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博物杂谭] 觚而不觚——渣斗考辩

小才   2013-06-14

  周末同藏友玩赏几个渣斗小瓷,一时兴起,考校起渣斗的用途及起源。古玩行里的老人一般认为渣斗即为今日之痰盂,初看似乎合理,细想并非如此,特别是明清以来的渣斗大多口大、宽沿、细颈、小腹。吐痰其中清洗并不方便,想来古人不会迂腐若此,但若为清供摆件也少了份典雅庄重,所谓渣斗者,必有另外一番妙处。

  元人笔记载“宋季大族设席,几案间必用筋瓶、渣斗”,由此可以推断,渣斗在宋朝是和名门大族宴飨联系在一起的。既然是宴飨,但凡文人骚客都会吟诗作对,“登龙曾入少年场,锡宴琼林醉御觞”“公厨许酿芳樽,屡唤宾朋醉后园”,诗词虽美,也能看出个热闹场面,却不晓得这个筋瓶、渣斗的分别。尽览宋代绘画,描写宴飨场面的有《春宴图》《文人会》等,那些个达官贵人高谈阔论、浅斟低酌中似乎可以看见这种物什的存在。再稍往前些更有名气的宴飨图《韩熙载夜宴图》中热闹熙攘中穿梭的侍女托盘中也有两个宽沿高脚类似盘状的东西。尽管从绘画中考证出有这么个东西存在,但还是不能断定其确切用途。有考证者认为渣斗者,又名爹斗、唾壶,用于盛装唾吐物。如置于餐桌,专用于盛载肉骨鱼刺等食物渣滓,小型者亦用于盛载茶渣,故也列于茶具之中。这个解释似乎中肯些,但它从何演化而来呢?

  近代词曲声律研究者许之衡《饮流斋说瓷》这样介绍渣斗:“觚之小者曰渣斗,明制已有之,至清逾夥,五彩或黄地碎花者均有之,渣斗之小者,则入于漱具之属,非清供品矣。”众所周知,觚是夏商之际青铜酒器的一种,所谓“尊者举觯,卑者举角”,觚和觯是地位尊贵的诸侯所用,许之衡认为小觚既可以称为渣斗,小渣斗是漱具。那么我们是否可以推断渣斗最本质的功能是用来饮酒。但五代及宋元时,渣斗确实用来盛装唾吐之物,这中间肯定有一个漫长的演变过程。《论语·雍也》中有云:“觚不觚,觚哉!觚哉!”历来研究者对这语境模糊的一句表示不解,但如果从青铜觚演变为渣斗的历程来看,倒也说得通。考古学上的青铜觚的形状是觚,圆形敞口,细腰敦底,器型雍容,落落大气,但到了西周中期已经开始变化,孔子的感叹是对这种器型失去殷人风格的失落,也有对社会变迁、周礼废弛的慨叹。

  从青铜觚与渣斗的造型来看,确实有其神似之处。青铜觚在夏商周三代为酒器,至春秋战国乱世礼崩乐坏,诸侯杀伐不已,酒器中最高等的爵也沦入普通莽夫之手,小觚在宴飨上从饮酒到用来装痰吐之物也不稀奇。到了晋代小觚已经完全成了唾吐之物,专名为渣斗,多为瓷质,宋代许多窑场都烧制渣斗,可见渣斗已经广泛流行,明清两代渣斗也被放置于床边和几案上,以备存纳微小废弃之物,用途有所拓宽,材质也日渐多样。若是孔圣人看到曾在煌煌大典中作为礼器的觚沦落为盛纳痰吐之物的秽器,怕气得要活过来吧!

  来源:收藏界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