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博艺汇 专栏文章 博拍堂

[鉴藏教室] “太元货泉”之迷

海泉   2013-04-11

  “太元货泉”属珍稀币种,在一般钱币图谱中很少见载,仅见华光普先生的《中国古钱大集》(甲)第220页刊有一拓样,注曰属“后铸”,即晚于王莽“货泉”,标四级。另见孙仲汇先生《古钱币图解》一书第143页也刊有一枚“太元货泉”拓样,标…级珍罕。细观之,这两枚非为同一版式,尤其钱文“元”字上书写迥异,可见至少有两种“太元货泉”。

  如果说“太元货泉”属年号钱,历史上以“太元”为年号的已知者至少有两个,一个是十六国时期的前凉,张俊执政时期(公元341—375午),都城为今甘肃张掖。另一个是差不多与十六国同期的东晋孝武帝司马曜,也就是陶渊明所处的那个时代太元年间(公元376—396午),都城建康(今南京)。钱界认为后者铸“太元货泉”可能性较大,但史料未载,多队为两晋未铸钱。其版别式样是否就是孙仲汇先生书中所载拓样的那种,不敢定论。华氏图谱中所刊那枚非为司马曜原铸之品,它来自1981午内蒙林西县新城子镇出土的那枚“太元货泉”拓样,应为北方契丹人建国前或早期仿铸中原国家货币的一种改范钱。

  幸笔者手中也持有两枚同一版式的“太元贷泉”,其一为铜质,直径23.2毫米,厚0.8毫米,穿7.3毫米,重2.12克,老生坑;另一为银质合背钱,直径23.5毫米,厚1.2毫米,穿7毫米,重3.71克,传世品,包浆极为自然老旧。从钱文风貌上看.与华光普先生书中所载之品相近。在由苏晔、李菊合著的《古币纵横》一书中,载有三品不同形制和钱文风貌的“太元货泉”拓样,其中一枚与华光普书中所载之品相同,而另一枚则与孙仲汇先生书中所载之品相同,唯第三枚似为小平大样,钱文为粗体字,“太”字第一笔左挑,钱文书写异于另两品。仅上述而言,第一枚和第二枚拓样哪一枚是属东晋孝武帝所铸之品,无法定论。该书作者还分析了第一枚所示“太元货泉”,说“太”字楷书带隶,“元”字为行书带隶。不过,笔者认为,无论往什么体上靠,论其行,楷、隶都有些勉强,还不如说是北方契丹人的俗写较为恰当,囚为它并非是中原国家所铸之品,而足契丹人所铸的改范钱。另如苏晔在《古钱探趣》一书第62页所刊的一枚直径约21毫米,圆穿,穿径约10毫米,正背均为四出文的“太元货泉”,文字形剐都很特别,属性不详。

  为弄清“太元货泉”的来龙去脉,笔者翻阅了辽金钱币学者李卫先生所著《辽金钱币》一书(北京紫禁城出版社2009.11),书中第22贞附有一枚“太元货泉”实物图录坟拓样,它与华光普先生书中所载之品相同,也同笔者本文所示之品相同。李卫先生对“太元货泉”等钱币有这样一段论述:契丹早期,为了加强与内地的经济联系和内部需求,曾仿造过多种中原地区不同国家的钱币,如“大泉五铢”、“常平五铢”、“永通泉货”、“永隆通宝”、“开元通宝”以及“太元货泉”改范钱。这些仿品和改范钱,虽然都使用了他国的货币名称,但材质和风格都有所变化,而一个重要的发现就是它们都多出土于辽国故地,当为契丹人所造无疑。这就说明,契丹人在建国前和建国初的一段时间里,不仅铸过本国的非年号钱,如“开丹芒宝”、“大丹重宝”、“通行泉货”等,而且还仿铸了别国不同时期的钱币。但就目前所见,时至今日,千年沧桑,这种契丹人的仿品改范钱,从数量和品种上来说都已非常罕少,成为珍稀之品。

  此外,在李卫《辽金钱币》一书中,还介绍了辽金窖藏发现的中原各国各个时期不少钱币。其中不乏有很多珍品,但就是未见哲像苏晔《古钱探趣》一书所载的两品“人元货泉”和孙仲汇《古钱币图解》一书所载的那品“太元货泉”钱。这三种“太元货泉”钱原物何在,又来自何方,确实是个谜。

  至于契丹人所铸“太元货泉”改范钱,其中有银质钱的出现非属偶见。辽是一个富银的国度,它境内有四大银矿,再加上中原税负和战争掠夺,辽铸银质钱和使用银饰远超过中原各国。辽钱中有不少合背钱,而金朝却很少见,这些银质钱(还见有一定数量的金质钱),不参与流通,多作为纪念、赏赐、祭祀之用,为富有所占有。

  这里,最后还要回到原来的问题上。如认为“太元货泉”(非改范钱)属两晋之物,通常认为两晋未铸钱,至少西晋五十年间未铸钱,而是恰用魏“五铢”小钱。东晋十一帝百余年间(公元317—420午),仅见东晋初年,元帝司马睿时在吴兴郡,由掌管兵权的王敦手下的参军沈充铸过—种薄小的“五铢”钱,“铢”字简为“朱”,俗称“沈郎五铢”。后世比较好区分。但东晋大量使用的还是东吴时的旧钱。有一点很值得疑虑的是,即在太元年号之前的穆帝司马聃永和年间(公元345—361年)即王羲之所书《兰亭序》年代,以及太元年号之后的安帝德宗义熙年间(公元379—418午)均未见有铸钱记载和实物。所以说,把“太元贷泉”归为东晋司马曜所铸,也仅仅是因为他用过太元年号而已。与此不同的是,十六国时期的前凉曾铸过“凉造新泉”既见史载,也有实物。前凉政权存在三十年(公元345—376午),张俊也用过太元年号,他是否铸过“太元贷泉”却未见史载。因此说,契丹这枚太元货泉改范钱,究竟是仿谁的?苏晔、孙仲汇书中所示共三种太元货泉不同版别,又是谁铸的?都是一个谜团,留给后人去考证吧。 

  来源:收藏界

Copyright©2001-2020 GUANGZHOU SHENGJIAYI CULTURAL PROPAGEATION CO.,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博艺汇 博拍堂 中华博物 环球艺术汇 广州市圣佳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8069946号 粤公网安备 44010402000161号