:“我这里是咱们的礼品制造公司。”1985年,启功作了一幅一丈二尺长的《竹石图》,奉献给教师节。图中巨石岿然,瀑布倾泻,新竹拔节,枝叶繁茂,充分体现了人民教师的高洁无私和奉献精神。同年,应中央电视台的要求,启功又作《苍松新箨图》。他在画上题诗一首:“从来造化本无私,喜见松苍竹茂时,抱雪凌阳嘉荫远,好培修箨长新枝。”这幅画作在电视台播放之后,影响深远。1990年夏,启功为感谢香港友人对他筹集励耕奖学助学基金的帮助,作了八尺整纸的巨幅春、夏、秋、冬的竹石图各一幅。这4幅珍品,现已赠送给北京贵宾楼饭店。

  199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启功在嘉德拍卖会上见到了吴镜汀老师的一幅《江山胜览图》手卷。他喜出望外,当即出高价收下,并请香港翰墨斋主人许礼平先生制版影印出版。他说:“能让先师的佳作广为流传为之不朽,也了我一桩回报恩师的心愿!”启功随吴先生学画,但他并不囿于先生的成路,既能领略吴先生的笔意,又有自己的创意,体现自己独特的风格。他擅长画山水、竹石等,20世纪三四十年代,也曾作画卖钱以补助生活,有不少佳作流于社会,受到书画收藏家的青睐。有专家评论他的画最大特色是以画内之境求画外之情,画境新奇,境界开阔,不矫揉造作,取法自然,耐人寻味。近几年来,每年的书画拍卖活动中,都能见到有启功作于20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绘画作品被书画爱好者出高价收藏。

           坚净居逸事

  作为教育家,启功学问渊博,教学有方,几十年不亏操守,其高尚的道德为人敬仰。他的藏砚中有一方砚的铭文是“一拳之石取其坚,一勺之水取其净”。他取“坚净”二字把自己小小的卧室兼书房命名为“坚净居”。坚净二字是他性格和一生为人的真实写照。他给自己定的座右铭是:“职为人师,人之所敬,虚心向学,安身立命。”

  他为人耿直,不媚上,不趋势,清正自持,是一位爱国正直的学者。他十分厌恶阿谀奉承,有时甚至不客气地把他们拒之门外。他经常婉言谢绝记者的采访和拍照,不愿为名人词典、传记一类的作者提供资料。他对金钱、名利看得很淡,平时求字之人盈门,他却从不以字换钱,感情相投的人欣然相赠,话不投机的人千金难求。

  1.启功爱砚

  启功喜欢好笔、好砚。他的书房藏有一块长方形的砚台,上有恩师陈垣题写的“元白用功之砚”6字。他也常常把他认为好用的笔砚送给朋友。1991年启功得到一方好砚,十分喜爱,吟诗一首:“年七十九得此砚,磨墨适手书适腕。掌上浮云才一片,伴我几时姑且看。”不久,有朋友见到此砚,爱不释手,启功即慷慨相赠,这方砚在他书房陪伴他还不到一年。

  1994年,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楼落成。为庆祝乔迁之喜,出版社在端州购得一方麻子坑紫石巨砚,重2.5吨,长2.2米,宽1.6米,高0.2米。启功欣然题写砚名:“天上紫云割一片,巨匠斫雕成大砚。垂之不异锦绣段,彩毫濡染星文焕。”

  启功早年喜欢收藏古砚,曾集有砚影一册。近些年常有朋友送给他名砚。他把十余方砚都转送给了北师大出版社。由于喜欢好笔好砚,启功爱和制笔制砚的工人交朋友,山东的笔工李兆志、广东的砚工黄庆荣、四川的造纸工人曾树城等,都是先生家中的常客。

  2.“大熊猫病了”

  20世纪80年代以后,启功在社会上的名气越来越大,有很多人找先生求字,他说:“人家要你的字,是看得起你,怎么能不给人家?”但随着他的社会兼职越来越多,登门拜访求字者也日益增多。索字大军一批接一批,有时红楼的三间小屋站满了人。他备有一个厚本子,封面题“书债”二字,里面记满了索书人的姓名。但是书债总是还不完。有时一些人不管他身体状况如何,仍软磨硬泡,更有不知趣者要“立等取走”,真令他难以应付,十分烦恼。1983年漫画家华君武曾作有纪实漫画《时行的套圈游戏》和《立竿见影》记下了当时的情况。

  在家中实在不得安宁,为了干些正事,启功只好躲进学校的招待所。时间不长,又有人发现紧追而来。后来启功只好躲进钓鱼台、京西宾馆,因为那里有武警站岗。久躲也不是事,他回到家后在门上贴了一张纸条:“熊猫冬眠,谢绝参观,敲门推户,罚一元钱!”这个小条没过两天就不知被谁偷偷揭下收藏了。以后他又换圆珠笔写:“启功有病无力应酬,有事留言,君子自重。”用糨糊把纸条粘牢贴在门上。漫画家丁聪得知此情,画了一幅漫画,取名为《大熊猫病了》,赠给启功。

  3.北京范大学的两件宝

  北京师范大学有两件珍贵的文物,一是北京师范大学文物博物馆收藏的甲骨文;二是北京师范大学图书馆收藏的3000多种地方志。他们都是启功经手购藏的。解放前,有一位收藏家王先生的安徽同乡要处理这批收藏,启功得知消息后,便及时找到余嘉锡,建议由辅仁大学买下来。余嘉锡和陈垣校长、沈兼士研究后当即拍板,由学校拿出60两黄金把这批甲骨文和地方志购买下来。北京师范大学辅仁大学合并后,甲骨文收藏在北京师范大学历史系,地方志存在图书馆。2000年北京北京范大学文物博物馆成立,甲骨文由文博馆收藏。

  4.启功不“打假”

  有一天,启功到荣兴画廊参观,见画摊上摆满了现代名人字画。有赵朴初、董寿平、启功等人的作品,有的摊位还在批发。一位摊主是老太太,见启功进来,对旁边的人说:“这老头好,这老头不捣乱。”(毫不找他们的麻烦)启功知道市面上 冒他名的赝品很多,有不少朋友建议追查,他却不同意。有一位青年人写了长信,对这种现象给予批评,并诚恳地建议启功追查。他曾亲笔写了回信,现摘要如下:“去年有友人相晤时言,藏有鄙书一幅,拟令我鉴定真伪,当即答云,请看其字,写得好的即是假的,写得坏的即是真的。在场之人莫不大笑。且人生几何,身后有人千翻摩百伪造,又将奈何!功于此事,只持自勉之志。如我写的字都能如二王颜柳以至苏黄赵董,则作伪者亦必较造启功字难若干倍。其伎俩易于暴露,我亦可省诉讼费用矣。”

  5.启功声明

  近两年来,启功目疾未愈,不能用毛笔写字,但他仍不停地写作,口述录音请研究生帮助整理成文。有些单位或个人需要牌匾或书签,征得启功同意后就从他过去写过的书法作品中集字。有的未经同意即集成题词、校训一类的内容,启功感到不妥,便亲笔写了一个声明:

  鄙人眼疾未愈,不能题字,朋友或用旧时书件集字,所集多是现成招牌、匾额。所集成之件,亦必患示鄙人过目,一切集成的题辞一概未有。现在郑重声明:(一)所集匾额必由鄙人过目签字同意;(二)一切题辞俱非鄙人所撰,概不同意。如有不经启功同意的签字的集字,启功概不承认,集字人应负法律责任!

                   启功声明

                   二00三年三月十五日

           (全文完)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